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西安事变之谜:张学良为什么要劫持蒋介石?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7月28日 转载)
     一统斋主_新浪博客
    1936年12月12日,西北剿匪副总司令、东北军领袖张学良和当时任职国民革命军第十七路总指挥、西北军领袖杨虎城(杨扮演的只是张一个小兄弟的角色)于1936年12月12日,在西安发动军事行动,扣押了其时在西安的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和西北剿匪总司令的蒋介石,史称“西安事变”,这事变,说是个世界级的大事一点儿也不夸张。那会儿,各种政治势力际会风云,时局诡异多变,西安事变给后人留下了许多解不开参不透的谜团,随着岁月的渐行渐远和知情人一个个辞世,更显得扑朔迷离。那蒋介石是个彻头彻尾甚至是极端的民族主义者,对倭寇侵华的愤慨那自非一般人能及,“逼蒋抗日”说显然很牵强;从政治团体的角度讲,西安事变的结局对中共最为有利,那张学良又不是那脑袋大大会三年级脑筋急转弯的范伟,怎么会被忽悠干这事儿,被利用来火中取栗的呢?
     在多伦多的一家华人书店买了本书:《劫蒋者之梦》(副题《新披露的西安事变内幕》),陈守中著,香港明镜出版社2010年3月出版,是《真相》系列丛书的第六十一部。该书近六百页的篇幅,作者探求于浩繁的史料,由此及彼由表及里洋洋洒洒,对西安事变作了至少是我此前从未听闻的解读,许多结论与情节与在中国获取的信息大相径庭。在陈守中老先生笔下,被国内甚至一些海外学者称为民族英雄的张学良,只是一个为了自己私利而疯狂表演的跳梁小丑。 (博讯 boxun.com)

     以下是该书概要:
     逃跑将军张学良不顾国难家仇,放弃沈阳乃至东三省,(包括张学良本人后来也明确说,所谓蒋介石的不抵抗命令是不存在的);拒不执行国民政府死守锦州的命令;数以万计的承德守军望风而逃,区区128名倭寇竟然轻松占领了这座热河省省会。张学良被全国人民唾骂。
     庞大的东北军撤入关内,原来吃张家饭为张家做事的东北军开始吃中央饭,感觉是国家军队了,不像以前那样把张学良看做至高无上的领袖,这使得张学良有些郁闷,军队是军阀的命根子啊。如何保持乃至扩大自己的实力呢,张把目光投向了北方的苏联。有两件事对张触动很大,一是苏联硬生生地把中国的一部分拽出去,成立了蒙古国;二是当年在东北军中不成气候的盛世才,抱上苏联的粗腿后,居然成了新疆王。盛世才还加入了苏联共产党,苏联也派出了军队“红八团”驻扎新疆,靠这支强悍的老毛子部队,盛世才扫清了新疆全境的政敌。
     张学良为了和苏联拉上关系,曾着马占山等人直接联络莫斯科,但没啥效果,于是就从苏共的中国支部中共身上下功夫,找来刘鼎、黎天才、李杜等和中共有渊源的人士作为亲信、书架上摆满共产主义书籍、寻找并找到毛泽东失散的俩儿子送到苏联。甚至,为了取得中共的信任,张把东北军奉命进攻红军的计划透露给中共。这样大好的统战机会中共自然不会放过,李克农、秦邦宪、叶剑英等成了张学良经常的座上客,张学良还提出过加入中共的申请,不过,后来中共的上级共产国际(其实也就是苏共)并没有批准这个申请。
     和中共拉上关系之后,中共也对张学良做了大量工作,张学良开始憧憬他的宏伟蓝图:以蒙古国做榜样,自己作为领袖(毛以及中共屡次表示,西北联合后,"总司令"一职由张担任),开创“西北大局面”(毛泽东语),背靠苏联并得到苏联的援助,建立外蒙那样的“张氏王国”,实现割据。举起反蒋的旗号,全中国那些和蒋介石有矛盾的各地军阀必会积极响应,进而,张可以顺理成章地取蒋而代之。
     张还找到了自己的同盟者杨虎城。杨虎城也唯恐中央削弱自己的实力,曾对亲信孔从周说:“大批中央军开入陕西后,一纸命令甚至几句话,就把我们和东北军调到河南、安徽那些地方。三天一改编,二天一归并,很快就会被肢解消灭。现在我们正面临生死存亡的关头,你务必要把握好部队,以防万一。东北军的命运,和我们有相同之点,张汉卿是可以合作共事的。我和张先生已有密切联系,我们总要想个共同对付蒋介石的办法。 ”
     利令智昏的张学良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没想到蒋介石竟然自投罗网飞临西安。张大喜,和杨虎城商议后,遂命令部下孙铭九、白凤翔、刘桂五武力劫持蒋介石(孙铭九和白凤翔后来都投靠日本人成了汉奸,孙铭九还当上了日伪的山东省保安司令),发动了举世震惊的“西安事变”,枪杀包括蒋介石的侍卫官蒋孝先在内的四百余人。并立刻密电中共,言蒋介石的“反革命面目已毕现”,并定于17日将蒋介石“交人民公审”。其除掉蒋介石的决心已定。这位昔日的大烟鬼此刻容光焕发神采飞扬,为了给除蒋制造更多的根据,张当着大家的面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张纸,向大家摇晃着,说:“这就是蒋介石当年让我不抵抗的电文!”。
     张学良做了这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后,踌躇满志地等待着各地的消息,然而,出乎其意料的是,除了中共的热烈响应和支持之外,竟是一片声讨、反对以及质疑的声音。那些和蒋介石有隙的军阀虽然对蒋的被扣押暗暗欢喜,但敢出头公开声援的寥寥无几。全国一百多家报纸联名谴责,胡适、冯友兰、闻一多、朱自清等著名学者愤慨万状。
     就连十七路军和东北军内部的反响,也让张学良倒吸冷气:17路军高级将领冯钦哉公开反对,宣布效忠中央,另一高级将领孙蔚如提出反政变,向杨虎城建议:“放出蒋,把张学良扣起来。”东北军中53军军长万福麟在事变后拒绝张要他进驻郑州攻击中央军的命令,明确表示,“国家军队,要效忠国家”,万并召集该军师长开会做出决议:“唯以中央命令是听,以国家民族利益为前提”,把支持西安事变的该军副军长兼119师师长黄显声软禁起来(该黄在小说《红岩》中作为“正面人物”描写,还教小萝卜头识字),其他军长如王以哲、何柱国、于学忠、缪澄流等也均对西安事变表示反对和质疑。
     在国际上,英美法等国的政府和媒体,对张学良的行径表示了充分的愤怒。
     相对上边这些,张学良最关心的还是他想投靠的苏联的态度,从西安事变发生之时,他就期盼着苏联支持的消息,自己还把该事变称为“中国的十月革命”。他认为,自己除掉“中国的沙皇”蒋介石,立了大功,再加上中共其中的作用,足以“释苏前嫌,遂多年联苏愿望”,这是他实现自己超级梦想的关键一步。
     然而,愚蠢的张学良大大失算了,莫斯科的消息传来,却是苏共机关报《真理报》对西安事变以及张杨措辞强烈的声讨,得到这个消息,张学良如五雷轰顶,身边的亲信说:那会儿,张少帅的脸色很吓人,比听到九一八消息时还难看。
     张学良的失算,也和他对国际形势的误判和失察有关。当时的苏联唯恐日本这股祸水流向自己的国家,要竭力挑起中日之间的战争,为此,他们还制造了“田中奏折”的谎言来挑拨,以激起中国人民的反日情绪。1936年11月25日,也就是西安事变前的十几天,德国和日本签署了《共同防共协定》,这时,汪精卫正在欧洲访问,也曾试探加入该《共同防共协定》,给斯大林造成一阵恐慌。这时候,如果西安事变导致出现一个没有蒋介石的中国,群龙无首,构不成对日本的威胁甚至还有可能成为日本盟友,这对苏联大大的不利,缺乏资源的日本人也自然会对辽阔的西伯利亚下手了。是啊,那地方地广人稀,占了之后再弄点倭人移民过去,加上已经占了的中国东北,想象一下,小日本还真能成了气候,那也是很恐怖的局面。
     那段时间,除了张学良外,忙得不亦乐乎的就是中共了。张学良扣押蒋介石,大快中共之心。因为,红军被蒋逼得够呛岌岌可危,恨不得有啥事件出现导致中国大乱,以得喘息发展之机。西安事变发生,毛向张学良转达的意思是:“在我们的观点,把蒋除掉,无论对哪方面都有好处”。斯大林意识到问题的严重,用词严厉地指示共产国际向中共施压:“中共必须运用他们的影响释放蒋,否则莫斯科将把他们谴责为土匪,向全世界公开批判,并与他们断绝关系。” 这指示令中共有些不爽,对斯大林和共产国际的指示有些阳奉阴违,一方面,他们向张学良解释,《真理报》及苏联政府的表态只是要在国际上做个样子;另一方面,还是希望置蒋介石于死地,直到1936年的12月17日,周恩来到西安后仍然建议张学良:“应准备对蒋采取最后手段”。
     张学良绝对没有想到,自己的如意算盘会导致这样的后果,各地军阀,如陈济棠、阎锡山、李宗仁、白崇禧、刘湘、刘文辉、龙云以及冯玉祥的旧部宋哲元韩复榘等也不捧场,原本想捧场的有新疆王盛世才,他曾下令新疆所有的报纸都在第一版发表社论,对张扬予以支持,但主子苏联的态度也使得他做了改变,停发了已经排好版的社论。张学良哀叹:“我不反蒋,大家都反蒋,我反蒋了,大家都不说话了,甚至喝我的倒彩。”有一种自己众叛亲离危机四伏的恐慌感,还好,不算太傻,没有接受中共杀掉蒋的建议,而是在25日下午四时,瞒着中共代表周恩来和杨虎城,秘密地把蒋介石送到洛阳。他认为这样可以讨好蒋介石,并可以把劫持蒋的责任推到杨虎城身上。
     俄罗斯(苏联)和日本这俩豺狼,近一二百年把个中华大地搞得好苦,西安事变的刀光剑影中,也不断闪现着它们的身影。几年之后的1941年,苏联与日本签订《苏日中立条约》并发布共同宣言,宣言说:“苏联誓当尊重满洲国之领土完整与神圣不可侵犯性;日本誓当尊重蒙古人民共和国之领土完整与神圣不可侵犯性”。两个强盗无赖,竟然拿着中国的领土互相交易,可恨可恨。俄、日这种豺狼固然可恨,我觉得更可恨的还是张学良这种不顾国家民族利益,唯利是图有奶是娘的败类。
     在《劫蒋者之梦》一书的简介中,作者说道:“只有权力梦,才能使不抵抗将军、挥金如土生活糜烂吃喝嫖赌无一不来享尽人间荣华富贵的花花少帅张学良爆发出如此巨大的勇气,发动震惊世界改变中国命运的西安事变。这次以外蒙为师,步盛世才后尘的军事叛乱,使原来仅仅局限在西北一隅的小规模内战,发展为1946到1949年中国五千年历史上规模空前的大内战,并使原来可在1945年统一的中国,迄今仍未统一,把中华民族统一的历史进程,推迟了不知多长时间。”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190627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齐世英:蒋介石说张学良搞西安事变是我逼的
·西安事变和平解决与“二二事件”的后果/吴天威
·汪日章日记透露:1936年西安事变“被逼的”
·张学良西安事变前后多次援助红军
·「西安事变」:进房间的时候/陶杰
·张学良:西安事变退思
·西安事变真相:张学良胡涂死了——假英雄、假将军、假基督徒/曹长青
·纪念西安事变73周年,节录《西安半月记》一段文字以还事实真相
·吕正操西安事变相约张学良:“等你一星期”
·从剿共到抗日:张国焘回忆西安事变前后事(图)
·回望1936年12月12日:西安事变 (图)
·档案新发现:西安事变谁是陪衬?谁是主角?
·谁在“西安事变”后“坑”垮了东北军?
·《西安事变真相》作者陈守中
·内幕:西安事变前 张学良与李克农秘密谈判
·揭秘西安事变中的宋氏兄妹:宋美龄会上声泪俱下(图)
·西安事变71年:中共幕後操縱為自救和竊國鋪路
·《西安事件真相》第五章 西安事变的策划过程(3)火线入党——“双十二革命”/陈守中
·《西安事件真相》第五章 西安事变的策划过程(2)张学良武装起义计划/陈守中
·蒋介石西安事变遗书曝光 (图)(图)
·西安事变“兵谏”将领后人难以启齿的秘密(图)
·郭泉:与邓伍文先生、景凯旋先生讨论“西安事变”的史料分析问题/民主先声182
·西安事变:国民党向共产党道歉吗?/林保华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