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阳光时务》香港——天朝倾覆的起点/张洁平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0月06日 转载)
    中國革命結束了嗎?回望辛亥百年,革命的憲政理想實現了嗎?答案是顯而易見的。如果從一個外延更大的、廣義革命的概念出發,中國革命顯然還未結束。在可以預見的未來,革命,現代意義的新型寧靜革命,恐怕仍是中國不得不經歷的。‭ ‬
    
     文/張潔平 (博讯 boxun.com)

    
    「從前人人問我,你在何處及如何得到革命思想?吾今直言答之:革命思想,從香港得來。」
    
    1923年2月20日,孫中山在香港大學陸佑堂以英語發表演講:「Why I Became a Revolutionist?」直接將自己革命思想之起源定位在香港。
    
    歷史學家羅香林將他的演講翻譯成中文:「回憶三十年前,在香港讀書,功課完後,每出外遊行,見本港衛生與風俗,無一不好,比諸我敝邑香山,大不相同……香港地方開埠不過七八十年,而內地已數千年,何以香港歸英國掌管,即佈置如許妥當……香港之腐敗事尚少,而中國內地之腐敗,竟習以為常,牢不可破……良好之政府,並非與生俱來,須人事造成之,數百年前,英國官僚多係腐敗,迨後人心一振,良好之政
    
    府遂得以產生。由是吾之革命思想愈堅,深知如中國無良好政府,辦事必不能成。」
    
    「中國有一良好政府,我心願已足。現時香港有六十餘萬人,皆享安樂,亦無非有良好之政府耳。深願各學生,在本港讀書,即以西人為榜樣,以香港為模範,將來返國,建設一良好之政府,吾人之責任方完,吾人之希望方達。」
    
    學生們聽畢,將這位民國首任大總統高高舉起,歡呼雀躍。
    
    這應該是香港百年開埠史上最榮光的時刻。民國之志由此地啟航。
    
    儘管「以西人為榜樣,以香港為模範」並不全然可行,並且在其後百年的道路中引出了無數崎嶇;儘管千年帝制的崩塌竟得益於這座被迫割讓與列強的海島,的確是一樁令人尷尬的事實——但是,從辛亥革命起始,香港之於現代中國的特殊意義毋庸置疑。直至今天,這意義尤顯深遠。
    
    政論作者程翔認為,辛亥革命驗證了香港的歷史定位:「香港是促進中國邁向現代文明的強大推手」。他在文章中寫道:「這是香港的光榮傳統,也是香港的生命線。什麼時候我們丟掉辛亥這個傳統,那麼這個時候也是香港沒落的開始。」
    
    那麼,讓我們首先回到榮光之地。為什麼是香港?這一切如何發生?又會怎樣延續?

1.
    1996年,孫中山誕辰130周年之際,港島中西區區議會設計了一條「中山史跡徑」。這條全長3.3公里、共15個「景點」的步行徑,基本上概括了孫中山與香港的淵源。其中,甘棠第(宅第原主人何甘棠是孫在中央書院就讀時的同學)改建為孫中山紀念館,更是可以見到不少辛亥時期的珍貴原跡。
    
    1883年,孫中山離開故鄉到香江求學。此後九年光陰,他從拔萃書室(拔萃書院前身)到中央書院(皇仁書院前身),然後入讀香港西醫學院(香港大學醫學院前身),一路接受近代西方教育。學醫的原因,他自己解釋:「以學堂為鼓吹之地,借醫術為入世之。」而在異鄉求學的日子,每每假期回故鄉,香山與香港的差距,更讓他深深相信封建中國已經落後於西方近代文明,而不推翻腐敗的清王朝,中國就沒有希望。1892年,26歲的孫中山以第一名的優異成績從香港西醫學院畢業,「即決計拋棄其醫人生涯,而從事於醫國事業。」
    
    求學期間,他廣結各路同道中人,共謀「醫國」大計。他與陳少白、楊鶴齡、尢列三人交情甚篤,常在一起討論政事、譴責清廷。這班當年的憤怒青年言論大膽,還被時人稱作「四大寇」。中環歌賦街的商店楊耀記,就是當年「清廷四大寇」經常聚會之所。
    
    除了「四大寇」之外,另一個關心時局的青年圈子,就屬以楊衢雲為首的「輔仁文社」。文社著重購買新學書報,以「開通民智」、「盡心愛國」為宗旨。今天香港的中環百子里一號二樓,便是「輔仁文社」的舊址,如今原貌猶存。
    
    在尢列的介紹下,孫中山認識了楊衢雲。1895年2月,孫中山成立了香港興中會總部,將一年前在美國檀香山成立的興中會,由原先的議政組織,發展為有實質行動的革命組織。「輔仁文社」更與「興中會」合併,由楊衢雲出任興中會第一任會長。興中會會所就設在香港中環士丹頓街13號,外懸「乾亨行」商號招牌做掩護。香港興中會會員入會時,須高舉右手對天宣誓。其誓詞為:「驅逐韃虜,恢復中華,創立合眾政府。倘有貳心,神明鑑察。」

2.
    從1895年香港興中會建立,到1911年辛亥革命成功,這十六年間孫中山發動的十次武裝起義中,有六次是香港興中會和同盟會香港分會,以香港為基地秘密發動的。第一次廣州起義總指揮是楊衢雲,策劃就是在「乾亨行」進行,而起義所需經費港幣三萬多元,其中兩萬元就是由香港籌募得來。
    
    香港既是指揮和策劃中心,又是經費籌集與轉匯中心、軍火購製與轉運中心,海內外革命同志的聯絡與招募中心,也是每次起義失敗後革命黨人的避難場所。
    
    香港一代富商李陞之孫、李玉衡之子李紀堂,幾乎所有家財捐給革命之用,傾家蕩產之後,自己所留的最後一個農場,所得的農牧產品也都用來支援革命。由於農場地點隱秘,它還多次作為興中會的秘密基地,進行軍事訓練、儲存武器、策動起義。農場今天正是香港屯門著名的青山紅樓。
    
    香港浸會大學歷史系教授、近代史研究中心副主任李金強教授,將香港所扮演的這種特殊歷史作用,稱為革命的「香港模式」。他在接受訪問時指出:「這種香港模式是1895年廣州起義開始的。革命黨以香港作為革命的大本營,他們在香港策劃、籌款、購買軍火,再輸送革命起義的部隊進去內地。他們的目標就是廣東的省會廣州。起義失敗,革命黨人撤退時也經過香港,在香港避難。這種做法成為日後武裝起義其中一個模式。」他指出,之後的惠州起義、黃花崗起義都是香港模式。「整個晚清,孫中山所策動的起義中,香港模式是貫穿始終的。」
    
    第一次廣州起義失敗後,孫中山和楊衢雲流亡海外,仍然到處成立興中會的分會。楊衢雲1900年發動惠州起義,再次失敗,藏身香港。1901年,滿清政府派出殺手,在上環楊衢雲教書的地方射殺了他。他被安葬在跑馬地墳場,為躲避滿清的耳目,墳墓的墓碑上,當時甚至沒有刻上名字。

3.
    香港中環士丹利街24號,位於香港最為繁榮的中環地鐵站四周,一座數十層的貿易寫字樓,樓下幾層是聞名遐邇的美食地「陸羽茶室」。若不是辛亥革命一百年的紀念碑,很少有人記得,百年前這裏就是興中會第一份機關報《中國日報》的創刊地。
    
    1895年廣州起義失敗後,滿清政府向港英政府施壓,革命活動幾近中斷。此時,孫中山指派革命摯友陳少白到香港創辦興中會的機關報——《中國日報》。1899年成立的報館,隨後成為革命黨人活動的重要基地。
    
    陳少白曾撰寫《香港中國報經過略史》,全篇五百餘字,開首寫:「中國報者,唯一創始之公言革命報,亦革命過程中一繼往開來之總樞紐也。自乙未年廣州事敗,同志星散,團體幾解,中國報出,以懸一線未斷之革命工作,喚醒多少國民昏睡未醒之迷夢,鼓吹『中國乃中國人之中國』之主義,戰敗康氏保皇之妖說,號召中外,蔚為大革命之風。」
    
    《中國日報》之後,香港的革命報館如雨後春筍般生長,以香港為基地的反清運動和革命宣傳洶湧熱烈。1905年同盟會成立,代替興中會,宗旨改為:「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創立民國,平均地權。」《中國日報》亦改為同盟會機關報,繼續在「建黨、宣傳、起義」三方面發揮重要作用。
    
    香港學者梁炳華博士認為,「香港對中國大陸而言,是一個地理上相連,但政治上卻與外國無異的地方,是策動革命的『安全島』。」香港的殖民地身份受到西方世界庇護,鄰近海洋方便革命者及軍火進出、聯絡,愛國華人多,方便招募志士以及軍費,這些都是香港作為革命策動地的天然優勢。

4.
    辛亥革命爆發之前,《中國日報》曾與改良派刊物屢屢展開論戰。最知名的便是1904年開始,與康有為等保皇派創辦的《商報》之辯論。其時,《商報》支持改良立憲,鼓吹扶滿保皇,《中國日報》則堅持革命,兩邊展開論戰。論戰擴大了革命派的思想影響,「革命書報在粵銷場為之大增」。
    
    1905年,馮自由在《中國日報》發表長達2萬字的《民生主義與中國政治革命之前途》的文章,批駁改良派中國不必實行「社會革命」的觀點,稱此「為我國言論界暢論民生主義之嚆矢」。這場論戰持續多年。
    
    而另一方面,滿清改革停留在經濟、技術、行政方面,而全不涉及根本權利,滿洲黨反而因此更顯專制,令立憲派失望透頂。
    
    1907年初,堅決反對激進革命的立憲派領袖梁啟超在與革命派激烈爭論後,看到越來越多的人因清政府的所作所為而從「溫和立憲」轉為「激進革命」後,在《新民叢報》發表了《現政府與革命黨》一文,無奈地承認:「革命黨者,以撲滅現政府為目的者也。而現政府者,製造革命黨之一大工場也。」
    
    清政府在1908年公布了著名的《憲法大綱》。學者雷頤分析,以明治維新為標杆的此次改革,卻生成了一部「君權」比「明治憲法」擴大、「民權」比其縮小的「憲法」。溫和的立憲派都堅決反對,認為「政府寧肯與人民一尺之空文,不肯與人民一寸之實事」,指其為「假立憲」、「偽立憲」。
    
    從1910年1月起到11月止,不到一年的時間裏,「立憲派」發動了四次大規模的國會請願運動,以香港輻射的南方省份為主要請願成員。而清廷毫不妥協,拒不開國會,拒不立憲,並採取越來越激烈的手段鎮壓立憲運動。
    
    1911年,武昌槍響,辛亥革命爆發。滿清帝國自此徹底覆滅。

5.
    在分析香港對於辛亥革命的意義時,梁文道提出一個他自稱是「簡單、粗暴」的說法:「在我看來,辛亥革命就是海洋中國對內陸中土中心主義的北伐。」他說,依照今天的角度來看,孫中山完全是勾結海外反華力量、顛覆國家政權,因為辛亥革命90%以上的金錢支持都來自海外,其中主要是來自南洋。
    
    而「這樣一個南方海洋中國的存在,其實在今天也依然發揮其作用。有那麼多在內地不方便講的話可以在香港講,在內地不方便出的書可以到香港出,有那麼多內地朋友可以偶爾過來香港透透氣,又或者是透過香港獲取一些在內地無法獲得的資訊。」
    
    作為中國接觸並傳播西方近現代文明進步思想的源頭,作為價值多元、言論自由、經濟開放之地,自孫中山孕育革命思想開始,可以看到,香港扮演的,實際一直是對祖國母體政權敦促改革的角色。
    
    正如程翔所言:「香港從來都是每一個朝代裏的政治異見分子,謀求改革中國大陸腐敗政治的基地,不管這種改革是改良或者革命。孫中山之於滿清、國共兩黨之於北洋軍閥、共產黨之於國民黨,等等,都是藉著香港的自由、多元、政治人才彙集等特點來宣傳自己的政見。換言之,香港一直成為人民反對大陸腐敗政治的重要基地,每當大陸的中央政府變質腐化時,香港就往往會發出不同的聲音,久而久之,香港就漸次發展成為中國的良心。」
    
    刊于《陽光時務》第四期,http://www.isunaffairs.com/。
        【声光影像,多维体验,越互动、越精彩,都在《阳光时务》iPad版。弹指之间,触摸真相。
        
        iPad: ipad.isunaffairs.com
        Android系統: android.isunaffairs.com
        
        PC電腦: emag.isunaffairs.com
        
        手机:請下载Zinio阅读器,并确保已在PC上访问并注册emag.isunaffairs.com (博讯 boxun.com)
202321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是谁毁了辛亥革命?袁伟时答《阳光时务》
·殷鉴不远:清末财政的急剧扩张诱发了辛亥革命
·浩气长流,继往开来(上二) ——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6周年暨辛亥革命100周年 一平
·大清政权的覆灭:一句谣言扣动辛亥革命扳机?
·辛亥革命总指挥赵伯先《保国歌》全文 (图)
·辛亥革命百年与立宪主义实践
·走出辛亥革命评价问题的困境/杨天树
·共同的信念和使命——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
·辛亥革命百年 北京为何偏偏冷落黄兴 (图)
·辛亥革命百年图片展:游客留言含义深 (图)
·南京554份辛亥革命电报首亮相 显示政府处境难 (图)
·郭永丰牢狱之歌-纪念辛亥革命兼致中共十八大(之二)
·斯坦福大学沪公布辛亥革命珍贵史料 (图)
·新闻目击;纪念辛亥革命百年武汉最后冲刺 (图)
·庆祝辛亥革命百年主会场武昌抓紧抢建 (图)
·民主中国: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征文启事
·天津辛亥革命遗址 10年消失7处
·武汉向海内外征集辛亥革命文物近400件
·武汉大兴土木 迎接辛亥革命和中华民国百年 (图)
·辛亥革命也敏感 京津高校辩论会被取消
·辛亥革命文献展免费开放 百年前照片亮相
·辛亥革命先驱后人共聚广州座谈 (图)
·中国会不会发生“二次辛亥革命”?
·贾庆林称将隆重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惊奇!辛亥革命爆发那年铁路局长罢免也是姓盛的接任
·浙江21位政协委员联名建议保护辛亥革命历史遗迹
·郭永丰牢狱之歌-纪念辛亥革命兼致中共十八大(之一)
·辛亥革命100周年/安那琪
·辛亥革命 百年民运 一脉相承/刘泰(柳玉成)
·辛亥革命 百年民運 一脈相承/劉泰(柳玉成)
·辛亥革命反思之二:政治改良·暴力革命 /钱跃君 (图)
·“辛亥革命”100周年略谈一二/淳于雁
·谢选骏:不宜全盘否定辛亥革命
·辛亥革命百年祭
·浩气长流,继往开来(上四)--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6周年暨辛亥革命100周年/一平
·浩气长流,继往开来(上三)--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6周年暨辛亥革命100周年/一平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新南北朝的曙光/谢选骏
·国家利益上的国共两党表现——辛亥革命百年回眸/居山川
·辛亥革命百年反思——只有宪政才能给政治斗争有序空间/牟传珩
·广州增城新塘,呼应辛亥革命百年 /孙长江
·孫文與辛亥革命/封从德 (图)
·《四书》、孔子与辛亥革命/卜大中
·继往开来纪念乐清县辛亥革命同盟会五位义士/陈维健 (图)
·辛亥革命百年“大赦天下”议/北京大学教授袁刚
·钱云会家乡话说辛亥革命同盟会四义士/陈维健
·辛亥革命百年: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刘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