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延安梁家河村插队知青回忆习近平插队点滴(二)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1月2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延安梁家河村插队知青回忆习近平插队点滴(二)


    1月是陕北最寒冷的地方,黄土高原的铜川——延安公路10点才能见到阳光。15日兰州军区调一个运输团,100多辆老解放牌军车,担负把我们从铜川送到知青公社所在地的任务。延川县是延安地区最东边一个县紧邻黄河,过了黄河就是山西。铜川距离延川县是所有要送知青最远的县。一辆一辆军用卡车蜿蜒停在窄窄的铜川到延安的公路旁上,一望无际,颇为壮观。延川县路程最远,排在车队尾,100多辆军车能排出1公里距离。男女生30人挤进一辆军卡内。我们男女知青腚挨腚席地而坐,几乎没有空隙,密度如沙丁鱼罐头。习近平个头高曲着长腿席地而坐,比个头矮的同学更受罪。
    
    1969年陕北公路还不是柏油路,100多辆军用卡车在黄土高原的盘山公路疾驰,掀起黄龙般的狼烟。知青们背靠前进的方向,仰望车后一闪一闪“窝头”形状的大山,没有一人说笑。狂奔的车队,掀起“沙尘暴”,滚滚的黄尘直扑束手待吸的知青们,不说话都满嘴黄板牙,鼻子、耳朵、甚至眼睛睫毛上也都窝藏陕北“圣土”。小学学的成语-——灰头土脸,延安体验到了。
    
    陕北那破公路坑洼不齐,解放车减震又差,坐在军卡里面始终如摇煤球般的感觉。遇到大坑躲闪不及,颠的车内集体跳跃一尺高。习近平个头高,身体瘦,颠簸高峰时他的头顶能与军车顶的苫布接触。突然车尾车蹲在车帮上的女生传来一阵一阵惊叫,原来卡车的后轱辘压到悬崖峭壁边上。如果当年那汽车兵打轮不及时,今天的中国历史要重写了。
    
    就这样我们不间断一路颠簸。中午时分到延安。100多辆军车在山川之地延安,还真不好找个停车位置。当年八路军修的简易飞机场是最大的平川,100多辆军车黑压压的排满当年简易机场煞是壮观。这情景,围观北京娃的延安老乡说:在延安市就没见过这么多汽车,47年胡宗南带国军占领延安时也没你们这架势哇。这番话让我们多少有点平衡。但是,下车时知青那狼狈像就初显。由于连续4小时在卡车上窝着、冻着、颠着,此时,知青脚暂时失去知觉。许多女生腿脚发麻不能站立,原地使劲跺脚,恢复神经才能站起。男生包括习近平虽然能站起来,但是,从卡车跳下来时,不高的高度却震得脑门疼,有的男生这么蹲一下站不起来了。女生几乎全是溜下卡车,不敢跳。
    
    笔者至今还搞不明白,当初1000多男女生,窝在卡车厢内,风尘仆仆,颠簸4小时,居然没有一次停车解手,都挺过来了。这里当然包括今天的习主席。
    
    15日到延安才有机会看看二天二夜一起知青全貌。这批赴延安知青主要是海淀区的中学、海淀区机关多,所以高干多、高知多。这批到延安知青有除习近平,还有邓小平女儿邓楠、王光美侄女王庚,还有许多国家各部委、北京军区、总参、军政大学(现在是国防大学)、北大、清华的干部子弟。这些干部子弟自称“院派”。那年代最时髦的一身将校呢军装,穿将校靴,披件军大氅,最牛!有的干部子弟不愿意那么张扬,又不愿意丢掉身份的象征,就把呢子军装外罩件蓝学生装,至少戴顶呢棉军帽,把帽儿朵翻起来黑飘带随风飘扬,自我感觉良好,或明或暗显示自己身份——干部子弟。有的出身工人家庭的知青也穿上带袢(挂军衔用的)老军衣。因为有这身打扮,能引起周边异性爱慕眼光,在唯成分论年代,“优越感”油然而生。习近平是正宗高干子弟,习近平从北京来延安穿的与大多非干部家庭出身的知青一样,穿蓝色有四个兜的制服棉袄,脚蹬黑灯芯绒面的白塑料底棉鞋,头戴3元钱一顶的棉帽子。但是,他挺拔身材(当时很廋),从小养尊处优少年的标准身材。他谈吐坐卧,表明他来自“院派”。他与老北京的海淀镇800子弟兵就是不一样。老毛有句语录:“在阶级社会中,每一个人都在一定的阶级地位中生活,无不打上阶级烙印”。尽管,习近平从北京到延安始终十分低调,甚至有点自卑。但是,他内在潜质及与生俱来中共世界观,无意识的表现出来。笔者不是在放马后炮,当初斗大字不识半升的当地老汉都说:这娃一看就不简单哩,以后是当官的料。与习近平一个学校一起来延川插队的高干子弟曹小川,其父也就是个团级。他在北京火车伊始,脚蹬将校靴,披件呢军大氅,叼着根带过滤嘴烟(当时过滤嘴烟很少)。张嘴一个“他妈的”,闭嘴一个“操”。曹把文革中老红卫兵、“联动”那劲头无处不在的显示,来提高自己地位。当地老乡,知青很鄙视他。曹插队一个月后在于海淀镇子弟一场斗殴中,曹的腿的筋被挑了,是延川回京慰问团把曹背上火车背回北京的。从此,曹小川再也没回延川。这是后话。习仲勋是开国功臣,副总理级高干,而那些在延川插队炫耀自己是干部子女的,其父级别大多是县团级。县团级与副总理级,要相差12个级别。
    
    49年中共进城后实行供给制。革命干部分三个档次供给:红军级——指37年77事变以前加入共军属于中央红军和鄂豫皖、陕北红军都包括在内。抗日干部——45年8月15日加入共军的,解放战争干部1949年10月1日前加入共军。部队吃饭分大灶,小灶。解放战争干部只能吃大灶。1955年才实行工资制,行政干部划分23级。毛、刘、周、朱、陈、林、邓是1级。十大元帅,十位大将,行政一级,月工资500元。最低是行政23级月工资36元。行政13级以上就是国家高干(俗称县团级)月工资160元左右。那时普通工人月工资50多元,能养活一大家子。60年代的50多元含金量高于现在的一万元。
    
    习仲勋被打倒多年,家庭收入自然一落千丈。“船破了有帮,帮破了有钉” 芸芸众生知青中,习近平当属大家豪门,还是比一般工人出身知青有钱。习近平上有一个姐姐习娇娇,下有二个弟弟:习军平、习建平。毛泽东最高指示,特别提出,要说服城里干部和其他人,把自己初中、高中、大学的孩子送到乡下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习仲勋家有四个孩子,至少也要出一孩子下乡。不足16岁的习近平危难中挑起这重任,习家倾全家之财力资助乡下的习近平也是顺理成章。
    
    (待续)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101014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延安梁家河村插队知青回忆习近平插队点滴(一) (图)
·习近平忆插队岁月:扛200斤麦子 十里山路不换肩 (图)
·习近平:我的上山下乡经历2012年 (图)
·文革批斗场景 习近平之父习仲勋游街等11张图 (图)
·习近平的爸爸习仲勋差点被活埋
·习近平上任后的头痛事:解决中国饮水问题
·习近平越权授衔上将意在军中立威 胡锦涛默许
·别让习近平重复胡耀邦赵紫阳的命运
·媒体:别让习近平重复胡耀邦赵紫阳的命运
·基辛格判断:习近平的权力没有奥巴马大
·习近平掌军权后首次晋升上将
·万润南:习近平在政治改革方面仍可有所作为
·习近平开局祭反腐大旗 显示决心
·习近平麻烦大了 遇到安倍这个刺儿头 (图)
·网民痛斥:有胆量把习近平祖坟挖了就服你
·习近平屡提反腐关系存亡引热议 新领导值得期待
·挖坟书记卢展工 曾不把习近平放眼里
·赵克石、张又侠两位上将 都是习近平的人 (图)
·官方披露:习近平主导十八大报告 历经10个月
·习近平28字 直达中国第一鼎鼎端 (图)
·美学者:习近平不会加速两岸政治对话
·中共制度定型 习近平直言:恐怕还需30年
·习近平上台前夕,薄熙来曾绝食抗议
·习近平时代:“七龙治水”如何前行?
·致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一封公开信
·上海访民郭益贵致习近平的公开信 (图)
·一个被逼自焚的人致胡锦涛、习近平公开信/王学勤
·致习近平和奥巴马的公开信/中国冤民同盟 (图)
·“福清纪委爆炸案”旅日华侨致习近平访美前的一封信   (图)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欢迎习近平副主席访问美国(2012/01/24) (图)
·军嫂付楠给胡锦涛、习近平、郭伯雄、徐才厚主席的信
·就西藏局势给习近平副主席的紧急公开信/Fraserview
·在日华人冤民联盟致中国驻日本大使馆程永华大使并习近平书记、杨洁篪外长 (图)
·德国康纳尔公司给胡锦涛、习近平的信 (图)
·德国康纳尔股份有限公司致胡锦涛主席,习近平副主席的公开信
·上海陈建芳人权日给习近平的信(图)
·陈修琴与习近平书记谈:从我家两次被强制拆迁看行政腐败到司法腐败(图)
·给习近平和沈德咏的举报信、揭发杨浦区政府某些人继续官商勾结
·致高强部长、习近平书记的公开信(一)
·江云飞:致高强部长、习近平书记的公开信(完)
·习近平书记请你关注瑞安市的一起行政官司
·习近平拒绝政改的三个原因
·习近平刚上任就做违反宪法的事情/钟孝义
·习近平反腐是陈词滥调?/张平
·给习近平几点建议/右志并
·习近平与胡温最大区别:在风格而非实质?
·新党王习近平的三把火是什么?
·中南海走向第五代保守——预期习近平“政改”纯系幻想/牟传珩
·看“历史反革命”习近平如何处理“历史反革命”/雷鸣
·致习近平先生的公开信/许志永
·将继续专制的习近平时代/曹长青
·许志永致习近平先生的公开信——一个公民对国家命运的思考!
·纽约时报:习近平会很快采取行动
·看山:十八大后习近平将这样干
· 牟传珩:习近平就职演说只字未提“政改”
·冯正虎囚禁262日:习近平应当关注的上海问题
·十八大人事布局底定,世界把厚望寄托在习近平身上
·英媒:胡锦涛捆绑了习近平的手脚?
·习近平值得期待吗/杨光
·“习近平应该感激胡锦涛”—— 远藤誉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