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毛泽东做了什么曾经深深刺伤了杨开慧?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月01日 转载)
    
      核心提示:此事对杨开慧刺伤很深,毛虽多次解释,均未得冰释误会。1923年,毛奉中共中央命,又要前往上海转广州,此次远行,杨开慧也未去送行。
    
毛泽东做了什么曾经深深刺伤了杨开慧?

      高华(来源:资料图)
       1973年,毛泽东已届八十高龄。年初,他亲自布署批判1972年的“右倾回潮”。在这年夏天召开的中共十大上,毛的文革理论体系再次被全面肯定。他大力提拔王洪文、张春桥等进入中央核心层。在维护文革理论体系的前题下,毛也安排邓小平等老干部逐渐复出,形成了一种由毛完全主控下新的权力平衡,环顾神州,四海晏清,毛的所有政治对手都已被铲除。然而他并没有稍稍松驰,中共十大后,毛又开始酝酿批林批孔运动。
      毛泽东从容坚定,老而弥坚,却早已步入垂暮之年,心情是沉郁和凝重的,就在毛频频就批林批孔运动发出“最新指示”的同时,他也象一般老人那样,对自己过去的诗文重又燃起兴趣,就在这年的冬天,毛捡拾起搁置多时的旧诗文,并对其中的一部分作了新的修改订正。
      毛泽东一生写有大量文稿,在其生前公开出版的只占其中的一部分,未公开发表的原因大致有几个方面:
      1、自觉不成熟,或公开出版与当下政治斗争有违的文稿,如毛在60年代初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谈话记记录;
      2、涉及党内上层斗争的机密,公开后会有损现今领导人威信的文稿,如毛在40年代初批判王明路线兼及批评周恩来等的《九篇文章》;
      3、毛在布署某些重大政治斗争前夜对若干重要问题进行思考的文稿,如毛在1966年7月8日写给江青的信,以及生前从未公开,写于1966年6月的《七律×有所思》;
      4、完全属于个人情感领域的诗文。
      在1973年冬毛泽东重新改定的诗文中,有一首写于50年前的《贺新郎》,直至他逝世后的1978年9月9日,才在《人民日报》公开发表。
      《贺新郎》是作于1923年的一首咏毛杨之恋的爱情诗,也是目前仅见的毛泽东唯一的一首爱情诗。毛泽东与杨开慧由相知、相恋于1920年结婚后,夫妻情爱笃深,然毛此时已是一职业革命家,常常奔走四方,与杨开慧分多聚少。杨虽系五四新女性,但仍深受其家庭传统文化氛围之濡染,情感丰富细腻,不仅深佩毛之魄力、学识,且对毛依恋极深,杨善诗词,写有一些旧体诗和日记,常咏对毛的爱恋,(1927年后,杨开慧将这些诗文藏于其家中的墙壁内,1983年老屋翻修才偶然发现)。杨开慧希望夫妇长相守,毛却难以做到。因此夫妻间难免有口角抵牾,毛偶尔也有厌烦之意。他曾抄写一首唐代诗人元稹的《菟丝》给杨开慧:
      “人生莫依倚,依倚事不成。
      君看菟丝蔓,依倚榛和荆。
      下有狐兔穴,奔走亦纵横。
      樵童砍将去,柔蔓与之并。”
      此事对杨开慧刺伤很深,毛虽多次解释,均未得冰释误会。1923年,毛奉中共中央命,又要前往上海转广州,此次远行,杨开慧也未去送行。毛写下这首柔情缱绻的《贺新郎》:
      “挥手从兹去。更那堪凄然相向,苦情重诉。眼角眉梢都似恨,热泪欲零还往。知误会前番书语。过眼滔滔云共雾,算人间知己吾和汝。重感慨,泪如雨。今朝霜重东门路,照横塘半天残月,凄清如许。汽笛一声肠已断,从此天涯孤旅。凭割断愁丝恨缕。要似昆仑崩绝壁,又恰像台风扫寰宇。重比翼,和云翥。”
      毛泽东的一生有一半时间是在战争年代度过的,他常说自己的那些诗词是在“马背上哼出来的”。1955年,毛对法国前总理富尔说,很留恋那种马背上的生活。毛诗意像雄迈,豪迈慷慨,他虽“不废婉约”,但更重“豪放”。就创作内容而言,毛诗中更多反映的是政治、理想和斗争。1962年毛接见越南南方客人,在谈到自己的诗词时,他说,“我也是写阶级斗争”。
      1957年,毛泽东、杨开慧的故旧李淑一将她回忆的一些毛杨诗词寄给毛,请他帮助回忆考证,其中就有李淑一忆及的当年毛给杨的《虞美人》的残句。毛复信曰:“开慧所述那一首不好”。毛说“不好”,未知是否为真心话?却有一种过分政治化的感觉。然而在私底下,在毛激越高亢的潜层,在其不予示人的个人天地之一角,毛还留有一份对“婉约”的欣赏。
      毛泽东晚年一再圈点柳永词,1973年冬,他将那首《贺新郎》又作了最后的修定。毛将原词中“重感慨,泪如雨”一句改为“人有病,天知否?”
      “重感慨,泪如雨”,虽浅露直白,却饱含平常人之情暖,将其改成为“人有病,天知否”,则更精彩,一下跃升到“形而上”的层次。
      “人有病,天知否?”究竟是何含义?毛之问天,胸中又有何等强烈的愤懑?50年白云苍狗,此时之“病”与彼时夫妻间的感慨难道仍是同一物吗?
      毛泽东不太喜欢别人对他的诗词作注释,他说,“诗不宜注”,但毛也不反对诗家从不同的角度来注解他的诗词。毛在1964年对他的老友,也是注毛诗的名家周世钊先生说,注毛诗“可以意为之”。毛的《贺新郎》在1978年发表后,注家蜂起,李淑一以毛杨老友的身份发表学习体会,称诗中之“人有病”乃是指人民在三座大山压迫下所造成的苦痛;“天知否”,有唤起人民革命推翻三座大山的含义。注毛诗的另一名家周振甫先生也持类似说法。李淑一等的解释或许可以说得通,但我总觉得隔了一层,我更相信毛在1923年写作该诗时,主要是咏夫妻间的情爱,而1973年修改此句则意蕴深远。
      毛泽东晚年的心境极为复杂,在壮怀激烈的同时,又日显幽深苍凉。毛之一生,事功厥伟,然改造人性又何等艰难!毛虽早已一言九鼎,一呼百应,但“真懂马列”又有几许人?万千众生,有待拯救,却懵然不知,又怎不让人焦虑!
      1975年,毛曾三次让工作人员为他诵读瘐信的《枯树赋》:
      “……昔年树柳,依依江南,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情何以堪!”当毛一遍遍听读《枯树赋》时,是否也有一种夕阳西照,而壮志难酬的慨叹与无奈?
      在毛泽东生命的最后阶段,他让文化部抽调名家在秘密状态下为自己灌录了一批配乐古诗词。在这些古诗词清唱中,毛最喜爱南宋张元幹的《贺新郎×送胡邦衡待制赴新州》,词云:“……天意从来高难问,况人情老易悲难诉。”晚年毛的心思又有谁能猜透呢?
       近读陈徒手《人有病,天知否:1949年中国文坛记实》,对作者何以用毛词之佳句作书名再三体味。以吾观之,此“病”似病又非病也,病者,有待改造的人性之痼疾,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腐朽思想也;非病者,精神,灵魂之痛也,对焉,错焉?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8168801529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杨尚昆晚年评价毛泽东:讲过的话可以重新变过 (图)
·人民网:周恩来为什么不敢与毛泽东翻脸? (图)
·人民日报关于联合国为毛泽东降半旗的报道
·1975年毛泽东会见金日成为何声明“不谈政治”? (图)
·陈云评毛泽东三大错误:破坏民主集中制 一意孤行 (图)
·重庆谈判时蒋介石日记中的毛泽东:绵里藏针 (图)
·四平之战林彪的指挥失误:听取了毛泽东的意见 (图)
·毛泽东的最后岁月:与孟锦云重逢为何要用手摸脸 (图)
·蒋介石在延安毛泽东窑洞内看到了什么让他震惊
·1949年毛泽东访苏签《中苏友好条约》非中国草拟
·1978年邓小平全国“点火”:毛泽东究竟哪里伟大 (图)
·1978年邓小平全国点火:毛泽东究竟哪里伟大
·揭秘毛泽东逝世公开广播出错的幕后 (图)
·毛泽东私人医生披露的秘闻 (图)
·毛泽东称谁为中国第一阴险军阀?并非蒋介石 (图)
·毛泽东称谁为中国第一狡猾阴险军阀?并非蒋介石 (图)
·82岁老人告诉你毛泽东时代的腐败
·基辛格访华时为何称毛泽东英文翻译可作美国总统 (图)
·毛泽东与诸葛亮谋略比较:诸葛亮智谋都过于稚嫩 (图)
·反毛泽东学者去世 死也不安宁 (图)
·毛泽东专用:小瓷碗如今价值170万元 (图)
·农民算的这笔账:我们现在比毛泽东时代还穷!
·景山公园举办纪念毛泽东图片展 (图)
·著名中共党史、毛泽东研究专家高华12月26日病逝 (图)
·“毛泽东的孙子”陆柏权和上海访民吃饭,谈被精神病以及毛家的事/视频 (图)
·毛泽东冥诞“军民”同悼 逾千军转集会访民被抓 (图)
·毛泽东诞辰118周年 近千访民发欲到纪念堂/视频 (图)
·实拍:武汉汉阳举办纪念毛泽东诞辰118周年 (图)
·毛新宇亲自指挥抓“毛泽东的孙子”陆柏权/视频 (图)
·新闻目击 毛泽东诞辰日访民又要闹“故事” (图)
·组织部原部长称三成基层干部没读过毛泽东文集 (图)
·洪深:凤凰网揭秘毛泽东宠幸的三位漂亮女空军(多图) (图)
·审讯不公 男子天安门毛泽东像前自焚 (图)
·洪深:大连晚报曝光毛泽东保姆被奸杀显示中共掩盖无数丑闻 (图)
·温家宝自曝:家人在毛泽东时代遭到迫害 (图)
·伤不起 毛泽东母校的学生游行 (图)
·温家宝透露:家人在毛泽东时代遭到迫害
·大家谈中国:看“毛泽东旗帜网”被关闭整顿 (图)
·上海访民管君丽,吴慧群,姚亚娥为了纪念毛泽东遭拘留
·毛泽东家乡湘潭县农民七一赴京上访
·毛泽东石膏像成神-求海外华人管一管这缺德事/余明
·毛泽东去世三十周年:苦涩的笑话/彭小明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毛泽东是潘金莲的好学生/谢选骏
·赵达功:毛泽东的“幽灵”依然在中国游荡
·有话要说:毛泽东年代没人敢惹中国吗?
·超牛文章:俺非常怀念伟人毛泽东毛主席!
·评、抨、呯何新《重论毛泽东》/网络游戏
·薄熙来消费毛泽东/网络游戏
·毛泽东“西学观”对中国政治的影响/何清涟
·为什么说陆柏权不是毛泽东的孙子/钟孝义
·“毛泽东孙子”的真假奇案琐谈/于雁
·毛泽东、林彪本是一家人诗证/刘自立
·毛泽东与蒋介石的基因差异
·解龙将军:为何说卡扎菲是毛泽东的好学生
·毛泽东的“唯物辩证法” /田辰山
·毛泽东为何尊称日寇为“皇军”?/谢选骏
·毛泽东对日本战犯为何“以德报怨”?/谢选骏
·旷世枭雄,悲剧人生——解析毛泽东
·杨晓刚:蒋介石为什么没打过毛泽东?
·那幅"猪头像"是否该摘下了-- 戏谈毛泽东无胆"黄袍加身"(末篇)/淳于雁
·女作家丁玲的“幽默”回忆—戏谈毛泽东无胆“黄袍加身”(续篇)/淳于雁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