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日军投降后遭苏军屠杀 幸存者称是南京大屠杀报应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1月28日 转载)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萨苏
    
    核心提示:南部后面说的话在日本现在这一代人中很少能听到了,他说:“我去过南京的纪念馆,这是——因果。”
    
    日军投降后遭苏军屠杀 幸存者称是南京大屠杀报应


    本文摘自:《尊严不是无代价的》,作者:萨苏,出版社:山东画报出版社
    
    中国軍が敗れて牡丹江の林口付近まで追い詰められた。そのとき十一人の女性兵士が、負傷者を肩に負い放歌高吟しながら牡丹江に身を投じ自決した、日本軍の注意をひきつけ、主力の撤退を助けた。
    
    这是从日本番町书房《关东军与开拓团》一书中摘录的,对中国军队一次失利的描述,翻译过来就是“战败的中国军队被追赶到牡丹江畔林口附近,此时,(中国军队中的)11名女战士背负伤员,高声唱着歌,投入牡丹江中自尽而死。(她们的行动)吸引了日本军队的注意力,帮助了主力的撤退。”
    
    作者没有说明这次战斗的时间,但是对比中日史料,我认为此处所描述的,应该是东北抗日联军第五军一师1938年在乌斯河畔的战斗,史称“八女投江”(这里日方记载是11人,与中方记载不同)。
    
    在八年的抗战中,我国军民曾饱尝失败的痛苦,那种最后时分的惨烈场面,又何止一个“八女投江”。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战败,是为中国抗日战争最后胜利的一幕。苦战八年的中国军民欣喜若狂,集团军总司令冯治安将军挂上腰鼓冲到街上的庆祝人群中边敲边舞,动作癫狂,直到泪流满面……
    
    冯将军的失态可以理解,1937年7月7日,正是他所部的三十七师在卢沟桥奋起抵抗,揭开了这次救亡战争的序幕。这一打,就是八年,佟麟阁、赵登禹,多少好兄弟战死沙场,他前任的集团军总司令官张自忠将军也是在湖北战场壮烈殉国。
    
    我想,很多中国人都会想知道——那些横行一时的日本“太君”,当此战败之时,他们当时的表现和经历又是怎样。
    
    接触过一些侵华战争中的日本老兵,但是,谈起战败投降那一刻,他们中的很多人却讳莫如深。
    
    最初认为这是他们“顽固”的一种表现。然而,慢慢发现,他们不肯谈,有的并不是顽固,里面也有些难以说清的东西。
    
    认识一个叫松元的日本老者,八十多岁了,依然身手灵活。我到日本的时候,需要装电话,还得到过他的帮忙。2002年,在京都的一位中日友好雄鹰会的成员伊藤老先生去世,我去参加了他的葬礼。葬礼上,松元表现得极是伤心,下来后我问起他和伊藤的关系。
    
    日本战败的时候,松元从被苏军押往西伯利亚的日军队伍中逃出来,想逃到当时称为“关东州”的大连寻机乘船回国。路上遇到同样逃出来的伊藤,两个人风餐露宿,靠吃山中的野果和橡子才活下来。
    
    这样,我才知道松元当年是关东军中的日军军官,于是问他有没有和苏军作过战。松元苦笑一声,说还在行军战争就结束,一枪没放整个部队就投降了。他接到命令后随联队长到苏军司令部洽降,苏联人还用葡萄酒和大列巴面包招待他。
    
    那,我随口问,既然如此你何必还要逃呢?
    
    问完,却是半天没有回答。萨奇怪地转头去看,却见松元站在那里,二目微闭,身体僵硬,不自觉地变成了一个类似立正的姿势。
    
    好久,松元才极为艰难地开口道:“这没有什么好说的。”
    
    随后,就闭紧了嘴巴,嘴角向上抿,脸上的肌肉绷得极紧。以我经验,这是一个典型的表示拒绝的身体语言。这让我感到很是惊讶——难道他当时是为了什么“武士道”的精神才逃走的?
    
    细看去,却见他的鬓角,竟然淌出了点点汗迹,而他的眼神分明带了一种难言的——恐惧。
    
    对,就是恐惧,一种隔了几十年依然在瞳仁里面闪烁的恐惧。
    
    这时,主持葬礼的南部先生在我肩膀上拍了拍,摆摆手,示意我不要再问了。
    
    葬礼结束后,我坐南部的车走,在车里逮了个机会问他——为什么不让我问松元那个问题?
    
    南部似早就想到我有此一问,点点头,说:“松元从来不谈他战败时候的事情,你这样问,随后低声说,有很多那个时候的事是我们不愿意回忆的。”
    
    “你们?那么,南部先生当时也在中国的东北?”
    
    南部先生点点头:“我在西伯利亚的俘虏营干了六年苦力,对不起,我那时也是关东军。”
    
    “那么,所谓不愿意回忆的事情,是哪些事情?能举个例子吗?是觉得投降丢脸吗?”最后一句是我的采访策略。
    
    南部先生看了我一眼,说:“不……是。”他把车停在路边,停了片刻,对我讲了他在战败时候的经历。
    
    那时,南部还是一个“初年兵”,他们向苏军投降之后,苏军收缴了日军的武器,然后让他们行军到附近的一个村子,列队坐在空场上。
    
    然后……然后就是枪声。四百个日本兵,被打死了两百多名,每一个都是脑后中枪。
    
    南部当时坐在队列里,看着一个苏联兵提着一支转盘机枪,从后面走到前面来,枪口还在冒烟。而后,苏联军官下令剩下的日本兵挖坑埋葬死者,回营房吃饭。南部记得当时被打死的日本兵,都是队列后排的,一排一排地打,不分军官和士兵……
    
    “你们没有反抗或者逃跑?”我忍不住问(没问他武士道精神呢?)。
    
    “败了,什么都没有了,就看着别人来杀,一点儿反抗和逃跑的心都没有。心里很平静,好像被杀是很正常的事情。”南部慢慢说道,“那时候就是用枪对着我的头要打,我也不会想跑。”
    
    一瞬间,我想起了南京草鞋峡被俘和遭到屠杀的中国军人——有人曾经责怪他们那样多的人,为何不起来反抗就被屠杀,甚至有人说那是因为中国人懦弱……
    
    末了,南部苦笑一声:“你知道苏联人为什么杀我们吗?”
    
    日军中有人密谋反抗?苏军报复?立威?几个答案都被否定了。
    
    原来答案很简单,苏联人在这里只准备了150个人的饭,可是来的俘虏有400人。怎么办呢?再做250人的饭?还是让俘虏从400变成150?
    
    显然后一个办法省事得多……
    
    南部后面说的话在日本现在这一代人中很少能听到了,他说:“我去过南京的纪念馆,这是——因果。”
    
    我问他:“松元就是因为这样的事情,才逃走的?”
    
    南部摇了摇头,说,这样的事情当时很多,不算什么,他不会那样胆小……被送到西伯利亚的日本人,苏联人说死了六万,实际上失踪的有六十多万。他是军官,看到的或许不仅这些……他从来不说为什么从苏联人那里逃跑的,我还是今天,才第一次听到他说作过洽降的军使呢。
    
    战败的时候,到底是看到了什么,经历了什么,让日本关东军军官的松元决定逃跑和一直恐惧到几十年之后呢?至今,于我依然是一个谜。
    
    本文来源:凤凰网历史 (博讯 boxun.com)
40198152355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南京大屠杀真实照片:尸横遍野 (图)
·对比中日教科书中对南京大屠杀不同的说法 (图)
·蒋介石错误指挥导致南京保卫战变成南京大屠杀/郭汝瑰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和杀人者的口述
·南京大屠杀71周年 悼遇难同胞 (图)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赴日控诉暴行 曾亲睹表姐遭辱
·南京大屠杀历史又添新证(图)
·南京大屠杀:中国政府沈默数十年
·南京大屠杀最新照片(图)
·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 勿忘南京大屠杀/曾慧燕
·南京大屠杀事件元凶:松井石根
·首份中国人记载南京大屠杀的日记公开(图)
·彻底检证南京大屠杀 (第一章)
·南京大屠杀战犯庭审纪实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不足200人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不足200人 10年内证人或消失 (图)
·85岁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倪翠萍辞世
·南京悼念南京大屠杀遇难者集会 日友好人士参会 (图)
·赴日作证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已达41人
·日本友人大东仁提供16件日军南京大屠杀证物(图)
·日本僧侣助集文物史料 南京大屠杀再添新证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夏淑琴获23万元赔偿金
·南京大屠杀“最大的元凶”何以逃脱极刑?(图)
·解龙将军:英国是南京大屠杀的先行者
·南京大屠杀与南京大爆炸 / 陈维健
·为何日本民众不愿承认南京大屠杀
·南京大屠杀纪念馆长:记住历史但不要记住仇恨 (图)
·乱世奸雄毛泽东岂有王者风范——纪念南京大屠杀70周年/解龙将军
·朱学勤:我們該如何紀念南京大屠杀
·读懂了计划生育国策,我不再为南京大屠杀难过!
·不堪提起的沉重——纪念南京大屠杀两题/郁申树
·天涯冉云飞:民族的多重耻辱:纪念南京大屠杀七十周年
·《产经新闻》公开否认南京大屠杀(图)
·南京大屠杀,我们的悲愤从何而来?/杨恒均
·紀念南京大屠杀70周年 日本罪行鐵証如山/林偉棠(图)
·寒山:南京大屠杀为什么曾经被忽视?
·杨恒均: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1、2、3)
·济南水灾让我想起了南京大屠杀/杨恒均
博客最新文章:
  • 曾节明李元洪事件戳破了中共伪民族主义的画皮
  • 谢选骏文汇报正在教练香港人如何武装起义
  • 北京周末诗会陈士胜作品一/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 吴倩你们的耶稣:“巨兽”上台的准备工作已经做好了。
  • 谢选骏限制保险公司的勒索和搜刮
  • 胡志伟“外交人才养成所”——圣约翰大学
  • 谢选骏崇祯帝是帮朱元璋还债的
  • 生命禅院仙性解析/雪峰
  • 谢选骏无神论者战胜不了共产党
  • 徐永海当今物理学所存在的几个疑难问题
  • 谢选骏监控摄像统一全球
  • 苏明张健评论习蠢货的妄想太多,没有一个能实现
  • 曾节明粉碎薄熙来的成果:比薄熙来还不如的人在继续薄路线
  • 高洪明首届世界律师大会与政治往往撞弯了法律的腰
  • 陈泱潮11.8.古雅典民主爲什麽會敗給斯巴達專制體制?
  • 谢选骏铺满了鲜花与死亡的道路
  • 胡志伟春秋的壯盛陣容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