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江青狱中谈“周恩来落马事件”:非故意 没这胆量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8月18日 转载)
    
    来源:东方网 作者:佚名
    
    核心提示:看押江青的期间,年轻的李红仍然憋不住问了江青几个问题,李红有次问江青:“听社会上流传说,周恩来总理的胳膊断了,是你把他从马上推下来摔的吗?”江青断然说:“我不可能,也没有这个胆量。”江青认为周很有风度。
    
    江青在特别法庭 资料图
    江青狱中谈“周恩来落马事件”:非故意 没这胆量


    本文摘自:东方网,作者:佚名,原题:狱中江青风韵犹存爱胡闹
    
    “20年前,共和国把神圣而特殊的使命交给了一群来自祖国四面八方的年轻人,于是,我们的人生从秦城真正开始……”
    
    ——摘自《秦城战友通讯录》
    
    1978年4月17日18时,年轻漂亮的20岁女兵李红站在哨位上,她惊讶地发现,她和同样年轻的战友们看管的人犯仍然丰韵犹存。
    
    22年后,已经42岁的李红,仍然清晰地记得她第一次见到江青的情景:一袭长袖的黑色布拉吉,优雅的背影,浓密的黑发,高傲的神情、白皙的脸庞……
    
    2001年3月下旬,李红拿出尘封了22年的已经发黄的日记,开启封闭了20年的话匣子,叙述了一个女人和另一个女人之间的故事,道出了一个普通人眼中的江青,在燕山脚下的秦城监狱,等待共和国审判日子里的点滴历史。

“江青也是一个女人”
    
    1978年3月22日,为了配合共和国空前的历史性审判,共和国第一支“武装警察干部大队”在北京秦城监狱成立。这支特殊的队伍是由当时的汪东兴副主席提议,华国锋主席、叶剑英副主席、邓小平副主席、李先念副主席于1977年7月15日批准建立的。这支300多人的队伍来自全国13个省,经过了严格的政审、考察。李红,这位在河南长大的军人的女儿,穿上军装,于1978年3月14日到了秦城监狱,李红这一天的日记中写道:“当汽车往山沟开时,我越觉得不是滋味,唉!”
    
    他们知道了自己的任务:接受共和国的神圣使命——看管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要犯。李红等22个女兵组成了独立分队,这些平均年龄19岁的姑娘们负责203监区“7604”的看管、提审、押送工作,防止犯人逃跑、行凶、自杀等事故的发生。
    
    “7604”是江青的代号。
    
    1978年4月17日,是独立分队接管后的第一班岗,李红和王广珍上哨了。
    
    江青是一个很敏感的人。我第一次上岗,很好奇,但是有军规,不敢说话。江青一见到我们是生面孔,眼睛直直地盯着我们,显得很惊讶又不可思议的样子。
    
    当时的江青已经64岁了,但从我的眼光看,一个60多岁的人皮肤和身材保养这么好真是奇迹,我是女孩子也爱美呀!我看到江青穿了一身黑色的布拉吉、长袖,从背面看衬出她姣好的身材,腰板笔挺,站有站相,坐有坐相,很高傲。
    
    江青习惯戴男式的带沿帽子,黑框眼镜,很高雅,在这方面,我不能诋毁她。
    
    李红日记:下午6点到8点,我和王广珍上了第一班哨,心情紧张,过去从未干过这一行,何况又是面对如此一个“大人物”呢?”
    
    李红说:江青其实也是一个女人,有女人纯粹的一面,我们之间开始熟悉。我开始从以往的记录中了解到江青的一些脾气。“04”(即江青)喜欢说话,更喜欢胡闹,不太好管……一不注意就攻击中央领导……(李红日记,1978年4月22日)
    
    江青在女兵面前保持着自己的风度,尽管她时不时发着政治牢骚和不满,但女兵们从不接话,后来江青也注意到她们,毕竟是看押她的女兵,所以,即便是在聊天,也不再谈政治,只谈化妆、衣服等女人关心的话题。
    
    在一次上岗时,江青和蔼地对李红说,你的面部轮廓清晰,拍侧面照片很好看。“我当时心里很高兴,江青毕竟是搞艺术出身,当过演员,眼光应该不错。”不久之后,李红去北大照相馆拍了一张侧面照,在一次值班时,她偷偷地拿给江青看,江青说:“多漂亮啊,轮廓多清晰,中国人面部的轮廓不清晰。”这张李红喜欢的照片她一直压在办公桌的玻璃板下面。
    
    江青在秦城监狱里,过着简单寂静的生活,她的监舍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不到20平方米的房子,一个只有马桶和一个面盆的卫生间;床就是放在地上的木板,像日本的“榻榻米”,有褥子、被子等。
    
    江青给李红起了个外号叫“黑大个”,一个来自山东的女兵江霞被称为“白大个”,在江青接受审判时,就是这一黑一白将其押送到北京正义路一号公安部的。
    
    江霞原名“江青厦”,看押江青之后,在李红的建议下,改了。

江青的生活
    
    尽管李红慢慢地适应了看管“大人物”的工作,但是也越来越觉得工作的枯燥无味。同时,独立分队又接受了看管其它监区林彪集团要犯的任务,李红又接受了看管201监区的任务,更忙了。
    
    江青仍然在固有规律的生活中打发光阴。在每天9—10时的放风时间,江青、姚文元、张春桥、毛远新等人在不同时间里放风,江青总是从门口开始打太极拳,打到放风门口再回去,或者散步。在小小的风井里,江青到哪儿,李红她们就跟到哪儿。
    
    江青吃的东西也都是专门订的。除了饭菜之外,还有水果、牛奶。但她有时要求吃粗粮。李回忆说,江青的身体不是太好,由于便秘,她每天呆在卫生间的时间稍长一些。
    
    李红说:“江青有时像个孩子,有依赖心理,可能是养尊处优的生活养成的吧。”李红说,江青大便干燥,就吃香蕉通便,但是她刚吃下不久,就问李红怎么还不拉啊?”李红打趣说:“你又不是直肠子,怎么能说拉就拉?”
    
    江青更多的用看书来打发时间,她的监舍里,有有线广播、有《毛泽东选集》、《人民日报》、《红旗》杂志等。据南方周末消息,她经常看的书就是《毛泽东选集》,看后夹一纸条,第二天再接着看。
    
    李红说,江青在监狱里,仍然没有忘记她的专业和喜好,她经常在屋子里唱京戏,边唱边表演,尽管隔着门听不清楚唱什么,但通过观察孔可以看到她的一举一动,有板有眼,“真是一个内行!”
    
    看押江青的期间,年轻的李红仍然憋不住问了江青几个问题,李红有次问江青:“听社会上流传说,周恩来总理的胳膊断了,是你把他从马上推下来摔的吗?”
    
    江青断然说:“我不可能,也没有这个胆量。”江青认为周很有风度。
    
    在看押江青之前,李红她们专门去了一趟毛主席纪念堂瞻仰主席遗容,当时李红激动得哭了,写了一篇长长的感想,带着对主席的好奇,李红问江青,主席有多高,江青说1米82。
    
    江青在秦城监狱,除了专案组的提审之外,惟一能够日日相伴的就是这些青春年少的女兵们。在审判前,没有一个亲人去看她。即便有看她的人也只能通过观察孔,时传祥的夫人、江青的上海保姆都只能这样。
    
    江青觉得闷的时候也要求出来走走,监区周围有菜地,她的要求有时也得到满足,让她到菜地转转。在李红的印象中,江青只有几套衣服,并且全是黑色的:布拉吉,男式中山装,帽子,裤子,鞋。
    
    江青用的碗是塑料的,没有筷子,只有塑料的勺子;没有牙膏,只有牙粉。“这是为了防止她出意外。”李红说。(资料来源《南方周末》)
    
    本文来源:东方网 (博讯 boxun.com)
4219197175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原外长黄华忆:周总理病重后乔冠华为江青服务 (图)
·江青在秦城监狱的生活:偷拿两个肉包当夜宵 (图)
·揭秘:被捕八年后江青如何评价邓小平与胡耀邦? (图)
·1980年王洪文在法庭上当众指证江青“教唆” (图)
·江青对林彪早有防备:电话记录都留作证据
·毛泽东枪下留生的开国上将为何反对他娶江青
·江青“上吊自杀”的消息为何拖了几周才公布? (图)
·原江青秘书:文革初工作组是毛泽东给刘少奇设“套” (图)
·林彪为何很怕江青:她坏事做起来特别心狠手辣 (图)
·揭秘:贺子珍第一次得知毛泽东与江青结合在何时 (图)
·毛泽东邀王光美游泳 江青称“老婆是人家的好”
·毛泽东冲天一怒为红颜:不同意我娶江青 宁愿种田 (图)
·郭沫若晚年的败笔:为自保即席向江青献诗
·谢飞反对毛泽东娶江青:子珍为你生过几个孩子 (图)
·曾吵遍天下的江青从来没同哪对夫妇翻过脸? (图)
·毛泽东不愿外传的“家丑”:江青搞特殊与他吵架 (图)
·亲历者回忆江青在秦城:爱打扮 不失“戏子”本色 (图)
·江青曾五次要求继承毛泽东遗产 均遭拒绝
·江青自杀21年:揭秘李讷为何不将骨灰运回诸城 (图)
·浙江青海卫视等选秀节目未被停办
·李讷为江青扫墓 便衣公安暗中跟踪
·江青女儿祭母,便衣公安保护,冤二代群起讨公道 (图)
·浙江青田公安局内爆炸事件排除人为因素
·浙江青田公安局发生爆炸 疑是高温致民爆品自燃
·毛泽东的稿费经示,分别给贺子珍、江青等
·俞正声的父親介紹江青加入中共(图)
·江青投奔俞正声的姑父才認識俞啟威(图)
·江青正面形象首次亮相荧屏 (图)
·主旋律作品突破 江青正面形象首次亮相荧屏(图)
·「江青」首现荧幕引各方揣测
·杨恒均路边谈话:薄谷开来与江青,法治还在路上
·薄谷开来梦江青/网络游戏
·江青的十月春梦----党主席(一)/网络游戏
·阎长贵:1967年江青和周恩来的关系(图)
·对江青等人定罪的修正案/淳于雁
·请阎长贵先生大胆的为江青同志辩护
·从江青墓碑想到的/老布
·廖汉生(定为土家族)顶得江青瞠目结舌/虹霓
·柯云路:江青“失宠”缘由大揭秘
·變老鼠,化江青/李碧華
·江青,一个被邪恶势力迫害致死的女人
·赵达功:怀念江青同志
·邓正来:江青同志会是处女吗?
·红颜祸水是江青?——致袁鹰先生的公开信/张成觉
·就江青的历史评价与清风君商榷/西风独自凉
·读史杂感:李登辉、毛泽东、江青和蒋介石/西风独自凉
·从评价江青说开去/张成觉
·王稼祥朱仲丽夫妇:完全如实地写江青能出版吗?/师东兵
·一个共产党员对邓小平,华国锋,江青的反覆认识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