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远征军野人山撤退:战士遭女野人掳掠配种险丧命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2月02日 转载)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安于道
    
    核心提示:几天之后,男兵们同样遭到雌野人的袭击。一天晚上,士兵张文起来方便,本来是就近解决的,后来感到肚子有些疼,于是往远处多走了两步,等他刚刚蹲下,只听脑后一阵风似的,两个高大的雌野人从背后像饿虎扑食一样扑上去,抬起张文就跑。
    
    远征军野人山撤退:战士遭女野人掳掠配种险丧命


    本文摘自:《血战缅甸(杜聿明将军回忆远征军悲壮战史)》,作者:安于道,出版社:长江文艺出版社
    
    戴安澜与杜聿明失去了联系,被迫孤军作战,那么杜聿明的主力部队呢?
    
    自从曼德勒会战的失败,就注定了中国远征军不得不撤回中国。然而,日军的追击与堵截,迫使中国远征军必须穿过没有人烟的野人山,才有回归祖国的一线希望。
    
    野人山位于中、印、缅交界处,绵延千里,纵深200余公里,山上乔木遮天,藤草迷漫,终年不见天日,猛兽成群,毒蛇、疟蚊、蚂蝗遍地。
    
    1942年6月,杜聿明带领的已溃不成军的中国远征军数万将士,走进了这里。
    
    靠近野人山时,杜聿明命令全体将士扔掉汽车、战炮以及可能给将士们带来负载的所有设施与物品,轻装上路。接着,杜聿明打开出国时蒋介石送给他、而他一直舍不得喝的一瓶红酒,说,“远征军的将士们,这瓶红酒,是蒋委员长送我的饯行酒,我没舍得喝,今天我们把它喝下去,因为,我们穿越的是九死一生的野人山。我们每个人都面临着生与死的考验,野人山,既是我们通往国土的生路,也是我们走向死亡的鬼门关,祝大家好运。”
    
    杜聿明走进去了,将士们也走进去了,于是死亡之旅开始从脚下延伸。
    
    热带的原始森林里从来都是暗无天日,这是野人山给将士们上的“第一堂课”,它使将士们不断迷失方向,不断掉队,不断走失,不断因此而永远离开人世。
    
    雨季,又是折磨将士们的魔鬼,雨水像一滴滴毒液,侵蚀着将士们的皮肤、血液、躯体,许多将士的皮肤开始瘙痒、红肿、糜烂,最后带着脓疮死去。一个南方女战士,临死时,她让身边的姐妹用树叶遮住她的脸和手,她说,“到了那边,不能吓着别人”
    
    突然冲过来的山洪是吞噬战士的猛兽,将士们来不及提防,来不及躲避,许多将士挣扎着爬上树,但有些战士尚未等到山洪过去,因耗尽体力,又从树上掉下来,被山洪卷走。树上的人眼睁睁看着战友被山洪吞没,却无法营救,心如刀割。到后来,谁也说不清楚凶猛的山洪夺走了多少将士的生命。
    
    毒蛇、野兽、蚂蟥甚至蚂蚁都成了侵蚀将士生命的死敌。这些同是生灵的动物,猝然间发现了另类,便跃跃欲试,它们袭击将士们的时间通常是夜里,每当将士们筋疲力尽、躺在潮湿的地上睡着的时候,它们便乘虚而入,许多人都是在睡梦中死去的,有些人侥幸活了下来,但已遍体鳞伤,失去继续行走的能力。
    
    能够继续行走的将士虽想帮这些遍体鳞伤的将士,然而却无能为力,因为他们每走一步,两腿都如同拖着千斤重的沙袋,使出了全身的气力,已自身难保,无奈,只能眼巴巴地抛弃重伤的战友,用泪水与他们永别。
    
    进入野人山一个月后,断粮断水断药成为将士们生命的直接威胁,开始,将士们效仿红军当年过雪山草地时吃野菜、吃皮带、吃树叶,但后来遍地能吃的野菜已被吃尽,于是将士们开始吃树叶、树皮,接着浮肿、胃病、肝病、贫血等疾病向将士们袭来,许多人从此倒下了,再也没有起来,还有许多将士因不能辨别野菜和树叶是否有毒而中毒而死。
    
    野人山的瘴气从来都是突然出现,将士们没有预测的常识和经验,瘴气也成了剥夺将士生命的又一个杀手。许多人都是在不知不觉中,什么都没看见没觉察的时候,缓缓地倒下来,渐渐停止了呼吸。
    
    部队在原始森林里走了三天,才走了十多里。新22师师长廖耀湘以一个军人特有的执着、果断和坚毅,率领全师工兵,手执特制的缅刀,走在部队的最前面,连续不断地将一棵棵大树砍倒,将一根根巨藤除掉,在密不透风的密林里,硬是砍出一条一尺左右宽的“人行道”。在湍急的林间河流上,架起一座简易的木桥,好让后面的部队顺利通过。
    
    杜聿明在踏进野人山的第一步时,作为一名职业军人,使他本能地意识到:危险!但强烈的自尊心又使他不肯承认自己的错误。杜聿明脸色憔悴苍白,胡子留得很长,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虚汗从脸上点点渗出,雨水打得他睁不开眼。
    
    傍晚,密林的天黑得很早,大家提前在密林中宿营。疲倦的官兵一边用芭蕉叶搭建“营房”,一边往山下看,走了一整天,最多只走了四五里路,这样的行军速度,何时才能走出这不见阳光的密林?每个人都显得忧心忡忡。
    
    “向委员长发报求援!”杜聿明终于发出了命令。
    
    电台还在,这是杜聿明严令绝对不能丢失的一件军用品。现在,它也是杜聿明惟一抱有一丝希望的东西,但很快,这个惟一的希望也变成了绝望。野人山就像一个密不通风的大世界,密密的树叶,挡住了阳光,挡住了狂风,也挡住了频频发射的电波。杜聿明紧皱着眉头,对新22师师长廖耀湘说:“难道我们真要全军覆没在这野人山?”
    
    廖耀湘望着湿漉漉的电台和满脸失望的杜聿明,只摇了摇头。
    
    部队越往野人山深处走,情况也越来越复杂,特别是那些女兵,在这次“死亡大行军”中,其遭遇是无法想象的。
    
    黑夜降临了,这是战士们最紧张的时刻,因为这时也是山中野人们袭击远征军最为频繁的时候。廖耀湘下令,男兵要注意保护女兵,要结伴而行,不要单独行动,不要掉队,但意外还是频频发生了。
    
    几个女兵来到一棵芭蕉树下,匆匆用芭蕉叶搭建了一个简易的窝棚,走了一天,又累又饿,她们赶紧钻了进去,紧紧靠在一起睡了,可刚过一会,她们被近处不断发出的沙沙声吵醒,她们连忙爬起来,仔细一听,原来又是白天一直跟随她们的野人来骚扰了,女兵们不约而同地掏出手枪,将子弹推上膛,时刻准备与野人拼命。
    
    长期生活在深山老林中的野人,其行动远比女兵们想象得要快,还没有等女兵们从惊吓中回过神来,两个高大的黑影便从窝棚前一闪而过,女兵们一起开枪向他们射击,但没有打中。这是两个雄野人,已经跟随这几个女兵三天三夜了,几次偷袭都没有成功,这次他们又来试试运气。几声枪响虽然没有打着野人,但也把他们吓得够呛,他们一溜烟跑了。
    
    女兵们暂时松了一口气,她们商量着下一步该怎么办。一个女兵说:“我在老家听老辈人说,野人怕火,我们在窝棚外生一堆火,这样就不怕了。”大家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于是分头去捡干柴,不一会,在附近捡干柴的女兵们都回来了,可就是不见刚才提议的那个女兵。同伴们着急了,她们四处搜寻,嗓子喊哑了,子弹打光了,天也麻麻亮了,终于,在密密的灌木丛中,找到了她们的伙伴。可眼前的惨景令她们悲痛欲绝,只见这个女兵赤身裸体,下身流了很多血,两条细细的瘦腿被血染红,血已经干涸,凝在腿上,全身上下到处是深深的牙齿印,两个乳头已经被咬掉。
    
    在这支部队中,进山时女兵有45人,出来时仅剩5人。师长廖耀湘在看到女兵们的惨状后,望着北面遥远的青山,喃喃自语:“这些女兵,都是我们从国内带出来抗日的,壮志未酬,就死在野人山,还死得这样悲惨,将来回国,我们怎么向她们的亲人交代啊?”
    
    然而,几天之后,男兵们同样遭到雌野人的袭击。一天晚上,士兵张文起来方便,本来是就近解决的,后来感到肚子有些疼,于是往远处多走了两步,等他刚刚蹲下,只听脑后一阵风似的,两个高大的雌野人从背后像饿虎扑食一样扑上去,抬起张文就跑。
    
    她们将他抬到一个十分隐蔽的山洞里,用野人才会有的方法刺激筋疲力尽的张文的下体,她们全天候守着张文,一步也不离开。白天其中一个外出找吃的,另外一个守着他,连上厕所也跟着,到了晚上两个女野人轮番上阵,几天下来,张文被折磨得不像人样了,两个雌野人觉得张文实在没有利用的价值了,这才依依不舍将他放弃,直到部队发现奄奄一息的张文,他才得救。
    
    本文来源:凤凰网 (博讯 boxun.com)
0198191951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孔子提倡“有教无类” 野人贱人大盗均可入学 (图)
·远征军野人山撤退十不存一:抬杜聿明死二十多人
·廖耀湘悲情回忆远征军女兵过野人山:女兵无一生还(图)
·女英雄走出了 “野人山”,却走不出专制罗网
·重庆现神农架野人 网友疑为周老虎翻版 (图)
·神农架官员:“野人之谜”并非当地政府刻意炒作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十集专访 第八集
  • 私企本是官商从来姓党
  • 川普为何自称巫婆
  • 大陆民族情绪泛滥 《灌篮高手》作者挺港运遭网民封杀/RFA
  • 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体育界
  • 新加坡vs香港--金融中心
  • 冥想者(诗歌)
  • 中华联邦制如何不是中华苏维埃联盟制
  • DecodingthecracksintheChinesemodel
  • 斯诺登可以投案证明自己无罪了
  • 特疯子必将被共和党抛弃,彭斯扶正
  • 勇武派就是人民的卫士
  • 题申纪兰
  • 电脑病毒是人类原罪的证明
  • 海外异议人士当如何生存?兼驳张林、王清营的“牲人”论
  • 鲁迅阴魂不散中国翻身无望
  • 博客最新文章: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国际大家庭
  • 谢选骏浦志强自相矛盾
  • 曾节明中国大陆民众的巨变
  • 谢选骏“中国梦”来自《红楼梦》的四大皆空
  • 曾节明特疯子对华贸易战的草包结局之因,及对中国局势的影响
  • 谢选骏印尼人都比香港人值钱
  • 李芳敏1440008願全地都敬畏耶和華,願世上的居民都懼怕他。
  • 谢选骏落井下石的废垃社会
  • 点滴人生人生隨筆:九七憶往(十)(完)
  • 谢选骏战争让人透视了人生的真相
  • 徐沛連載完畢,全文在此:
  • 张成觉蘇俄文學的深度-重看影視《這裡的黎明靜悄悄》有感
  • 移民秘笈在美国追求经济利益不影响庇护申请
  • 谢选骏穆斯林不能回家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夫妻婚姻家庭
  • 谢选骏日本和诺贝尔奖一样低俗
  • 明暗經緯錄中華民族千里共嬋娟明月
    论坛最新文章:
  • 寻找脱贫之道 美法3经济学家共获经济诺奖
  • 航天强国关注“清除空垃圾 ”
  • 官警二代死刑逍遥引高层动怒 滇孙小果案再审
  • 法彩票公司将开放股权 政府鼓励个人购股
  • 突尼斯将高票迎来法学教师新总统严打腐败
  • 公安局长疑戴名表视察无锡桥塌现场 网民不太信
  • 德国5G不排斥华为给平等竞争
  • 经济紧与人民币贬 游日中国客不再疯买了
  • 中国新款汽车叫哈佛 俄人或最爱
  • 赵紫阳百岁冥诞出记传 透露曾吁为六四平反
  • 韩法务部长辞职 文在寅能否消弭危机前景未卜
  • 腾讯清早偷偷恢复NBA转播 惹网民酸骂
  • 日本台风灾难扩大 国际阅舰式取消
  • 赵紫阳百岁冥寿 子女发文谈中国精神困局
  • 传统左派学校也反禁蒙面法 逾百人雨中组人链声援及抗议
  • 反蒙面法第二周:警滥捕旁观市民 示威者袭警手段趋烈
  • 选票变天 突尼斯民众狂欢干净总统问世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