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中南海演习抓四人帮:有人开枪就往死里打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4月20日 转载)
    (人民网)
    改变中国命运的一天终于到来。
     (博讯 boxun.com)

      汪东兴回忆说:
    
      “第二天,也就是6日上午,经过华国锋签字同意,我用中央办公厅名义发出了开会通知。”
    
      汪东兴是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对于发这类会议通知,可以说是驾轻就熟。这一回,汪东兴发出的通知全文如下:
    
      根据华国锋同志的建议,兹定于10月6日晚八时在怀仁堂一楼召开政治局常委会,主要议程:
    
      一,审议《毛泽东选集》第五卷的清样;
    
      二,研究毛主席纪念堂的方案和中南海毛主席故居的保护措施。
    
    
      因部分文献需要改动,请姚文元同志列席会议。
    
      (签字):汪东兴
    
      中共中央办公厅
    
      1976年10月6日
    
      发出会议通知,只是诸多准备工作中的一项。汪东兴依靠中共中央办公厅的三位副主任,即李鑫、张耀祠、武健华,完成一系列绝密的工作:
    
      调兵遣将,宣布纪律──挑选绝对可靠中央警卫团的干部,内中大都是团以上干部,参加行动。进行战前动员,宣布纪律,进行宣誓;
    
      人员分组,明确任务──负责抓捕王、张、江、姚各一组,每组三四人。拘捕江青小组特地配备两名女警卫。这一小组还负责拘捕毛远新;
    
      踏勘现场,模拟练习──有关小组对怀仁堂的地形进行实地踏勘,比如捕人时走廊要突然关灯,灯的开关在哪里,都要一清二楚。捕人时如何格斗,也进行了模拟练习。
    
      汪东兴后来回忆说:
    
      “具体工作我做得多一点,因为我情况熟悉一点,又管一些军队和办公室,方便一点。应该由我做,应该做好。
    
      “在做具体工作时,我主要依靠了办公厅的三个副主任李鑫、张耀祠、武健华。如果说我做了一点工作的话,没有这三个人是不行的。
    
      “当时我没有考虑自己的危险,不应该考虑这些了……”
    
      一位在叶剑英身边担任多年贴身卫士的张参谋,参与了这次行动。在1982年11月24日上午,他回忆10月6日的准备情形:
    
      “我是执行具体任务的。是叶帅派我去的。那时叶帅决心大,行动快,‘四人帮’准备10号搞政变,我们提前在6号晚上八点(行动),名义是开政治局常委会,地点(选)在中南海怀仁堂。
    
      “事先都做好了准备。因为是突击任务,要绝对保密。早上把我从家中叫来,集合到中南海一所院子里。临走时,我对爱人说:我有任务,要到外地出差,时间可能长一些,几个月,半年说不准,我不能给你们打电话,也不能给你写信,你不要找领导打听,也不要告诉孩子们。我这次是秘密行动。
    
      “等我赶到指定地点,一看在场的都是一些熟悉的同志。每个人都带着武器,神情也特别严肃。虽然我们还不知道执行什么任务,但已预感到要发生一件大事。所有到场的人,都立即断绝同外界的一切联系,也不许到别的屋子随便走动。
    
      “不一会,汪东兴来了。他数了数到场的每一个人,宣布了几条纪律,接着就对我们进行动员,说江青一伙坏蛋要搞资本主义复辟,要搞垮我们的党,我们都是共产党员,要坚决听从党的指挥,要用鲜血和生命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开创的无产阶级政权。
    
      “随后,他就领着我们宣誓。誓词很短,大意是我们都是共产党员,要服从命令,保守机密;要勇敢战斗,不怕牺牲;要誓死保卫党中央;中央叫我们怎么干,我们就怎么干!
    
      “宣完誓,汪东兴又进行了具体分工,把我们分成几个小组,按人头四个人抓一个,还在大厅里作了演习。”
    
      汪东兴布置完工作,问道:“你们还有什么问题?”
    
      这时候,有人问:“如果有人开枪怎么办?”
    
      汪东兴非常明确地回答:“如果有人开枪,你们就往死里打,打死了你们没有责任!”
    
      为什么有人会提出这一问题呢?
    
      这主要是针对王洪文来说的。张春桥、姚文元是“秀才”,不会动手开枪。但是,王洪文那时身边常带短枪。他经常到靶场练枪,据说枪法还可以。
    
      另外,还考虑到毛远新。那时候,毛远新也身边带短枪。
    
      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毛远新都有警卫,警卫都带枪。
    
      汪东兴毕竟军人出身,所以他的答复非常干脆:“如果有人开枪,你们就往死里打,打死了你们没有责任!”
    
      我们根据汪东兴的命令,警卫们分三批秘密开进了怀仁堂,悄悄埋伏下来。
    
      叶剑英那天在玉泉山九号楼。尽管叶剑英是当天的行动的“导演”,但是他不露声色,连他的机要秘书、警卫参谋都不知道这一绝密行动计划。
    
      10月6日上午,叶剑英的工作一切照常。他像平常一样听秘书汇报,批文件,读书,看报,甚至还照常学英语。
    
      在这大决战前夕,叶剑英守口如瓶,处之泰然。
    
      据叶剑英的机要秘书回忆,在10月6日下午三时半,红机电话响了,意味着有重要的电话进来。
    
      电话是汪东兴打来的。他以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的身份通知“叶办”:“晚上八时召开政治局常委会,请叶副主席提前一个小时到达。”
    
      当机要秘书向叶剑英报告了这一电话内容之后,叶剑英说:“准时赴会!”
    
      这时候,“叶办”才开始着手晚上赴会的准备工作。
    
      六时一刻,司机老赵开来“红旗”牌大轿车。警卫参谋“马头”护送叶剑英上车。
    
      据“马头”回忆:
    
      车子开到木樨地的时候,叶帅问:“‘马头’,你注意一下,钓鱼台方向,有没有红旗车过来?”
    
      开到六部口的时候,叶帅又问:“‘马头’,你对中南海熟不熟?”
    
      我说:“熟呀!”
    
      他问:“怀仁堂有没有后门?”
    
      我说:“有后门!”
    
      他又问:“能进车吗?”
    
      我说:“能进车!”
    
      我当时觉得,今天怎么啦?叶帅怎么提出这么一大堆的问题来?
    
      晚七时──准确地提前一小时,叶剑英几乎和华国锋同时到达怀仁堂。
    
      这时候,怀仁堂里早已森严壁垒。三个行动小组已经各就各位。
    
      在叶剑英步入怀仁堂时,发生了一个小插曲:
    
      警卫参谋“马头”按照惯例,在叶剑英下车之后,手持叶剑英的公文皮包,紧随其后,步入会场。往常,“马头”随叶剑英进入会场,待叶剑英坐定,他把公文包放在叶剑英面前,然后退出会场。“马头”随叶剑英到过各种会场,都是这么个“程序”。不光叶剑英如此,其他中央首长也是如此。因为首长几乎不自己拿公文包的,总是由警卫参谋、警卫或者秘书持包。持包者护送首长进入会场,给首长放好包之后退出会场。这也是出于对首长安全的考虑,出于对公文包中重要文件的安全的考虑。会场往往设有专门的警卫、秘书休息室。当首长们在会场开会,警卫们、秘书们便在休息室里恭候……
    
      然而,今天的怀仁堂却有点反常:当“马头”随叶剑英步入怀仁堂时,却被守在门口的警卫科长挡住!
    
      原来,汪东兴作了特殊规定,除了首长本人之外,任何警卫、秘书不得入内。不言而喻,这一规定出自今天这一特殊情况的安全考虑。
    
      正因为这样,连“马头”也被拒绝入内。
    
      “马头”并不知道今晚的特殊情况。他坚持要进入怀仁堂,便与警卫科长发生争执。“马头”无奈,只得把公文包递给叶剑英,而叶剑英怕耽误时间,没有接过公文包便径直往怀仁堂正厅走去。公文包一滑,从“马头”手中掉下,啪的一声落地,顿时惊动了里面执行埋伏任务的人。
    
      这时,警卫科长只得随机应变,让拾起公文包的“马头”进入会场,并叮嘱他一放好包马上退出会场。
    
      “马头”照办了。他意识到今天的怀仁堂情况异常,但是他并不知道即将发生什么样的大事……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466195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四人帮”中唯一活着走出秦城监狱的人是谁? (图)
·粉碎四人帮后争议文革:毛泽东究竟犯了多大的错 (图)
·华国锋与四人帮闹僵:谁处理毛主席后事 (图)
·粉碎四人帮后报纸评论:打倒江青 不需要什么理由 (图)
·粉碎“四人帮”考证:李先念为何反对开会解决 (图)
·77年胡耀邦如何巧妙揭发四人帮外逍遥的康生?
·揭秘:“四人帮”中张春桥看不起的人是谁? (图)
·华国锋如何向政治局传达抓捕“四人帮”消息 (图)
·哪件事让华国锋认为“四人帮要动手了”?
·四人帮欺人太甚:文革中175位将军艰难平反始末 (图)
·叶剑英:主席的去世 解决了抓捕四人帮的顾忌 (图)
·华国锋没搞两个凡是:抓四人帮非毛泽东意愿 (图)
·华国锋没搞“两个凡是”:抓四人帮非毛泽东意愿 (图)
·非常罕见的照片:四人帮在被捕前最后的亮相 (图)
·四人帮成员王洪文结局:服刑时因惊吓病逝 (图)
·四人帮成员王洪文服刑时因惊吓病逝 (图)
·毛泽东逝世后华国锋和四人帮手挽手照片曝光 (图)
·当时宣传的四人帮的10大罪状
·法官回忆审判四人帮的详细经过(图)
·洪深:北京日报哀京城涌动为“四人帮”翻案风潮 (图)
·任何政权逆民心都会被粉碎──记“人民的胜利──纪念粉碎‘四人帮’35周年”讨论会
·“粉碎四人帮”35周年官方低调 中共元老后人聚京再评历史
·毛新宇:爷爷发动文革是为了消灭四人帮和林彪 (图)
·著名法学家马克昌逝世 曾为“四人帮”主犯辩护
·“粉碎四人帮”是伟大的人民革命?
·要为四人帮平反:北京“乌有之乡”开出社会药方
·廖承志批四人帮「染红」港报/杨奇
·华国锋为什么抓捕“四人帮”?/冼岩
·华国锋:推翻四人帮改变中国命运
·恽仁祥:抓捕“四人帮”贡献的争夺战
·“四人帮”可能是史无前例的第一大冤案/应天
·郭沫若从吹捧个人崇拜到欢呼打倒四人帮/古更
·毛泽东两次被捕出卖同志,“四人帮”中三个是“叛徒”
·朱学渊:应该学习纪念“一举粉碎四人帮”
·我怀念四人帮时代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