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韩复榘怒斥部下:土匪都打不了 还有什么脸再干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5月10日 转载)
    
    来源:大众日报 作者:宁阳
    
    核心提示:4月中旬,当韩复榘再次听到刘黑七的残部逃走后,气得发疯,要亲上前线剿匪,还跳脚大骂:“这么几个土匪都打不了,我们还有什么脸再干。”后韩复榘又派大军追击残匪,并请中央空军飞机支援,经过40天的战斗,最终刘黑七的匪部被全歼,刘黑七仅只身逃到天津租界。
    
    韩复榘怒斥部下:土匪都打不了 还有什么脸再干


    本文摘自:《大众日报》2012年5月8日第9版,作者:宁阳,原题:《韩复榘山东剿匪》
    
    民国时期中国的匪患已经成为一个十分严重的社会问题。辛亥革命之后的10年里,很多报纸不把中国称为“民国”,而称为“匪国”,而山东、河南、四川等地匪患最为厉害。山东的鲁南地区是土匪的老巢之一,到上世纪20年代末,仅临沂就有匪伙50余股。他们小者数百徒,中者千余数,大者万余众。据后人统计,1912——1935年的山东省境内107个县,竟然84个县有土匪盘踞,其中仅势力较大的土匪就有370多股。其中孙美瑶、张鸣九、刘黑七等实力尤为强大,部属强盛时多达数万。
    
    对平民百姓来说,匪事之灾大大猛于战事之祸。匪患严重破坏了百姓的安定生活和社会生产,更加剧了社会秩序的混乱和社会心理的恐慌。人口和财产的损失更是庞大。土匪为祸地方的手段多种多样。绑票,即架票勒赎,是土匪索取钱财最常用的手段之一。如果土匪绑架到一户富家女子,就叫做“请观音”;如果绑架到了一个有钱的男人,就称之为“拉肥猪”;如果绑架到财主家的小孩,就叫“抱童子”。土匪抢架勒赎,后来发展到四处抢掠、逢人即架时,要价就降为三百元、百余元、十元即可,甚至无钱时可用百个鸡蛋赎要。土匪不仅抢劫普通士绅,还常常在交通要道,抢劫汽车、轮船,乃至占据火车站。政府机关和外国人往往也是土匪眼中的“肥羊”,不能幸免于难。1923年5月以孙美瑶为首的土匪便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临城劫车案”。
    
    民国初年,张树元、田中玉、郑士琦主政山东之时,政局相对稳定,政府有余力剿匪,匪患得到了一定的遏制。然而张宗昌主政山东之后,导致匪患遍地。1930年9月5日,蒋介石任命韩复榘为山东省政府主席。自此始,迄至1937年秋韩复榘退出济南,主政长达七年之久。在此期间,韩复榘为了巩固其在山东的绝对统治地位,在政治、军事、经济、文化和社会诸方面,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他上任后提出的“四项行政任务”之一就是剿匪,也可见其对剿匪的重视程度。
    
    为了维护地方治安,巩固其统治,韩把剿匪清乡列于施政纲领之中,不断训令、布告晓喻军队、地方党政及广大百姓,要求同心协力肃清匪患。为此还专门制订《守城剿匪办法》、《山东省民团剿匪奖惩办法》等条例、规定。训令部队、地方长官、民团组织等严格执行,有匪入境,合力兜剿,“不得借故无力抵御,相率走避”。剿匪有功者赏,不力者罚,并把这作为考核公务员的重要内容。韩复榘在1930年11月公布了《验枪办法十条》,对民间枪支加强管理。严格规定民间持有枪支的数量,并加以烙印甄别。此外,严禁民间私造军火,严禁铁工厂私修枪械,违者即严加惩处。
    
    韩还采取了剿匪与“清乡”结合、军民合作的做法。他主张组织民团、联庄会等地方武装,培养民众自治、自卫能力,县长要按时下乡,召集民众讲演剿灭办法,以期弭患于无形。为拔除土匪窝藏地点,他把剿匪与“清乡”结合起来。他自任鲁豫清乡督办兼山东省清乡总局局长,在开封设督办署,在济南设山东省清乡总局,在土匪活动的重点地区设立清乡司令部。为对付土匪,采取“以匪制匪”的特殊办法,重用熟悉土匪的“降匪”组成“特别侦探队”,以侦探土匪行踪,成为韩复榘剿匪的利器。“特侦队”下设两个大队,以“降匪”刘耀庭、张步云为两队队长,直接受第三路军总部领导,实际是韩亲自指挥。当时山东没有战事,军队的经常性任务就是剿匪,剿匪之战斗几乎无日不有。遇有特殊情况,他亦亲自督阵清剿。
    
    当时鲁南山区有土匪三大股:孙美瑶股,约3000人,据有抱犊崮;尹土贵股,亦约3000人,据蒙山;王百川股,据良崮(临朐境)。韩复榘“誓必扫清巢穴”,亲自任总指挥,以第三路军为主力,协以友军分路进剿鲁南各匪。韩复榘亲临前线督剿,各军配合形成对土匪包围之后。4月16日,韩下达总攻令。土匪则凭借天险,在山上筑石垒顽抗。韩下令放火烧山以去其屏障。韩复榘电令剿匪各军:“凡捕俘匪首领者赏洋五千元。”继又电令各军“获匪一律枪毙,通匪一律枪毙”。至中旬,土匪被歼十之六七。针对土匪占据抱犊崮有利地形,据险顽抗,他下令予以根诛:对匪区除妇孺外,凡15岁至50岁男子,如无“连环保”者一律枪决;并将抱犊崮山区藏匿土匪的村庄择要焚毁。至5月4日,鲁南抱犊崮土匪基本肃清,被捕土匪多被当场杀戮。到1933年1月,鲁南土匪基本被肃清。当时的天津《大公报》积极评论了对抱犊崮的清剿,“事系华北之全部治乱”,认为他“躬自督策”,“不但是为地方除害,且为国家纾莫大之隐患”。
    
    刘桂棠,即刘黑七,民国山东巨匪。韩复榘于1934年3月21日亲率手枪旅两营赴泰安坐镇指挥围剿,强调刘匪不绝,绝不发饷,来提高部队的战斗积极性。3月21日起,韩军与匪军先后在梁山、郓城、安驾庄等地接战三次,将匪击溃。4月中旬,当韩复榘再次听到刘黑七的残部逃走后,气得发疯,要亲上前线剿匪,还跳脚大骂:“这么几个土匪都打不了,我们还有什么脸再干。”后韩复榘又派大军追击残匪,并请中央空军飞机支援,经过40天的战斗,最终刘黑七的匪部被全歼,刘黑七仅只身逃到天津租界。韩复榘因匪首刘黑七的逃脱深感愧疚,乃向国民政府辞职,后因蒋介石挽留而留任。隐藏在租界的刘黑七匪心不死,曾几次派人到山东活动,都被“特侦队”抓获。韩复榘随后雇刺客进行刺杀,刘黑七身中三枪,竟然未死。
    
    韩复榘对土匪的清剿安定了地方社会。然而随着1937年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时局混乱,战事频繁,山东各地的土匪又死灰复燃,重新为祸地方。直到新中国成立后,山东土匪问题才真正得以解决。
    
    本文来源:大众日报 (博讯 boxun.com)
419346192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揭秘:韩复榘被蒋介石枪决后家人们的命运沉浮 (图)
·韩复榘之子:父亲被蒋介石诱杀 关于他的笑话是假 (图)
·蒋介石枪决韩复榘内幕:被诓开封命陨武昌(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不畏浮云遮望眼拨开云雾见青天——中美贸易摩擦升级为A
  • 创意千篇一律激情万里挑一
  • 富人往往是贱人
  • 移民最反对移民
  • 老锅的烦恼
  • 中共撕毁一国两制香港没抗争沦陷得更快
  • 荆轲比祥林嫂更加失败
  • 与时代脱节的川普年轻人提到他只是摇头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八十一至四百八十六毕汝谐(作家纽
  • 不要为了治病而冥想
  • 快乐和满足于简单的生活就会被人奴役
  • 六四屠杀三十年!对死难者如何纪念?
  • 田家英的婚外情
  • 愿谈则谈,要打就打!
  • 中美贸易战——一场转嫁“原罪”的战争
  • 快乐和满足于简单的生活就会被人奴役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法国的解放报热爱中国的解放军
  • 毕汝谐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九十三至四百九十八毕汝谐(作家纽
  • 台湾小小妮152
  • 飞虎队中国文人不顾事实真伪只管宏大叙事夸夸其谈的毛病何日能改
  • 孟浪直播瘟龟嗑药现形记
  • 罗勇泉中美贸易----美国的"胆小鬼博弈"能否再次取得成功?
  • 小乔山穷水尽已无路无需“灭爆”必“自灭”
  • 语丝中国用底层逻辑读懂中美贸易战
  • 自由魂后知后觉的预言骗子
  • 语丝中国中美贸易战下中国经济增长取决于自强不息的中国人
  • 育婴对中美经贸摩擦的反思
  • 孟浪中美贸易战——一场转嫁“原罪”的战争
  • 育婴一错再错终成大错
  • 自由天空中美贸易该如何走下去?事实胜于雄辩
  • 金镳“当委会”之闹剧可以休矣
  • 曾节明单纯的贸易战决不可能推翻中共——驳经济决定论者
  • 纪念堂改弦易辙也徒劳进退维谷步履艰
    论坛最新文章:
  • “威胁论”已是中美双向主旋律
  • 谷歌华为停合作 华为海外手机用户有何影响?
  • 六四30年临近天安门母亲被监控
  • 意副总理萨尔维尼:中国不能掌握敏感信息
  • 特朗普:美对中课关税奏效 企业撤离中国
  • 巴黎上诉法院下令对朗贝尔恢复治疗
  • 奥地利右翼民粹主义政党所有部长集体辞职
  • 《灼人秘密》亮相戛纳 幽默讽刺又令人悲哀
  • 巴黎大塞车:计程车驾校急救车堵路抗议改革
  • 乌克兰前谐星就职总统 解散国会 强调停战
  • 陈小雅评邓小平和赵紫阳
  • 解放报:天安门-镇压之夜的30年后
  • 王全璋被囚1410天不让见家属 其妻怀疑酷刑
  • 习近平赴赣向中共红军长征起点献花 察稀土
  • 孟晚舟抱怨受限 两名加拿大北京囚徒情何以堪
  • 韩表示将争取尽早通过800万美元对朝援助
  • 法新:特朗普禁令 华为和其全球客户危矣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