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1980年人民日报:再也不要干“西水东调”式蠢事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7月13日 转载)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作者:佚名
    
    核心提示:什么时候我们真正吸取了教训,不再搞容不得不同意见的“一言堂”,不再搞违反客观规律的瞎指挥,也就再也不会干“西水东调”这类蠢事了,我们的事业就会办得好得多。
    
    1980年人民日报:再也不要干“西水东调”式蠢事


    本文摘自: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原载于《人民日报》1980年6月15日头版,作者:佚名,原题为《社论:再也不要干“西水东调”式的蠢事了》
    
    山西省昔阳县的“西水东调”工程,搞了四、五年,投工近五百万个,耗资达几千万元,最近终于下马了。这是农田水利建设工程中一个极为沉痛的教训,很值得我们深思。
    
    所谓“西水东调”,就是从昔阳县境西部截住流入黄河水系的潇河水,通过人工开凿的隧洞穿过太行山,从地下引向东流,经过昔阳的五个公社,改入海河水系。这真是一项“改天换地”的大工程!近两年,它每年占用山西省水利经费十分之一,征用的劳力包括昔阳县各社队的民工、机关厂矿企业事业单位的干部、工人和教师,还有阳泉矿务局的煤矿工人,解放军工程兵的指战员,真可谓不惜工本、不惜民力。据估算,全部工程完工后,每亩水浇地成本将高达一千多元。
    
    这就向我们提出了一个问题:发展农业究竟靠什么?多少年来,我们搞农业,一靠运动,二靠“大干”。现在看得很清楚,没完没了的政治运动,极大地伤害了广大农民和农村基层干部的积极性,结果是“你整我,我整你,整来整去,大都挨过整;你上台,我下台,台上台下,大都下过台”。这种蠢事,我们不能再干了。至于“大干”,作为一种革命精神,当然很可贵,很需要发扬,不仅现在需要发扬,将来也需要发扬;问题是“大干”干什么?近十几年来,在农业战线的所谓大干,就是“大搞农田基本建设”,“大搞人造小平原”,“大搞水利”,“大搞围湖造田”等等。这些工程里边,当然有很多是搞得对,搞得好的。所谓搞得对,搞得好,就是说这些工程是切合实际,投资少、收益大的。但是,其中也确有很大一部分工程,是搞得很不好,甚至根本不该搞的。昔阳县的“西水东调”工程,就是其中的一例。这种工程,耗资巨大,劳民伤财,得益很少,甚至根本就是无效劳动、无效投资。如果我们把农业生产的发展寄托在这种“大干”上,我国的农业是永远没有指望的。
    
    毛泽东同志常说:“我们应该是老老实实地办事;在世界上要办成几件事,没有老实态度是根本不行的。”老老实实地办事,就是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搞农业,也靠实事求是。大干,必须量力而行,实事求是地干。我国幅员辽阔,地形、气候、土壤、植被、水利等自然条件千差万别,各不相同。从这个实际情况出发,发展农业生产应该鼓励各个地区因地制宜,发挥自己的优势,做到农林牧副渔五业并举。搞农业基本建设,也应该从各个地区的特点出发,扬长避短,把人力、物力、财力用在最能发挥效益的地方。可是,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由于不问土质、地势、生产习惯、技术条件等具体情况,统统强调抓粮食,弄得宜林不林,宜牧不牧,宜果不果,宜渔不渔,不但不能扬其所长,反而强人所难,趋其所短,结果是“以粮为纲,全面砍光”。这种“一刀切”的错误方针,表现在农业基本建设上,突出的就是到处硬搞整齐划一的“旱地改水田”,硬搞“人造平原”、“水平田”、“海绵田”,硬搞“连成片,一条线”的园林化。大量的人力,大捆大捆的人民币,耗费在收益很小的黄土大搬家上,甚至不但没有收益,反而破坏了生态平衡,贻害了子孙后代。
    
    我们国家还很穷,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我们不可能拿出很多钱向农业投资。无效投资我们花不起,有效投资我们也要精打细算。象昔阳“西水东调”工程,且不说它本身是不合理的,它实际上是抢占别人的水来浇昔阳的地;就算它有一点合理成分,但是花一千元建设一亩水浇地,也是我们花不起的。即便减去一半,用五百元建设一亩水浇地,我们也建不起。用这种办法来搞农业,只能愈搞愈穷。我们国家人力资源丰富,是不是可以无限度地使用民力呢?也是不行的。中国农民历来能够吃大苦,耐大劳,愿意为了自己和子孙后代的幸福,为了家乡的建设,为了祖国的富强流血流汗。但是,中国农民也是讲实际的,懂得算账的。劳而无效,疲于奔命的事情,让他们干一回两回还可以,让他们长久地干下去,是不可能的。
    
    粉碎“四人帮”以后,农业战线拨乱反正,革除积弊,是有很大成绩的。特别是党的三中全会以后,传达了中央两个农业文件的精神和规定,社队的自主权开始受到尊重,各种生产责任制和按劳分配的原则开始得到贯彻,社员的家庭副业、自留地和农村集市贸易受到保护,广大农民和农村基层干部的积极性调动起来了,党对农村工作和农业生产的领导实事求是了,整个农业经济活了。这是农业生产大有希望之所在。我们要坚定不移地沿着这条路子走下去,再也不能搞林彪、“四人帮”那套极左的东西,再也不能用一个模式来套所有的社队,再也不能搞“西水东调”这种劳民伤财的农田水利工程了。
    
    昔阳“西水东调”工程弊端丛生,工程技术人员意见很大,为什么能够说干就干,并且一搞就是几年,直到粉碎“四人帮”三年以后才停下来呢?这里,另一个很重要的教训就是某些领导同志的封建家长式统治。我们有些做领导工作的同志,官作大了,自己不懂科学,不懂技术,又不听取专家的意见,偏要号令一切,指挥一切,甚至用个人的喜恶来左右一切。而上上下下,又有那样一些同志捧着他,护着他。明明他的主张荒谬,却要连声称赞,执行不误。于是,设计改来改去,坝址忽上忽下;真理被谬误取代,科学为献媚遮蔽。你要坚持不同意见,那就是“立场问题”、“态度问题”,甚至是“搞阴谋出难题”。不幸,这样的事情,前些年在我们国家还是不少的。
    
    家长式统治是一种封建思想。我国经历了漫长的封建社会的历史,虽然封建制度早就打倒了,但是封建传统根深蒂固,封建思想依然存在,它对我们的党造成的危害很深,对社会主义事业带来的损失很大。在我们党的生活中,仍有很多带着封建色彩的东西。它反映在我们的政治生活中,也反映在我们的经济建设上。我们要把反对封建思想作为思想战线上的一项重要任务。什么时候我们真正吸取了教训,不再搞容不得不同意见的“一言堂”,不再搞违反客观规律的瞎指挥,也就再也不会干“西水东调”这类蠢事了,我们的事业就会办得好得多。
    
    本文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博讯 boxun.com)
4119193155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新技术要消灭所有的健康者吗
  • 蓋棺論定唐德剛
  • 犹太人祸害了纽约
  • 《香港雜事》26.小海灣裏的小人物﹝下﹞
  • 丁中江說曹汝霖對自己頗多迴護
  • TengBiaoExaminesHumanRightsInChina
  • 主权国家都不在乎人民的死亡
  • 海归反右运动开始了
  • 习近平会以何种方式垮台?
  • 徐文立:任何大變局都是綜合因素的結果
  • 侍郎是正二品,怎有三代加封一品之理?
  • 汪精衛的救命恩人是章宗祥
  • 闲侃电影《斯大林格勒》:老毛子的原汁原味
  • 王正廷昏
  • 张天翼的中篇小说清明时节毕汝谐(纽约作家)
  • 袁世凱稱帝係受英使朱爾典蠱惑
  • 博客最新文章:
  • 江棋生我也来写一篇留言
  • 曾节明二战电影中战争罪行的观感
  • 胡志伟唐德剛的「盛譽」大致都是自己刻意製造的。
  • 徐永海道成肉身的耶稣是唯一真理我们要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
  • 胡志伟翁婿都是陳世美
  • 曾节明新冠状瘟疫对中共国的影响:复辟毛共式极权加速、内斗加剧
  • 胡志伟唐德剛是當代陳世美
  • 陈泱潮11.以反人類生物武器超限戰滅亡美國,完全合乎中共惡魔匪
  • 胡志伟人頭畜鳴奸同鬼蜮
  • 张杰博闻歧视武汉人后果很严重一场政治风暴正在到来
  • 谢选骏指着奸臣骂昏君
  • 胡志伟夏志清宋淇蘇雪林對唐德剛嗤之以鼻
  • 徐永海疫情来了一些访民基督徒生活艰难请为他们祷告
  • 胡志伟夏志清宋淇蘇雪林對唐德剛嗤之以鼻
  • 谢选骏英国首相全民感染肺炎的自我预言实现了
  • 胡志伟首鼠兩端左右逢源學風妄誕永遠有理
  • 生命禅院求证:若无益便有害/雪峰
    论坛最新文章:
  • 加拿大向老人及弱势群体提供疫情资助
  • 上海等地部分景点再度关闭 引发外界对中国疫情真实情况猜
  • 意大利确诊感染病例“趋缓”死亡人数连续两日递减
  • 调查显示:在华美国企业对‘复工’后前景悲观
  • 法国军机及高速列车运送病患“大转院” 缓解东部医院紧张
  • 新冠肺炎:台湾大学研发出30秒行动快筛仪
  • 抗击新冠疫情:德国科赫研究所警告人们避免接触珍稀动物
  • 全球寻找解药竞赛中美欧日各显神通
  • 捷克媒体追溯援意中国口罩为何经手抵达该国
  • 德国卢森堡瑞士接收法国重症 抢救床位决定战疫输赢
  • 冰岛出现全球首例感染双重新冠病毒患者
  • 朝鲜发射两疑似近程导弹 韩国:下月起所有入境人员隔离
  • 捐赠逾140国 马云基金会:抗疫资金全部来自马云个人
  • WHO 官员受访提台湾“直接断线”台外长:对抗疫情应让政治
  • 钟南山:推断中国无大量无症状感染者 国家卫健委:本土疫
  • 深圳:全面开放公共场所 口岸通关异常情况不实
  • 菲律宾卫生部澄清中国援菲试剂盒:符合世卫标准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