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亲历者揭日开拓团真相 占中国土地后变地主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8月05日 转载)
    
    来源:新华社   
    
    
亲历者揭日开拓团真相 占中国土地后变地主

      左上图:亲历者刘安发。 中上图:进入“弥荣村”的日本妇女。1933年,日本武装“移民开拓团”迁入黑龙江省的永丰镇,并将其命名为“弥荣村”,当地 中国农民约500人被驱赶。 右上图:亲历者陶青山老人的左手无名指当年在“部落”时因饥饿偷食而被碾子轧断了一节。 下图:武装的日本“移民开拓团”成员正在伪满洲国北部佳木斯开垦土地。
      据新华社报道,近日,媒体曝光哈尔滨市方正县的“中日友好园林”内,一座刻有日本“开拓团”亡者名字的石碑被立于“日本人公墓”旁一事,引起社会舆论轩然大波。“开拓团”是什么?是否如当地政府辩解的那样“不是日本军队,既是侵略者,也是日本军国主义的受害者”?
     2005年,抗战胜利60周年之际,记者曾走访200位亲历抗战者,采访实录结集成《我的见证》一书,其中对日本军国主义在我国东北地区的移民侵略亦有回顾。在此,我们将这段采访重新录出,以当事人、亲历者的眼光,重现历史,揭露当年“开拓团”的真相。
      移民侵略
      半个多世纪前,日本向中国派来的,不光是血腥的侵略军。为了真正占领并成为中国的主人,它采取了一切可能想到的强暴、残忍、卑劣的手段。移民,就是其中的一项重要措施。1931年的“九一八”事变后,日本陆军省、拓务省以及关东军不断制定移民东北的计划,掀起了向中国东北进行移民侵略的高潮。
      1933年2月,492名日本退役军人进入吉林省桦川县永丰镇,他们组建的第一个定居点叫“弥荣村”,“弥荣”一词意思是“繁荣昌盛”。99 户、400多名中国农民全部被逐出他们世代耕种的土地,流离失所,有的人被强行迁入根本不适合人类居住的“集团部落”,不少人冻饿而死。
      1937年7月,日本制定了“二十年百万户移民计划”,并把移民定为日本的国策。当时日本拓务省曾指出:“现在满洲国的人口约有三千万人,二十年后将近五千万人,那时将占一成的五百万日本人移入满洲,成为民族协和的核心,则我对满洲的目的,自然就达到了。”
      到1945年初,日本向中国派遣的开拓团总数达到了860多个,33万多人,它们密布东北各地。这些无偿强占或以极低廉的价格强迫收购了中国人土地的日本人,由于人均占有的土地太多(20町步,近乎20垧),绝大多数都无力耕作,大部分都租给中国农民耕种,成了地主。而一些日本人对邻近的中国人肆意地强奸、殴打、偷抢,其罪行与真正的侵略军一样令人发指。
      全家五口人一个麻花被,白天穿,晚上盖
      采访地点:黑龙江省方正县珠河乡
      见证人:陶青山 男,69岁,日本移民东北时,家里耕地被占,被迁移至此。
      日本人占了我们的好地,把我们迁到从来没人住过的野山坡上,还圈起来,叫做“部落”
      我家是从伊汉通乡迁来的。那年我4岁。我们这儿一共是八个部落,我们家在二部落。
      具体情况记不清了,只记得日本人占了我们的地,我们全家五口,父母,两个姐姐和我,和老梁家一起,用一老牛车拉来了这里。
      当时这儿和现在不一样,都是山和草甸子,也没有水吃,喝的是水泡子里的水,那地方的水特别,浅红里带点锈色。当景看挺美,喝下去要命———可是这儿没有井,大家只能喝那个。我们用柳条罐打水,用不了几天,罐子就变得通红。那水喝了后,就生大骨节,很多人生病,很快就有人死了。
      原来日本人说是每户都给房子,给牛给马,结果来了之后,也没房子,我们就两家人盖了一个地窨子———就是在地下挖个坑,上面盖上树枝和草。我们家抓阄儿领了一头牛,但那是什么牛啊,又瘦又老。
      来了后,很多人家都不想住下来,但日本人在部落周围搭起了大墙、炮楼,两道门,进出都有人管,天黑后还有人敲梆子,管得很严。
      我们村又叫“挑灶沟”———很多人家那年冬天都死得绝户了
      有一年,我6岁那年,闹瘟病———后来我才知道是克山病,吐黄水,传染得厉害,村里人死老牛鼻子(意思是非常多)了。
      我父亲和大姐就死在了这次瘟疫中。那时,也没医生,日本人、“满洲国”都没人管。日本人来了,不敢靠近,挎着大刀、骑着洋马,离大老远地看。
      村里只有一个姓梁的,叫梁老二,会拔罐子,算是医生吧,整天穿着麻编衣给人看病,但他治不了病,再说哪有药呢?只要一看吐黄水,就知道完了。
      闹瘟病时,我母亲不让我出去玩。那时家家都不串门,得了病,就躺在家里等死。死了再抬出去。
      据说,邻部落的一个叫张福森的曾给老黄家送来2斤小米———那可是金贵的礼物呢。走到黄家门口,张福森看到,两个孩子直挺挺躺在院里。心里想,黄大哥也太懒,孩子死了咋不埋?进屋见两口子蜡似的躺在炕上,用手推,还活着,快没气了。张福森也没办法,2斤小米放在灶头,把炕点着悄悄走了。大年初一,乘门岗警察回家过年,他又摸进来。黄家两口子早就断气了,门外孩子的尸体已经被狗啃得七零八碎。再看那2斤小米,依旧撂在冰冷的灶头……
      那时都是这样,得了病就躺着等死。现在想想,那是什么世道啊?
      死人都扔在东边的烂尸岗子。一般都没人埋,都怕传染,找人给抬出去都难,谁还敢给埋?村外野狼多,吃得眼睛都红了,见了活人也想拦。
      那次闹瘟疫,一个冬,200人一连气死掉108,有10户“挑灶”。所以我们这地方,当年有个名字叫挑灶沟,这是我们当地的土话,意思是满门死绝。
      因为偷吃黄豆,我被碾子轧坏了手指头。今天,我们家的牲口,也比我那会儿生活得好十倍
      部落的生活,到今天我都不愿意回忆,太苦了,太惨了,每想一次,都难受几天。
      苦到什么地步?全家五口人一个麻花被,白天穿,晚上盖。当然不顶暖,那时冬天冷得要命,就烤着火睡。白天,往身上一披,就是衣服,全家就这一件,谁出去干活谁穿———那时,活得那么难,谁还顾得上羞耻啊!
      我现在还记得,冬天出去干一趟活,回来筋骨上都是霜。
      那时,大小伙、大姑娘光腚的多的是,没办法,有的人家连像我们家这么一床被子都没有。老周家就是,炕上铺的是木板,盖的是用草编的被子,睡一晚上,第二天身上都是刺。没有鞋,就在木板上穿绳子当鞋穿。他们家17岁的姑娘,烤火把腿上的肉都烤化了。
      还有的人家实在没办法,出门就在屁股上盖个簸箕。
      我是一直到光复以后,13岁时才穿上衣服的。在部落时,一直都是光腚。我父亲死的那年冬天,母亲生了个弟弟。只活了一宿就死了,是冻死的。墙是木杆和泥,里外透霜,又没东西盖,没奶吃,刚生下的孩子哪能受得了?
      最难受的是饿。地里产不出东西,母亲就到山上拔点野菜给我们吃。有一次,母亲不知从哪得了一把黄豆,不舍得一顿吃掉,想把它轧成大酱,蘸着吃,可以吃得久一些。她轧碾子时,我馋得受不了,就在后面伸指头蘸着吃,没想到牛一退,就碾着了我的手指头。碾掉了一截,母亲急得直哭。
      那一次,我差点没死了。手指头后来受风了,整个人抽风,侥幸活了下来。
      我们部落的人饿得像狼一样,偷东西都出名了,人家都不敢拦
      地要自己开,因为是生地,地里一般草比粮高,所以收成很薄,开始时,日本人还给集中发点苞米,但发得很少,后来还没有了。没办法,只好出去偷。
      有点胆量的村里人常常天一黑就出去,到邻近———一般是去爱邻屯,在珠河的西半拉,去偷东西,就是偷地里的东西,早上回来,就带些土豆、茄子、豆角等吃的回来。
      那会儿我们部落的人偷东西有名,被偷的人家知道了也不敢拦。都饿得像狼一样,看着都害怕,谁还敢拦!
      直到光复后,有了区政府,开始斗恶霸,斗地主,我才第一次穿上了衣服,是更生布做的,也有了糊涂(玉米粥)喝。
      我是在建国后20岁结的婚,现在有6个孩子,只有一个在村里生活。我今年69岁了,现在还在种地。虽然生活一般,但自己觉得挺好。
      部落的那些旧事,现在村里的年轻人都不知道了。我也不想说,但是,那都是日本人做的坏事,应该记下来———他们造了多大的孽啊!
      中国人吃大米就是经济犯
      采访地点:黑龙江省方正县吉利村
      见证人:刘安发 男,81岁,日本开拓团历史的亲历者,曾为日本移民做工。1947年参加解放军,后参加了解放战争和广西剿匪。1953年因病复员回家。
      方正县是我们寻找开拓团见证者的最后一站。我们到方正后,与县史志办、县政协文史委的人联络,对方说,这样的健在者,早就没有了。
      我们抱着一丝侥幸,一个村一个村地打听。我们的苦心有了好报,中午12时30分,好消息传来,找到了一位,而且刚刚打完针,精神尚好。顾不上吃饭,我们一溜烟跑了去。
      本来是我们的地,日本人来了就占了。我们反而要给他们为户
      我们这个屯是老屯,日本人来前,“满洲国”政府叫我们把地照都交了。先是说收了重分,后来说是一垧地给100块钱,实际上,能闹10块8块钱就不错了。
      康德8年(1940年),日本人就来了。在吉兴南屯盖起了红部,就是他们开拓团的团部,他们叫“红部”,我们就跟着叫红部。
      那是个用红砖打了地基的草房,周围拉着刺槐。开拓团的团长就在那,他有只狼狗,平时出来,就给他叼着公文包。
      他们占了我们的地,连山林都分了,不让我们上山伐木头,谁敢伐木头,道口被截着,要挨打的。
      日本人是按班分的,现在我还记得,一班、三班都在梨树园那儿,桥西是二班,河南头是四班、五班,东半拉建个七班、九班。
      被收了地的中国人家,多半被迁走了,迁到专门的部落里去了。我们这两个屯没迁,留下给日本人为户———日本人不会种旱田。他们种燕麦、大麦,用来喂马。
      他们种的地是我们弄好的地,有垄,他们就顺着垄撒籽,然后耙平,就等它自己长大,之后再雇人割。
      直到光复后,日本人也没学会种旱田———他们说来开拓,实际上连我们的好地都不会种。他们吃的 粮食 是领的大米,高粱米他们不吃,穿的是国家发的黄衣裳,跟日本兵一样。
      这些日本人,每天早上都训练,扛着木头枪,戴个鬼脸,嗷嗷地叫,练刺杀。不大点小孩都集中起来练。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16891657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5汉怒砸亲日开拓团碑 每人获奖2000元 (图)
·黑龙江方正称建日开拓团公墓为警示后人遭质疑
·中国官方立“日本开拓团”纪念碑遭民间人士砸毁
·5名男子砸毁日本开拓团纪念碑续:称不拆还砸 (图)
·5男子砸“日本开拓团”碑 泼红油漆表抗议 (图)
·5男子赴黑砸“日本开拓团”碑被警方带走 (图)
·5男子赴黑砸“日本开拓团”碑被警方带走 (图)
·保钓联合会五壮士因在开拓团纪念碑泼洒油漆被方正公安局抓捕
·黑龙江方正县:为日本开拓团立碑不是“卖国求荣”
·人大学者:为日本开拓团立纪念碑不妥
·中国为日本开拓团立碑引发争议 (图)
·黑龙江方正为日本开拓团立碑 被指是中国式碑剧 (图)
·保钓人士怒砸日本开拓团纪念碑 (图)
·兵团、汉人移民——中共在东土耳其斯坦的的‘开拓团’/伊利夏提
·哈尔滨某国家一类革命老区为侵华日本开拓团逝者立碑
·某国家一类革命老区为侵华日本开拓团逝者立碑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大学就是杀人的魔窟
  • 推翻赤柬政權後,為何越南難以說服國際社會?
  • 梵高不自杀就无法出名
  • 巴黎圣母院就值小半张假画
  • 台港藏維蒙:離心大逃亡——劉曉波《統一就是奴役》序
  • 为什么港人的反占中运动不可能感染大陆人?
  • 嘎子信口雌黄,引毕汝谐六百顺口溜?
  • 中國流亡律師滕彪勉「反送中」別退卻
  • 世界における民主主義の後退と市民社会
  • 世界における民主主義の後退と市民社会
  • 胡耀邦是一个假装开明的奴隶主
  • 自由不是一個禮物,而是一個任務
  • 璇翠綘鏄冪姱浣犲氨鏄冪姱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八十三至五百八十八毕汝谐(作家纽
  • 胡耀邦是一个极为阴险的杀人犯
  • 鑳¤閭︽槸涓涓瀬涓洪槾闄╃殑鏉浜虹姱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爱因斯坦凶残迫害犹太人
  • 曾节明香港民主派的胜机:中共决不敢在香港制造“六四”式的屠杀
  • 谢选骏杜鲁门是共产党的乏走狗
  • 高洪明中朝关系如何是好?
  • 谢选骏香港为什么不能就地审判杀人犯
  • 毕汝谐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八十九至五百九十四毕汝谐(作家纽
  • 吴倩你们的耶稣:爱是击溃仇恨的唯一方法。
  • 李芳敏14400021願純全和正直保護我,因為我等候你。
  • 独往独来法广网:香港反送中出人意料的胜利背后的重大启示
  • 滕彪China’sPrivilegingof“Mr.Science”over“Mr.Democracy
  • 璋㈤夐獜鏂囬泦棣欐腐鐪熻兘瑙f斁浜氭床鍚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58-2:千年预言在,王者悄归来6
  • 家庭教会请为难中的胡石根杨秋雨李玉陈大山宁惠荣祈祷(2)
  • 胡志伟我和無錫火花學會
  • 滕彪‘Icannotbesilent,andIcannotgiveup’
  • 谢选骏周武王支持香港示威
  • 曾节明习近平将步赵紫阳的后尘
    论坛最新文章:
  • MH17:俄乌4人被控谋杀明年在荷兰法庭受审
  • 枫丹白露宫皇家剧院:第二帝国奢华之瑰宝
  • 特朗普任命埃斯珀出任代理国防部长
  • 比利时外交官赴新疆查找一维族家庭下落
  • 中俄阻止美国对朝鲜石油禁运的联合国提案
  • 习近平出访平壤有何新意?
  • 出访前习近平在朝媒发文挺金正恩“正确决策”
  • 《自由女战士-林昭》获法参院2019最佳历史书奖
  • 法媒分析北京为何对香港让步
  • 安倍访问伊朗:旧愁未消 又添新愁
  • 普拉蒂尼涉卡塔尔杯贪腐案被拘押15小时后获释
  • 学界及网民定死线 明港府不撤修例推不合作运动
  • 反修例引发普选诉求 英国称香港应增加民主
  • 逾15万人促法国撤回颁授林郑月娥的勋章
  • 检出“瘦肉精” 中国海关对加拿大猪肉发预警
  • 法国记者:北京在香港问题上还能退让多少?
  • 官方仪式上 德国总理默克尔突然颤抖起来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