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赵紫阳录音:5月17日决定了六四悲剧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6月02日 转载)
    (明镜网)“六四”是中国埋藏的最大的政治炸弹,必定被重新评价,相关领导人物注定被追究历史责任。过去二十多年来,一些领导人物为自己留下了辩护词,其中包括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和国务院总理李鹏。
    
         这里,我们将赵紫阳录音回忆录《改革历程》、杜导正《赵紫阳还说过什么?》、张良《中国六四真相》,与李鹏《六四日记:关键时刻》中对“六四”主要人物的不同叙述和评价,集中并列,以作对比,读者可以从中辨明真假,透视中共高层错综複杂的矛盾。 (博讯 boxun.com)

        1989年5月17日,政治局常委在邓小平主导下讨论是否戒严,究竟结果如何?是如赵紫阳所说的2比2,乔石弃权;还是如李鹏所说的3比1,胡启立弃权?这关系到后来産生严重后果的戒严决定,是否具有合法性。
      当天上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在邓小平家召开,邓小平、杨尚昆、薄一波和赵紫阳、李鹏、乔石、胡启立、姚依林参加:
      在赵紫阳讲话后,邓小平说了一句份量极重的话:“紫阳同志,你5月4日在亚行的那篇讲话是一个转折,从那以后学生就闹得更凶了。”
      邓小平接著说:“是没有错,我们是要发展社会主义民主,但匆匆忙忙地搞绝对不行,搞西方那一套更不行。如果我们现在十亿人搞多党竞选,一定会出现文化大革命中那样全面内战的混乱局面。不一定都要用枪炮,用拳头、木棍也可以打得很凶。民主是我们追求的目标,但前提必须是国家保持稳定。这次事情不一样。事情一爆发出来,就很明确。一些同志到现在还不明白问题的性质,认为这纸是单纯的对待学生的问题,实际上,对方不纸是那些学生,更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他们的根本口号就是两个,一是要打倒共产党,一是要推翻社会主义制度。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建立一个完全依附于西方的资产阶级共和国。不懂得这个根本问题,就是性质不清楚。我知道你们中间有争论,但现在不是来判断争论的问题,今天不讨论这个问题,只讨论究竟应该退不退?”
      邓小平:“大家都看到了,现在,北京乃至全国的形势都相当严峻。特别是北京,无政府状态越来越严重,法制和纪律遭到破坏,许多高校陷于瘫痪,公共交通到处堵塞,党政领导机关受到冲击,社会治安恶化,游行的人数越来越多,已经严重干扰和破坏了生产、工作、学习和生活的正常秩序。如果再不结束这种状况,任其发展下去,我们已经取得的一切成果,都将变为泡影,中国将出现一次历史性的倒退。退,就是承认他们那些;不退,就是坚定不移地贯彻我们4月26日的社论方针。陈云、先念、彭真等老同志,当然包括我,看著北京的局势都忧心如焚。北京已经不能维持了,必须首先解决北京的安定问题,不然,全国其它省、区、市的问题解决不了。卧轨、打砸抢,不是动乱是什麽?再这样下去,我们都要被管制了。考虑来考虑去,要请解放军出来,要在北京戒严,具体一点就是在北京市区实施戒严。戒严的目的就是为了坚决制止动乱,迅速恢复秩序,这是党和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我今天郑重地向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提出来,希望你们考虑。”
      对于邓小平的建议,赵紫阳回答,“有决断总比没有决断好。不过,小平同志,这个方针我很难执行,我有困难。”
      邓小平:“少数服从多数嘛。”
      赵紫阳:“我服从党的组织纪律,少数服从多数。”
      书中谈到了赵紫阳参加5月17日常委会经过,以及邓小平对他的发言“不耐烦”还有李鹏姚依林对他的攻击:
      17日,我就打电话要求见邓。随后,邓办就通知我下午到邓处开会,常委和尚昆都到(当时万里出国了,他每次列席常委会)。我本来是要求见邓个别面谈的,邓决定到他家开常委会,我就感到事情有些不好。我在会上先讲了我的意见。大意是:现在学潮在发展,形势在恶化,十分严重。学生、教师、记者、科研人员、机关干部都有不少人上了街,今天估计有三四十万人,工人农民有不少人同情,所以如此,除了腐败、透明度等热点问题之外,主要是各界责备党和政府对学生绝食为何麻木不仁,见死不救。而同学生对话主要卡在4.26社论定性上。4.26社论引起这麽多人误解,一直对立,总有说不清楚或不正确之处。现在唯一能够立即见效的,就是必须对社论定性松一下口。这是关键,可以赢得社会同情。我们给学生脱了帽子,就比较主动了。如果绝食拖下去,死了人,势必火上加油。如果採取和群众对立的措施,很可能有全局失控的现实危险。
      在我陈述我意见的过程中,邓的表情很不耐烦,不以为然。
      我一讲完,李鹏、姚依林立即站起来批我,把学潮昇级的责任全部归结为我5月4日在亚银的讲话。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他们指责我在亚银的讲话。过去他们实质上反对,但是没有这样公开说过,其激烈程度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从两人对我毫无顾忌的攻击,可以看出他们事先与邓之间已经有了默契。胡启立当时发言主张修改社论。乔石没有明确表态。尚昆不赞成修改社论,并且在这个问题上起了不好的作用。他说廖汉生主张戒严,是不是可以考虑戒严?本来尚昆一直是反对戒严的,这时他转述廖汉生的主张,实际上他改变了主意。
      最后邓拍板说:事态的发展更加证明4.26社论定性的正确。学潮所以一直不能平息,问题出在党内,出在赵的“五四”亚银讲话上。现在不能再退了,否则不可收拾。决定调军队进京,实行戒严。并且指定由李鹏、杨尚昆、乔石组成三人小组,负责实施。邓讲完后,我就表示:有个决策当然比没有决策好,但我非常担心它将带来严重后果。我作为总书记,组织执行这一决策很难得力。邓说,如果这个决策错了,由大家共同负责。李鹏在会上还提出,常委会议经常有人把内容泄漏出去,内部有坏人,鲍彤就是一个。我就反问他:你这样讲要负责任,你有什麽根据?他说:我有根据,以后告诉你。会开完,我就走了出来。邓是否又留下他们谈了什麽问题,我就不得而知了。
      我当时心情很不平静,我在思考:无论如何不能让自己成为一个动用军队镇压学生的党的总书记。
      回家后,我愤然让鲍彤为我起草了一封向常委辞去总书记职务的信。在当天夜裡召关的如何贯彻戒严的常委碰头会上,当谈到要我主持宣佈戒严的干部大会时,我没有接受。我说,看来我的历史使命已经完成。尚昆针对我的话说,现在不能提这样的事,人事格局不能动,就是说,我这个总书记不能动。我的辞职信送到中办秘书局尚未分发出去的时候,尚昆就知道了,便打电话再三劝我收回成命。尚昆说,这个消息一传出去将使形势更加激化,不能火上加油。我接受他的劝告,18日通知中办,我的辞职信不要发出,后由秘书把辞职信收了回来。
      在这裡我想说一下,邓召开的这次决定戒严、对学生镇压的会上,外电传说常委开会是三票对两票,其实根本没有什麽三票二票的问题。参加会议的就那麽几个人,作为常委来讲,那天到的常委是二比二一个中立。我和胡启立主张修改社论,姚依林、李鹏坚决反对,乔石中立,没有明确表态。根本没有三比二的问题。当然,如果加上邓、杨,他们不是常委,如果按到会的人算,他们当然算是多数。实在说,没有什麽正式常委投票。
      《李鹏六四日记》
      李鹏在日记中对5月17日的会议有较详细的记录,并其为“决定中国命运的一次会议”。李鹏这篇日记所谈主要内容就是交待出“邓小平提出了实施戒严的任务”:
      ……小平同志说:措施不坚决不行,不迅速不行。我想的办法是戒严,纸有这个办法才能够在较短时间内使动乱平定下来。在戒严期间要打击坏蛋,不打击这一部分人是不行的,但是人数不要多,少数几个人。戒严就是要动用军队,军队也要教育好,纸要不搞打砸抢,军队也不还手。如果衝突起来,碰伤一些人也是难免的。北京警力不够,要恢复正常工作秩序、生活秩序、学习秩序,纸有宣佈戒严。动作要快,准备好了就立即实行戒严。目的是为了保护大多数,不要让更多的人卷进去,陷进去。
      ……小平同志提出戒严后,会场的空气变得十分严肃,是各位常委对此决定中国命运的重大决策表态的关键时候了。我首先表示:我完全同意实行戒严,这是不得已而为之。姚依林同志也表态同意戒严。乔石同志点头表示同意。胡启立同志还是那一句话,对当前局势感到忧虑。纸有赵紫阳表示反对,说这个方针我执行不了。
      各位常委表态后,小平同志说:戒严的事由李鹏、乔石、尚昆同志主持,卫戍区、公安、武警参加外,还有调一些部队进北京。
      接著,小平同志以大无畏的精神指出:实行戒严如果是个错误,我首先负责,不用他们打倒,我自已倒下来。我现在认识到,我在这个时候恰恰不能倒下来,文件我可以不看,但不要让身体出了毛病,将来写历史,错了写在我账上。已经不能考虑别的办法了,不能再让,再让中国就完了,很快就发展成全国性动乱。
      ……小平同志强调:政治局常委会纸能少数服从多数,作出决定共同承担责任,常委一致,政治局一致才是根本的保证。大家统一行动,说话一个口径,错了大家共同负责,这是关键所在。
      这时,赵紫阳说:“对常委大多数人的意见, 我纸能组织服从,但是我保留意见。”
      小平同志警告我们,戒严一事,在公佈以前要绝对保密,以便军队顺利进入北京。小平同志尖锐指出:你们常委办公室裡有奸细。我倒要看看,这次是谁走漏消息。
      小平同志最后说:没有万全的方案,什麽都很稳妥也不可能。要阻止外地人到北京来,也不要让动乱蔓延到外地去。攻新华门难道不是动乱,攻大会堂难道不是动乱,动乱已经是事实了嘛,不要再这个问题再争论了,常委一致起来,少数服从多数,团结一致,聚精会神把动乱处理好。
      ……下午6时左右常委会结束。我们从小平同志家出来, 我的精神为之一振,赵显得垂头丧气。我向常委提出,晚8时常委再次开会,落实戒严措施。
      两个小时以后,常委会在中南海勤政殿小会议室举行。赵紫阳一开头就说,我知道我的时间已经结束,已经写好信向常委请长假,因为我留在常委会妨碍你们的工作。尚昆同志劝他不要这样做。会议确定,5月19日召开在京的党政军干部动员大会,北京戒严时间初步定在从21日开始。军队的调动则由尚昆同志具体安排。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鹏泄密:“六四”军事政变的真正意图 (图)
·李鹏泄密:六四军事政变的真正意图
·邓小平六四强硬表态:70个国制裁我也不怕
·未普:杨尚昆在“六四”中的作用(一)/RFA(图)
·六四深度揭秘:赵紫阳与杨尚昆的“默契”(图)
·难道戒严部队擅自开枪?六四开枪命令的下达情况/吴仁华
·吳仁華:六四坦克英雄王维林已经遇难!
·一六四四年发生的事/陈行之
·前海南高自联主席忆“六四”(图)
·六四事件20周年纪念专题之四:走过二十年
·吴仁华:“六四”核心问题是出兵屠城
·产经新闻密件: 六四其实有两次大屠杀!
·视频:方政和封丛德谈六四死亡人数
·美国记者在六四最惨的一刻拍摄的照片(慎入)(图)
·2009年最新曝光六四图片(续二) (图)
·2009年最新曝光六四图片(续一)(图)
·周锋锁回顾六四事件
·江棋生:邓小平这个人六四还杀人,不怎么样
·八九纪事之绝响——序封从德《六四日记》(图)
·六四前夕,河北命案访民赶赴北京上访/视频 (图)
·中共邀记者参观档案馆 六四可能延期解密
·六四戒严部队38军调往内蒙古 呼和浩特仍爆示威 (图)
·丁子霖介绍北京公安与六四难属接触的过程
·天安门母亲组织发表祭文 斥当局图私下用钱解决六四问题 (图)
·视觉艺术家协会纽约分会举办了第22届纪念六四的活动 (图)
·天安门母亲透露公安试图私了赔偿部分六四难属
·孙文广:济南聚会悼六四二十二周年 (图)
·图片新闻 “六四”前夕 南站地区蓄意待发的访民 (图)
·天安门母亲:不容亵渎“六四”亡灵、不容损害“六四”难属的人格尊严——“六四”惨案二十二周年祭 (图)
·网民小艾QQ群提到六四死亡人数 被精神病院一天
·香港六四活动演变成内地同胞发声管道
·六四画家武文建/老威
·被天安门坦克辗断双腿 他站起来为六四见证 (图)
·李鹏VS赵紫阳 对比领导人对六四的自我辩护词 (图)
·网上呼吁中国各省会举行六四纪念
·视频:现在我们还是那个样子吗/六四中弹战士张健制作
·纪念六四出新招:去广场上站一会 (图)
·六四22周年前夕 学者呼吁走赵紫阳道路
·89年因六四坐牢2年:漫漫上访路,几多辛酸泪/沈子俊
·六四前基督徒徐永海被阻止出家门
·谁这么敏感——我所经历的09六四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尽心竭力 问心无愧——纪念《六四》22周年/伊娃
·“六四”曲:22周年祭/武振荣
·纪念六四,细看中国/秦晋
·解龙将军:三峡工程是长江命运的“六四大屠杀”
·六四忌日 一个老兵的感概/山西常晟
·“六四”曲:邓公还魂记——仿元曲带过自度曲/武振荣
·呼唤正义,勿忘六四/施卫江
·茉莉花开祭“六四”/吴玉琴 廖双元 (图)
·六四,一声枪响/中国八九六四受难者、入狱者群体
·自由歌--纪念"六四"22周年,为自由奋斗献身的人们
·浙江台州吴高兴:重评六四告乃翁
·自由的玫瑰和民主的茉莉——记念六四/王衡庚
·要求中央就六四事件向人民谢罪赔偿/高洪明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六四学生领袖王丹/徐永海
·《华叔,等到六四平反那一天》/普通网友的正义宣言
·胡温非同道,再来一次六四你支持谁?--对余杰新书的一点商榷/忆梅
·解龙:六四大屠杀,中共干部人人有罪
·难得一见 在六四为中国祈祷会上的熊炎和柴琳/柳小珠(图)
·六四前后在南开大学整人的方克立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