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知青因饥饿偷粮遭刑讯逼供:被用麻绳穿过耳朵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7月07日 转载)
    
    来源:档案春秋 作者:郑学德
    
    核心提示:听说抓到小偷,全连的知青全部出去看热闹,只见这个知青被绑了起来,连队的老职工司务长拿了一根串着麻绳补麻袋用的钢针,从青年的耳朵上穿过,要他交待偷了几回大米。有一个女知青看见这“法西斯”的一幕,当场晕了过去。
    
    知青因饥饿偷粮遭刑讯逼供:被用麻绳穿过耳朵


    本文摘自《档案春秋》2008年第1期,作者:郑学德,原题:《我拍下知青首批赴京请愿团出发的一幕》本文系节选
    
    1970年,在知青上山下乡的热潮中,时年17岁的我也背起行囊,离开上海的亲人,奔赴云南生产建设兵团。在西双版纳最美丽的地方—橄榄坝,我度过了9年青春岁月。当时拍下的一帧帧照片,见证了那段岁月。1978年12月,为争取合法地返回城市,知青“首批赴京请愿团”从西双版纳的景洪出发,试图北上。我冒着危险,拍下了那珍贵的历史瞬间。

奔赴云南
    
    1970年,17岁的我从上海沪西中学毕业。当时学校里贴满了“到农村去,到边疆去”的大字报、决心书,毛主席关于“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的最高指示已经深入人心,上海的马路上、街道里,每天都有敲锣打鼓的人群,欢送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在一片大好形势下,我也报名到云南生产建设兵团,抱着一颗保卫边疆,建设边疆的决心,立志当一名光荣的军垦战士。当时我觉得到云南去就像学校组织的下乡劳动,跟到松江、九里亭下乡劳动差不多,只不过是时间长一点,路程远一点。
    
    1970年5月21日,上海火车站锣鼓喧天,欢送知青的人有好几千,大家抱头痛哭。呜—汽笛声长鸣,火车慢慢离开站点,数千名和我一样年轻、一样幼稚的学生就这样离开了父母,离开了可爱的故乡,奔向南方。在火车上,望着窗外的景色,一切都觉得很新鲜。一路经过浙江、江西、湖南、广西、贵州几个省,一共用了四天时间,才刚到云南昆明,从没有出过远门的我第一次领略到什么叫路远。我们在云南大学休整一天,因知青人多,只能打地铺睡在学校大礼堂。第二天,换乘汽车,当听说汽车要开四天,走的全是盘山公路,我心里就害怕。我从小晕车,但是到了这一步,已经没有退路,只有硬着头皮,坐上了去景洪的汽车,一路上看到的是越来越荒凉的红土地,听不到城市的喧闹,盘山公路转得我没有方向,转得我苦水都吐了出来。一路走来,我已经水土不服,身上起了许多红疙瘩,奇痒无比,住的招待所是越来越差,吃的饭菜是越看越不想吃,人还没有到目的地,革命意志已经摧掉一半。

在西双版纳“刀耕火种”
    
    云南生产建设兵团由四个师组成,我分在一师四团,团部所在地是西双版纳的橄榄坝。西双版纳由十二个大的平原坝子组成,它的地形像一只美丽的孔雀,而橄榄坝就是孔雀的尾巴,我就是分到了西双版纳最美丽的地方。人们常说的“头顶芭蕉,脚踏菠萝,摔了一跤可以抓一把花生”,形容的就是这片美丽而且富饶的地方。在西双版纳首府景洪,我们休整了一天。第二天一早,我们坐上澜沧江的小火轮,半天时间就到了橄榄坝。因为云南生产建设兵团是新组建的,没有什么交通工具,仅有的拖拉机、马车装上了知青的行李,我们要到连队,只有靠自己的“11路车”步行40多里的山路。天黑之前,终于走到了连队,住进了四面透风、竹芭做墙的草房,泥地上是四根树丫做床脚支起的竹床。为了迎接我们知青,当天晚上,连队指导员作了欢迎报告,连队还杀了一头猪,这已经是连队最高待遇了。
    
    第二天,连队给每个知青发了一把砍刀、一把锄头,新建连队就建在原始森林旁边,我们的任务是向原始森林要橡胶。就这样,数以万计的知青回到了刀耕火种的年代。大片原始森林中的树木,在知青的砍刀下,一片片倒下,其中还有生长了几百年,几个人才能抱拢的大树。砍下大批的森林,这是“刀耕”。第二年,一把火烧光,草木灰做肥料,这是“火种”。然后种上旱稻、玉米,以后逐步开成梯田,种上橡胶苗,当时的口号是“我为祖国种橡胶,气死帝修反”。在这样的精神鼓舞下,我们忘记了手上的水泡,忘记了身上的伤痛,忘记了劳累,因为我们是军垦战士,越是艰苦越向前。
    
    在生活上,我们一个月每人大约能吃到三两猪肉,平时吃的基本上是韭菜汤,就是烧一大锅水,放上盐,一碗韭菜,少量油,一百多个人吃,戏称为“九菜一汤”。如果能吃上卷心菜、茄子等蔬菜,已经是很好的伙食。我们知青有40斤定粮,因为没有油水,知青又处于长身体的阶段,个子大一点的40斤定粮还是不够。生活的艰苦,物质的贫乏,是现在的青年难以想像的。我记得刚到连队第一年,有一个上海知青,因粮食不够吃,有天晚上到食堂里去偷了十多斤大米,给连队指导员抓住。听说抓到小偷,全连的知青全部出去看热闹,只见这个知青被绑了起来,连队的老职工司务长拿了一根串着麻绳补麻袋用的钢针,从青年的耳朵上穿过,要他交待偷了几回大米。有一个女知青看见这“法西斯”的一幕,当场晕了过去。这样残酷迫害知青引起了我们的愤怒,在我们的指责下,司务长才拿走了穿在小偷耳朵上的麻绳。
    
    年复一年的劳作,加上营养不良,很多知青病倒了,我也在1974年病过一回,因高热不退,从营部医院送到团部医院,昏迷了几天。当时连队不派人陪,医院又少护理人员,吃饭还要自己去买,还是我一个好朋友给我买来饭菜,帮我度过了难关。
    
    本文来源:档案春秋 (博讯 boxun.com)
4819198193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孙丹年:一个“右派”女儿的知青日记
·梁晓声看知青:上山下乡不过是学生失学下岗 (图)
·老知青回忆:知青下乡也堵住了农家子弟的出路 (图)
·女知青看守农具被强奸致死 父母送葬哭晕数次 (图)
·被李先念点名的黑典型张国良 强奸几十名女知青 (图)
·文革中云南建设兵团某基层干部鸡奸20余男知青
·文革初期为何出现规模壮阔的知青返城运动 (图)
·肉体换回城通行证 女知青失身惊动党中央 (图)
·知青下乡:偷吃猪饲料被发现后误食牛屎牛尿
·知青往事:曝北京女知青在农场严重受辱事件 (图)
·裴毅然:一千八百万知青下乡真相
·与牛相伴 十年知青生涯/吴觉生
·《南京知青之歌》遭封杀真相(图)
·1967年夏道县滥杀无辜 知青逃离/王立明
·寒山:知青回城--一场被遗忘的维权抗争运动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九/知青和農民、咱們是一家人/更的的
·1978年:百名知青卧轨拦军列 回城风波震动党中央(图)
·女知青永远的痛:用性换得回城的通行证
·刻骨铭心的记忆:知青回城(图)
·“知青”将在中共十八大全面上位
·《知青》被指美化文革 网民呼吁停播 (图)
·武汉返城知青讨说法/视频
·武汉知青抗议遗留问题得不到解决/视频
·武汉返城知青:60年代被下放 回城后生活无着/视频 (图)
·图集:武汉返城老知青2011年的抗争 (图)
·视频 年前 武汉返城老知青发起请愿活动 (图)
·千余上海老知青游行 逼退警察 (图)
·上海千多名老知青市政府示威 维权并要求释放被判刑代表 (图)
·曾投身新疆开发老知青维权被判重刑 (图)
·内蒙古压死蒙族青年:老北京知青声援蒙族保家园/王宁
·千名新疆返沪知青4月20日示威游行要求释放维权代表张维敏(附组图) (图)
·视频:新疆回沪当年知青聚集上海政府信访办
·万里之子万伯翱: 从下乡知青到知名作家(图)
·黑龙江森工大面积造假骗保 混岗知青多半是水货(图)
·近百名北大荒留守知青患精神分裂被收治
·老知青向金凤的诉求信
·“知青”情结带给我的厄运人生/重庆刘玉
·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谋生店面被官拆毁,未赔分文(图)
·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
·王全鑫的爱人--老知青的遭遇(图)
·知青一代愧对乡亲 /胡平
·为老知青索赔的维权英雄 /胡平
·知青大返城推荐上工农兵大学时 就有潜规则出现过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六/再說“知青和農民 咱們是一家人”/更的的
·这的确是我们曾经的历史——《中国知青史》再版感言/朱冰
·习近平的“知青”之路/安宝合
·知青——“东方的十字军”/倪乐雄
·大学生村官:十万新鲜血液 新时期的“知青”
·槟郎:我的知青哥哥
·一个上海老知青的控诉!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