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远征军老兵看凤凰卫视激动过世 嘱子女别怪记者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0月18日 转载)
    
    来源:凤凰网历史 
     (博讯 boxun.com)

      核心提示:
      窦文涛:其中有一位老兵,是怎么去世的?他是那天看到电视上有他的采访,虽然只是短短的一个镜头,老人家啊,激动非常啊,没想到第二天就去世了。临死之前,这老人还让自己的孩子给摄制组打电话,说千万别怪他们,让他们别内疚,我感谢他们。说我这一辈子啊,窝囊了60年了,今天电视上出我一下啊,那就是给我平反了,那就是国家承认我抗日了,我死也能死得瞑目了呀,我是高兴死的呀。
      凤凰卫视2011年10月17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七十年前,十万中国军人远征缅甸,异域喋血,命葬他乡。七十年后,胡康河上的白骨流落异乡的孤魂,他们还记得回家的路吗?《凤凰大视野》十集呈现,七十年的远征。
      上世纪四十年代,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兵发缅甸,企图切断国际援华战略物资供给线滇缅公路,为保这条生命线的畅通,10万中国军人远征缅甸,战争结束后,近半数远征军将士有的战死疆场,有的因各种原因流落异乡。2009年5月30日,九位中国远征军士兵,终于结束了他们近七十年的远征,踏上了回家的路。
      孙春龙:当年是十万大军跨过这个畹町桥,就是从这出征,十万大军1942年的时候,现在回来了9个人,就这样回来,我和他们我相信可能是同样的一个心情,他们可能是要回家,从一个国家穿越另外一个国家,我也是同样也是回到自己的祖国,非常激动,我觉得那时候那个桥,感觉非常漫长,每一个老兵都在自己的子女的搀扶下,那么一步一步走过来,就沉默,没有一个人说一句话,就沉默,就走过来。你看那个队伍,就七倒八歪的一个走过来,就那种阵势。
      解说:离别故乡70年之后,年轻的士兵已然成了耄耋老人,青山依旧,欲语泪先流。
      孙春龙:撑着伞到自己父母坟前,声音非常小,他就说妈妈我回来了。妈妈那种喊声,让你感觉到真的心里非常难受,然后旁边的人,他的孙子,他的孙子就说,说,奶奶,你在缅甸的儿子来看你了。你听不到他很大的声音,但是你能感受到他嘴里在说他的妈妈,在喊他的妈妈就这样,妈妈我回来了。
      比如湖南吧,我们当年有200多万的人去抗战,但是最后大部分都是骨肉就再也没相见,200多万人,后面就是200多万个母亲。
      女士:爷爷长得很帅,穿上军人服装更是不得了。
      女士:爷爷更帅,比年轻时候更帅,老帅哥。
      女士:爷爷,跟你们告别一下,多保重,我们还会来看你们的。我们还会再来看你。
      解说:流落异乡60多年,杨建达乡音未改,依然还记得出征前曾经唱过的歌谣。
      孙春龙:杨建达也是在密支那的一个老兵。他一直非常固执地,他没有加入缅籍,他觉得他永远都不会加入缅籍,他就还是一个中国人。就是他说,他留给儿子的只有一首歌,叫《松花江上》。
      杨建达: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那里有我的同胞,还有那衰老的爹娘。九一八,九一八,从那个悲惨的时候,脱离了我的家乡,抛尽我那无尽的宝藏,流浪,流浪,整日在关内流浪。哪年,哪月,才能够回到我那可爱的故乡。哪年,哪月,才能够见到我那无尽的宝藏,爹娘啊,爹娘啊,什么时候才能欢聚在一堂。
      窦文涛:我们拍摄这部纪录片的时候,有一位,三年前拍过滇缅公路历史的一位学者,提供给我们一份名单,那是他在三年前采访过的一些远征军老兵。可今天,我们按照这个名单,逐个去找人,基本上都不在了。其中有一位老兵,是怎么去世的?他正是那天看到电视上,有他的采访,虽然只是短短的一个镜头,老人家啊,激动非常啊,没想到第二天就去世了。
      临死之前,这老人还让自己的孩子给摄制组打电话,说千万别怪他们,让他们别内疚,我感谢他们。说我这一辈子啊,窝囊了60年了,今天电视上出我一下啊,那就是给我平反了,那就是国家承认我抗日了,我死也能死得瞑目了呀,我是高兴死的呀。
      正是为了他们,为了所有死去的和幸存的中国远征军的将士们,我们本周、下周连续十集,讲述他们的故事,把他们的英名传遍四面八方。
      解说:2011年9月13日,离别故乡七十年之后,有19位中国远征军士兵,以特殊的方式结束了他们的远征,他们的骨灰被接送回国。
      司仪:远征军阵亡将士忠魂入园。
      解说:听说当初一起浴血奋战的战友魂归故土,健在的部分远征军老兵,纷纷从各地赶往腾冲国殇墓园,和67年前安葬在这里的9618名中国远征军将士一起迎接战友们远征归来。
      窦文涛:要讲远征军的故事,一切要从一条路说起,这条路可是抗战时期,外界给中国输血的血管啊,而这条路,也真的是用鲜血铺成,是用鲜血来捍卫的。
      解说:1938年10月,日本在占领了武汉之后,暂时停止了对华全面进攻,转而封锁中国的沿海地区。同年底,侵占了广东和海南岛,当时抗战的总体形势是日本强大,但是人少国小中国反之。所以日本希望快速交战,结束战争,而中国正好相反,所以停止正面进攻,转而封锁中国,这是日本人最狠毒的一招。如此一来,不仅可以摧毁中国本来就十分可怜的国防工业,还可以堵死国际上援助中国的海上通道,孤立无援的中国,就只能一步步灭亡。一边是遏制中国的咽喉,企图置之于死地,一边是生死存亡之际的四万万中国人,试图挣扎的脱离绝境,战争就这样,围绕着封锁和反封锁进行着。
      1937年8月,云南省主席龙云向蒋介石提出,建设滇缅公路的计划。在这个计划中,将修筑从昆明出发经云南西部达到缅甸北部的腊戌,最后直通印度洋的公路。这样来自海外的物资,就可以在相对安全的缅甸仰光港上岸,然后通过铁路和公路,运往中国西南的大后方。
      盘旋在山谷之间的滇缅公路,今天看起来宁静得有些寂寞,如果不是特殊情况,现在的司机都不会放着高速公路不走,而选择这条颠簸危险的道路。令人难以想象的是六十多年前,在缺乏任何现代化机械的条件下,这条路完全是用人手修筑的。从1937年12月开始的九个月时间里,二十万云南人民用血肉筑成了这条滇缅公路。美国人在考察后,给罗斯福总统的报告中说,这是继开凿巴拿马运河后,人类创造的又一个奇迹。
      滇缅公诉开通后,来不及举行任何通车仪式就马上投入到使用中,当时不论是白天还是黑夜,崎岖的山路上,跑满了各式各样的大卡车,由于西北公路和滇越铁路先后被切断,滇缅公路从1938年8月通车起,就成为当时中国与外部世界的唯一通道。以后的三年中,滇缅公路共抢运约五十万吨军需物资,一万五千多辆往返的汽车,成为中国坚持抗战的生命线。
      窦文涛:既然滇缅公路是中国的生命线,那日军自然就要截了咱的生命线,没日没夜密集轰炸滇缅公路。到了1942年1月,援华物资的运输总量急剧减少,就在这同一月1月中旬,长沙会战,日军攻入长沙,第九战区炮兵第一旅驻在岳麓山阵地用包伙压制敌人,这炮仗打到正火爆的时候,炮弹打光了。第九战区长官部急电重庆,要求运弹药,可是军令部的回答是,炮弹尚在仰光,待运。
      这让我想起我在阅读抗战史料的时候,一次次是无限感慨,我看到在抗战当中,一次次中国军队集体壮烈殉国,一次次的原因,都是弹尽粮绝,那仗打到肉搏的时候,那中国士兵举着空膛的枪,甚至抡着大刀,迎着敌人的机枪口就往上冲,后来在城墙上甚至抱起石头来生砸。当时,听说宋子文有个估计,说如果滇缅公路被切断,当时的中国国内,战略物资的总储备,最多只能撑3个月。
      解说:就在这个时候,英美盟军在太平洋战场上节节失利。1941年12月,日军先头部队入侵缅甸南部,直接威胁仰光和滇缅公路。
      戈叔亚(抗战史专家):你(日本人)把滇缅公路占领了,美国的物资不来了,那么我们今后抗战怎么办,就没有任何东西了。有些书上说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这些游击队可能有时候做一点点这样的(事情)可以,其实到最后形势完全是相反的。因为敌人占领了这个地方,他占领了工厂,强迫你的人为他生产东西,你被打败了,那么你的枪炮人家可以拿来,你不把敌人打败,你想抢他的枪炮,这是完全不可能的。
      解说:鉴于缅甸局势岌岌可危,12月下旬,蒋介石在重庆主持召开中英美军事联席会议,会后有记者问蒋介石,万一缅甸不守,中国政府有能力应付四面受敌的困难局面吗?蒋介石回答说,鉴于亚洲局势日趋严重,我国作出决定,不日将出兵缅甸与日寇决战。中国政府决定出兵缅甸的消息,立刻震动了西方世界。在大英帝国的版图上,缅甸只是个无足轻重的印缅省,它存在的意义仅仅在于对印度构成一道外围屏障,而对于艰苦抗战的中国人来说,缅甸是中国通往外部世界的唯一通道,它的存在直接关系到大后方的安危。
      然而英国人虽然自顾不暇,却不愿中国插手缅甸事务。美国总统罗斯福对英国人的短视和自私很恼火,中国人参战,不仅对亚洲战局至关重要,对在欧洲焦头烂额的盟国也很重要,只要拉着中国人在亚洲坚持抗战,英美就可集中力量对付德国。人是战争最宝贵的资源,而中国有的是人。
      罗斯福决心说服英国人,放下殖民者的架子,同中国人共同抗战。为了协调英中军队的关系,美国派出一位将军到中国任参谋长。用美国的武器和物资武装中国人,由亚洲人解决亚洲人的问题,美国和英国就可以全力去对付欧洲战场了。
      不久,著名的阿卡迪亚会议在华盛顿结束,会议决定将缅甸泰国和越南从盟军东南亚战区中划出来,与中国战区合并成为中缅印战区,由蒋介石出任最高总司令。1942年2月的一天,在美国迈阿密空军基地,一个身高五英尺九英寸的瘦削的美国将军登上一架飞机,这位原西点军校的教官,和中国有着不解之缘,他学过中文,曾在北京任美国使馆的武官。现在,他又要到遥远的中国,担任战区参谋长,他的名字叫约瑟夫·史迪威。
      解说:1942年2月,缅甸毛淡棉失守后大约两周,滇缅公路上突然尘土飞扬,旌旗挥舞,浩浩荡荡的中国军队好像一条望不到头的灰色长龙,开始向缅甸境内大规模挺进。这就是由第5军、第6军和66军组成的中国远征军。国内舆论无不欢欣鼓舞,远征军的先头部队是第5军的200师,师长戴安澜,安徽无为人,从小家境贫寒,后来发奋读书,毕业于黄埔三期。卢沟桥事变后,戴安澜先后参加长城保卫战、台儿庄大战和武汉会战屡有建树,三十五岁升任陆军第200师少将师长。
      记者:您记得那个巷子深吗,当时?
      戴复东:记不清楚了。
      解:戴复东是戴安澜的大儿子,在戴安澜的四个孩子中,他对父亲的印象最深。
      戴复东:放假到这来,到这来大概就一两天,然后我母亲就要到保山去,我就到保山接我父亲去了,跟我父亲一起过来,过来大概又住了三四天的样子,然后他就走了,他走了我也回贵阳了。
      解说:戴复东14岁的时候,父亲就是从昆明的这条小巷走出去,挥别家人,踏上了远征异域之路。
      戴复东:我们就这样子,大家朝他招手,他把车门打开,脸朝这边看,就上车走了。
      记者:那次是最后一次见面吗?
      戴复东(戴安澜长子):最后一次见面,从那以后就再没有见过。
      解说:作为蒋介石的嫡系,也是当时中国唯一一支机械化部队,让200师出师缅甸,蒋介石可以说是拼出了血本。
      戈叔亚:那个时候有一个记录,说是汽油,中国一天只能生产几百公斤,所以说日本占领滇缅公路,对于中国人来说是卡脖子了,要卡断我们的脖子,这个时候,我们中国政府不惜把他最优秀的部队,拿出去跟日本人拼命,也就是在我们中国到最危急的时刻了。
      嘉宾:滇缅抗战的时候,蒋介石是拿出了他的重兵,他当时的老本,有九个用在这个战场上,中国远征军第一任司令是陈诚,是他的第一亲信了,第五军的杜聿明也是他的爱将。戴安澜将军他们,包括孙立人,这些都是当时装备非常精良,战斗力非常强的部队,所以这场战争,蒋介石他也是把重兵放在这个地方的。
      戴复东:这个里面是当时团部所在地。
      记者:这是600团。
      解说: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前,由于中、英、美三方矛盾重重,致使部队从1941年12月到次年2月的两个月里,时而动员入缅,时而停止待命。在出国前的这段时间里,戴安澜和他的200师,驻扎在云南西部的保山。戴复东曾经陪父亲在这里住过几天,这座文昌宫,曾经是200师下属的一个团部所在地。
      戴复东:看到这个房子,我想起我跟父亲在一起的时候,这个情况就是肯定是在那边的房间办公,最前面呢,就是属于警卫排或者是警卫连。
      记者:您还记得当时大家的装备吗?装束怎么样据说是非常好的?
      戴复东:即使是非常好,也没有先进到什么样的地步,只不过衣服都穿得比较整齐的,这个一般都是灰军装,八路军在延安的时候不都是灰军装吗,就基本上是那样一套装束。
      记者:那鞋呢,有没有比较好的。
      戴复东:没有,都没有这个很好的衣服、鞋子,都没有的。
      解说:戴复东这一趟来云南,最想寻找的是一个马姓人家的大院,那里是当年200师的师部。戴复东曾经在那里和父亲度过了最后的时光。
      戴复东:就在这个上面,父亲在楼上办公。
      记者:还有印象?
      戴复东:这个外面我印象不深刻了,但一看到这个房子我就晓得了,就是在楼上办公,全部是玻璃窗,本来不是这样的,上面全部是玻璃窗,他在楼上办公,工作,睡也睡在楼上。我来了,我也跟他一起,我也睡在楼上。
      陪同者:这是他来过这个地方。
      戴复东:我1942年来过。
      村民:住宅区是在那一边,戴师长是住在那边。
      戴复东:住在那一边啊?
      村民:房子拆掉了。
      戴复东:拆掉了啊。那他讲的肯定是对的。
      村民:住在那一边。戴师长是可以的,军风纪好。
      戴复东:什么时候拆掉的?
      村民:才拆掉的。
      戴复东:才拆掉的啊,哎呀,我没有看到这幢房子,心里就觉得很难受的。
      解说:1942年2月,200师终于得到了出征的命令,在离开保山的时候,部队为驻地的每一户人家打扫干净院子,水缸里加满水,全体官兵最后集结在这棵大树下。据说这里是诸葛亮当年出征的点将台。
      戴复东:这个当时诸葛亮带了这个部队来,所谓征服的南蛮了,那么他觉得他现在继承了诸葛亮的事业,只不过不是要征服南蛮,而是要征服日本帝国主义。这儿传说这个诸葛亮走的时候,老百姓舍不得他,说你什么时候再回来。他说,他指着一种草,这草根本不会开花的,他说当这个草开花的时候,我就回来了。所以当地就有一种传说,如果这个草开花,诸葛亮就回来了。这个地方我肯定要带一块石头回去。
      戈叔亚:当时我知道有一些中国的老兵,参加过抗战的一些中国老兵,他就说,这一次,我们中国军队,肯定是要打胜仗,他说的道理是什么呢。第一,我们最好最好的部队去了,装甲车几百辆,汽车这些;第二,是认为有美国盟军,有英国人。有一个老人就我跟说,从金马牌坊走的时候他就说,我们中国这次,一定要打胜仗了怎么怎么。
      窦文涛:咱中国军队气势如虹,可咱再看看咱那友军,英军。我这口误遮拦说一句,当年,这英国人,心思有点不地道。有一小故事,当时第五军有一个技术员,在缅甸曼德勒跟一个英军军官那儿领取汽油,结果这军官说这个汽油很紧张,我们这不够配发的。好在这技术员,认识一个在英军里面有他一个老哥们,老朋友,那老哥们把他拉一块跟他说,你别听他说那些鬼话,我给你一个月一百万加仑的汽油,没汽油怎么打仗啊。这又一指,你瞧见没有,那伊洛瓦底江两岸堆积如山的汽油。他说就这个,你们几年,你们都用不完。
      这怎么回事呢?原来啊,英国人有个小九九,十万中国大军入缅,那要是把日本人赶走了,他们赖着不走,那可怎么办呢。所以这英国人,一直拖延远征军入缅的时间,这军情似火,贻误战机,一天天这么拖下去。到后来啊,仰光告急了,你这英国人难道宁愿把缅甸丢给日本人吗?英军那当时就俩师,根本顶不住日本人,到那个结骨眼上,才紧急请求中国远征军一个师入缅。这结盟的兄弟,你在那有你自己的小算盘;中国远征军,头一回入缅作战,不祥之兆啊。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13168921519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滇缅路远征军抬棺上阵,却为何败得得如此耻辱
·刘召回,一位中国远征军老兵的回家路(图)
·中国远征军在缅甸墓地被捣毁:大体上有两种说法
·中华民国远征军孙立人部入缅抗日作战追忆
·廖耀湘悲情回忆远征军女兵过野人山:女兵无一生还(图)
·中国远征军:流落缅甸和云南边境的老兵们(图)
·流落缅甸的中国远征军:深山老林穿藤衣用弓箭(图)
·中国远征军血战松山 三吨炸药炸飞山头 (图)
·共产党为日寇报仇:迫害中国远征军
·二战史今日:中国远征军攻克腾冲城(图)
·盟军指挥混乱导致中国远征军失败
·70年后 中国远征军将士遗骸回归故土
·19位中国远征军阵亡将士遗骸迁回祖国
·中国远征军纪念公园因选址等问题4年未建成 (图)
·92岁中国远征军老兵流落缅甸72年返乡 (图)
·远征军老兵生存困境 想在死之前穿上好衣服(图)
·女留学生李兰希回国,重走中国远征军之路(图)
·中国远征军老兵:回国后尝家乡黄土 (图)
·流落缅甸60载 远征军老兵终回到祖国 (图)
·落缅甸60余载 中国远征军老兵踏上回乡探亲路
·杂志主编:应建立中国远征军牺牲将士搜寻机制
·缅远征军老兵致国共两党主席:请还历史一个公道
·与林老师追忆中国援缅远征军/貌强
论坛最新文章:
  • 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开幕 用谷歌推特脸书YouTube仍需翻墙
  • 萨德反导系统争端五年后 韩中重启国防战略对话
  • 陈同佳赴台投案或吃闭门羹 马英九表示应该让他来台受审
  • 美军撤离叙利亚转而进入伊拉克继续应对IS
  • 警方用催泪瓦斯和水砲对付数万示威者
  • 游行变冲突 警方驱散时以水炮射向清真寺
  • 中国经济数据虚无缥缈 学者深度质疑
  • 法国一太阳能越野车将穿越(澳)辛普森沙漠
  • 《南德意志报》:约翰逊再次惨败 弱点毕现
  • 《好莱坞往事》在中国撤档 消息称因李小龙片中“傲慢”形
  • 林郑松口不排除改组港府班底 20日九龙大游行受阻 民阵提上
  • 37家人权组织致信美国海关要求停止进口中国新疆的奴工棉花
  • 数以万计港人非法游行 公民抗命对应警方禁制 派单张青年被
  • 陈云飞等三名维权人士因支持香港反修例被拘留 近日获释但
  • 港澳办要香港借鉴澳门实行一国两制 设证交所分薄香港影响
  • 狱中人权律师王全璋脸变黑突发胖 其妻忧遭故意伤害
  • 朝媒:金正恩骑白马登白头山预示历史大事件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