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林彪长女评父亲功过 称有个坏后妈宁愿做百姓子女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7月10日 转载)
    
    来源:中国网 作者:许黎娜 粤宣
    
    核心提示:虽然我和父亲在一起生活不是很久,因为我的后妈,我就像是一个灰小鸭,被排挤在外,受罪受苦。但是,给我亲情、给我父爱的,也就只有我爸了。我永远忘不了。这人世间,没有任何人给我这种父爱的感受。
    
    林晓霖在父亲照片前(来源:中国网)
    林彪长女评父亲功过 称有个坏后妈宁愿做百姓子女


    本文来源:中国网,作者:许黎娜 粤宣,原题:《林晓霖评父亲林彪:功是功,过是过》

她表示,30多年来林彪照片第一次出现在中国军事博物馆,是一种官方认可
    
    上着紫色小碎花衬衣、下着黑色裙子,脖子上套着一顶遮阳帽,脚上是白色凉鞋套肉色丝袜。昨天上午,林彪之女林晓霖以这身装束出现在公众面前。此次,她应主办单位邀请,来到梅州大埔县参加“八一”起义军三河坝战役纪念活动。
    
    在参观三河坝战役纪念馆时,不断有人邀请林晓霖一起合影,她总是欣然应允。
    
    林晓霖还在纪念馆内陈列的林彪元帅照片前留影。期间,林晓霖接受了记者采访。

“身上的一个包袱,终于卸下了”
    
    记者:上月中旬,在中国军事博物馆举行的纪念人民解放军建军80周年《中国国防和军队建设成果展》,林彪列为“十大开国元帅”之一的照片赫然在列。在叙述林彪的经历时,展览使用“出色的作战指挥才能”形容他早年的军事贡献。
    
    林晓霖:对。这是自“九·一三”(注:林彪驾机叛逃事件)之后,30多年来,林彪的照片第一次出现在中国军事博物馆里,而且是按照1955年元帅授衔时的顺序出现。这是一种官方的认可。
    
    作为林彪的女儿,我感到非常欣慰。身上的一个包袱,终于卸下了。
    
    30多年了……(哽咽)很不容易……
    
    这体现我们党越来越实事求是,全面、客观,尊重历史事实、历史人物。这对中国走向民主、法制,我认为是大有希望的。
    
    记者:作为林彪的女儿,您如何评价父亲?
    
    林晓霖:我认为,功是功,过是过。他在几十年中曾立下了赫赫战功,这不能掩盖他后来发生的“九·一三”事件的结局。同样,“九·一三”事件,也不能把他过去为中国革命立下的功劳完全抹杀掉。

“我有一个很坏的后妈——叶群”
    
    记者:您与父亲的关系怎么样?
    
    林晓霖:我和父亲没有矛盾,但是我有一个很坏的后妈——叶群。我认为,我父亲后来有“九·一三”事件这样的悲惨结局,与叶群有很大的关系。
    
    在“文革”中,我是“保守派”的骨干,(主张)保护党中央,保护老同志,当时各级党委干部都靠边站了。而我的想法与那时“打倒一切、砸烂一切”的口号是针锋相对的。因此,有人认为我是“文革”的“绊脚石”。出于政治的需要,就把我抛出来了。
    
    记者:有一本书,是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校友滕叙衮花了5年时间写的本校史《哈军工传》,当中提到了您与父亲在“文革”中的恩怨。那些讲述是否确实?
    
    林晓霖:那本书我有,但是我还没有仔细看。
    
    记者:来大埔参加这次纪念活动,您的心情如何?
    
    上月16日,《我们的队伍向太阳——新中国成立以来国防和军队建设成就展》在北京中国军事博物馆展出时,林彪被列为“十大开国元帅”之一的照片赫然在列,展览使用“出色的作战指挥才能”形容林彪早年的军事贡献。对此,林彪大女儿林晓霖上月31日在广东梅州大埔县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这是一种官方认可,体现了尊重历史的态度。
    
    日前,在北京的林晓霖再次接受了记者采访。她表示,虽然在“文革”中,她与父亲林彪一度断绝父女关系,但骨肉感情是难以抹去的。
    
    她同时表示,愿意向在“文革”中受父亲迫害、牵连的人谢罪。

“文革”中与林彪断绝父女关系
    
    记者:在一些出版物曾提及您与父亲在“文革”中有一些恩怨。
    
    林晓霖(以下简称“林”):“文革”开始时,我是保守派组织“八八战斗团”的骨干,不是保守派的领袖。当时,哈尔滨各高校集中到我们哈军工进行了一次大辩论,保守派和造反派各发表自己的意见。我大辩论的那篇文章的名字是《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
    
    我从演讲台下来时,工作人员立刻收到40个条子,要我的这个稿子。他们从我手里拿走稿子,赶紧抄,还有打印的。整个东北散发得很广。我没想到,这个事情影响特别大,引起造反派到北京告我的状。
    
    告到“林办”后,很快就出现了一份《林彪声明》,说我政治落后什么的。后来在一本《毛家湾纪实》的书里,父亲秘书赵根生回忆说,这份声明其实是叶群完成的,然后就在全国广泛散发。
    
    这份声明一下子把我打入地狱,让我死不得、活不成,搞成个反革命一样。因为当时,按照“公安六条”,谁反对林副主席,谁就是反革命。在这份声明散发前,他们用欺骗的手段,用飞机把我搞到了新疆戈壁滩上软禁起来。在新疆,有人对我宣布了这份声明后,我大哭了一场,给林彪写了一封断绝父女关系的信。我还绝食了。在“文革”中,我绝食了好几次。

“九·一三事件”后涌现骨肉情
    
    记者:那份声明中称,你一贯反对父亲。
    
    事实是这样吗?
    
    林:我当时的政治观点,就是保守派的观点。我反对打倒老干部,把他们批斗得那么惨。我看不下去,心里难过啊。把各级党委全部砸烂,靠边儿站,学院整个都瘫痪了,我认为这种做法不对。
    
    我在大辩论那篇文章中,讲了很多道理,用了刘少奇、邓小平的一些语录。我父亲和江青他们那个时候正在发动“文化大革命”,而我却给“文化大革命”泼冷水。我不是针对他个人,而是针对当时的整个大方向。
    
    我认为,他们如果不把我打下去,抛出那个声明,那中央“文革”小组能答应吗?他们支持造反派,而我作为林彪的女儿,却站在造反派的对立面。这样,就把我作为牺牲品打下去。这是一种政治的需要。
    
    记者:“九·一三事件”前后,你的处境怎样?
    
    林:“九·一三”事件发生不久,我很快就知道了。领导找我谈话,我很震惊。
    
    在头几天,我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因为很多人过去见面,都笑嘻嘻、很热情,怎么一下子都拉下脸不理了。过“十一”,报纸上也没有父亲的名字了。我夜里睡不着,预感大祸要来临。虽然我写了断绝父女关系的信,但这时候,骨肉之情就冒出来了。

“我谢罪,不为求得他们的宽恕”
    
    记者:30多年过去,作为女儿,您对父亲在“文革”中的“九·一三”事件怎么看?
    
    林:我后来了解了整个事情的真相。
    
    我父亲当时是中央的二号人物,对“文革”造成的灾难,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对不起老战友、对不起老部下、对不起他战斗过的地方的父老乡亲。这是我的看法。
    
    作为林彪的女儿,我义不容辞地,对遭父亲迫害的人、受他牵连的人谢罪。
    
    我读过余秋雨写的《借我一生》,看到他家在“文革”中受到很大打击。我见到他时,替我父亲向他家谢罪;在王光美追悼会上,我见到刘少奇的孩子,也向他们谢罪;老舍在“文革”中自杀,我也向老舍的孩子舒乙谢罪;井冈山联谊会时,到场的都是老红军的一些子女,我站起来向他们替我父亲谢罪。我到过广东惠州一个部队,这是我父亲曾经带过的一个部队,我也谢罪。这么多年来,在很多场合,我是真诚的、发自内心的,替我父亲谢罪。
    
    我谢罪,不为求得他们的宽恕。他们遭受这么大的灾难,我明白,这是宽恕不了的。
    
    有人对我说,你谢罪有什么用,你又没有钱,也没有权。你谢罪,也给人解决不了实际问题。这么些年,很多人死去了、走了,还有少数在人间。我感到很对不起他们,但我真是无能为力。替父羞愧和谢罪,已无济于事,只是一种内心沉重而持久的感受罢了。南方都市报

“我和林彪的父女情是抹不掉的”
    
    记者:您与父亲林彪生活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文革”中您写信与父亲断绝关系;“九·一三”后,您也不免受牵连。您内心里有怪过父亲吗?
    
    林:我60多岁了,有时还做梦梦见父亲。从个人感情说,我和林彪的父女感情是怎么也抹不掉的,怎么也消失不了的。这是人的天然亲情。
    
    虽然我和父亲在一起生活不是很久,因为我的后妈,我就像是一个灰小鸭,被排挤在外,受罪受苦。但是,给我亲情、给我父爱的,也就只有我爸了。我永远忘不了。这人世间,没有任何人给我这种父爱的感受。

“对林彪的评价,功是功,过是过”
    
    记者:在广东大埔时,您说到父亲的相片30多年来第一次出现在军博展览中,感到身上的一个包袱终于卸下时,落泪了……
    
    林:多年来,我内心里确实非常沉重。
    
    “九·一三”事件后,关于我父亲在革命战争时期的战功,被尽可能地抹去了。我曾经到解放军画报社,想花钱把我父亲的照片洗出来。在指挥平津战役的将领合影中,他们把我父亲抹掉了。我找他们说,这不是原来的照片,历史就是历史,我要原来的照片。现在这两张照片,被抹掉的和没被抹掉的,我手头都有。
    
    我说过,对林彪的评价,功是功,过是过。他在几十年中曾立下了辉煌战功,但这不能掩盖他后来发生的“九·一三”事件的结局。
    
    同样,“九·一三”事件不能把他过去为中国革命立下的功劳完全抹杀掉。
    
    这些年,我在替父亲谢罪的同时,也努力希望我父亲曾经带领过的部队在战争岁月里的功绩能够得到肯定。1994年1月,当时四野战史没有着落,而其他野战军史正在编写甚至听说有的已完稿,我给陈云同志写信提出写四野战史及修建平津战役纪念馆,这个事情后来解决了。我这样做,都是出于谢罪感及责任感。
    
    现在,官方对父亲的评价有改善,我觉得,这是一个实事求是的表现。这是一个进步,向着历史的真相跨近了一步。“实事求是”这四个字说起来很简单,真做起来,是很不容易的。

“我宁愿做个小老百姓的孩子”
    
    记者:人们总是把将帅的女儿称之为“红色公主”。您也是一个“红色公主”,有何体会?
    
    林:我有一些老同学说,小林是最倒霉的。“九·一三”以前,有这么一个后妈叶群,尽是受气,没享什么福;“九·一三”以后,又因为是林彪的女儿,也没有好日子过。
    
    总的来说,我感到很苦。这么多年,我一直很低调,有一种非常沉重的心理,平常我不太愿意接触社会。
    
    有时,我觉得,如果不在这样的家庭出身,我真是宁愿做一个小小老百姓的孩子,做一个工人、农民、小市民、职员、中学老师、小学老师、知识分子的孩子更好。
    
    本文来源:中国网 (博讯 boxun.com)
3519191192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1936年林彪怒摔毛泽东要兵电报:有X的几个兵 (图)
·1971年陈毅谈四人帮:敢兴风作浪 就是林彪的下场 (图)
·谁赴台途中被毛泽东下令拦截 林彪尊称他为老师 (图)
·林彪:为救朝鲜打烂五亿人口的中国不值得 (图)
·抗战初林彪不遵指示坚持打运动战 毛泽东怒掀茶杯 (图)
·战争年代的毛泽东为何对林彪有特殊的好感? (图)
·林彪反对大跃进 私下里说毛泽东“凭空想胡来” (图)
·林彪怒斥延安整风:老子前线流血 你们搞我老婆 (图)
·林彪日记污毛泽东:捏造是他惯用手法 当注意这招 (图)
·林彪内勤谈林彪与高岗 (图)
·林彪专机上人员在坠毁前五分钟的谈话录音
·毛泽东关心林彪病情 医生暗示叶群节制性生活 (图)
·蒋介石侍卫官忆林彪在重庆:自称委员长的学生 (图)
·秘书忆林彪:庐山会议后他两次想辞职 都被叶群阻止 (图)
·林彪康生在打倒刘少奇过程中为何不积极:难忘高岗 (图)
·林彪提军队“讲政治”原因:1960年一起军人强奸案 (图)
·周恩来逮捕林彪“四大金刚”:孩子们不会受株连 (图)
·1959年林彪主持会议批邓华 一千多名干部轮番发难
·毛泽东抄赠林彪《龟虽寿》 1971年为何又要回 (图)
·凤凰网清明节隆重悼念林彪排除毛泽东
·林彪与薄熙来两个都是强人,两人都试图打翻平衡
·北京媒体人:薄熙来问题远比林彪严重
·迟泽厚:关光烈谈林彪 (图)
·凤凰网在周恩来忌日重提毛泽东枪杀田家英和林彪 (图)
·草色烟光祭林彪 (图)
·毛新宇:爷爷发动文革是为了消灭四人帮和林彪 (图)
·北京“9.13”研讨会为林彪翻案 (图)
·万伯翱:没有说林彪事件黑匣子回来了
·中共功罪评说之十:林彪案有哪些疑点?
·著名法学家马克昌逝世 曾为林彪集团主犯辩护 (图)
·宋永毅:为林彪翻案和一些值得注意的倾向
·中共秘而不宣:林彪的黑匣子已经拿回来了!
·国共两党抗战将领文物在京展出 林彪之女出席(图)
·林彪元帅1966年5月18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的著名讲话
·将领后代相聚抗战馆 林彪之女林豆豆露面(图)
·高华遗作:革命政治的变异和退化——“林彪事件”再考察
·发现林彪体:A、B、C、D是正确的/网络游戏
·刘自立:索骨辩——林彪得逞又如何?
·毛泽东、林彪本是一家人诗证/刘自立
·林彪出事后的民间心态
·袁新民:莎翁《麦克白斯》与林彪之死
·再谈林彪争当国家主席/郭知熠
·周恩来弑了林彪,毛泽东又弑了周恩来/李扬
·谁是林彪案中的007?!有人将“571纪要”放现场?/史学
·无产者林彪正传/陈行之
·刘梦溪:林彪和叶廷同样死于“飞行暗杀行动”
·论为“林彪翻案”
·清理林彪派系:张廷发、许世友公报私仇的丑恶面目/潘涌
·张宁作证:毛泽东设计陷害林彪
· 罗瑞卿要与林彪当面对质 周恩来:太天真
·刘自立:林彪富歇异同论
·再谈林彪研究——是给政治结论下注脚还是研究历史?/寒竹
·寒竹:为林彪翻案是一种变态的“文革病”
·林彪是中共内最无耻的趋炎附势之徒/亦文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