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国军老兵忆抗战:日军尸体喂狼 到春天狼还没吃完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8月10日 转载)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萨苏
    
    核心提示:傅作义部下101师的辎重连长说“在绥远(内蒙)打的,那一仗我们打死他一个中将,死鬼子丢在野地里喂狼,春天过完了还没吃完。”
    
    国军老兵忆抗战:日军尸体喂狼 到春天狼还没吃完


    本文摘自《国破山河在》,作者:萨苏,出版:山东画报出版社
    
    50年代后期,我的祖父因为“历史问题”在北京西郊的老爷山农场果木队劳动。这算是服刑?法院没判你有罪,可你又没有行动的自由。这种糊涂账在特定时代比比皆是。
    
    他所在的地方叫做龙泉寺,今天是北京市有名的矿泉水产地。老爷子晚年曾经自嘲,说如果不是那十几年的体力劳动和好空气,恐怕还活不到这么大岁数。
    
    虽然有好空气,毕竟是管制劳动,生活条件非常艰苦,特别是1960年前后,三年困难时期。果木队的头儿姓赵,教大伙儿捞河草喂兔子,开始大家都不信服,兔子吃河草吗?姓赵的说:“打小日本儿的时候,没粮食,我们就这么干过。”
    
    当时大家就偷偷传,说姓赵的是老八路,因为乱搞男女关系给管制的。
    
    后来才知道,他根本不是八路,而是国民党傅作义部35军的汽车营副营长,新保安被俘,释放后参加绥远起义,以后因为“特嫌”又被抓了起来。姓赵的在农场沉默寡言,批斗就认罪低头,因为“老实”才作了犯人头。
    
    到了”文革”的时候,就没那么容易过关,红卫兵到农场来揪斗他,拿劈柴、砖头打,一次下来,就打了个半死。第二天再来,打完了放在炕上趴着,顺嘴角嘀嗒血。
    
    红卫兵走了,我爷爷给姓赵的喂水喝,姓赵的说我可能过不去这个坎了。我爷爷劝他挺着,找来找去,把自己的一瓶云南白药给了他,把那颗红丹给他吃了。云南白药的红丹真是神奇,他果然活了下来。
    
    我爷爷1968年回了家。到了80年代,姓赵的忽然来家找我爷爷,说自己上访,平反了,爷们儿,多亏你那次救了我,不然哪有今天?我爷爷听说他平反了,很高兴,晚上就请他喝酒。
    
    就在廊子底下摆个小桌,酒到半酣,姓赵的再三相谢,我爷爷过意不去,说那不是我救你,是云南白药。
    
    姓赵的半晌无言,最后叹口气说,唉,是那云南白药啊。我本来自己也不想活了,捏着你那瓶白药我心里闷啊,越想越难受。姓赵的说,我想起来当兵打日本的时候,我们急救包里就是云南白药,是打完百灵庙曲家药厂捐给我们的,每个兵一瓶,救命的。我捏着那个药瓶我就想,小日本儿那么凶都没要了我的命,我能就这么死了吗?
    
    你真打过日本子啊?
    
    当然了。说着姓赵的撩起衣服来给我爷爷看,左边胸腹之间,一块花花的皮肤,像个巴掌一样,劳动的时候大家就见过,但谁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伤的。
    
    你怎么伤的?
    
    姓赵的也不把衣服掖上,反手解开了领口,伸手拿过酒瓶子来,闷头喝一大口,眼泪哗哗地流下来,用袖子擦,袖子一放下来,哗哗又流下来,再擦,就没了眼泪,再喝一大口,眼睛就发亮。反复几次,越喝,眼睛越亮,终于一仰脖统统灌了下去,闭闭眼,说:
    
    “在绥远(内蒙)打的,那一仗我们打死他一个中将,死鬼子丢在野地里喂狼,春天过完了还没吃完。”
    
    以下,就是姓赵的对那一仗的叙述,那时候,他是傅作义部下101师的辎重连长。
    
    那一次傅老总要打五原啊,打五原急火星孙兰峰是总指挥,袁家三兄弟里的袁庆荣是前敌总指挥,安春山安小个子打先锋。怕鬼子增援,让我们101师打阻击。能不能打下五原来,关键看阻击。
    
    鬼子打仗和我们不一样,我们守城,一个师一个团你就守这座城,守不住你就撤,换个地方再守。鬼子兵少,他一个地方放的人少,可是有公路连着,你一打,他就来了。一来就是好几千,有坦克有飞机,所以看着他人少,打起来可不少。
    
    我们军长董武穆,他特别会守,傅老总就让他打阻击。
    
    有办法就是有办法,打阻击他先不让我们挖工事,带了一个师急行军直奔乌加河。那边孙兰峰一动手,这边就把日本人架在乌加河上三座桥全给打掉了。已经开了春鬼子渡河增援不能从河面上过来,打掉了桥,我们就好守多了。
    
    你说鬼子怎么就那么容易让我们把桥炸掉?因为傅老总的部队有传统的,一有行动所有军官都关禁闭,不让和外边通消息,所以汉奸没法向日本人报告。半夜我们就埋伏好了,电话线拖出去。后半夜傅老总一声令下,就打了。夜袭是35军的老把式,战防炮立起来打,机关枪一扫,守桥的鬼子根本来不及抵抗。工兵把准备好的炸药往桥上一放,轰一响,大桥崩起来一百多尺高,包头来的鬼子援军还没出城呢。
    
    天一亮鬼子援军就来了。隔着河一看,天,坦克铁甲车一大溜,不先把桥炸了这个仗没法打!
    
    就是这样也不好打啊。五原打得一锅粥,鬼子急啦,炮弹打的那叫密,打完了就划着筏子往河这边冲。我们打他的筏子,岸上的鬼子就用机枪压我们。一交手就伤了一个团长,死了一个营长。35军的干部都穿和士兵一样的军服,不然死的还得多。
    
    我们辎重连跟师部走,一个山坡下面挖了几个洞子就是指挥部。炮弹吃了不少。军长的指挥部里面电话不断地响。傅总问能不能顶住,军长说没问题。
    
    其实已经很有问题了,又伤了一个团长,就是后来守新保安的35军军长郭大麻子。郭大麻子抗战是好样的,带了伤也不下来,把军服脱了一个膀子,抡着大刀督战,退后者杀。其实没有退的,都是绥远本地的兵,家都让日本人占了。绥远的兵在老家打仗凶,有名的。一个师一共三个团,一天就伤了两个团长。不是弟兄们不能打,人不熊,枪熊,你一枪过去打不到他,他就给你一炮。本来两边河堤一边高的,打完仗一看这边矮了三尺多。那一仗功是32师的,101师打惨了。天亮了,这边河岸后边倒的一片土黄色,都是咱们的兵(傅作义的部队穿土黄色面军装)。傅总明白,给董军长请奖章。
    
    那也没让他打过河来。
    
    鬼子越打越多,第二天上午安北重炮联队也来了。炮弹炸的不分点,日本工兵在炮弹底下架浮桥。军长出来,说你盯着电话,我也上去了。他带着警卫连就上去了。
    
    这个时候傅总的电话来了。我去接电话,傅总一听就问你们军长(应该是师长)呢?
    
    我说军长上去了。傅总说王团长在不在,我说王团长伤了。郭团长呢?郭团长也伤了。
    
    傅总没再问,把电话放了。
    
    这时候军长派人下来,说如果傅总问他,就说他看弹药去了。
    
    可是傅总再没有电话来。
    
    后来我才知道五原打得很紧,日本兵一个院子一个院子拼着打。袁庆荣师长,跟傅总守涿州的,也挂花了。傅总身边的部队已经全调上去,他三番五次电话打过来,就是看101师能不能顶住,顶不住,五原就不能打了。董军长心里明白,咬着牙也不说自己顶不住,蹲在战壕里顶着打。
    
    军长都顶着打,当兵的还有什么说的,不就是一个死吗。
    
    先是工兵连上去了,到下午我们辎重连也上去了。日本人的三座浮桥让军长指挥战防炮打掉了两座,有一座还是修过来,正顶在右边303团。303团的阵地不好,是个拐弯,两面挨打,日本人把照明弹往河岸上打,沙子地上都是火,人根本呆不住。第一天团长伤了,军长让宋团副代理团长,又负伤了,让武营长代理。师部的辎重兵、勤务兵都上去了,顶这个口子。这一仗,101师三个团伤了四个团长,就是多了一个宋团副。
    
    那也不行,天黑的时候日本人就冲上来了,旁边的阵地让鬼子拿炮挡上,没法过来增援。就在这时候,后面忽然来了大队的骑兵,我想这回完喽,让小鬼子抄后路了。
    
    没想到鬼子也冲骑兵打炮,这才明白是傅总派援军来了!
    
    阵地上一片欢呼。
    
    来的骑兵也真厉害,炮弹里面冲过来,把马卧倒了就顶着打。好多马没等跑到就给炸倒了,后面的接着上。这一阵子好打啊,把浮桥都给打着了,后面的上不来,总算是把鬼子气势压下去。
    
    压下去也不服啊,活着的鬼子趴在河堤下面,往上扔手榴弹,我们就往下扔。我身边也趴了一个骑兵,我扔一个,他也跟着扔一个,可勇敢。断断续续打了一夜。等天亮时候军长召集敢死队上了刺刀干河堤下面的鬼子。他站起来,我一看 唉,原来是个蒙古大脚娘儿们啊!
    
    早听说傅总身边有个蒙古骑兵旅,是三个反正的蒙古女王爷带来的,里面有不少女兵,傅总把她们都派上来了,那是真没人了。
    
    咱不能还不如个娘儿们吧,我也端上刺刀就上去了
    
    赵老人指指胸肋的伤疤 就是这个,鬼子手榴弹崩的,差一点儿啊。杀红眼了,当时都不觉得疼。鬼子最后也有要缴枪的,让跟着过河的伪军给打死了,伪军怕我们杀他。
    
    就那一天,五原打下来了,打死了一千多鬼子,三千多伪蒙军,鬼子俘虏抓了好几十。
    
    姓赵的老者说完了两眼晶晶亮。
    
    老人所说的董军长,就是傅作义部的名将董其武。当时他担任101师师长,此战后才担任暂四军军长。
    
    打死的日本中将,即日本绥西警备队司令官水川一夫。台湾有资料说水川没有死在绥远,但资料不够权威,因为水川在日本是比较多的姓氏。《绥远抗战》的李潇潇导演在日本查到这位死在绥远的水川的有关资料,发现他本来不是军人,而是日本权威矿业专家,当时率领满蒙矿业调查团到绥西考察。在势力范围上,日本将绥远政务划给了伪蒙德王,为了获得他的支持,特别给水川一行临时授予了军衔。还有一个被打死的专家有少将军衔,一个是大佐,也是同理,都是为了便于他们的活动。所以水川死后日本陆军不承认他是自己的中将。从我调查到的情况看,水川一夫是昭和13年日本贵族院的成员,绥远抗战中说他是日本皇族,应该没有错误。
    
    老人大名赵全聚,山西宁武人,平反后得到“按革命退伍军人处理”的待遇,住在北京市女儿家,1992年病逝,葬于北京温泉公墓。他的命运最终迎来了转折,总算让人欣慰。
    
    老人说的鬼子尸体丢在野地里喂狼,应该是指五原的日军和伪军,战斗到最后阶段,日军和伪蒙军,王英伪军纷纷突围逃走,或被傅军击毙,或因道路都被傅军控制,无粮无衣冻饿而毙。1958年大炼钢铁上山找矿,还有当地村民在砂石山洞中发现多具日军尸骸。尸体已经成为白骨,而兵器的零件依然可以动转自如,令人不可思议。
    
    本文来源:凤凰网历史 (博讯 boxun.com)
3519197193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池步洲抗战破译日军密码 镇反中成罪行被逮捕判刑 (图)
·二战期间日军在菲律宾的暴行:往下体塞炸弹炸死妇女 (图)
·驻馆陶日军被八路军打得太苦 士兵厌战发生哗变 (图)
·92岁老八路忆肉搏日军:战场只有吼声“噗哧”声 (图)
·希拉里要求改称慰安妇为“日军性奴” 遭日本抗议 (图)
·钩沉:日军侵华时期最严重的毒气战在哪里? (图)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军为何没有大规模装备冲锋枪? (图)
·老兵忆:松山坑道爆破后我们被残余日军赶下阵地 (图)
·日俘忆为何日军未能占领陕西:黄河大大的可怕 (图)
·远征军老兵:日军狙击兵枪法好专打我军军官头部 (图)
·国军老兵忆抗战:战斗都结束了 2名日军仍在装死 (图)
·抗战中日军用女战俘当肉盾 张灵甫怒吼命部下拼刺刀 (图)
·八女投江之后:拼命保护的师长突围后投降日军 (图)
·张正隆:亮剑打鬼子是想象的 日军军事素质非常好 (图)
·实拍1945年日本本州岛日军向美军投降交出指挥刀 (图)
·日本兵眼里地道战:最开始在河北挖地道的是日军 (图)
·聂帅忆毛泽东批百团大战:日军会集中兵力搞我们
·日军投降后遭苏军屠杀 幸存者称是南京大屠杀报应 (图)
·日军在滇西的兽行:逼中国人行奸亲人 (图)
·江苏灌云镇压护地农民 放毒气施日军暴行 (图)
·中国首发《美日军力报告》 针锋相对美日指责 (图)
·杭州拟修缮日军慰安所旧址 为警示教育后人 (图)
·哈尔市滨立法保护侵华日军“七-三一”部队旧址
·京都发现日军对中国细菌战证据 (图)
·7幅日军侵占长春照片首曝光 藏家5500元购于东京
·重庆在日军轰炸下成大坟场 遇难者尸体如山 (图)
·唐山侵华日军飞机掩体面目全非 专家吁保护 (图)
·侵华日军性暴力调查:受害妇女一听到日本话就发抖 (图)
·病重慰安妇获日本捐助 曾3次被日军抓虐 (图)
·农民私拆日军遗弃炸弹发生爆炸 判刑三年
·73年后,“日军暴行”再现河北高碑店——铁大学子家园遭非法暴拆
·日军驱逐台湾保钓船 北京当局坐视不理(图)
·历史上的今天:侵华日军投降仪式在南京举行
·齐齐哈尔建筑工地连续发现侵华日军遗弃炮弹
·日法院判齐齐哈尔日军遗弃化学毒剂受害者败诉
·日本友人大东仁提供16件日军南京大屠杀证物(图)
·磁铁从长江中吸出侵华日军遗留航空炸弹(图)
·侵华日军731部队罪证遗址成售楼处引关注(图)
·上海黄浦区抗日军属、强迁冤民杨东吴老人追悼会17日举行
·介绍拉贝-一位救许多中国人幸免日军南京大屠杀的德国商人/史东
·美国前总统老布什差点被日军开膛破肚
·日军为何无论胜败都不让对手缴获军旗(图)
·1937年日军铁蹄下的天津(图)
·钟敬:日军为何对孙中山的坟墓都表示尊敬?
·驳马悲鸣:10万日军月余杀人的技术能力和扬子江运输尸体的能力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