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1959年林彪主持会议批邓华 一千多名干部轮番发难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5月28日 转载)
    
    来源:凤凰卫视 作者:凤凰卫视
     (博讯 boxun.com)

    核心提示:这次会议有一千多名各大军区的干部参加,他们对邓华连番发难,会议的一位秘书长严厉地说你十个元帅反了九个,老实交代你跟彭德怀的黑关系,面对无端的问罪一向温和的邓华也发了火,双方争吵起来,毛泽东知道后给邓华传来话,有些同志对你有意见开个会让他们说一说,你要硬着头皮好好听下去,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
    
    凤凰卫视2012年5月26日《我的中国心》,以下为文字实录:
    
    曾子墨:在中国有这样一位战功彪炳的开国上将,他被台湾方面称为是“四野”三大战将之一,是“彭德怀正规化建军路线的主要执行人”,而西方对他的专题研究更是不遗余力,一直密切关注他的行踪。然而1959年庐山会议之后,仿佛一夜之间他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了,直到1977年,当他重返部队,第一次在北京公开露面时,敏感的西方记者立即向全世界发布消息宣称他的复出意味着中国军方的新动向,这个人就是邓华。
    
    解说:1950年6月25日朝鲜内战爆发,一路势如破竹的朝鲜人民军,很快将南朝鲜军队压缩到半岛东南角的一块高地上,从地形上看,人民军似乎只需要最后一击就能将敌人赶下海,面对困境,一个大胆的计划在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的脑海中酝酿,他准备在仁川实施强行登陆,将人民军拦腰切断,然而这位五星上将没有想到,在另一边的中国比他小整整三十岁的邓华已经预见到了他的登陆计划。
    
    杨雨田(原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电台台长):过去有些争论有人说是作战部那个副部长雷英夫先提出来的,其实是邓华先提出来的,邓华预见到这个了,而且我亲自看了他给这个四野总部,那时候叫中南军区了,就给林彪给中央军委写那个报告。
    
    解说:邓华电文中写道朝鲜人民军洛东江前线决战与东西海岸的防守,在兵力配备上存在着难以调和的矛盾,报告呈送中央军委很快收到回电,内容是“希早日来京面授机宜”,几天后,毛泽东在中南海接见邓华,两人在井冈山时期曾并肩战斗,许久不见毛泽东带着几分嘉许地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海南岛一仗打得不错。
    
    邓穗(邓华之子):我父亲这个人他是儒将,他参加革命之前他就上过小学,上过教会学校,学过数学,学过英文,所以他很动脑子,人家评价他都是儒将,然后听说他给中央写报告的时候,也是基于当时对海南岛作战的一些经验,根据美军在二次世界大战一些登陆作战的这样一些看法,基于对朝鲜战争的一些预见和了解,所以他提出他自己的看法。
    
    解说:毛泽东接着说你在给军委报告中,关于美军可能在朝鲜东西海岸中腰部实施陆海空三位一体的登陆作战,这个分析很有见解,随后毛泽东又详细询问邓华关于与美军作战的看法,邓华分析精辟独到,应答如流,毛泽东不时扬起眉毛,点头赞许。打仗对于邓华来说并不陌生,早在1927年,年仅17岁的邓华加入共产党,在红军队伍中摸爬滚打被誉为军中儒将,在一次次真刀真枪的战斗中,他迅速成长起来,得到了很多军事大员的赏识,其中一位就是后来与他有多年将帅关系的林彪。
    
    邓英(邓华之女):从上井冈山以后他就一直是在红一方面军,到后来一军团到四野一直就是在林彪的手下,可以说他打仗就是还是这个很有他自己的一套,既执行上级的命令,但是他又灵活机动的很多次就是战斗吧,都是上面给他指示是这样,但是他研究实际情况以后,他又向这个上面提出建议,然后林彪也都采纳了他。
    
    解说:林彪对邓华非常赏识,曾多次委以重任,而邓华也铭记林彪的知遇提携之恩,但是自从邓华踏上朝鲜战场之后,两人渐行渐远,最终分道扬镳。7月13日,时任15兵团司令员的邓华接到命令,要求他在八月内完成入朝作战的准备工作,接到命令后邓华提出将驻守广东的15兵团和13兵团对调番号,然后带领对调求的13兵团机关北上。
    
    杨雨田: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当时主要出于这么一个考虑,保密的问题,让敌人不好察觉我们四野这个主力兵团北上了,番号还留在广州而且有的人还留在广州,因为广州靠香港很近呐,香港搞情报的各国大本营啊,你稍微一动人家会知道,所以我们当时就是出于保密的原因呢,15兵团的这个番号继续留在广州换成13兵团。
    
    解说:邓华率领的13兵团大约25万人,在此基础上成立了东北边防军,以确保中国东北边境安全,9月15日麦克阿瑟指挥“联合国军”在汉城附近的仁川强行登陆,与邓华的预见不谋而合。
    
    杨雨田:那我们判断这个对朝鲜人民军那是很不利了,战场上整个形势发生逆转了,原来人民军那是往前打的,那打得是可以说他部队所到之处朝鲜伪军是,南朝鲜的伪军是根本抵挡不了的,所以南朝鲜还包括驻韩的美军在那里组织抵抗,最后仁川一登陆人民军就处于完全被动地位,是在这种情况下,那后来的人家一直打过来,一直打过来,打到平壤,那么后来金日成写了一个求援的信,要求我们出兵啊。
    
    解说:9月30日,美军飞机入侵中国领空,并轰炸东北边境城镇,周恩来对外宣布中国人民军不能容忍外国的侵略,也不能听任帝国主义对自己的邻人肆行侵略而置之不理,。10月8日,中央下达命令组建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彭德怀被任命为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在林彪的举荐下,邓华则出任第一副司令员兼第一副政治委员。1950年10月初,志愿军司令部接到军委指示十天内做好准备工作,随时准备跨过鸭绿江,在这十天时间里彭德怀频繁与各位将军碰头商量入朝事宜,邓华发现一个重要问题,当时中国决定先派两个军过江作战,人数不过十二万人,而联合国军的兵力已达到四十二万人,在邓华看来朝鲜战争胜负绝非一朝一夕之事,应集中优势兵力做好长期准备。
    
    邓英:他就认为就是先派两个军过江,那么肯定就是不能形成这个优势的,至少就要派四个军过江,那么他们就把这个建议就想向彭总提出来,但是他又当时又有所考虑,因为毕竟是原来就定下来这么一个作战方案,可以说是对这个方案的一个重大的修改吧,但是他见了彭总以后呢,这个彭总他很干脆就说这个就是军中无禁忌,你就只管说,我父亲就把这个建议就跟彭总就提出来了,彭总就说马上就说这个建议很好,就是我立即就向这个中央军委向毛主席报告。
    
    杨凤安(原彭德怀秘书):以后这个彭老总他们研究还是一次要过去,这样子力量是更加集中,更加什么是吧,所以这样子给军委建议呀,又增加了66军和50军,这是经过邓华、洪学智、彭老总他们研究以后,军委很快同意了,马上就批这两个军说参加入朝。
    
    解说:1950年10月18日晚9点,毛泽东下达了跨过鸭绿江的命令,第二天邓华送走了先行过江会晤金日成的彭德怀,和家人吃了简单的晚餐就匆匆离去,奔赴朝鲜战场将成就邓华一生中最高的军事荣誉,但在当时军令如山,邓华与怀孕的妻子告别,此时妻子李玉芝已经快要临盆了。
    
    邓英:他就对我母亲就说瓦罐难免井上碎,将军难免阵中亡,这样他就也给我母亲做了思想工作了,就是说这个义不容辞,义无反顾的就参加了这个朝鲜战争。
    
    解说:1950年10月25日,抗美援朝的第一次战役正式打响,邓华协助彭德怀指挥志愿军六个军,接下来的12天里志愿军共歼敌一万五千人,稳定了朝鲜战局。1951年1月28日夜,毛泽东来电指示我军必须立即准备发起第四次战役,以歼灭两万至三万美李军,占领大田安东之线以区域为目标,很快司令部制定了作战部署。
    
    杨凤安:邓华就是这次打得很好,开始的时候就是确定一个砥平里,一个横城,那个时候两种意见,一种意见是先打砥平里,邓华的意见是先打横城,彭老总意见也是横城。
    
    解说:几天后,横城反击战打响,邓华将自己的指挥中心放在三八线以南一个不起眼的村庄里,他麾下的四个军十多万人秘密向东开进,而南朝鲜军队也如期钻到包围圈里来。
    
    杨凤安:伪军是李承晚的军队,南朝鲜的军队,晚上开始攻击,到了打了一天整日歼灭他一个师11000多人,打了一个夜晚一整天歼灭他1万1,还消灭了一个美国炮兵营,但是邓华说了我遗憾就是没抓到他的师长。
    
    解说:横城一役之后彭德怀命令邓华围歼砥平里的美军,2月15日,已经连续三天四晚没有合眼的邓华一支一支地抽着烟,当时砥平里之战已经打了两个晚上还是久攻不下,邓华决定放弃砥平里,随即他下达命令准备停止攻击撤围砥平里,立即发报志司,向彭总请示。
    
    杨凤安:因为砥平里开始判断了是一个法国营,实际上人家是一个团,占领了阵地,组织了很好的完整的防御,在这个时候你要打的时候一个晚上打不下来,白天他一来飞机、坦克、大炮这么一增援飞机一轰炸,我们没办法。
    
    解说:邓华顶着压力撤出砥平里,四个小时后彭德怀回电同意邓华的决定,一向富有主见的彭德怀多次采纳邓华意见,改变作战策略,轻易不下赞语的他多次表扬邓华作战勇敢、细心,出了些好主意,是个好帮手,据说唯一一次没有听从邓华的建议,彭德怀引为一生憾事,甚至感叹,不听邓华言,吃亏在眼前。
    
    邓穗:所以从这个指挥风格,个人的性格来说那应该是他们两个正好是这个应该来讲叫一个互补了,彭总制定一些大的战略方针,然后我父亲他性格很细腻,所以具体怎么实施彭总一些作战意图,应该是彭总说他,说我父亲是个好帮手。
    
    解说:后来陈赓也调入志愿军司令部任副司令,邓华得知后坚持让位,建议由陈赓担任第一副司令。
    
    杨雨田:他跟彭总报告说陈赓同志是我们部队威望很高的老领导,应该他排在前面,因为他历史、资历各方面,这是一方面表现邓华同志确实很识大体,他也很谦虚,很谦逊的一个人,彭老总说先来后到不改变。
    
    解说:尽管彭德怀不同意,邓华还是以个人名义向毛泽东发了电报,建议军委采纳,彭德怀听说后亲自拟稿也向主席发电,要求邓华留任第一副司令的职务。朝鲜战事紧张空袭频繁,中央多次给志愿军司令部发来电报,要求要保证彭德怀的安全,邓华、洪学智和韩先楚等人决定由几位副司令代彭德怀去前线指挥,作为第一副司令的邓华更是多次往返于前线和志司之间。
    
    邓穗:可能一九八几年的时候我到洪学智伯伯家里,当时他还给我讲过一个事情,说我跟您父亲当时在抗美援朝的时候,我们住在一个房间,他说有一次是你父亲从前线回来,回来很晚了,他们两个一个房间,一人一个行军床,说你父亲睡在行军床上呢,当时就睡的很熟,结果这个防空警报来了,他都没听见,他说是我拉着他,然后去进了防空洞了,结果最后等这个出来的时候看了我们俩的那个睡的行军床都已经被美国的机关炮都给打坏了,打烂了。
    
    邓英:一次就是去开会,去那个前线回来,然后路不好走又加上有这个防备敌机的轰炸,那么他这个呢就撞到那个山崖上了,然后就翻车了,翻车以后当时我父亲就是头就受伤了,然后这个下颚这个地方也受到撞击,当时就是随身也没有医生、护士,所以简单就处理一下,那么就是后来我父亲就留下了这个,这么一个症状,就是说经常这个地方会不停抽动。
    
    解说:在朝鲜战场每次遇到危险彭德怀第一句话总是大声问身边的人,邓副司令员怎么样了?1951年11月的一天邓华和洪学智得知,彭德怀的夫人浦安修出差从咸阳到了安东,邓华笑称这可是他们夫妻团聚的好机会。
    
    邓英:因为他们原来也曾经想到就说这个能不能把彭总的夫人浦安修接到朝鲜来住一段时间,曾经跟彭总提过那么彭总就很生气,彭总就说我彭德怀把老婆都接来了,那其他志愿军的那些人家如果把老婆都接来,那这个仗就没法再打了,所以大家就是谁都不敢,就是再跟彭总提这个问题了,那么后来我父亲和这个洪司令员最后商量,还是就是悄悄的不要告诉他。
    
    杨凤安:浦安修到的这一天,本来早上这顿饭准备得很好,彭老总吃完,他说今天怎么了有什么事,湖南人叫打牙祭,准备这么几个好菜什么,洪学智对邓华说了说不要忙,等会儿有客人来,来什么贵客啊,这贵客什么来了你也熟悉也知道,他说什么,等了一会儿浦安修车到了,就来了,浦安修那个时候也是来了时候在车在这儿碰了一块,还带着块纱布就来了,她一进房彭老总一看说怎么你来了,她说准许你们来,就不许我来了,所以大家都在那笑,陈赓、邓华、洪学智、甘泗淇都在那儿哈哈大笑。
    
    解说:1951年6月邓华受彭德怀委派回北请示,刚到北京饭店住下,他就受到了毛泽东的召见,毛泽东分析了朝鲜战场形势,指出要“边打边谈,打谈结合”,“持久作战,积极防御”,邓华提出可以安排全军轮流到朝鲜,通过实战学习与高度现代化装备之敌作战的经验,毛泽东当场表示赞同,称一旦停战,要找这样的演习场还找不到哩。当晚邓华回到北京饭店提笔写下《论朝鲜战争之持久战》,邓华虽然常年在战场上摸爬滚打,却能文能武,爱好广泛。
    
    杨凤安:他啊,有一个洋戏匣子,每次行动之前首先叫警卫员把他那匣子搬到吉普车上,他说在战斗空隙之间么,他都拧开来唱,什么唱马连良啊,什么唱这个诸葛亮空城计,一边唱他一边哼哼,还一边这么眯乎着眼,这是他是离不开那个匣子,他是第五次战役结束以后停顿了一点,打阵地战的时候,他们这个时候就用那戏匣子当音乐什么广东音乐呀,请几个人到那儿跳舞去,彭老总说过去每次吃完我们在一块还谈谈话,说说话谈谈事,怎么每次吃完了饭他们到哪儿去了?我也不言声,我说他们有事,以后彭老总发现了他们去跳舞去了,所以彭老总说话朝鲜很艰苦跳就跳吧。
    
    解说:1952年4月,彭德怀因病回国治疗,邓华被任命为志愿军代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全面主持志愿军工作,10月14日,美军对上甘岭地区发动了猛烈攻击,邓华很快制定出作战方针,坚守阵地、寸土必争,大量杀伤和消耗敌人,同时要求各军坚守坑道作战配合反击。
    
    上甘岭战役后来被许多军事教科书赞誉为坚守防御作战的范例,就在战役结束四天后邓华完成了长篇论文《关于朝鲜战局形势与明年的方针和工作任务》,报告呈送给毛泽东和彭德怀,毛泽东立即安排召见邓华,刚一见面毛泽东就夸奖邓华的气色比去年好多了,反映了战场形势的好转,随后毛泽东布置任务,要求志愿军决不允许敌人在西海岸登陆,并嘱托邓华最好你亲自去,你去了我放心。
    
    朱德、周恩来也参加了这次会见,周恩来送给邓华四瓶酒,邓华将这四瓶酒带回了朝鲜。
    
    邓英:那么他就说这个毛主席、朱总司令和周恩来就是那个让我向大家问好,然后总司令还专门就说是这个好呢就是就要一个一个的带到,要不然就不算完成任务,然后我父亲当时就拿出四瓶茅台来,然后放在那个桌子上,然后就说这个总理就说是专门就托我带四瓶酒,然后给大家就作为新年的礼物嘛,因为12月了,马上就要到新年,后来当时主席还说呢,这个四瓶茅台是不是礼物太少了,后来总理就说礼轻人意重嘛,然后就是把这四瓶茅台酒就拿出来,然后当时杨得志副司令就说了,说这个酒咱们就先别喝,说那个等到咱们打了一个大胜仗的时候再喝。
    
    解说:1953年7月27日朝鲜停战协议正式生效,10月27日,朝鲜金科奉委员长亲自为邓华戴上这枚“一级国旗勋章”,当晚在朝鲜举办的庆功宴会上众人开怀畅饮,一向颇有酒量的邓华喝得酩酊大醉,朝鲜战场成就了邓华一生中最高的军事荣誉,让他与彭德怀结为莫逆之交,但也为他之后的人生埋下了祸根。
    
    1955年3月,邓华正式被任命为沈阳军区司令员,不久后,邓华又被授予上将军衔,任命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分管作战方面事宜,但彭德怀对这一安排不太满意。
    
    杨雨田:彭老总呢,在后来担任国防部长的时候曾经说过这样一个话,说为什么总参谋长只能是大将担任,上将就不能担任总参谋长,这是彭老总说的话,彭老总说这个话当然意思有所指的了,他就指的是邓华,他就想邓华进来当总长。
    
    解说:邓华对于职务并不在意,1955年他最小的孩子出生,取名为邓欣,这一年对于邓华来说无疑是欣喜的,国庆前,中央为了表彰他在长期革命战争中的贡献特别授予他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一级解放勋章各一枚。
    
    同时,他还在忙碌地筹备11月开始的大规模演习,美国和台湾都对这次演习密切关注,台湾事后评价他是“彭德怀正规化建军路线的主要执行人”。
    
    邓英:记得有一次就是彭老总准备要到前线去视察啊,后来这个彭老总就跟我父亲说就说让我父亲替他到福建前线去视察去,然后还说让我父亲要坐他的专机去,那么当时我父亲就说就表示说这样不合适,就说这个我不能就是代表你,我也不能坐你的专机去,就是再三就推辞,但是最后彭老总还是坚持那他还是就是替彭老总到前线就去了一趟。
    
    解说:邓华结束这次东南海防前线之行回到北京时,已经是1959年元旦了,北京的政治空气已经发生了变化,这年夏天,毛泽东在庐山会议上对彭德怀定了性,认定以他为首的一伙人犯了“具有反党反人民反社会主义性质的右倾机会主义路线的错误”,同时也给邓华定了性,毛泽东说,邓是彭的人。
    
    杨凤安:实际上人家彭老总是很正派的,邓华就在沈阳那一块对朝鲜战场熟悉以后有情况,他也好指挥,是不是,所以以后不是这个庐山会议以后批判彭老总的时候,彭老总的军事俱乐部这时候彭老总就发了火,我有什么军事俱乐部,谁参加我的军事俱乐部你们报名,是不是实际上谁参加他的军事俱乐部了,没有啊。
    
    解说:8月,林彪在中南海主持中共中央军委扩大会议,已经被划为“军事俱乐部”主要成员的邓华受到了集体拷问。
    
    杨凤安:邓华没有事本来,回来以后批判彭老总又批判一个月嘛,批判以后就把他们都联系起来了,是彭老总最亲近的人,你看成了这个,那个时候的情况很难说。
    
    张纪:莫名其妙的,然后群起而攻之,下面都看上面的眼色,什么乱七八糟事都不是问题的都是问题,全揭发、批判,那上面动员啊,你谁不批判谁你右倾,弄不好你跟他有点沾边。
    
    杨雨田:他就对国防建设他写了一篇文章,就对国防建设的几点建议,这篇文章也成了他一个罪名,他因为彭老总担任国防部长,军委副主席嘛,他这个建议写给他因为原来一正一副嘛,他写给他这个建议也是正常的,你也无可挑剔,那么这个事情也成了一个罪名。
    
    解说:这次会议有一千多名各大军区的干部参加,他们对邓华连番发难,会议的一位秘书长严厉地说你十个元帅反了九个,老实交代你跟彭德怀的黑关系,面对无端的问罪一向温和的邓华也发了火,双方争吵起来,毛泽东知道后给邓华传来话,有些同志对你有意见开个会让他们说一说,你要硬着头皮好好听下去,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
    
    邓英:他们那个时候就是从来没有想到就说是中央啊或者是主席有什么问题,或者是从来都是从自己来检查,觉得中央既然是批评你嘛,就是不管怎么说也是从自己方面来检查,但是就我父亲就说了,说我是反党,反毛主席,他说这个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承认的,因为我没有反党,没有反毛主席。
    
    解说:但是让邓华没有想到的是昔日的老领导林彪此刻的态度,相当年邓华是在林彪的举荐下成为彭德怀身边的第一副手的,但在庐山会议后林彪却对人说我考虑很久,晚上睡不着觉,总觉得邓华留在部队是一个危险人物,在人民的回忆里邓华在四野的时候林彪对邓华还是非常重视的。
    
    邓穗:四野入关组建了12个纵队,纵队就是军啊,后来改成这个军,12个军组建了4个兵团,就是12、13、14、15,这个前3个兵团12兵团,13兵团、14兵团的司令都是总部首长,刘亚楼是这个副参谋长,程子华这个肖劲光都是总部首长,只有我父亲是直接从纵队司令提起来当兵团司令的。
    
    解说:到后来集体批判邓华时,甚至有人问道你长期跟林总却是格格不入,为何一到朝鲜就跟彭一拍即合,林彪对邓华的看法转变从什么时候开始呢?有人回忆,这也许和朝鲜战争期间有一次邓华回国向毛泽东汇报工作而没有向林彪汇报有关。
    
    杨雨田:因为当时我们打了两个战役,整个朝鲜战局发生根本的扭转,志愿军取了大胜利了,国内都欢呼一片,民主人士原来说我们是引火烧身。现在说我们的志愿军一打出去扭转乾坤,这说完全变过来了,当然志愿军的威望是非高的,所以回来汇报的,那当然他必须到林总那去汇报,起码也打个招呼吧!
    
    邓穗:他回国向主席汇报,向主席汇报以后呢,因为事先没安排,后来林彪呢就叫他的秘书啊,叫我父亲去给他汇报工作,我父亲就到林彪住处就向林彪汇报这个抗美援朝的工作。因为事先没有安排,所以他这个下午呢马山要赶回朝鲜前线,所以他一边汇报一边看表,一边汇报一边看表,就是林彪当时就不很不高兴,就说你走吧走吧,所以我父亲说下次一定专门再给林总汇报,所以可能造成他对我父亲的一些,一些不满意了。
    
    解说:1959年9月12日,这次军委扩大会议的最后一天,林彪宣布了对邓华的处理,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而彭德怀也已经被销军队内的职务,搬离了中南海,第二年,邓华被安排转业到四川任副省长。
    
    邓穗:他当时讲过一句,叫后来我体现会到他,当时对他自己,这个事情对他的压力,叫太平本是将军造,哪有将军享太平,他也是给自己的一些工作啊。
    
    邓英:那么他到了四川以后呢?就是不能再穿军装了他就把所有的军装呢他就都染成了那个深的颜色,在他来讲的话,就是这个军装虽然染成了这个深的颜色了,但是它仍然还是军装。因为我父亲可以说是打仗打了一辈子,那么军队可以说是他一生当中这个最难割舍的地方,所以他的心情肯定是非常沉重的。然后呢就是说话很少,那这个是包括跟我母亲都是这样。
    
    解说:1966年12月的一天,一伙红卫兵在成都把彭德怀押上了开往北京的火车,邓华听说的时候霍地站了起来,摔掉了手中的半截烟头。
    
    邓英:那么我父亲就跟我母亲就说,也可能还会要发生一些事情吧,如果要是有人要把我带走的话,你们也不要难过,就说我肯定不会是自杀的,如果我死了的话呢,你们就当我是上战场没回来,所以他就叫我母亲就专门准备了一个包袱,把他一些常用的换洗衣服就包上,然后就准备着,果不其然的没过多久,就是红卫兵造反派就到我们家,就把我国父亲就要带走。那么当时我父亲就是大概下午三四点的时候吧,那我父亲就说可以我跟你们走,但是就是让我吃点东西吧,我父亲毕竟打了那么多年仗嘛,他肯定还是有经验的,他这样的话,我母亲就把那个中午剩的冷饭,就拿开水泡了泡,然后就一点咸菜,这样呢他就吃了这样的一碗饭,然后就跟着造反派就走了。
    
    解说:李玉芝和孩子们没有想到,邓华这一走竟然三个多月都没有一点消息,9月的一天,李玉芝听说在在中心广场要举行一场五十万人批斗黑帮大会,就急急忙忙地赶了过去。
    
    邓英:父亲就是挂个大牌子,上面写上我父亲的名字,打个叉,然后人揪着,这么低着头,看见了以后,当时我母亲就很悲痛吧,然后就一下就瘫坐在这个台阶上了。
    
    解说:邓华在四川时曾给中央写过一份报告,反复修改后在家里放了一个星期,最终还是没有寄出去,邓华一家在四川一呆就是17年。大家都清楚,彭案不翻,邓案也是翻不了的。1965年10月底,四川省委第一书记寥志高给邓华带来一个消息,彭德怀即将到成都工作,担任西南三线建设委员会副主任,11月30日,彭德怀到达成都,被安排住在永兴巷七号。
    
    邓英(邓华之女):彭总知道我父也在成都嘛,而且知道我父亲当时是住在前委街所以就跟他的那个警卫参谋景希珍一块就趁着黄昏的时候,就戴个口罩就到了我父亲那住的那个院子那个门口。
    
    邓穗:就走大我亲这个楼前住的楼前,结果就没敢去,就在门口就看他就来回踱步,最后还是走了。
    
    邓英:那我我父亲呢就是,也知道彭总是在四川三线那个时候叫永兴巷嘛,当时有的时候我父亲到永兴巷去理发去,也听那个理发员也说过,理发员可能也知道就是我父亲和彭总的关系,所以我估计这个理发员肯定是有意的也就告诉我父亲,就是彭总住在这个永兴巷招待所里。
    
    解说:虽然住在同一个城市,这两位曾经在朝鲜战场一同叱咤风云的战友直到去世,都没有见上一面。1968年10月10号,正在关在锦江宾馆接受拷打和审问的邓华,迎来了戏剧性的一幕,一位首长模样的军人走进房间,专案组人员立即退了出去,这位军人是当时的五十军副军长,他向邓华敬了一个军礼,通知他明天早飞往北京参加八届十二中全会。
    
    邓英:我们一直没见到父亲,都是这个换洗的衣服,取的东西都是由这个部队看管的人穿着便衣到我们家来取东西,所以我父亲当时参加这个八大十二中全会的时候,我们并不知道,而是我的一个同学,他告诉我说有人在机场看见了你爸爸坐着飞机到北京去了。
    
    解说:在这次八届十二中全会召开前,原八届中央委员候补中央委员中被关押的叛徒特务里通外国,反党分子人数,就达到总数的71%,为了使参加会议的中央委员人能超过半数,邓华和胡耀邦、范文澜等人被毛泽东亲自点名因而获得解放。
    
    邓英:在会上主席还说了话,说邓华来了没有,很久不见你了,在四川你工作没有人说你不好,这个跟着彭德怀犯错误改了就好了嘛,就大意就这么个意思,解放了以后,就是我母亲也从那个单位被关着也放出来了,那么他也就很高兴,很高兴完了我们大家都集中在一起,就是也拿着个红宝书啦,那个时候,然后就对毛主席像呢大家就都鞠躬。
    
    邓穗:这个确实是这样,现在我想起来呢我父亲不光是因为好像当时那个情况是一种形势,这个不是的我父亲对主席的感情,尽管是好像蒙冤,他还是对主席感情很深。
    
    解说:这是邓华的练字本,在四川的日子里邓华练字的习惯的没有改变,他写得最多的还是毛泽东诗词,自从邓华被毛泽东点名解放后,他的待遇也有所改善,1971难林彪事件后,一些老同志纷纷向中央军委和老帅们提议,让邓华回部队工作。1975年邓小平主持中央和国务院的日常工作,一天邓华接到通知去参加四川省四级干部大会坐在主席台上的是时任四川省的第一书记赵阳和成都军事司令员秦基伟。
    
    邓英:这个司令员呢,他就从台上就走了下来,他从台上往下走的时候,大家都很奇怪,这个所有的目光就跟着这个秦司令员就一直看着他走走走,最后就走到我爸爸面前,就走到最后几排了,走到我爸爸面前,然后就是给我爸爸敬了一个礼。然后呢就把我爸爸请到主席台当时我爸爸不愿意去,因为他当时觉得他自己,那时那个所处处境和身份嘛,那就不愿意上去,然后这个秦基伟司令员就再三就是请他上去,坚持一定要请他上去,那最后呢我父亲就只好就上去。
    
    解说:1977年8月3日中央下达了任命邓华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副院长的通知。
    
    邓英:我父亲特别高兴,就跟我说,就说英英啊,他说我要回部队了,当时我都觉得是不太可能的事情,那么久的事情了,而且那么多年了,我就,而且中间也有过反复,那我就跟我父亲说,我说那个你骗我的吧,我说你骗我,你逗我的吧,后来我爸爸就特别高兴,跟我说就是,是真的,他说中央那个通知我了我要回部队了。
    
    解说:1977年7月,邓华出席了中共十届三中全会,他的名字出现在报纸上,这是他沉寂十多年后第一次在北京公开露面,敏感的西方记者捕捉到了这一情况,他们分析说邓华的付出意味着中国军方的新动向。回到北京后邓华见到了许多老战友,故人再见,却已经物是人非了。
    
    杨雨田:我看到他那个况我心里特别不好受,但是我当他的面我没表露出来,但是我离开他房子,一出门在楼梯里,我眼泪哗哗的下,为什么?就是我在朝鲜,在过去跟他的时候,他身体还挺壮的,身体还挺好,跳舞的时候那可以说从头到尾跟人民军那个人民军协奏团嘛,他们来陪,陪那些首长们跳舞,有时候我们也参加嘛,那跳舞跳的很好的,跳的很快的,到了分开以后,这么多年以后再见到他,他哮喘的很厉害,讲一句话要喘半天。
    
    张纪:(原邓华秘书)人呢很瘦,恐怕不到一百斤,脸上呢,皱纹也很多,精神不是那么很好,但是眼睛很有神,因为他肺气肿啊,还要吸氧,说话声音也不大,坐在椅子上。
    
    解说:1974年,彭德怀在北京301医院孤独地死去,去世前,他把一个烟盒交给夫人浦安修,这是多年前邓华送给彭德怀的礼物。
    
    邓英:彭老总就一直留着,留着到了这个彭老总落难的时候,他也一直把烟盒带在身边,最后在他就是临去世的时候,他就跟他的夫人浦安修就特别交了,就说这个烟盒是邓华同志送给他的,希望就是以后有机会的话就把这个烟盒呢转送回我的父亲手里,那么在彭老总的去世以后,我父亲又解放出来了,这个浦安修到301医院呢去看我亲就专门把这个烟盒拿出来,就专门交代给过专门给我父亲,就把这个彭老总的交代就专门又说了。
    
    解说:1979年7月,邓华肺病复发了住进了301医院,他虽然已经回到部队工作快两年了,但还没有得到平反,他一直在等待着一纸平反通知。
    
    邓英:当时总书记胡耀邦,还有总理赵紫阳到上海的时候路过上海,专门到医院去看了我父亲,那么我父亲还提出这个问题,就说他的平反问题没有得到最后的解决。那么等到这个胡书记和赵总理回去以后呢,那么就是说可能又促成了这个事情的尽快的落实。
    
    解说:1980年5月7日,解放军总政治部向全军发出关于邓华问题的复查结论的通知,正式为邓华平反、恢复名誉。
    
    邓穗:我到上海我父亲已经病的很重了,这是我当面跟我父亲讲的您的平反问题,咱们院里呢已经文件传达了中央,中央军委文件的已经传达了关于您的平反通知,我父亲尽管当时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了,但是他还是脸上露出很欣慰的表情。对我说感谢华主席,感谢党中央,感谢华主席,感谢叶副主席,感谢邓副主席,党还没有忘记我。
    
    解说:在邓华的家里我们见到了他的夫人李玉芝,老人已是94岁高龄,自从19岁年那年与邓华在一次联欢会上相识后迅速结婚,43年里,两人风雨相伴,不离不弃。
    
    李玉芝:邓华和彭老总在抗美援朝的时候关系很好,他们的战斗友谊没有参加其他的东西。
    
    曾子墨:1980年春节后,彭德怀夫人浦安修来到广州,特意去看望正在养病的邓华,他们又回忆起在朝鲜前线,浦安修去看望彭老总的情形,离别前,邓华说了一句,彭总对我很好,在旁的人注意到,他几乎要流出泪来了。到后来邓华病重的时,他的身旁还放这一篇没完成的手稿,题目是关于未来反侵略战争和国防建设的几个问题,神志稍微清醒时,他忽然对身边的人说,我打了几十年仗,人民是了解我的。
    
    本文来源:凤凰卫视 (博讯 boxun.com)
2319344181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毛泽东抄赠林彪《龟虽寿》 1971年为何又要回 (图)
·1946年部下讽林彪:吃了几年洋面包 仗都不会打了 (图)
·“南巡”的毛泽东在刺激林彪,也在试探周恩来 (图)
·1946年林彪与刘亚楼同追孙维世 两人险动武 (图)
·九一三前林彪自言:反正活不久了 死也死在北戴河 (图)
·林彪文革为何成毛泽东副手:三次“救驾”得欢心 (图)
·胡博:林彪一生中的两次败仗 (图)
·毛问交班给谁?林彪说要用跟您上井冈山的红小鬼 (图)
·叶群用恶劣手段把林彪架走作政治礼品送给苏联
·周恩来九大政治报告稿送林彪审定 林一字不看 (图)
·康生:不同意林彪要求把《党章》草案中他那段删去 (图)
·号称林彪写给黄永胜的信,是林彪的笔迹吗? (图)
·林彪批示:刘贼少奇五毒俱全,是特大坏蛋,最大隐患 (图)
·揭秘:林彪不为人所知的另一面 (图)
·视频:周恩来与林彪在天安门城楼争锋相对的讲话实况
·与林彪彭德怀并驾齐驱的将军:没他长征难言胜利 (图)
·审判江青林彪集团为何不依据《惩治反革命条例》
·揭秘:被林彪喻为一人能当10万兵的四野名将 (图)
·斯大林为何用十五个将军交换林彪?
·凤凰网清明节隆重悼念林彪排除毛泽东
·林彪与薄熙来两个都是强人,两人都试图打翻平衡
·北京媒体人:薄熙来问题远比林彪严重
·迟泽厚:关光烈谈林彪 (图)
·凤凰网在周恩来忌日重提毛泽东枪杀田家英和林彪 (图)
·草色烟光祭林彪 (图)
·毛新宇:爷爷发动文革是为了消灭四人帮和林彪 (图)
·北京“9.13”研讨会为林彪翻案 (图)
·万伯翱:没有说林彪事件黑匣子回来了
·中共功罪评说之十:林彪案有哪些疑点?
·著名法学家马克昌逝世 曾为林彪集团主犯辩护 (图)
·宋永毅:为林彪翻案和一些值得注意的倾向
·中共秘而不宣:林彪的黑匣子已经拿回来了!
·国共两党抗战将领文物在京展出 林彪之女出席(图)
·林彪元帅1966年5月18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的著名讲话
·将领后代相聚抗战馆 林彪之女林豆豆露面(图)
·高华遗作:革命政治的变异和退化——“林彪事件”再考察
·发现林彪体:A、B、C、D是正确的/网络游戏
·刘自立:索骨辩——林彪得逞又如何?
·毛泽东、林彪本是一家人诗证/刘自立
·林彪出事后的民间心态
·袁新民:莎翁《麦克白斯》与林彪之死
·再谈林彪争当国家主席/郭知熠
·周恩来弑了林彪,毛泽东又弑了周恩来/李扬
·谁是林彪案中的007?!有人将“571纪要”放现场?/史学
·无产者林彪正传/陈行之
·刘梦溪:林彪和叶廷同样死于“飞行暗杀行动”
·论为“林彪翻案”
·清理林彪派系:张廷发、许世友公报私仇的丑恶面目/潘涌
·张宁作证:毛泽东设计陷害林彪
· 罗瑞卿要与林彪当面对质 周恩来:太天真
·刘自立:林彪富歇异同论
·再谈林彪研究——是给政治结论下注脚还是研究历史?/寒竹
·寒竹:为林彪翻案是一种变态的“文革病”
·林彪是中共内最无耻的趋炎附势之徒/亦文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