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特别刊载]
   

老实人如何在夹边沟变成贼:亲见留美博士饿死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5月29日 转载)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杨显惠
    
    核心提示:不到三天的时间里巴多学和沈大文相继命丧黄泉强烈地震撼了俞兆远的心灵。做一个正人君子的信条在他灵魂深处动摇了。他想,沈大文有着丰富的植物学知识,吃过很多草籽都没有中毒,却还是饿死了,我还能熬出夹边沟去吗?
    
    老实人如何在夹边沟变成贼:亲见留美博士饿死
    本文摘自《夹边沟记事》 作者:杨显惠 出版社:花城出版社
    
    俞兆远先生是1958年春季被组织部门送到夹边沟农场劳动教养的。此前他在兰州市西固区人委任工商管理科科长兼劳动工资科科长。他在夹边沟劳动教养几近三年,被送回兰州,继而被遣送原籍金塔县监督劳动至1979年。有一次,邻居家一位妇女问他:听说夹边沟的右派都饿死了,你怎么没死掉?他回答:我是个贼里头打着不要的贼。
    
    他说,他曾是夹边沟农场最出名的贼,可是他并非一去就偷东西。
    
    右派们到了夹边沟,第二年就饿死了一百多,可那时他一粒粮食都没偷过。他出生在金塔县的农村,从小父母就教育他要做个老实人,要正直,本分。他的父亲是个乡村郎中,有点文化,他很小时就教他读《三字经》、《论语》和《孟子》。父亲还对他讲过“曾子之廉,不饮盗泉”和齐人不食嗟来之食的故事。他满脑子都是士大夫“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的人生哲学,所以在夹边沟他的腿肿了起来,脚胀得穿不上鞋,头肿成了大南瓜,他也耻于偷窃。在饥肠辘辘人困马乏的日子里,他实在饿得招架不住的时候,就去捋草籽、捋树叶聊以充饥。他小时放过羊种过地,知道什么植物可食什么不可食。夹边沟东草洼生长着很多白刺棵。白刺棵有两种,一种开红花结红果,状如枸杞,能吃;其卵形的叶片捋回来拿开水烫一烫,挤干,捏成团就能吃。另一种开白花,也结红果,果实呈葫芦状,骆驼特爱吃,但毒性大。人不能食。有些城市来的右派不知道,把葫芦形的采来吃了,中毒死了。还有一种碱茅草,长很多枝杈,开黄花,其状如千头菊。这种草籽炒熟了干嚼都行,咸,涩味重,却没毒性。
    
    但是,到了1960年的春天,他突然就偷起粮食来了。
    
    他眼睁睁地看着同屋的两个右派饿死了!
    
    一个是永登县一中的教师,姓巴,名多学。巴多学解放前毕业于北京大学,永登县人。这是个胆小得掉片树叶怕碰破头的人,老实本分极了。在田野上劳动,别人摘个黄瓜给他,他吓得一把推开,说,你这不是叫我犯错误吗?此人在春天临近时躺倒起不来了,奄奄一息之际对身旁的人说,能不能给我一支烟?我想吸支烟。俞兆远从一位榆中县右派处要来一撮旱烟末,卷了颗烟,点着,放在巴多学嘴上。巴多学用他干枯得树枝一样的手指抖抖索索扶住了烟,吸了几口,闭上了眼睛。    
    
    沈大文是甘肃农大的教授,留美博士,研究植物分类。他和俞兆远在一间宿舍比邻而眠已近两年。俞兆远来夹边沟之初,农场组织他们学习农业技术,沈大文还讲过课。这个人不偷不抢,饿得不行了,就到草滩上捋草籽吃。他比巴多学躺倒还早几天,已经好些天失去行走的能力了,但他不愿麻烦别人替他打饭,每天去伙房的路是跪着走去再跪着回来。他在膝盖上用绳子绑着两只布鞋,以减轻膝盖触地的疼痛。巴多学死后两天的夜里,约11点钟,他把嘴对着俞兆远的耳朵说,老俞,我想吃个糜子面饼饼。俞兆远很惊讶,说,老沈,快到半夜了,我上哪里给你找个饼子去。沈大文说,求你给我找个饼子。实话,我这会儿真是想吃个饼……饼。老沈……俞兆远刚要说话,身旁的右派分子杨乃康捅了他一下:老沈可能不行了……俞兆远的头皮噌地麻了一下,穿上棉衣就跑到伙房管理员的房子去了,说替沈大文要一块糜面饼饼。管理员把他轰了出来:去去去!沈大文要一个饼饼,李大文也要一个饼饼,王大文也说要个饼饼,我哪有那么多饼饼!
    
    无奈的情况下,他又跑到大队长[1]梁敬孝的房子去,把梁敬孝从被窝里叫了起来,说了沈大文的情况。他之所以敢在半夜找梁敬孝,是因为他自认梁敬孝对他不错,说不定会给他这个面子的。去年春播的时候,梁敬孝在地头上问,你们谁会撒胡麻?人们都说不会,就他说了一声我会。梁敬孝问你撒过胡麻?他回答,我十三岁就跟我嫂子种过地,那时我大哥抓了壮丁,家里就我和嫂子再加上我妈种地,我撒过胡麻。梁敬孝不信他十三岁种地,问他怎么撒胡麻?他抱了一个装着胡麻的升子走进田里,然后抓一把胡麻甩到升子上。胡麻撞在升子壁上就散开来,均匀地落在田里。他撒了几把,梁敬孝很满意,说行了行了,我再问你……你会摆耧不会?他又说会,我和嫂子种地的时候,要是犁地,就是我牵牲口,嫂子扶犁,种麦子的话,嫂子牵牲口,我摆耧。我那时间力气不够大,就拴根绳子在耧上再套在脖子上,到地头提耧时往后挺脖子,耧就提起来了。梁敬孝又问,摆耧有个口诀,你知道不?他说,进地三摇摇,出地三不摇。梁敬孝说,你还真是个农匠!梁敬孝原想亲自给几个右派演示种胡麻技术的,此刻他说了声你们几个人听俞兆远的,他叫你们怎么种,你们就怎么种!转身就走了。尔后的日子里,凡是农业上的技术活梁孝敬都派他去做。
    
    这天梁敬孝果然给他面子,说,去,你跟管理员说,给沈大文两个饼饼。就说我说的。
    
    俞兆远领到了两块糜子面饼子,总共五两[2],高高兴兴拿回去给沈大文吃了。他想,可能沈大文能多活几天了。
    
    但是,翌日清晨起床的时候,沈大文静静地躺着不动。他喊了两声沈大文,也不回答。伸手摸了摸头,已经冰凉。
    
    不到三天的时间里巴多学和沈大文相继命丧黄泉强烈地震撼了俞兆远的心灵。做一个正人君子的信条在他灵魂深处动摇了。他想,沈大文有着丰富的植物学知识,吃过很多草籽都没有中毒,却还是饿死了,我还能熬出夹边沟去吗?
    
    能不能活下去,怎样才能活下去?这个问题他苦苦地思考了几天,终于作出了决定。一天在工地休息,他走到杨乃康身边坐下,试探着说,老杨,饿得走不动了,得想个办法呀?杨乃康无语。他又说,总得想个办法嘛,就这么等死吗?杨乃康叹了一口气说,有啥办法?我有啥办法?你脑子灵,你给我们想个办法嘛。他沉默一会儿,说,办法我倒是想了,就是做起来难度太大,不敢做呀……杨乃康的眼睛盯住了他:什么办法?你说,你想做什么?他没回答,扭过脸去。杨乃康追着说,说嘛,有啥办法你说出来嘛;说出来你要是办不了——还有我嘛。俞兆远觉得是火候了,便说,办法其实也简单,就是怕你不敢干。杨乃康催他:说嘛,你说出来,再说我敢不敢的事嘛!俞兆远说,好,我说我的办法。我的办法呀就是做无本钱的买卖。杨乃康一下子睁大了眼睛:你是说抢人去?劫道去?俞兆远说,看你说的!我能干那种事吗!我不想活啦!杨乃康说:那你的意思是……俞兆远说,我想偷仓库的粮食……你干吗?杨乃康沉默片刻,说,他妈的不就是一个死嘛!
    
    三天后的一个夜晚,半夜时分,他们拿了一根准备好的竹竿——竹竿的一头被俞兆远用瓷片削出四十五度的尖角——悄悄地来到了农场的粮库旁边。他们的脚步声惊动了粮库旁的一只大黑狗,狗汪汪叫了两声,朝他们扑来,但是他低沉地吼了一声老黑,那狗就不叫了。因为经常从库房拿种子和放回没播完的种子,大黑狗已经和他熟悉了。大黑狗像闻什么气味一样,在他的腿旁转了一圈,摇摇尾巴离去了。不过他和杨乃康没有动弹——事先商量好的,等狗叫过以后还要看一看有没有其他动静。这是夹边沟农场最大的一个仓库,它的西头挨着磨面房,汽车把从外头调拨来的粮食拉到这儿来囤积,然后每天从库里出粮磨面,供夹边沟和新添墩作业站的大灶使用。磨面房旁边有一间小屋,住着一个二劳改[3]专职看守仓库和磨面房。
    
    果不其然,看守室的门轻轻地开启,一个黑影走出来,顺着库房走到东边的山墙,绕过去,从库房北边往西走去。那人回到看守室,才低沉地骂了一声,你这个瞎熊,胡吼啥哩!
    
    一切又归于寂静。
    
    本文来源:凤凰网

(Modified on 2012/5/29) (博讯 boxun.com)
519348214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留美博士后仿昂贵进口抗癌药受审律师辩称是救人
·留美博士涉恐案已撤销 翟田田不再出国
·中国留美博士涉恐案21日公诉 申请自辩被拒
·中国"涉恐"留美博士回国 等待通知赴美受审(图)
·上海浦东化工厂爆炸 1留美博士丧身2人受伤
·留美博士变身“恐怖分子”?/毕研韬
·留美博士闯机场,折射出海外华人多棱视角
·留美博士遭北京朝阳区建委强制拆迁再思考,呼吁开展海外维权行动讨论
·留美博士遭北京朝阳区建委强制拆迁再思考,呼吁展开海外维权讨论
·留美博士遭遇北京朝阳区建委强制拆迁公开征求解决方案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一种变相的治外法权
  • 第四权也要依靠其他权力的支撑
  • 答"大多数中国人对中国民主化为何麻木、沉默"
  • 第四权也要依靠其他权力的支撑
  • 误判的大纪元
  • 12天1142万点击量!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
  • 社会主义就是垄断的资本主义
  • 千古奇文:《才女美屄赋》作者巴山老狼按语
  • 中国文学史千古奇文:巴山老狼原创《才女美屄赋》
  • 白痴的支持率创新高
  • 社会主义就是垄断的资本主义
  • 中国式的囤积居奇流行美国
  • 考古学家的诅咒
  • 大陆和香港之间是否也算“文明的冲突”
  •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二毕汝谐
  • 才女美屄赋
  • 博客最新文章:
  • 滕彪【30張影像、30個故事—六四30週年座談會】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上帝之道
  • 谢选骏张扣扣永垂不朽
  • 千载云警惕中共对付群体事件的两大阴招
  • 谢选骏共和党开始分裂了
  • 语丝中国为蝇头小利,他们亲手将香港推入火坑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宇宙三要素
  • 谢选骏川普发作干部下放运动
  • 张杰博闻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说了两句大实话中国战狼式外交为何不受
  • 毕汝谐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妓女之子邱国权之四毕汝谐(纽约作家)
  • 谢选骏共产党化不是民族同化
  • 李芳敏14400014你要等候耶和華,要剛強,要堅定你的心,要等候耶和華。
  • 曾节明中共之吃里扒外,为何在共产党国家中也是独一无二的?
  • 曾铮在黑暗無望的濁世中看見希望的金光——法輪功爲何屹立不倒
  • 谢选骏共和党开始分裂了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爱
  • 邱国权《才女美屄赋》:巴山老狼千古奇文改写中国文学史!
    论坛最新文章:
  • 波斯湾又一油轮突失踪 伊朗宣称曾“救助”
  • 高敬文:中共未来最大挑战是致分裂的内部冲突
  • 谷歌被指受中国情报机构渗透 特朗普建议调查
  • 抗AI人脑电脑相连 首个人体植入实验明年开展
  • 继续撕 美众议院决议谴责特朗普“种族主义言论”
  • 意大利政府的“黄金权力”会阻断华为吗?
  • 华为拟在意大利投资31亿美元创1千个就业岗位
  • 中国南方洪水滔天湘江决堤 官媒淡化处理惹怨
  • 日本参议院选使修改宪法呼之欲出
  • 费加罗报:七强财长会议讨论七强之外的中国
  • 来看看欧盟委员会新主席的承诺和建议
  • 香港示威者膺TIME年度网络最具影响力人物之一
  • 特朗普称距协议仍遥远也将查谷歌与中国合作
  • 新鸿基SHK商场“引清兵”围捕示威者 被指卖港
  • 冯德莱恩惊险当选欧盟委员会首位女主席
  • 韩国从中国获得遭日本的限制的半导体材料
  • 勒梅尔:改造国际货币秩序不然面对中国支配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