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谢选骏:1913年“兴兵争总统”的闹剧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1月13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纪念宋教仁之死九十九周年

    
    一、“兴兵争总统”的弊病
    
    由于中国的秦朝到清朝两千多年的大一统的“皇帝”制度作祟,“皇帝轮流坐,明年到我家”的家天下思想根深蒂固,为了个人私利,不惜毁灭社会。
    
    现在,中国大陆的总统制(“总书记”、“主席”)导致寡头甚至独裁,中国台湾的总统制(“总裁”、“总统”、“主席”)导致族群撕裂——就是因为华人社会的“家天下思想”太重,在所谓的“共和国”、“民国”之下却满脑子想当皇帝的欲望,等而下之者,人人不服从人人,社会秩序只能依靠枪杆子来维持。
    
    这个道理,一百年前的宋教仁在主张“责任内阁制”时,已经明白了。宋教仁认为:“内阁不善而可以更迭之,总统不善则无术变易之,如必欲变易之,必致动摇国本。”不幸的是,宋教仁在孙中山和袁世凯这两位大总统、大野心家的双重阴谋下遭到杀害,从此中国走上了“兴兵争总统”的内战道路。
    
    “兴兵争总统”的弊病,不是从辛亥革命开始的,而是从“孙中山兴兵讨伐袁世凯”开始的。再往前推,则是从宋教仁的死难开始的。
    
    二、两位野心总统杀害宋教仁
    
    持此观点的人认为,其一,孙中山乃江湖中人,从前清开始就有暗杀前科,案底如刺陶成章、刺黄远庸。其二,袁世凯向来无暗杀政敌的传闻,其三,宋教仁与孙中山的矛盾,国民党内人人皆知,如宋教仁主张的南北调和,孙中山坚持护法运动,明确的反对调和,声称:“舍恢复约法及旧国会外,断无磋商余地。”,宋被暗杀死后能得到最大的好处的就是孙中山,再加上,宋是国民党内接近袁世凯的一派,但却死于会晤袁世凯的途中;其四,宋教仁对国民党的改组,极力排斥江湖帮会,而孙中山恰恰就是洪门红棍,陈其美、应桂馨都是青帮大佬,而袁世凯却从来与帮会无任何交往;凶手应桂馨是共进会的头目,曾担任孙中山卫队的司令、临时政府庶务长,但与袁世凯无任何的瓜葛。
    
    近年来,海外学者对这桩公案提出不少新证,认为宋教仁是国民党内部权力斗争的牺牲品——对破案出了大力的青帮大头目、国民党元老陈其美颇有嫌疑。陈其美最后也是在上海被暗杀的。袁克文撰写的《辛丙秘苑》一书讲述了自己从1911年到1915年的见闻,书中披露,袁世凯多次派密使与宋教仁接洽,欢迎他北上,宋教仁接受了袁世凯的邀请。在北上临行之前,陈其美、应夔丞等人询问宋教仁关于国民党内阁的组织办法,宋教仁说:“我只有大公无党一个办法!”,听了宋教仁的想法后,应夔丞骂宋教仁是叛党,并企图当场杀害宋教仁,但被在场的人劝阻,宋教仁见此举动,便说:“死无惧,志不可夺”,最终大家不欢而散,陈其美和应夔丞对宋教仁的痛恨加深。在随后的几天里,陈应两人商议对策,宋教仁3月20日遇刺身亡。应夔丞深知兼任总理的内务部总长赵秉钧害怕宋教仁抢夺他的位置,就通过他的秘书洪述祖骗取来自赵秉钧的密电密信。起初的目的只是邀功请赏,后来这些密电密信便成了充当了嫁祸于袁世凯的文字证据。
    
    而上海东华大学廖大伟教授则从民初帮会与革命党交恶、与社会关系紧张的视角,重新阐释这一血案:应桂馨是中华国民共进会(1912年7月由青帮、洪帮、公口等帮会联合发起,成立于上海)会长,在社会转型中角色与地位与革命党形成落差,因而产生报复心理;宋教仁在国民党内的实际地位和未来政治角色,决定了他不幸被选为报复对象。
    
    三、二次革命是为了争夺总统位置
    
    1913年7月12日,江西都督李烈钧在江西湖口宣布独立,发表“讨袁通电”,起兵讨袁,这就算就是孙中山号召的“二次革命”。“二次革命”的理由是“宋教仁被刺案”。
    
    1913年3月20日,国民党执行理事长、议会领袖宋教仁被刺。袁世凯为掩盖罪行真相,还装腔作势,要严惩凶手。但调查结果表明,谋杀的指使人就是袁世凯,真相大白,全国舆论哗然。这时,孙中山从日本回到上海,他看清了袁世凯的反动面目,认识到“非去袁不可”,极力主张出兵讨袁,发动“二次革命”。但是,国民党领导人中,除了江西都督李烈钧等人支持孙中山外,黄兴等多数人不同意发动革命反袁,而主张用法律解决。孙中山和黄兴的意见分歧导致二次革命迟迟不能发动。袁世凯一方面阻挠宋案的司法审判,一方面与英、法、德、日、俄五国银行团达成了2500万英镑的大贷款,以充实军费。有了帝国主义的支持,袁世凯的胆子更大了,先后罢免了李烈钧、胡汉民、柏文蔚的都督职务,同时命令事先已集结在九江、南京附近的军队发起进攻。但是,仓促上阵的讨袁军,缺乏战略计划和统一指挥,缺乏战略协同,他们冷冷清清,孤军奋战,甚至连多数国民党议员都还在北京留恋议席。在这种情况下,袁世凯以优势的武力,很快把讨袁军打败。
    
    8月18日南昌落入敌手,9月1日,南京又被攻占,原来宣布独立的各省,在战争失利的情况下,先后撤销独立。“二次革命”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失败了。领导这次革命的孙中山被迫又一次流亡日本,重新组织力量,准备发动新的革命争夺总统位置。
    
    四、宋教仁之死打开不断革命的魔瓶
    
    民国二年的宋教仁之死,打开了一个魔瓶,一连串魔鬼竞相走出,开始了中国悲惨的二十世纪大屠杀:从1913年的暗杀到1989年街头大屠杀。
    
    难怪有人指出:毛泽东、林彪读了孙中山的“暴力革命”理论和“兴兵争总统”学说之后,才有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醒悟!暴力革命、残酷斗争和枪杆子里出政权不是毛泽东的发明创造与专利,而是孙中山的专利!
    
    据说上海人以此觉得宋教仁冤魂不散,后来将宋宅改做祠堂,燃香以求免灾,也算是间接地去纪念这位中国的“宪政之父”吧。但我觉得,只要中国一日不实现宋教仁梦寐以求的责任内阁制,中国的灾难就不会结束。
    
    那么,在中国这样一个“人人争当第一”、“人人望子成龙”、“人人想当皇帝”的社会里,如何实现责任内阁制而又不导致社会分裂呢?换言之,如何摆正国家元首与行政长官之间的位置呢?
    
    请看我写的:《中国适合内阁制不适合总统制》一文。
    http://boxun.com/news/gb/pubvp/2011/08/201108052255.shtml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1719194054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项羽为何不肯回家?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4)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3)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2)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1)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0)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4)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南风窗》揭露孙中山卖国得罪了谁?/谢选骏
·谢选骏谈中共政权的民意支持度/RFA
·谢选骏等人谈中国高校毕业生就业难问题
·王维林之谜:魏京生回答了谢选骏的关注
·土耳其为什么亲西方?/谢选骏
·谢选骏:奥巴马正在开创第三个美国
·谢选骏:论“中共”之作为“蛮族”
·谢选骏:罗姆尼失去总统竞标之谜
·谢选骏:《毛主席与隋炀帝》
·谢选骏:两岸统一才能完成中国的民主革命
·谢选骏:美国大选结局关系人类未来命运
·谢选骏:从大选辩论看中美关系和新的冷战
·谢选骏:台湾是“亚洲地中海”的锁钥
·谢选骏:迈克尔•桑德尔的“哈哈佛”理论
·谢选骏:是温家宝还是“闻假报”?
·谢选骏:从苏美尔城邦到全球政府
·谢选骏:罗姆尼会不会发动第二次冷战?
·谢选骏:小国时代与小股游击队
·谢选骏:美国式的安乐死
·谢选骏:俄罗斯人作为“费拉居民”考
·谢选骏:从总统辩论看茶党运动的两面性
·谢选骏:《河殇》的蔚蓝色冲到了钓鱼岛
·谢选骏:“谎言重复一千遍”不是戈培尔发明的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