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远征军野人山撤退十不存一:抬杜聿明死二十多人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0月24日 转载)
    
    来源:凤凰网历史
     (博讯 boxun.com)

    核心提示:数万中国远征军逃离了日军的追击,却又陷入更为绝望的境地,而带领着的这支中国军队,进入这片死亡之地的杜聿明,在行军途中也染上了回归热,深度昏迷。戈叔亚(抗战史专家):警卫营的营长是杜军长的家乡人,陕西米脂人。他就搞了一副担架抬着杜聿明,光是抬军长死掉的人就有二十多个,其中还包括他们这个警卫营营长。
    
    凤凰卫视2011年10月21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七十年前,十万中国军人远征缅甸,异域喋血,命葬他乡。七十年后,胡康河上的白骨流落异乡的孤魂,他们还记得回家的路吗?
    
    司仪:远征军阵亡将士忠魂入园,奏安魂曲。
    
    解说:《凤凰大视野》十集呈现,七十年的远征。
    
    窦文涛:今天这一集是远征历史上残酷悲痛的篇章。在缅甸最北边,有一片方圆数百里的无人区,山高林密的。这地方这环境可以用它的名字叫胡康河谷,胡康河谷缅语的意思是什么呀?魔鬼居住的地方。当地传说还曾经有野人出没,所以当地老百姓管它叫野人山。
    
    1942年5月,杜聿明领着几万大军撤退野人山。据一位已经去世的,当年第5军的参谋邹德安讲,说当时部队进去了,走到没路走的地方杜聿明下令把所有的军车就地烧毁,然后拿出一瓶酒来,一瓶威士忌,让大家喝了这瓶酒。邹德安挺奇怪,说这瓶酒不是咱参谋长回国的时候留下来的吗?说等胜利了才喝,怎么今天就开了。
    
    杜聿明不吭声,要大家拿出自己的口缸来,逐一地把酒倒上。然后杜聿明讲,咱们要走着进山了,往后也没有汽车坐了,能轻装尽量轻装,不必要的东西不用带着。说完之后他一饮而尽,在场大家伙面面相觑,看着杯子里的酒,谁也说不出话来。喝了这酒之后,部队进入了野人山。
    
    刘桂英(远征军老兵):所以在这个时候,把伤兵集中起来,就问他们,现在我们走到无路可走了,你跟我们走也是死路一条,你走不动。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你们自己想个法子处理吧。讲不下去,伤兵讲,你留一点汽油给我吧,你留一点汽油,你们走吧。他们把汽油点了,自焚。一千多伤兵带不出来。我们都趴在地上哭,伤心的。那个败退败到这个地步。
    
    解说:刘桂英是当年唯一一个活着走出野人山的中国远征军女兵。刘桂英出生于湖南长沙,是在贫女院长大的孤儿。抗战爆发后,16岁的她节报名参军。后随第五军出征缅甸。1942年5月刘桂英跟随部队走进了野人山。
    
    刘桂英:那个原始森林,无边无际,像海一样的,走不到边,看不到边,千年百年的树,互相的叶子枝子都搭起来了。根本(连)阳光都透不过,黑洞洞的,灰蒙蒙的,好闷气哦。要是看到筛子那么大的一块天空,人都好像有精神些。
    
    张富麟(远征军老兵):大树上都是蚂蟥,还有蚊子,还有不知名的小咬,蚊子、小咬、蚂蚁都吃人,人吃的东西实在是不多,找不到,可是吃人的东西就多了。
    
    解说:进入“野人山”不久,远征军将士即迎来了热带原始丛林肆虐无常,危机四伏的雨季。
    
    刘桂英:天天下,大雨小雨,哗啦哗啦下的,那个山洪就轰隆轰隆地下来了,被水冲走的不少人,有的时候整班的都冲走了。
    
    解说:在热带丛林的大雨中,这支中国军队很快就迷失了方向,和外界的联系也随即中断。数周后,部队全面断粮。
    
    解说:没的粮就光喝水,去搞野东西吃。野芭蕉根、野草、那个叶子,看着稠糊糊的,嚼一嚼,只要不麻嘴就吞,麻嘴就吐掉,就是这样的,吊命走。
    
    解说:这时部队所有的建制已不复存在,很多远征军将士各自结伴而行。身高不到一米五,异常瘦小的刘桂英和护士班的四个女战友走在了一起。
    
    陈晓楠:就你们五个人还是个相互之间的依靠。
    
    刘桂英:嗯,我们几个女孩子在一堆,都不想分开了,死就死在一块儿,走就同时走。
    
    解说:在死亡之路上,死神紧紧地尾随着这支疲惫、饥饿的军队,随时都在伺机吞噬脆弱的生命。一天,小孙在寻找食物时,突然被毒蛇咬伤,经过姐妹及时抢救,虽然脱离了危险,但身体已极度虚弱。
    
    刘桂英:她就在后面走,还是能够讲话,还听得到的,听到一点嘶哑的救命声,回头一看,狼把她叼跑了,正好别的营的营长跟我们,他有枪赶快打枪,那个狼腿负了伤,拖不动这个人了,它就把这个人丢下跑掉了。我们到了这个人边上,她这个东西(食管)被咬断了,食管咬断了,无救了,是这样死的。我这个女战友先被蛇咬,后被狼咬。
    
    解说:小孙失去了年轻的生命,而这时新38师的杨伯方也经历了他一生中最难以忘怀的一幕。
    
    杨伯方(远征军老兵):我的一个兵他被汽车压断了腿,不能走,我们抬着他上路,一直抬到滂平江,我们舍不得把他丢掉。但是滂平江对面又发现了敌人,我们另外找一个渡口过江,强渡,那要翻一个山,这个山啊,那天是晚上,一个人拉着草上山就非常困难了,你几个人抬着一个担架,那怎么能够上山。
    
    那么后面的人跟着上来。上来以后他看到这个情况,他授意给我们。那么既然是这样没有办法把他带走,你们就想办法让他安息在这里吧。那么自己的士兵,我怎么忍心把他丢下,到最后大家商量了又商量,商量了看,还只有这个办法,就把那冲锋枪,把那子弹拉到最后一颗子弹,乘他不防的时候就给他一颗子弹。就是在那里,我们用刺刀挖一个土洞把他埋掉。
    
    解说:简单地掩埋了战友,刘桂英、杨伯方继续艰难前行。在缅北噬人的热带丛林,家变得越越遥不可及。
    
    刘桂英:在棚子里睡了,雨也下着。棚子上都是蕉叶盖着,打得哗啦哗啦的响。那个时候你哪睡得着,睡不着也没有力气讲话,自己想自己的心事,这要是在国内多好,就是这样想。想自己的国,想自己的家。
    
    杨伯方:我们怎么不想,自己有父母兄弟姐妹,离开家是怎么一个情况,那你怎么讲,你是个军人,你总不能当着大家面,你哭一场,哎呀,我想家了。还没有这种心啊,有眼泪只有往肚皮里藏。谁也不会说我们走错了路,不会的。出来是为国嘛,为了抗日嘛,那怨什么。那个时候我有想到,想到我爸爸,他不让我参军,我非参军都不行。
    
    解说:除了饥饿、寒冷、野兽蚁蝗侵袭,瘴气弥漫的原始丛林,疟疾、回归热、破伤风等疾病也开始肆虐横行。
    
    张富麟:打摆子、疟疾,恶性疟疾啊。到过摆夷山吗,恶性疟疾只发高烧,不冷,三天就死。加上没有吃的,加上大雨。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死了一路。
    
    解说:成百上千的远征军将士倒了下去,再也没有起来。刘桂英的战友孙月霞也染上了疟疾。
    
    刘桂英:我们明晓得这个病传染,也无法离开她,真是一路的人,你怎么安心走呢,明晓得传染也不在乎了,也只晓得你先死,我后死,总是要死了,陪着她。她后来三天之后醒来了,你们怎么还不走。我们在陪着你,等你烧退了我们一起走。我要死你还陪着我,你们要走,你们不能等我。
    
    解说:三天后,持续高烧的孙月霞进入到了一种癫狂的状态。
    
    刘桂英:烧得糊里糊涂的,军毯盖不住扒掉,衣服穿不住扒掉,也没有什么羞耻感了,疯狂了,跑,疯狂地跑。你们走,我要跑,一路使劲地跑。跑得非常的快,跑到悬崖边(往)底下一跳。哎呀,叫也叫不住了。那个人,连骨头被谷吞掉了,找不到了,我们在崖边上哭。
    
    解说:不久,活泼好动的王平也倒了下去,再也没有醒来。每天大批将士因饥饿、疾病或食物中毒而死亡。在蚁蝗吸血浸蚀,大雨冲刷下数小时内就变为白骨。远征军回家的路,白骨累累,前后相继。
    
    刘桂英:我们就睡在死人一堆,有时候那个棚子里死人睡满了,我们后来的没有棚子住,就把他们挪挪靠靠,靠到半边,就腾个棚子,睡在死人一边。
    
    陈晓楠:就看到死人已经都完全没感觉了当时?
    
    刘桂英:没得感觉了。
    
    陈晓楠:您说也看到旁边有人上吊是吧?
    
    刘桂英:嗯,上吊,还不止看见一个,看见好几个上吊的,上吊的,也没得人把他去搞下来,他也没有亲人在边上,每一个人饿得都没有一点力气,去把他抱下来,也不需要这样做,好像这样做是无济于事了。就是这样吊着,一直等死了,化了骨头落了。
    
    解说:被刘桂英视为姐姐的护士长何姗,最终也没能活着走出野人山,因为误食了有毒的野果,护士长上吐下泻,腹部剧烈疼痛。在走了两天之后,再也无法坚持。
    
    刘桂英:她说你们走吧,我不走了,我真的不走了,我坚持不下去了,她不想连累别人。
    
    陈晓楠:她最后跟你们说什么了吗?
    
    刘桂英:她说了,你们回国去,把这个事情向国人说说,我们是为国捐躯。我们的青年的生命献出来了,我们是爱国的青年,让我们把这个能写把它写出来。
    
    解说:数万中国远征军逃离了日军的追击,却又陷入更为绝望的境地,而带领着的这支中国军队,进入这片死亡之地的杜聿明,在行军途中也染上了回归热,深度昏迷。
    
    戈叔亚(抗战史专家):警卫营的营长是杜军长的家乡人,陕西米脂人。他就搞了一副担架抬着杜聿明。他说光是抬军长死掉的人就有二十多个,其中还包括他们这个警卫营营长。
    
    解说:一条由成千上万中国远征军将士的白骨,铺成的死亡之路,在原始丛林里向前缓慢地延伸。由于极度虚弱,走走停停。刘桂英离大部队越来越远,此时她早已没有了眼泪,没有了恐惧。凭着一种本能一步步走向那生的希望。
    
    刘桂英:不要走几步就看到死尸,而且还不止看见一个,你要是看到棚子,棚子里还特别的多,有时候并排地睡两三个,四五个,五六个。那满山都是白骨,满山都是死尸。你不怕走错路,那个死尸就引你走。这个头骨是圆的,这块就脱离了这个臼,好了,风对这边吹,风对那边吹就随风摆。
    
    陈晓楠:周围全是死尸?
    
    刘桂英:嗯,那个山里走,反正你走这条路,两边都是尸骨,都是骨头,都有人骨头。
    
    陈晓楠:那会儿脑子里想得最多的是什么?
    
    刘桂英:最多的就是死了,先死后死,我反正是要死,你先走一步,我们也要跟你一路来,就是这样。
    
    解说:1942年8月,在一个野人山里,短暂的晴天,一架执行任务的美军侦察机,偶然发现了一堆中国士兵熏马蜂燃起的烟火。不久,一队美军运输机飞到了这里。投下了许多降落伞,这些物品中不仅有食物和药品,还有一部电台。这支失踪已久的孤旅,终于同外界恢复了联系。一个月后的一天,刘桂英和几个掉队的远征军士兵,艰难地爬上了一座陡峭的山峰。
    
    刘桂英:爬上去,哎呀,看见一大些,红的、绿的、黄的棚子,一片广阔,蓝蓝的天,阳光也特别的蓝。老远看,真像是做梦一样的,这好像是海市蜃楼吧。
    
    陈晓楠:根本不敢相信。
    
    刘桂英:不敢相信,不敢相信。回头,确实认真的(看一下)。里面有人摇手了,看到山边上摇手了。哎呀,那种精神百倍哦。我转过背,把手拿着对后面讲,快来呀,这里有粮食了。你们快走几步,向后头叫。
    
    窦文涛:1942年8月,就当后一名中国士兵踉踉跄跄走出野人山,到达印度小镇利多的时候,历时半年的缅甸之战,就以中国远征军千难万险的撤退告终了。撤到印度的不足一万人,跟孙立人的新38师整编成驻印军,由史迪威指挥,准备日后的反攻。
    
    这时候心情最凄凉的恐怕要算杜聿明了。他跟所有撤到印度去的官兵们一样,发誓一定要用日寇的血,来祭奠死在异国他乡的弟兄们。可是重庆有令,让他回国述职。这就意味着,今后他不能指挥缅甸作战了。
    
    临走前杜聿明把手枪交给廖耀湘师长。说好好练兵,反攻缅甸,报仇血恨的事就拜托你了。离开印度之前,杜聿明更是在几千官兵面前泣不成声,说我对不起你们,我对不起死难的弟兄们。野人山里,那么多咱们弟兄们的遗骨,就托付给你们了。
    
    回到重庆之后杜聿明坐了半年冷板凳,后来升任第5集团军总司令坐镇昆明。
    
    记者:这个是不是当时远征军过野人山的?
    
    王达三(滇西抗战博物馆负责人):对,指北针。因为山路茫茫,到处都是一片片的原始森林,所以必须要有这样的工具。这个帽徽,都是在缅甸的野人山附近收来的,他们在重返野人山,保山市政府领到重返野人山的时候,看到这个他们为之震撼。当时这个是一捧一捧的,你看没有它是不同的帽徽,不同的帽徽就是不同的部队,每一个后面就是一个士兵,每一个后面就是一个牺牲的士兵,就是一个故事。
    
    记者:这个大概是什么时候收集回来的?
    
    王达三:这个应该说整个收集是陆陆续续的,有个二十多年的历史。
    
    解说:走出了“野人山”,刘桂英来到了印度。作为唯一活着走出“野人山”的女兵,她的到来立刻轰动了整个军营。孙立人接见了她并称她为英雄。不久,刘桂英和一个军官结了婚,抗战结束后,不愿参加内战的刘桂英,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回到了丈夫的家乡安徽怀宁,开始了新的生活。然而解放后不久,因为“历史的问题”她就被打成了“特务”“反革命”被清除出了教师队伍,遣送到农村改造。直到30年后才获得了平反。
    
    陈晓楠:那这辈子最大的遗憾是什么?
    
    刘桂英:我没有什么遗憾了,就是说掩埋的历史,讬了你这位香港卫视的大力公正,来向全世界来表白一下,这也是我对战友回报的一点心意,帮他们公之于众,让他们的祖宗,让他们的父母,都感到一点安慰,也了却我对死亡姊妹的一点心愿。我也活了这么大年纪也尽了一点责任。我们为国牺牲,不埋怨,无怨无悔。这样把我们掩埋了,不许我们伸张,这实在是太委屈了,委屈得很。
    
    解说:远征军在缅甸大溃败之后,日军并没有停下脚步,攻克腊戌后,其精锐56师团,即沿滇缅公路快速推进,一路长驱直入,直逼怒江。
    
    蜿蜒在横断山脉的怒江,曾被美国人形容为一条愤怒咆哮的江河。而横跨在江面上的惠通桥,是连接怒江两岸的唯一通道,也是滇缅公路的咽喉。越过这里,就意味着沿着公路,一直能走到昆明。
    
    潘婆婆(怒江边村民):这个就是惠通桥。
    
    记者:现在都不用了吧。
    
    潘婆婆:现在不用了,那边水泥桥修起来,这边就不用来了。要是没有国民党兵的话就不行了,那全部都要成了日本的地方了。
    
    解说:1942年5月5日,一队日军突然出现在了还拥挤着大批难民的惠通桥桥头,并发起了进攻。远征军败退缅甸后,是留下少量宪兵和工兵守卫大桥,他们根本没有想到,日军推进的竟如此迅速。守桥官兵仓促迎战,情况十万火急。幸运的是,当日军眼看就要攻占大桥时,守桥的宪兵队队长,下令引爆了预先埋设好的炸药,一声巨响后,惠通桥被炸毁。不久,大批日军赶到了江边。
    
    潘婆婆:日本人的坦克车,他们用两排三排的坦克车来想停住江水,但停不住。这条江里有多少武器多少枪,有多少车那些坦克车往里面轰地推下去,来停这个江水。
    
    解说:后来远征军第36师赶到江边,在飞虎队的空中支援下,将试图过江的日军逼回对岸,这才稳住了局势。日本人在1942年胜利的妄想,在怒江西岸破灭了。中日两国军队在怒江两岸形成对峙局面,怒江西岸的腾冲、龙陵等地落入日军之手,直到两年后中国远征军开始大反攻。
    
    窦文涛:今天我们也可以假想一下,假如当初日军过了怒江,一切将会怎样。听说远征军有位军事顾问团团长林蔚,一说起这事就后怕得不得了啊,他说幸亏保山保住了,要不然老头子要搬家,我的脑袋也要搬家。他说这老头子就是蒋介石。老头子搬家就是迁都啊。虽说后来证实,打到怒江边的只是日军的小股部队,连他们自己都没想到,能那么快就从缅甸打到中国的后门口,他们自己都没准备好。可是毕竟阻挡日军的怒江,在那个时刻,也许就是大后方和重庆政府,最后的心理防线。至此,中国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以失败告终。滇缅公路完全被切断了。
    
    1942年5月,史迪威将军在缅甸的败退途中,度过了他60岁的生日,5月20日,在印度边城英帕尔,他开了个新闻发布会,史迪威在会上说,我们遭受了一次沉重打击,这是盟军,也是我个人的奇耻大辱。我认为我们必须找出失败的原因,重整旗鼓才能重新返回缅甸,请记住我的话,我们一定要胜利地重返缅甸。
    
    本文来源:凤凰网历史 (博讯 boxun.com)
37198262313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抗战国民党:第五集团军杜聿明血战昆仑关
·开国将军忆60年前淮海战役:活捉杜聿明
·杜聿明被俘的真实经过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三毕汝谐
  • 澳洲是中国的殖民地
  • 終結中共專制統治,是我們和香港民眾的共同責任和義務
  • 学习共产党过滤低端人口
  • 《才女美屄赋》:巴山老狼千古奇文改写中国文学史!
  • 中共用校園“七不講”窒息年輕人
  • 一种变相的治外法权
  • 第四权也要依靠其他权力的支撑
  • 答"大多数中国人对中国民主化为何麻木、沉默"
  • 第四权也要依靠其他权力的支撑
  • 误判的大纪元
  • 12天1142万点击量!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
  • 社会主义就是垄断的资本主义
  • 千古奇文:《才女美屄赋》作者巴山老狼按语
  • 中国文学史千古奇文:巴山老狼原创《才女美屄赋》
  • 白痴的支持率创新高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月亮崇拜是人类最原始的信仰
  • 徐文立贺信彤深謝劉曉東4個月前對「徐文立視角」的評論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道
  • 邱国权巴山老狼点评《才女美屄赋》——中国文学史千古奇文!
  • 谢选骏一个人干掉一个党组织
  • 毕汝谐14天1594万点击量!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
  • 邱国权《老鼠与才女的故事》:巴山老狼开天辟地第一诗!
  • 滕彪【30張影像、30個故事—六四30週年座談會】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上帝之道
  • 谢选骏张扣扣永垂不朽
  • 千载云警惕中共对付群体事件的两大阴招
  • 谢选骏共和党开始分裂了
  • 语丝中国为蝇头小利,他们亲手将香港推入火坑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宇宙三要素
  • 谢选骏川普发作干部下放运动
  • 张杰博闻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说了两句大实话中国战狼式外交为何不受
  • 毕汝谐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妓女之子邱国权之四毕汝谐(纽约作家)
    论坛最新文章:
  • 伊朗宣布扣一外国油轮 英派第三艘战舰前往波斯湾
  • FMI与刚果布达成债务重组协议引发争议
  • G7财长就征收数字税达成共识
  • 作家杨恒均从监视居住转为刑拘面临正式起诉
  • 夏夜想去观星吗?法国星空观察地点推荐
  • 北京会更严厉对待这个不顺服的半自治城市
  • 谷歌“叛国”了吗?库德洛罕与特朗普不同调
  • 阿维尼翁:俄导演向英年早逝的摄影家任航致敬
  • 特朗普竞选战略:痛批民主党4女议员
  • 法退休改革:2025年开始满额退休金64岁始拿
  • 日本京都动画工作室遭纵火 釀24死 数十伤
  • 时限将到 韩仍未答应就强征劳工判决与日交涉
  • 世卫:埃博拉疫情为国际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 台凶案死者父母致信港府建议 惟林郑只字不提
  • 外籍网红在示威中肚皮抓痒被指是外国势力暗号把他笑死
  • 比亚迪香港充电站收摊 车主忧电动车变废铁
  • 围绕主权及资源纷争:中越船只南海对峙长达数周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