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唐山大地震:毛泽东再三催促慰问 华国锋拖了8天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1月14日 转载)
    
    来源:凤凰网历史
     (博讯 boxun.com)

    核心提示:1976年8月4号,距离地震发生八天之后,华国锋才来到了唐山视察灾情,听说这还是在毛泽东的再三催促之下。其实华国锋也有自己的苦衷,此时的中共党中央随着毛泽东身体每况愈下,内部的斗争也已经空前激烈,唐山大地震对于这场党争的较量也许有不小的影响,华国锋又是一个重要的角色,这个时候一次轻微的错误,都很有可能改变全局甚至未来的历史。
    
    凤凰卫视2011年11月11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陈晓楠:各位好,这里是《凤凰大视野》。
    
    1976年距今35年,那是一个大事层出不穷的年份,周恩来逝世、朱德逝世、天安门事件,与此同时,四人帮的阴霾始终笼罩在国人心中。何时会得到释放,何时会迎来希望,压抑已久的国人长期处于一种莫名的期待和恐惧当中,但谁也不曾想到的是,就在那个夏天,就在人祸不断的中国,又迎来了一场天灾,那就是随后这很多年来始终令人不能遗忘的唐山大地震。
    
    从今天开始,我们将会连续两天来讲述关于唐山大地震的故事,比如说当时的媒体人接到了什么样的指令,遭遇了什么样的故事,那些有心人在冒着生命危险的情况之下按下了快门,又为我们保留下了怎样的画面。
    
    解说:1976年7月28日,天气异常燥热,凌晨3点42分,正在家中睡觉的长青被随后23秒的强震忽然惊醒。
    
    长青(唐山大地震亲历者):突然就声音隆隆的响,有那个几十架飞机同时发动那种感觉,屋子里面都没有灯,那时候这个屋子里面看得特别清楚,突然感觉到,好像外面有那么亮光照着那种感觉。
    
    所以以后才知道这是一种地光,然后就过了时间,很短,都有那么十几秒钟,然后这时候就开始地震了,就开始晃动,床、屋子来回动。
    
    解说:巨大的声响、耀眼的地光,地震了。
    
    长青:电没有了,所以整个的突然一下子,这个地震以后什么感觉呢,这个城市一般在都是一种吵闹的声音,什么车来车往、机器声,这个是你到夜里头听得更清楚,地震以后一切声音都没有了,突然这个城市就像在孤岛一样感觉,没有一点声音了,所以静得叫人们感到挺恐慌。
    
    只能从远处听到有人呼喊声,救人啊,远处可以听到那么一两声,这时候人们还没有意识到地震是那么大。
    
    解说:而远在一百多公里外的北京新华社,刚值完夜班的黎枫回到家中,正准备睡觉的时候,房子开始了摇晃。
    
    黎枫(原新华而摄影部主任):明显的震感,我当时因为我是值夜班的,值夜班回来以后,地震的时候大概是三四点钟,也就刚睡着,刚躺在床上,很厉害,房上的土往下掉。
    
    解说:在23秒强震之后,黎枫作为当时新华社国内报道部的主任,职业新闻人的敏感性使得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地震震中可能不是北京,有可能在别的地方发生了大地震。
    
    黎枫:没有接触过这么强烈的地震,所以我就想到这个报道是很重要的,我就赶快打电话,官天一还有一个叫白连锁,这两个就是管国内的,这种机动记者,就给他们俩打电话,让他们赶快到办公室来。
    
    官天一(原新华社摄影记者):惊醒了嘛,惊醒了以后大家伙都跑下楼去了,我们全家都下楼了,都在院里边,不一会儿就开始有人找我,在院里叫我的名字,差不多到5点来钟,3点42分发生地震,差不多一个小时吧。
    
    解说:当时新华社的值班摄影记者官天一马上接到了立即出发采访拍摄的任务,由于地震的影响,北京与周边的通讯出现故障,地震震中到底在哪谁也不知道。
    
    黎枫:那都是有线电话,所以哪都坏了。
    
    官天一:然后我骑着自行车到社去了,到了社里以后就说,你赶快去采访,现在发生地震了,哪儿呢,不知道。
    
    黎枫:不知道,我说你们就往东走就是了,一定要找到目的地,我说不管怎么样,你们就朝着天津这个方向,天津唐山这一带,你就从北京往东走就是了。
    
    官天一:新华社这车已经在那儿等我了,我拿着胶卷,当时还使胶卷的,拿着胶卷背着采访包就走了。
    
    黎枫:因为我是管国内报道的,国内的突发事件产生以后,领导有时候直接给我,有的像这种临时爆炸性的这种新闻,那你不能等着,你等着给你指示,给你怎么怎么样,那就容易耽误了,走到哪里,你们摸索着前进吧,你要等着什么的话那就,因为地震都坏了,线路都断了,那也来不及了。
    
    解说:由于时间紧急,天还没有亮,官天一一行已经出发,向天津、香河方向前进,此时在唐山开滦煤矿的李玉林,也想到了这一点,他的反应是必须第一时间让北京的领导了解灾情。
    
    李玉林(唐山大地震亲历者):这么大的地震谁也救不了唐山,只有党中央毛主席,因为他调动千军万马。地震的时候如果这些人就在厂房里头别动,藏在那个大机器那儿一个也死不了,结果这些人一看有地震,都往外一跑,十几米高的厂房全给拍在底下了,小崔是拉这些人的司机到那儿去,我们就这辆车没砸坏,因为它在市郊呢,在马路边上停着呢,小崔一看当时那个惨景,吓得招谁也不动,人都拍酥了,招呼谁谁也不出声了,他开着车开来,招呼救护队想救这些人,正好这时候我在西门碰到他,我说小崔你干啥去了,那时候都急了,那阵哪有平常这么说话的,平平常常,没有,结果了他。
    
    我说你马上调头,我说那边人的情况怎么样,都拍死了,我说你马上调头跟我上北京。
    
    陈晓楠:地震的几小时之后,北京的记者们以最快的速度开始寻找地震的震中驱车前往,而唐山李玉林也开始从唐山往北京进发,他们的目的地是完全相反,可目标都是一样,就是早一点告知灾情,早一点开始救灾,最大化地降低损失,但是情况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顺利,通讯中断,道路扭曲,此时的唐山人们还在静寂的黑暗中等待着天亮。
    
    人们在猜疑和困惑中,度过了天亮之前的最后几个小时。
    
    长青:等到五点多钟以后,这时候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对面的东西,因为我们对面也是有很多的楼,家家在这儿仔细一看,前面突然空档了,啥也没有了,有的人说前面那个楼呢,这时候大家才意识到那个楼已经倒塌了,就从我们那个楼里平常是看不到凤凰山的,结果突然间那个前边的建筑物都倒了,一下子就可以看到凤凰山了。
    
    解说:天亮后长青才明白,这场地震让唐山几乎夷为平地,而此时的官天一仍然在路上寻找着震中,走在路上才发现他们所开的车已不适合在扭曲变形的道路上行使。
    
    官天一:当时开的车是奔驰,但是后来奔驰车说是进唐山,因为我们到香河一看路就不怎么太好走,后来司机说这个车肯定不行,赶快回总社,回总社换车,换吉普,回到总社差不多快12点了,然后就换了一个吉普车到唐山去了。
    
    到唐山的话,当天是瓢泼大雨,那天下雨下得很大很大的,一面走着一面下雨,到了丰润那边,前面的路已经地裂了,裂缝很大很大的,旁边有一个沟,沟里面都是水,雨很大,司机也不敢快开,要是快开的话进缝里也不行,急转弯也不行,转得多了的话,转得快了到沟里去了,所以走得比较慢。
    
    解说:经过换车之后时间耽误了不少,而另一方面李玉林在路上也发生了各种意外,时间在一秒一秒流逝。
    
    李玉林:时间那就不是金钱了,时间就是生命了,如果你道路不熟,这儿撞一下去不了,这边再撞一下,又得回来,还是过不去,我这一琢磨,从唐山矿一出来,到西山口那儿一拐弯,北边就有抬着伤员上来了,一看汽车来了,小伙子们没受伤的就拉着手截这个车,想让这个车拉着这些人,本来十字路口是开滦医院,想到开滦医院进行抢救,结果到那儿一看医院整个塌了,比他们家还严重呢,没辙了,就把伤员放到马路上,一看来汽车了截汽车,想拉着这些人,小崔就有点犹豫,我说不能停,千万不能停。我说停了咱们这车出不去了,肯定出不去,都上车的话你拉谁不拉谁,那你还上哪儿去了,哪儿也去不了了。
    
    结果我说冲过去,这一喊小崔一看没有站的意思,在地下捡起来砖头,霹雳啪啦砸我们这个车,砸得那个车后边砰砰的响。
    
    解说:两方面都在竭尽全力前进,而此时,站在废墟上的长青,看着周围一片惨状,经过过朝鲜战争的他很清楚,在目前的情况下,积极开始自救或许是唯一的出路。
    
    长青:很多邻居,平常认识我,都知道我姓长,但都不知我叫什么,要跟着,要跟着,那我说在这灾难当中,咱们做一个党员不能太自私,我说只要你们愿意跟着我,但是我只要有一口吃的我会分着给大家吃,我说我别的做不到,为什么,别的我没那个能力,至于说大家有什么别的要求我办不到,但是我到单位以后,我保证大家可以有地方住,因为展览馆有一个很大的广场,到那儿可以有水喝,到那个地方可以站脚,可以临时在那儿搭上窝棚,这个以做得到。
    
    我说你们愿意跟着我可以,这样一共跟着我去了五家,二十三口人。
    
    解说:在通讯不发达的1976年,地震之后援助不会那么快到来,活着的人怎么办,解决生活问题是当务之急,吃饭、喝水、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长青:这个临时的家庭是什么呢,弄来东西大伙一块吃,孩子们男的找点门板,我们有宿舍,找点门板来,就在广场上,临时就是一个家了,集体生活,弄来东西大家一块吃,弄不来大家就采取别的办法,什么饿着,或者弄点什么疙瘩汤弄点什么的,喝点糊糊,就家里张罗孩子们去找,找来了以后,有些妇女们会做饭,就弄着给大伙吃,就这样维持生活。
    
    有些人弄水,没有水咋办,上坑里头去灌水,那个水都挺脏的,那边洗脸洗衣服,这边舀起来,回来搁水烧一烧就喝,什么游泳池里的水,坑里的水,荷花池里的水都喝了。
    
    解说:第2天的7点钟左右,历经十余个小时的颠簸,官天一一行终于抵达了唐山,在路上他们不断地遇到抬着伤者试图拦车前去救治的灾民。
    
    官天一:那是过了丰润以后,就好多难民往外跑,有抬的,有架的,有受伤的嘛,他想搭我们的车,因为他们要救人,你们这车把我送到医院里,后来我告诉他们,我说不行,因为我们是毛主席派来的,因为当时毛主席的威信很高,我们是毛主席派来的,是来了解情况向毛主席汇报的,这时候大家伙喊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岁,那个场面很激动人心。
    
    解说:另一方同样奔走在路上的李玉林,在北京的新华门也遭遇到意外。
    
    李玉林:我们从天安门这边过来了,我就把那个挡摘了,那个车在滑行,我想停在这个门口,好家伙,里边的铃哗一下就响,还没停下呢,原来门口是两个持长枪的,一个是带短枪的,短枪的是带班的,里边出来得有一个班多都是端着枪,穿着裤衩的,光着膀子的都有,稀里哗啦子弹都顶上了,我一看坏了,这家伙也不是欢迎咱们的,我就一挂三档,南京跃进救护车,就到了右边的第一个华灯底下,结果从六部口那边两个警察,百米的速度及当时那脸部表情,给我们拽下来揍一顿的心思都有。
    
    解说:此时李玉林几乎完成了他那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剩下的就是能见到那些领导人,让他们知道地震的情况。
    
    李玉林:领着我们进去了以后,到中南海里边,后来知道那是紫光阁,咱们原来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一个大会议室,进去了以后,到门口一瞅,好家伙,过去都是在新闻纪录片上,画报上看着的人物,咱们一个基层的,到那儿一看,那阵主持国务院工作的是纪登奎副总理,常务副总理他是。
    
    李先念副总理、陈锡联副总理,陈锡联是军队的也有副总理的衔,还有陈永贵、吴德、吴桂贤,都是抓经济工作的这些主要人都在那儿,华国锋同志刚上毛主席那儿去,我们俩差半分钟。
    
    因为毛主席听说唐山来人了非要听,但是说那阵毛主席的病已经很重了,当时这个毛主席这么病重,唐山这么大的灾难,他听了以后要是一激动,要出了问题这个政治责任谁负啊。
    
    解说:据说华国锋在权衡再三之后,还是告知了病重的毛泽东唐山发生了大地震消息。
    
    此时的新华社,已经得知了地震的一些准确情况,马上开会商讨,并调派更多的记者前去报道。
    
    黎枫:那时候你文字写内部参考,摄影的第三天他们送回来了,就是官天一他们送回了一部分稿子,就编了内参,编内参就是给中央领导看的,就是唐山破坏得怎么样,怎么回事啊,有些代表性的建筑,拍下来给他们,就是有一些新闻,有一些事件,用照片贴成了的给中央送去,因为他不让报道,也给他点信息让他看看,看到什么样子,那一片瓦砾,死了那么多人,困难的,这样给中央领导看,看了也不让发表。
    
    陈晓楠:唐山地震发生之后,据说外国媒体第一时间根据他们的卫星侦查,断定上百万人口的中工业城市唐山已经被夷为平地,这座城市已经从地球上消失掉了,而中国媒体却对死亡人数、灾难的等级迟迟没有准确的报道,外国媒体则在不断的猜测当中。
    
    其实无论是外国媒体还是普通国人,对于地震震中唐山的具体状况是不可能知道的,在那个微妙且复杂的年代,毛泽东病重,四人帮伺机抢班夺权,阶级斗争的运动仍在一波又一波的开展之中,地震,哪怕是百年不遇的唐山大地震,也未能占据报纸的太多版面,更何况上级领导还早有宣传指示,如何报道,以何种口径来传播,一切早有安排。
    
    解说:天亮以后,官天一拿起了相机,目睹到眼前的惨状,作为一名摄影记者的他,完全被眼前的画面震惊了。
    
    官天一:当时死尸边上好多,路上好多死尸的,那时还没来得及埋,有的人在埋,埋的话就是也没有什么工具,就是用扒,扒完了以后就把人埋了,有几个人埋了以后还露了一个胳膊,有的露了腿,就是先埋了再说。
    
    徐学江(原新华社记者):一开始的时候还一个家庭埋在里面,或者分清男的女的分开,到后来因为天特别热,整个尸体很快就腐烂,以后这个都做不到了,就只能反正有尸体都扔到一起,就那么去埋,一开始还用布还用衣服裹一裹,后来这些都做不到,那个味很臭,头两天心情特别的感到难过,到后来也就麻木了。
    
    官天一:很惨,想起唐山陡河电厂操场那些死尸,想起街上的死人,死人下雨以后啊,本来人是白的,一下雨,人都变青了,皮肤都是青的,再一天太阳一晒就变黑了,就开始发臭了那种景象,三天没吃饭当时,他们说你吃点吧,他们都想来劝劝我,勉强吃了一点,吃了一半馒头,也不饿。
    
    解说:在地震幸存者中,长青有着自己冷静的判断,除了带领自己建立的临时大家庭维持生计之外,如何能记录下着场灾难,成为他当时最想做的事。
    
    长青:接下来我就领这些老的小的就上单位了,在单位一看,单位的建筑物没倒,因为展览馆挺大,广场挺大,为什么我说上那儿去,那块可以有地方待,三个馆都没有倒,倒了一部分,里边裂了一部分,房顶没有下来。
    
    因为我是在抗美援朝,我在朝鲜待了五年,几乎是说大地震和朝鲜一样,朝鲜那个平壤,我在那儿待过很长时间,它那个经过美国轰炸,从外型上看跟咱们地震几乎是一样的,没有一栋楼是完整的,所以当时我就想起来当时在朝鲜战争的时候,所以我想把这些地震的灾情,我把它记录下来,将来以后在唐山恢复的时候,这是一段历史。
    
    首先到了我那个办公室,我把我的相机取出来了,取出来了以后,他们这些孩子什么的人挺多都在一块,我自己就出去可以拍照了。
    
    解说:很快,在地震现场人们自发建立起了抗震救灾指挥部,长青被邀请到指挥部工作,短短几天时间建立起来的指挥部,开始了灾区日常事物的管理,而大批解放军也同时进入了唐山,抗震救灾正式开始。
    
    长青:指挥部就成立了,因为宣传部需要人,就去展览馆看看,一看我还在,所以就把我调到指挥部去了,就是市委的办公机关,原来的市委宣传部组织部乱七八糟这些机关里的办公室,就集合到那儿,成立了一个临时指挥部,就是市委的领导,一把手二把手都在那儿,这个是地震后的第二天了,就在那儿,就在马路边上撂地摊,什么也没有,就是回到机关里找了一辆能开的车,公交车,开到那里,然后就写了那么几个字,唐山市抗震救灾指挥部,这个就是办公机关,就在这儿了,又是市委,又是市政府,当时的权力机构就在这儿,虽然是很简单,但是它能够给老百姓吃了个定心丸,就是说政府还在,党还在,抗震救灾有人领导。
    
    解说:一辆公共汽车成为指挥部的办公地点,为了鼓舞士气,建立指挥部的那天,还举办了一个小型而热闹的活动。
    
    长青:所以我在那儿做什么工作了,一个是,因为我是搞摄影的,所以我出去以后,我还带着我的相机,适当的时候我也拍一些片子,因为领导也同意我这样,还有一个就是说让我做接待外边来的一些媒体,像什么人民日报,或者其他的一些党政机关的媒体,上这儿来采访以后,第一个你得给人带路,地震以后不知道那个地方在哪儿,这是一。还有一个没有交通工具,那得靠人走,再一个得给人解决吃饭问题。
    
    到第四五天以后就开始有人来了,那时候有新闻制片厂的,还有人民日报的,还有其他的媒体就来采访。
    
    解说:地震发生的第二天,人民日报登出了地震的文章,可文章中并没有说明地震的强度,以及死伤情况,占据大幅版面的仍然是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全国人民似乎还并不太了解地震的严重性。
    
    虽然此时的唐山马上建立起了抗震救灾指挥部,而唐山人民还是有一些疑虑。为什么领导人没有来唐山,是不是忘记我们了。
    
    官天一:那时候说实话,毛泽东是病重,实事求是讲咱现在知道了,毛泽东病重,四人帮那时候一心想夺权,很乱很乱的,现在知道了四人帮要夺权了。因为华国锋到唐山的时候已经七八天了,那时候唐山已经等的不耐烦了,怎么国家领导人到现在还不来啊,邢台地震第二天周恩来就飞去了,怎么到现在华国锋还不来,总理还不到,唐山人开始已经有点沉不住气了。
    
    陈晓楠:1976年8月4号,距离地震发生八天之后,华国锋才来到了唐山视察灾情,听说呢这是在毛泽东的再三催促之下。其实华国锋也有自己的苦衷,此时的中共党中央随着毛泽东身体每况愈下,内部的斗争也已经空前激烈,唐山大地震对于这场党争的较量也许有不小的影响,华国锋又是一个重要的角色,这个时候一次轻微的错误,都很有可能改变全局甚至未来的历史。
    
    不管怎样,唐山的抗震救灾还是在进行着,被埋在废墟下的人们还有活下去的希望,活下来的人们还需要食物,需要水和房子,接下来的一切还远远没有结束。
    
    本文来源:凤凰网 (博讯 boxun.com)
34198181941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唐山大地震:主要是一场大人祸/岩石
·高官之女回忆文革 称父亲74年就报告唐山将地震 (图)
·唐山大地震时 以色列向中国捐赠一亿美元的内幕
·死亡人数不亚于唐山地震的驻马店垮坝
·唐山大地震时 以色列向我国捐赠一亿美元的内幕
·唐山大地震回忆:连长说原子弹爆炸赶快抢占工事
·小型民用飞机迫降唐山 2名飞行员受伤 (图)
·小型民用飞机因故障迫降唐山 两名机组成员受伤
·河北唐山多名儿童中毒身亡 官员称不该乱吃东西
·唐山警方破获果丹皮投毒案 致3人亡5人伤 (图)
·河北唐山发生恶性投毒事件致1名儿童死亡 (图)
·称重建实强拆 唐山民众堵路抗议
·唐山京唐港货物吞吐量突破亿吨
·滨保高速死者多为唐山学院学生 伤员已升至19人
·一位七十岁老人的控诉:唐山开平区栗元派出所剥夺了我的人权 (图)
·河北唐山丰南现“区政府开发商” 财政局收楼钱 (图)
·河北唐山丰南区违规建别墅 政府充当开发商
·河北唐山矿区职工宿舍因暴雨致地陷6人失踪
·唐山迁西矿区职工宿舍因强降雨地表塌陷
·唐山访民马俊明来京上访申诉 (图)
·唐山侵华日军飞机掩体面目全非 专家吁保护 (图)
·河北唐山发现大规模元明时期生活遗址
·唐山迁西“醉驾入刑”第一人被判拘役1个月
·唐山洼里煤矿透水事故致7人遇难 正调查事故原因
·河北唐山煤矿透水事故致1人遇难6人下落不明
·有国法么?任黑白蛇鼠一家肆意荼毒祸害百姓吗/唐山曹连生
·73岁唐山访民扬启茹,为冤俺上访十年无果 (图)
·北京警察和唐山市开平区栗元镇镇政府雇佣打手私设“黑监狱”
·唐山市警、官、匪是一家/刘玉红
·中石化河北唐山分公司原领导诈骗247万元/刘玉红
·举报唐山路北区政法委副书记/刘铁茹
·举报中石化河北唐山石油分公司等诈骗国家资产(图)
·中石化河北唐山分公司原领导诈骗247万元/刘玉红
·唐山刘玉红的母亲劳教后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河北唐山65岁老人重病缠身仍被非法劳教三个半月(图)
·还我的孩子/唐山市访民刘玉红
·唐山对一位老人14年的惨苦迫害/曹民
·唐山祝允林对一位老人郭福顺十四年的惨苦迫害
·唐山:政府强行转卖绿化的荒山/刘春杰
·问中共:有国法么?任黑白蛇鼠一家肆意荼毒祸害百姓吗/唐山曹连生
·《唐山大地震》背后的中国/宋鲁郑
·风穿过疏阔的唐山街道,地震遥远吗/胡印斌(图)
·我亲身经历的唐山抗震救灾/师子弦(图)
·韩浩月:《唐山大地震》豆腐渣国人心哀
·录音:河北唐山工行买断员工谈维权感受和体会
·唐山大地震死亡人数为何三年后才允许报道/沈正赋
·刘玉红:我在唐山市“黑监狱”遭受的折磨(图)
·唐山召开美国白蛾防治工作会
·唐山欢送劳模代表五一奖章奖状获得者赴省会
·王国军:农村年自杀数超唐山大地震?
·给唐山市市委书记和市长的公开信!
·唐山警示錄/倪匡
·郭永丰"24万多人死亡的唐山大地震为何没有丝毫反思?
·交流信息 人命关天——唐山地震“漏报”的思考/张成觉
·当年是否准确的预报了唐山地震?
·黄河清:唐山地震专家作预警中共不预报的证据——汶川地震系列之六
·张庆洲:《唐山警示录》
·曹长青:中共腐败政府是“震中”——比较唐山和四川地震和救援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