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妇女赤膊化”的疯狂大跃进年代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5月30日 转载)
    
    共产主义新创举 妇女赤膊大跃进:解放妇女,就是解放生产力。而平江县的干部,则把这句话解释得更加直白一点:解放妇女,就是解放劳动力。
     (博讯 boxun.com)

    从灶台和家务中解放出来的妇女,被投入到人民公社这部最大限度地榨取农民血汗的绞肉机中,她们遭受奴役,要比男劳力深重得多;她们身受的苦难,要比男劳力悲惨得多。
    
    人民公社实行“三化”,女性按照年龄,被编入不同名称的连队:年轻的姑娘小媳妇,被编入“佘赛花”连、“杨排风”连;年轻妇女被编入“穆桂英”连、“樊梨花”连;中年妇女被编入“赛金花”连、“娘子军”连;老太太被编入“佘太君”连……
    
    宣传人民公社化的优越性时,平江干部天天把毛泽东的一句名言挂在嘴上:“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男同志能够办到的事,女同志也能办得到。”
    
    在大跃进“鼓足干劲、力争上游”的岁月里,平江县的妇女们,每天和男人一样搞“大兵团作战”,
    
    “苦干死干拚命干”,“流血流汗,改造河山”。但是,平江县的干部们,还要挖空心思出奇招,在妇女身上玩出大跃进的新奇招!
    
    当时,各地都流传这样一句口号:“鼓足干劲,赤膊上阵!”平江县的干部们很快创造出一个新口号:“干群鼓足干劲,男女赤膊上阵!”并雷厉风行地在全县推行开来。
    
    这个“共产主义新生事物”,并不是平江县干部们的独创。在湖南、河南、山东、湖北、河北、甘肃、浙江等地的一些档案馆,我们还能够找到这方面的原始材料。但是,像平江县的干部们那样大张旗鼓地召开现场会、后来上报中共中央而受到批评者,平江县是独此一家。
    
    据当时县委的材料称:当时一些公社都搞起了妇女赤膊上阵。但是,正式提出“大搞妇女赤膊运动”的首创权,是东方红人民公社东安大队;而据我对当事人的调查,都说东安大队党总支副书记王XX,是这个“共产主义新生事物”在平江县的发明人。我查阅到了当年县委的一份材料,这样述说了这段历史:
    
    全县当时流行生产劳动时打赤膊,比干劲,各工地进行“大兵团作战”,尤其是各兵团开展劳动竞赛时,男劳力必须打赤膊。
    
    东安大队党总支副书记王XX动起了歪心思(原件无名字),他在全大队社员大会上提出:“比政治听山歌,比劲头看赤膊!”他进一步阐述:“政治工作活不活跃,就看你们的山歌唱得好不好。‘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一听就知道我们解放了思想,敢想敢说敢干。山歌是人人要唱的,白天唱,晚上唱,干活的时候唱,开会前后要唱,年轻人唱,老年人也要唱。干活的时候要干劲冲天。干劲大怎么才能看出来呢?出了白天黑夜干以外,就是要打赤膊。男人打,女人也要打;媳妇要打,姑娘也要打!怕什么丢人呀,表现干劲大嘛!不仅不丢人,还光荣得很呢!”
    
    东安大队党总支书记张焰山闻讯,感到“这个新生事物硬是要得。别的地方只是搞出来,我们把它搞成运动,这是个创举!”
    
    东安大队党总支开会讨论后,决定召开现场会,大张旗鼓地宣传推广。
    
    1958年11月6日,东安大队全体社员大兵团作战,搞农田基本建设。
    
    工地上,男女青壮社员千余人,今天格外不一般。男人们一色的赤膊、一双赤脚;现场538名妇女中,有300多人在大队干部的淫威下,被迫脱去衣服打赤膊。
    
    一些姑娘不愿脱衣,各连队干部和积极份子一拥而上,硬是把她们上身的衣服脱过精光。一些姑娘被脱光上衣后,转过脸去放声大哭。
    
    张炎山大怒,骂这些女人们是“给脸不要脸!这是共产主义劳动的新生事物,你们再哭丧,就是破坏共产主义!”
    
    各队干部奉命制止那些哭泣不止的女人。副书记王XX骂道:“臭婊子!好事让你们哭坏了!打个赤膊有么子了不起的嘛!不就是露两坨肉吗?哪个还敢不拿工具搞劳动的,小心请她吃家伙!”
    
    张焰山拿着喇叭筒,站在地头上大谈“共产主义新生事物”的“伟大意义”;连队干部手持棍棒和绳索,围着赤膊的妇女们督战,眼睛刀子似的挖向女人们的胸脯上,嘴里还用劲吆喝这个出力,那个使劲。
    
    那些姑娘媳妇的父兄丈夫们,只是在一边低着头默默地使劲干活。现场有几个姑娘媳妇想反抗,连声大喊自己的父亲或丈夫,要他们快来“救命啦!”但是,当时没有一个人上前抗争!
    
    据事后调查,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人心里很难受。但是,干部们用“共产主义”大帽子往下压,谁都怕说得不好,惹出干部的家伙上身。
    
    男社员刘傅兴实在看不下去了,站出来哀求道:“大姑娘就不要打赤膊了吧?”
    
    X连谢指导员正在围着一个哭泣不止的大姑娘训斥,一听这话:“屁股眼里头都冒出火来,”他赶上前大骂刘傅兴“放你娘的狗臭屁!大姑娘不打哪个打?!”随即喝令:“刘傅兴,你反对大跃进,反党反社会主义,反对三面红旗!快快跟老子跪下!”
    
    一群干部和积极份子一拥而上,把刘傅兴按倒在地。刘傅兴从上午一直跪到天黑。当天罚他饿饭。
    
    东安大队“妇女赤膊上阵”不仅没有达到制止,反而成为“先进经验”,在全县自发地推广开来。各地在学习推广中,“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创造出许多稀奇古怪的新花样”。
    
    三阳公社石坪大队总支委员唐绪普,规定妇女来了月经要挂牌,并要脱裤子,经他动手摸过检查才准假。他所在的长岭生产队麻岭作业组,有11个适龄妇女,个个被他“检查”。他对长得漂亮点的,经常是一摸上手就没个完,也不管手上有血没有血。对于他看不上的妇女,他经常一听请假,掉头就走,既不检查,也不准假。这个“制度”一直坚持到1960年才停止。
    
    1959年冬季,石坪大队劳动力调上高冲水库工地,贫农妇女洪笑英来了例假,几次请假不答应,月经流到脚背上,洪笑英实在扛不住,再次找他去请假。唐绪普不但不批准,还说她是要偷懒,当场使劲抽了她两个耳光。
    
    1960年11月29日,平江县委派驻三阳公社整风整社工作组向县委发出《关于三阳公社“五风”情况的初步综合》。该报告说:“由于唐这样,全队11个妇女,犯月经病的4人,子宫下垂的2人,其他五个身体都不够好。”
    
    东方红公社8个管理区(大队)大力推行“赤膊化”,尤其强调“妇女赤膊上阵”。
    
    该公社托田大队更上一层楼,竟然把“妇女赤膊上阵”,画成妇女赤身裸体上阵大跃进的宣传画。大队还用黑板报、广播筒、大标语等式,大力推广“妇女赤膊上阵”,进行“妇女赤膊上阵”的“共产主义大竞赛”。
    
    大队书记提出:“共产主义大竞赛”,就看妇女打赤膊!要进行“插红旗,拔白旗”的评比竞赛。哪个小队妇女赤膊率高,那个小队就是“共产主义大竞赛”的红旗单位;哪个小队妇女赤膊率低,就要插白旗,就要追查小队干部的原因。
    
    一时间,在东方红公社,形成了干部大跃进比干劲,专比妇女打赤膊有多少的“共产主义大竞赛”高潮!不管天晴还是下雨,不管是天寒地冻还是刮风落雪,东方红公社的“娘子军”们,出工都是一色打赤膊!!!
    
    东方红公社推广“妇女赤膊化会”后,妇女们私下说:“这个共产主义不得了,先打赤膊,后打赤脚,今后恐怕就会打条胯喽!”由于当时人民公社实行“男营女营”,夫妻分居,人们越想越怕,生怕真的实行“共产共妻”。一时间谣言四起,人心惶惶,会道门徒也开始四处活动,传播“三世末劫”等观念。平江县社会和人心大乱。
    
    “妇女赤膊化”,激起民众的极度愤怒。一些有良知者,纷纷上书中共中央、湖南省委和湘潭地委。
    
    由于中共中央、湖南省委和湘潭地委关于纠正“妇女赤膊化”的指示,平江县委开始把这个问题当作“认识问题”,提出停止。11月28日,曾经很欣赏“妇女赤膊化”、并亲眼目睹过现场情况的平江县委常委侯印,在“平江县人民公社社队干部会议”上,开始对“妇女赤膊化”提出批评。他说:“东安大队的妇女赤膊运动,党委书记张焰山不但不加制止,反而召开现场会推广,这就是对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错误的,什么是反对的,什么是提倡的不明确,是非不清。”
    
    直到1959年3月,在整风运动中,平江县委才正式认识到问题的错误性质,予以正式煞车。县委书记朱文轩,在“湘潭地委王书记、樊部长、张副部长”坐镇的平江县委扩干会议上做《关于一九五八年工作总结的报告》中,把它作为“严重的强迫命令”、“民主作风差”的问题,提出批评:“东安大队还强迫妇女赤膊化,提出:‘干劲冲天看赤膊,政治空气看山歌’。”
    
    至此,“妇女赤膊化”被正式制止。
    
    查例假,摸月经!
    
    在“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的岁月里,东方红公社的“共产主义新生事物”,竟然煽起了更多干部大搞“共产主义伟大创举”的新激情。一时间,“妇女赤膊赛诗会”、 “妇女赤膊演讲赛”、 “佘赛花赤膊炼钢炉”、 “樊梨花赤膊挑炭队”……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东方红公社的干部们搞出“伟大创举”,灯塔公社的干部更是挖空心思,花样翻新,竟然“发明”出“检查月经”的“共产主义劳动制度”!
    
    女人从少女时代来月经,一直到更年期止。因其月月经血定期来潮,其间不得从事重体力劳动和房事,故亦称之为“例假”。平江县各人民公社条例中,也明确了妇女“例假”休息的原则。
    
    大跃进声称“解放了妇女劳动力”,“男女都一样”。但是,大跃进不能不让妇女来月经,来了月经还是得休息。而每个女人的月经期不一样,就是同一个女人,其月经期也不一定稳定。
    
    人民公社的干部们,开始为妇女月经期的问题而烦恼。大跃进任务重,妇女今天你请假,明天她休息。当时,好些公社规定:“装病偷懒的一律不得请假”,大多数干部对于病患社员就是一句话:“装病偷懒,明天出工”。但女人月经例假还是得让她们休息吧?一个连队妇女上百号,指导员、连长哪里搞得清哪个妇女哪天是她的例假期?有没有藉着例假装病偷懒的?
    
    平江县几个公社的干部,都曾为这个问题向上请示,而不得要领。
    
    灯塔公社三和大队的干部想出了绝招:在全县率先建立起月经登记薄!到期按规定休假三天。
    
    灯塔公社一营二连连长和指导员还是不爽。一些妇女声称:“月经期不稳”,经常和干部们吵吵闹闹要求请假。连长和指导员专门咂摸了好多天,终于开了窍:来没来月经,一查就知道嘛!这两个家伙,为找到“加强共产主义劳动制度的新创举而兴高采烈。当晚,二人在连部干部小灶炒菜加餐,饮酒庆贺。
    
    于是,灯塔公社一营二连发布新规定:建立妇女月经登记薄,“对期的准假三天,不对期的进行检查。”检查的执行人,为该连主要负责人。
    
    这一天,女社员李月莲的经期对不上,比上个月提前了好几天。李玉良连长和指导员按照规定开始询问:“李月莲你是真的还是假哦?”李月莲一脸通红小声说:“这个事还有得假吗?”
    
    “那不行,你说来了月经,哪个晓得嘛。这样吧,按照新规定,你就脱了裤子,让我检查检查吧!”
    
    李月莲一直是队上的积极份子,“思想觉悟一直很高”,平时口口声声听共产党的话。但是,共产主义觉悟再高,她也不愿意脱了裤子,让人家摸她这个大姑娘一把的程度。她脸红脖子粗地表示坚决不行。
    
    李玉良走上前来说:“这样吧,照顾照顾积极份子,你不脱裤子,让我摸一把。”他一手拉住李月莲,一手伸进她的裤裆中。果然摸到一手血。李连长“哈哈”一笑,批准了她三天假。
    
    李玉良连长和指导员“摸一把”的“先进经验”,在干部们吃夜餐的时候,你一口酒,我一块肉,淫声浪语中传播开来。很快,一些大队干部开始了“摸一把,查月经”。继灯塔公社之后,红旗公社、拥江公社、红色公社、东风公社的一些地方,凡妇女月经不对,干部必查!
    
    对此,我询问过当地的几位过来人:为什么妇女为了三天的例假期,竟然就肯让干部摸一把?人们告诉我:那年头,社员被干部们整的死去活来的,哪里还有人格和羞耻啊?你是想不到的,在那种天天没日没夜地苦战中,人们最大的幸福,就是能够找到休息的机会!不要说摸一把,歇三天了,好些年轻漂亮的大姑娘,为了安排个轻松点的活计,晚上还得陪着干部睡一夜呢!
    
    1958年11月28日,在“平江县人民公社社队干部会议”上,灯塔公社营长、连长、工作干部共166人与会。在讨论发言时,《会议简报》第4期刊登:《灯塔公社干部作风排队》中这样写道:
    
    摸月经。三和大队建立了月经登记薄。四营二连妇女李月莲,不久时间报了二次月经。连长李玉良说她是假货,竟用手去摸。
    
    打赤膊。合胜大队在修水利中,发动社员打赤膊竞赛,男社员打了,就逼妇女打赤膊。他们说:“谁不打赤膊,谁就生产没劲头。”参加修水利的2个妇女都打赤膊上阵了。
    
    县委书记朱文轩在平江县委扩干会议上《关于一九五八年工作总结的报告》中,代表县委检讨说,我们的干部作风存在问题,“有的月经来了,不能出工,干部恶劣地喊要他脱裤子检查。” (博讯 boxun.com)
2918358073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十集专访 第八集
  • 私企本是官商从来姓党
  • 川普为何自称巫婆
  • 大陆民族情绪泛滥 《灌篮高手》作者挺港运遭网民封杀/RFA
  • 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体育界
  • 新加坡vs香港--金融中心
  • 冥想者(诗歌)
  • 中华联邦制如何不是中华苏维埃联盟制
  • DecodingthecracksintheChinesemodel
  • 斯诺登可以投案证明自己无罪了
  • 特疯子必将被共和党抛弃,彭斯扶正
  • 勇武派就是人民的卫士
  • 题申纪兰
  • 电脑病毒是人类原罪的证明
  • 海外异议人士当如何生存?兼驳张林、王清营的“牲人”论
  • 鲁迅阴魂不散中国翻身无望
  • 博客最新文章: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国际大家庭
  • 谢选骏浦志强自相矛盾
  • 曾节明中国大陆民众的巨变
  • 谢选骏“中国梦”来自《红楼梦》的四大皆空
  • 曾节明特疯子对华贸易战的草包结局之因,及对中国局势的影响
  • 谢选骏印尼人都比香港人值钱
  • 李芳敏1440008願全地都敬畏耶和華,願世上的居民都懼怕他。
  • 谢选骏落井下石的废垃社会
  • 点滴人生人生隨筆:九七憶往(十)(完)
  • 谢选骏战争让人透视了人生的真相
  • 徐沛連載完畢,全文在此:
  • 张成觉蘇俄文學的深度-重看影視《這裡的黎明靜悄悄》有感
  • 移民秘笈在美国追求经济利益不影响庇护申请
  • 谢选骏穆斯林不能回家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夫妻婚姻家庭
  • 谢选骏日本和诺贝尔奖一样低俗
  • 明暗經緯錄中華民族千里共嬋娟明月
    论坛最新文章:
  • 批香港反送中 官媒新靶子: 医管局沦“帮凶”
  • 李克强罕指经济困难企业压力大
  • 人民微博悄声下线 胡锦涛曾实名登录
  • 港示威持续:近半数美资感悲观 逾两成考虑撤资
  • DQ风云再起 黄之锋等四名参选人被问政见
  • 港示威首现自制炸弹 警称似恐袭 评论吁克制
  • 英女王议会复会演讲:要务是在10月31日脱欧
  • 禁蒙面法后首场合法示威13万人仍戴口罩抗议
  • 厄瓜多尔政府与原住民达协议 结束暴力危机
  • 港禁蒙面后首场反送中集会 组办者:超过13万人参加
  • 数万港人集会促请美国会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 世贸正式授权美国对欧盟征收惩罚补贴关税
  • 《长毛雪宝》3D踩九段线 越南禁演下架
  • 寻找脱贫之道 美法3经济学家共获经济诺奖
  • 航天强国关注“清除空垃圾 ”
  • 官警二代死刑逍遥引高层动怒 滇孙小果案再审
  • 法彩票公司将开放股权 政府鼓励个人购股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