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张治中责中共占东北 王若飞“把我党军队消灭好”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7月17日 转载)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彭锦华
    
    核心提示:张治中说:“是否中共欲由此四省以北联外蒙,东北联东三省?”王若飞激动起来:“依文白先生所说,则是共产党有叛乱之心了,那么中央将我党军队都消灭好了。”
    
    张治中责中共占东北 王若飞“把我党军队消灭好”


    本文摘自《和平之殇》,作者:彭锦华,原题:中央文献出版社
    
    周恩来一开场就说:昨晚和今天上午我和毛泽东同志讨论了十几天来国共两党商谈的情况,有二事奉告:一、关于军队数目。赫尔利大使拟议中共军队之比例为五分之一,我方愿让至七分之一,即中央现在有263个师,我方应编为48个师。以后中央军队整编,中共亦依此比例缩编。如中央军队缩编为60个师,中共应为10个师。二、关于军队、军队驻地与解放区三者,岳军先生提出此项议案一并讨论,我等亦表赞同。我等拟将海南岛、山东、浙江、苏南、皖南、湖北、河南境内,黄河以南等8个地区之军队撤退,集中于苏北、皖北及陇海路以北地区,此为第一步。第二步再将苏北、皖北、豫北地区之军队撤退,而将中共所有之43个师集中驻防于山东、河北、察哈尔、热河与山西之大部分,绥远之小部分,与陕甘宁边区等7个地区。解放区亦随军队驻地之规定而合一。即山东、河北、察哈尔、热河四省与陕甘宁边区之主席,由中共推荐,山西、绥远两省之副主席,天津、北平、青岛三个特别市之副市长亦由中共推荐人员充任。但对于苏北、皖北、豫北3个地区,中共军队尚未撤退以前,其专员、县长均由中共委任。以上是我方的新方案,兄等有何意见?
    
    周恩来的新方案显然出乎国民党谈判代表的意外,一时间他们不知如何应答。况且国民党方面的方案都要蒋介石提出或点头才行,这些代表谁也不敢贸然作答。张群迟疑了一会儿说:“我没有什么意见,只等请示蒋主席决定。”
    
    真是糊涂!张治中心里责备着,没有意见?这不等于把难题推给委员长了嘛!于是他发言道:“关于军队问题,兄等要求太过,不必讨价还价。我以为这一问题,非距离大小问题,而为根本观点不同的问题。中共之观点,以为必有军队、有地盘,控制军政机关始有保证。而中央则认为军令、政令必须统一于中央原则之下,始可解决问题。如依中共之办法,则非为谋军令、政令之统一,而完全为分裂。所谓民主乃分裂之民主,所谓统一亦分裂之统一。兄等试想:中共军队悉数撤退至黄河以北,而据有黄河以北之地区,岂非分疆而治,欲三分天下有其一?即就军队数字而言,民国二十六年中共要求编为3个师,后到民国三十二年要求增为12个师,去年要求增至16个师,事隔一年,现在复要求增至48个师,较之抗战初起之3个师,已增加16倍。兄等所要求者距离中央所能允许者如此之大,复何能讨论?”
    
    王若飞当即指出:“现在我方官兵都极愤慨,汉奸军队都已获得中央之委任,而中共抗日部队反而不能得到中央之承认。须知中共军队,即令不获中央之承认,不获中央之接济,亦能生存发展。”
    
    张治中软中带硬说:“委座早已说过,中共的困难也就是委座的困难,政府必定会设法解决的。反过来说,委座的困难也就是中共的困难,切盼中共方面能够体谅时艰,协助政府及早促使国内真正完成统一团结。今抗战之后,军队正须整顿缩编,而中共尚要求扩充数额,政府殊难予以考虑。须知军队扩充如此之急,决非良好现象,将来宪政实施时期,亦必不能藉武力作为党派参与政治之保障。国家在和平时期不能多设常备军。敌国日本战前常备军亦只70个师,我国战后国防常备军额最多恐亦不能超过90或100个师。委座现许可在军令统一原则下,编中共军队为12个师,并为顾及中共之困难,此数之外,尚可增加数个补充师,兄等应可满足了。依我之见,兄等拟出军队数字,至多亦不能超过兄等去年所提出的5个军16个师。”
    
    张治中稍稍停了一停,看到中共代表都在认真地听,于是接着说:“至于前日兄等提出的按比例数字来决定数额,无论其为五分之一,或七分之一,皆不适宜,且反于中共不利,故不如直截了当确定数额为好。其次,关于军事指挥机构北平行营之人事。即令为顾及事实,必设行营一类之机关,亦只可由中央按照军事指挥系统,予以适当的名义,以便统帅指挥。再次,关于军队驻地。兄等所希望为哪几处地方应具体明确的提出来,中央可予考虑,而不可笼统的说‘黄河以北地区’或‘陇海路以北地区’。至于兄等所谓‘解放区’或所谓‘何者应由中共推荐主席’一节,我等研究之结果,中共方面如有何人堪任省主席,何人堪任厅长、委员,何人堪充专员、县长,尽量开列名单送请中央量才任用,切不可指定何者应划归中共推荐何人任主席、厅长、委员,何人任专员、县长。即如兄等所提华北四省主席应由中共推荐,省政由中共主持,此何异乎割据地盘!是否中共欲由此四省以北联外蒙,东北联东三省?果如此,则兄等实际作何打算,作何准备?”
    
    王若飞激动起来:“依文白先生所说,则是共产党有叛乱之心了,那么中央将我党军队都消灭好了。”
    
    周恩来则仍表现得很平静:文白先生所说可归为三点:(一)双方对于努力求得问题之解决,其态度是一致的。我方提出之建议方案即是如此;(二)彼此应相互体谅彼此之困难,应设身处地,推己及人,以互谅之精神求问题之解决,我方亦有同感;(三)彼此根本观念之不同,此确属事实。虽然今日我等之商谈,系出于平等之态度,然而国民党之观念是自大的,是不以平等待中共的。故国民党及其政府皆视我党为被统治者,为投降者,自西安事变以来即一贯如此。但吾人今日既言民主团结,彼此即应立于平等地位,若谓‘我的是我的,你的亦应当给我’,此非民主。即如昨天毛泽东同志与陈立夫先生谈话,陈即以放弃外国的思想观念,放弃一党的武力政权,共图新中国建设等语相告,即系完全抹煞我党之地位,而为代表国民党之观念与精神。果如陈说,则我党一切皆应当交与政府方始满足。殊不知我党所有军队、政权,并非不愿交出,倘依去年我党之提案,召开党派会议,成立联合政府,成立联合统帅部,则我党一切军队与政权皆可交与政府处理。倘能如此,而我党仍保持有一点特殊性,即为我党之不对。
    
    周恩来话锋一转说:但现在政府仍在国民党党治时期,我们何能将军队、政权交与一党之政府。政府今日欲求达到统一全国、全军之理想,必须采取民主之方式,循一定之步骤,而非可一步登天,一蹴而就。关于军队数目一项,如依我方所说七分之一的比例为标准,则可将最初之数字与最后之数字一次解决。且双方以此比例相约束,足资凭据。况且武器装备等都操在中央政府之手,对于所编中共军队可无顾虑。力子先生谓不如先决定一最后之数字,此办法亦可考虑,但须具体制定达到此最后数字之实施步骤。如兄等承认我方提出的实施步骤,则我方考虑后,亦可提出最后的数目。北平行营已经设置,另设地方行营亦可。至于我方推荐省主席等人选由中央任用,而不必指定省区,此事与民主普选之精神不符。中共在某一省,如无集中之党员与拥护我之人民政权,仅推荐一主席殊无意义,此不过为安插干部而已,非我方提案之初意。
    
    王若飞听了周恩来心平气和有理有节的发言,深为他高超的谈判艺术所折服,后悔自己刚才太冲动,于是也缓和了语气说道:军队要国家化,所谓国家乃人民的国家,而非一党的国家。如能召开党派会议,成立联合政府与联合统帅部,则一切军事政治问题,皆可解决。
    
    停了停,他又继续说:国民党所谓统一即是服从,而我党则主张团结合作,平等协商,互相尊重彼此的地位,此为我党谈判应有之态度。我前日所说汉奸伪军已获得委任,而抗日军队反不获承认,对于这点大家都很愤慨。他们抗战八年,守住大门,以维护后方的安定,但反不能取得其应有的地位,其地位反不如汉奸伪军。过去人民从敌人手中取得政权,而现在中央要从人民手中取回政权。要解决解放区问题,其合理办法,首在承认事实。如河北、山东、察哈尔、热河四省以及山西之大部分,绥远之小部分,完全为我中共所领导之军队与人民,此等地区早已实行民选,自乡而县皆有民选之议会与政府,省之一级亦可自下而上选举政府,此种事实如不蒙承认,可重行选举,依照三三制各党派皆可参加。选举结果再请政府委任。我方因为遵照蒋先生之指示,可由中共推荐人员请中央任命,所以不提普选,而提出前次2建议。如此,我方若干边区可回复原来之省区,而在各省之内,中央仍可驻扎军队。如今日已收复之青岛、北平、天津各大城市,中央已派军队进入城内,由此可知我方所举各省区,并非由我党一党包办。我方提案已作很大之让步,目的无非在避免内战。
    
    张群这时像过了冬眠期一样,思维开始慢慢地蠕动起来。他说:“若飞兄所说汉奸伪军已获委任,这是因为他们在抗战期间反正投降过来,将功补过抵罪,只要有利于国,何不给以自新之路。中央军队乃一整体,现在中央请兄等来协商即是要确定具体办法,加以整编,而并非不予承认。所谓蒋主席指示可由中共推荐人员请政府委任,蒋主席意见是说在军令政令统一之后,政府对于中共所推荐之人员亦可任用。但并未如兄等所说规定几省区必须由中共推荐主席,此点请不可误会。我以为问题之症结所在正是军队。就承认党派合法、平等合作而论,如中共不以军队为一党私有,则各党派团结合作,也是容易实现的。因此,我们谈到军队问题,亦不可将军队驻地与省区和省之行政混在一起。中共军队经此次协商,由政府整编之后,可以定出几个驻扎地点,但不可专划省区;否则,如将军队与省区地方行政混而为一,则对外有割据之实,将何以自解。”
    
    王若飞不由得又有几分激动:“你所持的观点仍然是没有承认我方的事实。你们国民党作了些什么?今日的问题,要看全国的民主实行到何程度,如能实行民主,问题即易解决。”
    
    邵力子慢条斯理地说话了:“兄等所说要求承认事实,我以为现在中国重大的事实就是不要打仗。兄等说‘过去人民从敌人手中取得的政权,现在政府要从人民手中取回政权’,此话殊为不当。政府是中华民国的政府,人民是中华民国的人民,就是政府的人民,中华民国的土地就是政府的土地,政府职责所在,就有权治理。兄等又说,根本观念不同,我觉得你们有一个观念不可有。兄等以为只有你们才是民主,而我们政府与国民党乃非民主,这个观念我劝兄等必须改变。”
    
    周恩来说:军队与省区分开,军队不干涉地方选举亦属毫无问题。但选举必须自下而上,从乡区县直至省主席,均可民选。用民选方法来解决“解放区”问题是最为理想的。顺从民意嘛!因为蒋先生曾有中共可推荐人员由政府委任之指示,因此我方才直率的提出解决省区之办法,使上下能衔接起来,现在我等商谈,症结不在军事,而在省区问题,彼此有距离。过去抗战期间,双方商谈可以拖延,问题可以僵持。现在和平建国时期,问题之解决,必须从速,商谈不能拖延,也不容僵持。
    
    然而,这只是良好的愿望,艰难的谈判还将继续下去。
    
    本文来源:凤凰网历史 (博讯 boxun.com)
2319191162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张治中之女:父亲不称呼任何人“您” 包括蒋介石 (图)
·张治中直谏毛泽东:元帅都被打倒您怎么办
·张治中文革问毛泽东:都打倒了你老人家咋办 (图)
·张治中四谏毛泽东 (图)
·毛泽东为林伯渠[1]起草的复王世杰、张治中[2]的信
·南京文物部门称“张治中公馆”实为可交易房产
·槟郎:张治中将军的学生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香港的好日子该到头了
  • 《鸡鸣集》出版前后(组图)
  • “已死”的变局已到
  • 这个国家不是我们的
  • 这个国家不是我们的
  • 你活着所以你惹事
  • 由美国发动贸易战产生的“中国机遇”
  • 国王与文明
  • 谁比日本人更加法西斯
  • 鑻卞浗浜轰笉浠呰穿鍗栭甫鐗囪繕鎽ф瘉鍦扮悆
  • 万润南的巴黎公社社员墙
  • “贸易战”何去何从,事实胜于雄辩
  • 极权主义转型之路中共学到什么?
  • 毛泽东的鸡血文革
  • 平庸的父母才能生出伟大的儿子
  • 纽约时报误把共产党员当作民族主义者
  • 博客最新文章:
  • 台湾小小妮159
  • 周莉香港的困境與《困卦》對港情的啟示
  • 民主与法治教宗赞扬中国天主教徒在艰辛考验中坚守信仰
  • 谢选骏为何印度人的智商不及华人
  • 范似栋三言兩語貿易戰
  • 金光鸿我所理解的“道义”
  • 璋㈤夐獜鏂囬泦鏁欒偛鍋忚鏄竴绉嶆縺鍔
  • 念此的博客任正非又放豪言:华为天下第一
  • 璋㈤夐獜鏂囬泦鏁欒偛鍋忚鏄竴绉嶆縺鍔
  • 独往独来美国重新确认台湾关系法承诺案;香港反《逃犯例》
  • 谢选骏“还是有上帝存在的”
  • 平宽译室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43)
  • 李芳敏1440004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山谷,也不怕遭受傷害,因為你與我同在
  • 毕汝谐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二十三至五百二十八毕汝谐(作家纽
  • 谢选骏《世界日报》用心险恶
  • 晓凤凰“兑现”的小承诺
  • 语丝中国错误的选择决定了失败的人生
    论坛最新文章:
  • 欧洲议会选举 舆论关注民粹势力消长
  • 修例各方上街动员 民意战显社会分裂较占领运动更严重
  • 六四30周年纪念日到来前夕 中国网络机器人加强审查
  • 外交反击升级 中国促德国撤回给两港人难民庇护
  • 称来自香港 留学生遭华人猛批 港人身分认同之争趋激?
  • 特朗普呼吁实现美日“更公平贸易关系”
  • 可惜任正非 这番话应该说给谁听
  • 美国驻华大使呼吁北京与达赖喇嘛展开实质对话
  • 形势告急 习近平为何沉默
  • 法国今天举行欧洲议会选举投票
  • 新华社谴责美国恣意侵犯中国经济主权
  • 王岐山下周访德 香港人权将是一个话题
  • 韩国影片《寄生虫》获得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
  • 台湾对美国机构更名 首置台湾与美国同框
  • 美国全面封堵下华为要自主困难重重 缺乏主干枝叶难成大树
  • 美中电视台两女主播约战辩论贸易战 网民促央视真直播
  • 专访戛纳电影节金摄影机奖评委主席潘礼德导演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