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特别刊载]
   

哪位政治局委员的决定引发了“四五”天安门事件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7月14日 转载)
    
    来源:今晚报 作者:吴忠 陈楚三 李大震
    
    核心提示:张春桥强调12点已过,清明节过了,可以收花圈了,把政治局已经定下来的6日收花圈的决定推翻了,4日晚上就收花圈。把政治局原来已经确定的6日收花圈提前两天,这是造成天安门事件的直接原因。
    
    哪位政治局委员的决定引发了“四五”天安门事件
    本文摘自《今晚报》2012年6月15日第32版,作者:吴忠/口述 陈楚三 李大震/整理,原题:我经历的1976年天安门事件

中央要求劝阻群众送花圈
    
    清明节就要到的时候,北京各大单位都在做准备工作。都在准备,准备花圈啊,街上白纸都不好买了,脱销了。各单位群众都在做花圈,花很多钱,群众自己出钱。群众准备在清明节到天安门广场、纪念碑这个地方,举行大规模悼念活动,怀念周总理。各个单位,各个工厂,各级领导与群众的情绪是完全一致的;部队的干部、战士、机关,也是这个情绪;我个人情绪也是这样,感到清明节群众扫墓、悼念总理有什么不好呢?
    
    群众从4月1日就开始陆陆续续送花圈,不是清明节那天才开始,天天不断,越来越多。这时吴德(北京市委第一书记)、倪志福(北京市委第二书记)从政治局开会回来,传达中央精神,要劝阻这件事。吴德召集几个书记,我(当时兼任市委书记处书记)也参加了这个会,书记也不一定全,传达上面的精神,他也没有说中央是哪个讲的,只说中央的精神是劝阻,劝阻群众,不要把规模搞那么大。吴德同志布置,要我召集各口讲话,通过各级党组织布置下去,要各级党组织做工作,劝阻群众不要送花圈到天安门广场,不要在天安门广场举行悼念活动。
    
    当时我一听很犯难,我说这个会议我不召集,我不讲,你叫倪志福、丁国钰(北京市委常务书记)同志讲吧,一、二、三书记不讲为什么让我讲?你们召集呀,我分管的是政法系统,专管政法啊,拒绝了。吴德没有勉强我,布置丁国钰同志去召开这个会议,让丁国钰去讲。丁国钰同志在这个会议上讲了四条,说总理健在的时候讲过清明节是鬼节,等等。群众对这四条很不满意,抓住丁国钰讲的四条不放,其实哪里是丁国钰的?是上面布置下来的,也不是吴德一个人的。
    
    吴德要我布置值勤的警卫战士、公安人员、民兵,如果花圈送到天安门附近,要劝阻一下,劝群众拿回去,不要放到纪念碑那里。我一听更不对了:群众把花圈送到天安门的附近,他能拿回去吗?群众把花圈都扛到天安门附近了,值勤的战士、公安人员和民兵动员他们扛回去,能扛回去吗?不可能的,群众气大得很,战士、警卫人员劝阻,他非要送,这不就冲突起来了吗?我说不能这样布置,当场拒绝了。我说你让警卫战士劝阻,那还不如让各单位党组织劝阻,要各级党组织动员群众不要送花圈。他不送,不到天安门附近来,那我就不存在让战士劝阻的问题了嘛!只要送到天安门附近,就不能劝阻,只能协助群众把花圈安放好、排列好,保护群众安全,防止外国人搞破坏活动,防止坏人破坏花圈。当时吴德同志没再说什么,也没勉强我,看样子他理解了我的话。
    
    对警卫部队、公安人员、值勤民兵布置时,我要求:群众送花圈,你们第一要保护群众安全;第二要协助群众把花圈放好,安排得有秩序、不乱摆,要整整齐齐摆好;第三要注意外国人的活动,防止外国人趁机搞情报、摄影,随时与公安局取得联系,制止外国人的违法活动;第四就是保护花圈的安全,防止坏人放火把花圈烧掉,制造政治上的混乱,也发现过有汽油一类的物品。我就是这样布置的,记录在案的,没有说劝阻群众送花圈。布置以后,群众送花圈就没有障碍了,没有人劝阻,排列好,安放好,秩序很好,一点都不乱。
    
    纪念碑摆满了,广场摆满了,一直摆到灰观礼台,也摆满了。再送往哪放呢?和倪志福研究,把红观礼台开放。红观礼台也摆满了,在红观礼台上很醒目,很壮观。过去五一、十一,高级领导人上天安门,军级干部、省军区司令上不了天安门,就在灰观礼台,兵团级干部进红观礼台。群众都知道这些,所以花圈摆上红观礼台,特别高兴,喜笑颜开,警卫战士的态度也非常好。    

政治局改变决定提前收花圈
    
    4月1日送花圈的还不多,3日、4日、5日多。一方面是送花圈的多,看群众送花圈的人也是川流不息,看花圈上写的字、诗词,有的发表演说。诗词也很复杂,绝大多数是悼念总理、歌颂总理、怀念总理的诗词;也有一小部分,不是很多,骂四人帮;也有极个别的,影射、攻击毛主席。再一种情况,确实有少数人混到群众中乱来,他不是悼念总理,而是打人啊,起哄啊,往空中扔帽子、扔自行车,人抬起来往上扔,胡闹,捣乱。另外,也确实有越狱逃跑出来的,刑满释放的,有骂毛主席的,抓住的也有。特别是晚上,我们怕把花圈搞坏了,烧掉了就麻烦了。
    
    花圈最多的时候是4日,清明节。红观礼台4日才摆满。4日白天秩序井然,到晚上确实有一两个人,在纪念碑西南角,离我们小红楼一百多米,我看得很清楚,在那里演讲,公开骂江青。周围的人越来越多,围得水泄不通。骂江青骂得嗓子都哑了,我们没有向上面反映情况,也没有派人去抓。老实说,骂江青的人我还真不愿意去抓他。江青仗势欺人。我到北京以前在四十军。1968年以前,她在一次会上公开讲,谭震林是大叛徒!我很反感,谭震林同志是不是叛徒,你有什么资格讲?中央做出决定,中央来传达。你不就是毛主席的老婆吗?有什么了不起?刘振华是四十军政委,他就说,毛主席呀,你把老婆弄出来干什么?起什么好作用?破坏毛主席的威信。江青这个人,我讨厌,仗势欺人。所以没派人去抓骂江青的人。
    
    后来,《人民日报》的鲁瑛(时任《人民日报》总编辑),写了一个条子送到在大会堂开会的政治局,说天安门广场有两个人骂江青,周围很多人,水泄不通,嗓子骂哑了都没人管。江青在政治局会上暴跳如雷。倪志福参加会议回来讲:江青指着陈锡联说“你是司令”,指着纪登奎说“你是政委”,“还有北京的那个二吴(指吴德、吴忠),我们中央的安全究竟有保障没有?”中央会后,吴德给我打电话,说天安门广场有两个人骂江青,嗓子都骂哑了没人管,要立即抓起来,要放跑了拿你吴忠是问!我们相处这么多年,吴德从来没用这样的语气和我说过话。我想这是政治局的意思,不是吴德个人的意思。吴德个人对我吴忠使这么大劲干什么?要拿我是问!我听了有点反感,但要执行啊!接电话后,我就派公安局副局长、指挥部的管纪江(音)去执行这个任务,让他带几个公安人员,卫戍区值勤的戴上袖标,维持秩序,掩护一下,把那两个人抓起来。管纪江带了十来个人出去不久,吴德、倪志福就坐车到我的小红楼来了;在楼下碰到管纪江抓的两个人正往车上放,吴德问是不是这两个人,管纪江说是;吴德、倪志福上楼来告诉我那两个人已经抓了,然后吴德打电话到大会堂向政治局汇报,这件事情就算了!
    
    但是,鲁瑛写的条子送到政治局,江青暴跳如雷。张春桥强调12点已过,清明节过了,可以收花圈了,把政治局已经定下来的6日收花圈的决定推翻了,4日晚上就收花圈。把政治局原来已经确定的6日收花圈提前两天,这是造成天安门事件的直接原因。
    
    据倪志福同志讲,那天晚上政治局本来有个收花圈的议题,已经讨论过了,6日收花圈;如果6日收花圈,天安门事件肯定不至于发生,群众也是要求花圈放到6日,总是要收,不能老放在那儿。议题已经讨论过,通过了,一致意见是放到6日。江青这一大发雷霆之后,张春桥一看手表,说现在已经12点了,清明节已经过了,可以收花圈了!这样就把已经通过了的6日收花圈的决定推翻了。华国锋主持会议,他也不说,已经决定了的问题嘛!为什么不说这个话?也不知道参加政治局会议的那些老同志当时有没有发表过这样的意见。将近一点钟,吴德回来布置收花圈,我一听就说,不能这样搞,群众第二天一看没花圈,矛盾就大了;他说,哎呀,政治局已经决定了,是执行问题。我说,北京市这样搞,非搞成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当时我就是这样说的。吴德说,中央已经决定了,现在是执行问题,派车吧,北京市派100台,卫戍区派50台。我就把后勤部长找来,他说能派,我也管不了,收就收去吧!

群众要求还回花圈引发冲突
    
    这时,陈锡联同志召集会议,要我和吴德去参加。吴德是北京卫戍区第一政委。我一到大会堂福建厅,政治局会议已经散了,吴德、纪登奎在那里;看到陈锡联、纪登奎同志,这两人的情绪非常不好,也不知为什么,口里嘟嘟噜噜地说着一句什么话。到了那里以后,有秦基伟同志,印象里有梁必业,陈锡联是主持军委工作的,还有我、吴德。陈锡联讲了两件事。第一讲情况,说南京、成都、太原、重庆,是发展的趋势,南京不是群众游行吗?保定很乱,保定离首都很近,对首都威胁很大,意思是说事态在发展。第二,凡是调到北京境内的部队,统一由吴忠、卫戍区指挥,部队往北京调由军委下命令,命令由军委下,只要进北京境内就由吴忠、卫戍区指挥。
    
    我和吴德回来,路过天安门广场,天已蒙蒙亮,花圈还没有收完。我回家睡觉,还没有睡着,警卫处副处长张冠金(音)打来电话,说王洪文到了小红楼;我听了没说马上去,也没说让张冠金记录有什么指示,继续睡觉。前几天碰到张冠金还说起这事,他说没错,我没说去,也没让他记录。要是换个人还要分析,比如陈锡联到了小红楼,我保证去;要是华国锋到了小红楼,我还要考虑;王洪文到那儿,我还真不去。那天晚上我也没怎么睡,迷糊了一会儿,快到八点钟,我估计情况很严重了,得出去看一看了。
    
    八点钟的样子,我到了金水桥前的华表位置,国旗杆的地方,一看纪念碑的台阶上,站满了穿黄军衣的战士,个子又高,四面人墙。我感到很难看,搞四面人墙干什么?我就到纪念碑台阶上,曾绍东同志在那里,是管警卫的副司令,我说老曾啊,我看了非常难看,赶快撤掉。他说,送花圈要往纪念碑挂呀。我说你让他们挂啊,悼念总理嘛,纪念碑台阶守着干什么,又不是阵地,赶快撤了,群众影响不好。他就撤了。
    
    这时公安局的宣传车、广播车已经被群众推翻。接着群众涌到大会堂东门,人很多,要花圈,把警卫团的一个参谋也打伤了,我留下来处理。电话很多,刘坚(音,大会堂负责人)的电话,说紧张得很,参谋也打了,怎么办?告急。汪东兴也打电话,说群众冲大会堂东门。一会儿,张耀祠打电话,说吴司令啊,大会堂情况很紧张,你要保护大会堂的安全。张耀祠的电话引起我很大注意。他在毛主席身边,是自发给我打电话,还是毛主席知道了情况要他打的电话?但他没说是毛主席让打的。我想,恐怕毛主席知道了。于是就找马小六,动员民兵维持秩序,让群众下来,不要把冲突扩大。民兵出去,一点反应都没有,民兵的情绪和冲大会堂东门的群众的情绪是一样的,让他们动员冲大会堂东门的群众下来,一点效果都没有,我们不能让民兵强制往下拉呀!一是民兵可能劝说了,群众不听;另外民兵也不卖力气去劝说,情绪是一样的嘛!我一看一点效果也没有,人越来越多,广场越来越乱。我回到卫戍区礼堂,把管警卫的一师、二师领导找来,曾绍东也反映这个情况,邱巍高副司令也反映这个情况,当时一师、二师的机动力量都用上去了。
    
    事态继续发展,警卫一师、二师维持秩序已经没有能力了。他们站岗、放哨的部队已经展开,卫戍区站岗放哨的部队11个团,本来机动力量就很少很少,维持不了这个秩序。这时吴德来了,还有杨俊生同志,吴德主持我们几个在场的副司令、副政委开会研究,是否调三师、四师进城,不进城维持不了秩序。吴德同志要我给主持军委工作的陈锡联打电话,我直接给陈锡联同志打电话,说警卫一、二师机动力量都用上去了,但事态一直在发展,冲东门的情况还没解围,我们研究调三师、四师的部分部队进城,维持秩序,都是徒手。陈锡联同志同意,说可以调三师、四师部队进城,调多少,你们和吴德同志研究。做好计划后,分三批调进五六千人。但冲东门的问题还没解决,你不能往下拽啊!几千民兵维持秩序,也没法制止。这一天群众不是送花圈了,是要花圈。把花圈搞哪儿去了?汪东兴打电话来,问什么时候能解决冲大会堂东门的问题,我说下午两点吧!组织力量还要时间……两点后还没解决你再找我。其实不到12点就解决了,一个日本人在里面照相被发现了,群众把照相机夺过来,拉出胶卷曝光,打他,日本人往历史博物馆跑,群众“哗”就冲向历史博物馆,大会堂东门就没人了,就这样解决了问题。有人说:花圈在中山公园。群众又涌向中山公园了。

一伙人闹事烧车烧楼
    
    后来情况发展越来越厉害了,确实有一伙小流氓,砸汽车;中午给公安、民警送包子馒头的车被搞翻了,包子、馒头洒得满地都是,还有人叫好,这伙人越闹劲越大,接着烧汽车,一下子烧了四辆汽车,是民兵指挥部的、公安局的,在小红楼指挥部停着的;自行车就烧得多了,踩扁、砸烂。以要花圈的名义,翻汽车、烧汽车。当时群众就有议论,烧汽车这不对呀!接着又往指挥所小红楼扔砖头,砸玻璃,把自行车零件拆下来往上扔;楼下是一家老百姓,他们把老百姓家的煤气罐搬到门口,打开煤气罐点火,把小红楼的门烧着了,烧自行车、烧汽车,接着就烧房子。这个小红楼是警卫一师十三团第三营的营部,第九连驻在这儿,连部、营部,一个连的部队,担任天安门广场警卫任务。煤气罐一烧,小红楼的门烧着了,楼也就烧着了。这时有卫戍区的曾绍东、邱巍高,民兵指挥部的马小六、张世忠,还有公安局的一些同志在。曾绍东向我报告楼烧着了,楼口上烟雾很大,虽说底下着火,楼上的人很沉着,没有乱动,玻璃都砸光了也没有乱动,继续在楼上坚持。如果火烧上去,楼梯一烧,楼上的人下不来,会把指挥部的人烧死;我直接打电话请示华国锋,说指挥部楼已烧着,要撤出来继续工作,华国锋批准撤出。军队的习惯,指挥所转移要向上报告,我直接报告华国锋,他同意了。我就给曾绍东同志打电话,要他撤出来。
    
    华国锋同志还向我问了一个问题:冒白烟的是什么?我说看不清楚,不知道。我在卫戍区机关,隔着公安部、历史博物馆,怎么能看见呢?他们在人民大会堂看得清楚。我说会不会是烧汽车轮胎、自行车轮胎冒白烟?华国锋说不像。我让曾绍东撤出去,要历史博物馆警卫三师的一个营,胡世寿同志带的这个营,胡世寿当时是副师长,我让他掩护指挥所撤出去,维持秩序把群众隔开,清一条路让指挥所撤出来。胡世寿这个营出去了,围着小红楼把群众隔开,曾绍东他们是从厨房的窗户那面墙撤到邮电局里面去了。这时楼上不知怎么搞的还有个卫生员,卫生员打了一次电话。后来他们报告,有些人上了二楼,抢东西,抢武器,搬武器弹药,卫生员报告的情况。我告诉胡世寿把楼围住,不让这几十人跑掉。他们上了楼就抢东西,把抢来的东西捆成一大包一大包地背下来,下来一个抓一个,他们还偷了一把手枪。着火的时候就告诉小红楼的人把武器弹药拿下来,不要被烧掉。指挥所撤下来以后,那些上楼的人不能叫他们跑掉,这不是对曾绍东讲的,是给胡世寿讲的,这时曾绍东已经不在指挥所了。这20多人就是这样抓的,28个,战士们非常熟悉这20多人,说烧汽车、翻汽车、烧房子就是这些家伙,不知道名字,但就是他们,可抓住了。小红楼那28人,叫公安局审查,烧自行车、烧汽车、烧楼、抢东西都是他们,打了一天交道了,名字不知道,但就是这些面孔,留着八字胡,穿着胶鞋,一看就是小流氓。这20多人抓了,但是直到天黑,广场上的人还很多。(摘自《炎黄春秋》)
    
    本文来源:今晚报

(Modified on 2012/7/14) (博讯 boxun.com)
3819197143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人民日报》记者爆出“四人帮”制造天安门事件内幕 (图)
·1976年4月“天安门事件”死亡人数
·解密:1976年天安门事件经过--革委会主任口述
·王龙蒙谈内蒙牧民抗争与天安门事件二十二周年 (图)
·纪念“六•四天安门事件” 的纪录片“流亡”在东京首映 (图)
·吴仁华再写六四专著 暂名《天安门事件始末》 (图)
·谷歌中国(google.cn)搜索天安门事件结果仍惊人(图)
·网络革命:一起新的“天安门事件”
·《历史的震撼-天安门事件实录》在纽约首映
·《历史的震撼-天安门事件实录》纪录片首映式新闻发布会邀请信
·纪念89[六・四]天安门事件23周年/朱荣
·静亚: 关于六四天安门事件
·大卫.古德曼《邓小平政治评传》1989年的天安门事件
·“六•四”天安门事件20 周年纪念白皮书
·曹长青:匈牙利事件和天安门事件比较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香港人应该用暴力打退中共的暴力
  • 熟人社会如何运行民主
  • 香港人应该用暴力打退中共的暴力
  • 台湾政府拥戴中国共产党
  • 民主党的报应就是川普
  • 《与妻书》与"写给我的蓝丝母亲"
  • 領導五四運動的湯爾和落水做了大漢奸
  •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天堂的失落
  • 如何扫除毛泽东遗骸
  • 开枪杀人只是最低武力
  • 蔡崇国是个共产党
  • 明天香港二十三条立法与双直选二者缺一不可
  • 彭博是个死硬的政治骗子
  • 习近平搞砸大陆,毁掉香港,台海战争的浩劫临近
  • 美国正在滑入个人统治
  • 南极争议证明主权国家的盗匪性质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天下人”不是老百姓而是控制了天下的人
  • 曾节明为什么当了权的太监和女人,往往比暴君更残暴?
  • 李芳敏14400021惡人必被惡害死;憎恨義人的,必被定罪。
  • 金光鸿武力改变不了人心
  • 谢选骏中国模式就是没有模式
  • 北京周末诗会胡石根作品之一/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 谢选骏弯道超车的致命危险
  • 台湾小小妮支持香港抗爭到底
  • 胡志伟為蔣介石說句公道話
  • 陈泱潮《民主墻運動的理論基礎和指導思想《特權論》不容抹殺》附
  • 张杰博闻将有大事发生香港人在为中共挖一个大坑
  • 谢选骏德国人为什么反对刺杀希特勒
  • 张成觉八十感懷(修訂版)
  • 吴倩你们的耶稣:天主不会再传授其他教义,因祂的圣言早已给了
  • 谢选骏香港为世界制造了“中国崛起”
  • 苏明张健评论习蠢货在巴西发狠话,暴露出它失去了权力
  • 谢选骏香港会有天安门勇士们吗
    论坛最新文章:
  • 鼠疫惊传内蒙源地今夏已经鼠患成灾
  • 美国欲彻查中国千人计划渗透 FBI后悔未防堵
  • 落马贪官可组亿元俱乐部 19大后大老虎减少
  • 猪肉荒压 第一块人造肉在南京问世
  • 日众院批准日美贸易协定 并指禁止国家要求企业公开密码
  • 香港真假信息战 仇恨恐惧与不解
  • 扎克伯格遇麻烦夹在美国会人权批评与中国雇员爱国怒火中
  • 理大遭封锁 纽时指抗议者父母上前呼"不要杀我的孩子"
  • 中国呈第二强经济体 获援助贷款利息亦涨
  • 联合国人权机构关注香港理工大局势望和平解决
  • 法国彩票私有化民众购股热情高于政府预期
  • 香港建制派学招发动群众清路障 未见轰轰烈烈
  • 显北京仍挺香港 阿里巴巴持9988吉号港股二次上市
  • 进入理大只为拯救中共高干亲戚?曾钰成抵死不认
  • 津巴布韦忽略中国巨额援助惹怒北京
  • 郑文杰秘寻庇护 该案引动中英外交抗议
  • 法官称国际新闻已很多香港报道遂禁止黄之锋赴欧演说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