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林彪死硬到底:公开场合两次不睬毛泽东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4月24日 转载)
    
    来源:学历史的博客 
    
    庐山会议后,毛泽东对林彪和他手下的大将采取了保批两种政策。
      在严厉批评黄、李、吴、邱四大将时,毛泽东始终没有公开或私下指责过林彪,总是善意地安排许多台阶让他下,希望他能认错。但从1970年9月到1971年4月,林彪对他在庐山会议上带头搞起来的这场风波,没有作过任何检讨,甚至友善的姿态也没有。一股怨毒之气充溢在他胸中,他抱着死硬到底的态度与毛泽东顶上了。
    
    
林彪死硬到底:公开场合两次不睬毛泽东

      毛泽东与他的“亲密战友”之间出现了巨大的裂隙。杜修贤是老资格的新华社摄影记者,庐山会议后他目睹了两件奇怪的事情:
      一件发生在1971年“五一”节天安门观礼台上。
      “五一”节这天晚上,天安门广场火树银花,歌舞翩跹。城楼上,摆放着许多圆桌,正中的圆桌是专门为毛泽东和林彪安排的。
      华灯初上,毛泽东健步走上天安门城楼,在台中央的圆桌东首坐下,西哈努克亲王和董必武依次坐下,毛泽东对面的位置始终空着。这是林彪的座位。过去他有一个习惯,凡是与毛泽东共同出席晚会,总是提前五分钟在电梯边等候着,竭力表现他作为“学生”对老师的恭敬。这次他却一反常态,迟迟不到。
      毛泽东与西哈努克谈话,不时朝对面的位置瞥上一眼。周恩来十分着急,不停地看表,还派秘书去打听林彪的下落。终于,林彪慢条斯理地走上了城楼。已经是五月天了,他还披着一件军呢大衣,身上散发出一阵浓浓的烟味,一副萎靡不振的沮丧模样。他冷僻地落座,一句话没说,与近在咫尺的毛泽东既没有握手,也不搭话,甚至没有看一眼,只是一味地耷拉着脑袋。
      杜修贤十分为难,他的任务是拍摄毛泽东和林彪亲切交谈的照片,可是现在两人隔着桌子,互不搭腔,根本没法拍。杜修贤随意地拍了一张全景照后,便放下相机,等待机会。过了一会,等他再回到圆桌时,禁不住目瞪口呆:林彪的位置空着,人不见了。周恩来也感到不妙,目光频频望着那个空荡荡的座位,喉结上下滚动,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又咽下了,他招手将警卫员叫来,低声吩咐了两句,警卫员飞快地跑向城楼大厅。不一会,警卫员回来了,跟周恩来耳语几句,周恩来神色异常严峻。杜修贤跑过去一问,原来林彪早就回家了。
      毛泽东对林彪的不辞而别,表现出毫不介意的大度。西哈努克询问林彪哪里去了。董必武解释道:“身体不好,先回去了。”这件事引起记者们的种种议论。
      一个月后,杜修贤又目睹了另一件怪事,是在中国领导人接见罗马尼亚客人时发生的。
      他自己有一段回忆:
      毛泽东、林彪、周恩来、康生抵达118号房间不久,罗马尼亚客人也到了。我忙着拍摄宾主握手的镜头,待宾主落座后,又赶快拍摄会议的场景。我见会谈的气氛已进入正常的轨道,就退出来到门外的大厅里等会谈结束时再进去拍摄。
      我刚转了一圈,找了个新华社记者,叫他把先拍的胶卷送到社里冲洗。回到大厅时,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林彪坐在大厅的西北角,没有坐在沙发上而是坐在一张椅子上。我以为会谈结束了。再看看,主席、总理的警卫员都还在大厅里,他们也和我一样愣愣地瞅着莫名其妙的林彪。
      不知林彪什么时候从118房间里出来的。
      我们光着头还热得直冒汗,他却萎缩成一团,帽檐压得低低的,最叫人惊骇的是他那张没有一丝血色的脸,虽然看不见他整个脸庞,但露出的部分足以使人相信那是一张陈列的蜡人的脸。我当时还以为他生了什么急病,奇怪他的警卫员怎么也和别人一样在旁边张望,不叫车送他们的首长上医院?……我回到118房间,毛泽东旁边的沙发空着,和“五一”晚上那个椅子几乎如出一辙。毛泽东泰然处之,兴致勃勃地舞动着手臂和客人热烈地交谈。
      房间里不断传来毛泽东朗朗的笑声。周恩来平静地微笑着,时时插上一两句话。康生话不多,镜片后面的目光很深,不容易看清。会谈结束了,林彪还没有进来。待毛泽东他们都走了,我收拾完摄影箱,才离开118房间。到大厅里我看了一眼西北角。林彪不死不活地还坐在那,我真想过去问问他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这模样怪叫人心惊肉跳的。我略略地迟疑了一下,立即失去了上前询问的勇气,脑子深处出现了天安门城楼的夜晚,那五光十色下的空椅子。
      林彪两次不告而辞,表示他决不认错的强硬态度。
      在一再容忍和等待之后,毛泽东也彻底地失望了。这种失望之情突出地表现在二十多天后的一次小型汇报会上。
      1971年7月9日,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博士秘密访华。
      会谈结束后,周恩来带着熊向晖去向毛泽东汇报。
      “那个不忙。”毛泽东朝周恩来摆摆手,转向熊向晖,问起军委办事组作检讨的事:“黄永胜和他那个军委办事组——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还有叶群,他们在庐山搞鬼,黄永胜讲了没有?”熊向晖一怔,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些可都是不可一世的大人物呀!他据实报告:“没有听黄总长讲过。”毛泽东追问:“有没有看过黄永胜等人的检讨?”熊向晖回答:“没有。”
      毛泽东转身问周恩来:“那五个人的检讨,发给总参了没有?”
      周恩来说:“发了,总参和军委一共发了六十多份。”六十多份,应该发到了熊向晖这一级干部手中,而他竟然不知情,这说明了什么?毛泽东沉思了片刻,深深地吸了一口雪茄,突然提高声调说:“他们的检讨是假的,庐山的事情还没有完,还根本没有解决。这个当中有'鬼'.他们还有后台!”
      室内空气一下子紧张起来。周恩来委婉地说:“我过去也犯过错误,一经主席提醒、批评,总是努力改。这次黄永胜他们犯了错误,主席对他们进行了批评教育,他们作了检讨,以后也会在实践中改正的。”
      “那个不同。”毛泽东坚定地摇摇头,说:“你犯错误是阳谋,他们是阴谋。实践证明,他们的检讨是假的,是阴谋,连熊向晖这样的干部都不让知道,这不是阴谋?我历来主张,党内允许有公开的反对派,绝不允许暗藏的反对派。黄永胜他们搞阴谋,搞分裂,他们是暗藏的反对派。搞阴谋,搞分裂,就是搞修正主义。真正搞马克思主义的人,就要讲团结,就要光明正大。黄永胜他们光明正大吗?完全不是,总而言之,庐山的事,根本没有完。”
      毛泽东停了停,别有意味地问熊向晖有秘书没有,写报告、起草文件是否由秘书代劳,听到熊向晖说是自己动手时,他说:“那好。我这里的文件,就是一个秘书管的,他的任务就是收收发发。文件来了,我自己挑选重要的看。需要提点意见的,我自己动手写,从来不让秘书代劳。共产党员一要动手,二要动口,就是要动脑筋。现在一些大官、小官,自己不动手、不动口、不动脑筋,什么事都靠秘书,听说连科长都有秘书,搞成了'秘书专政'.有的人让自己的老婆当自己的办公室主任,这不是共产党的作风,是国民党的作风。”
      熊向晖听了,心里也是一惊:让自己的老婆当自己办公室主任的人,党内军内只有一个人,这就是林彪。
      鉴于林彪一伙的错误还未被高级干部完全知晓和引起警惕,毛泽东开始采取一些“消热”措施,给“永远健康”的林彪浇冷水。他频繁地接见各大军区司令员、政委,省、市、自治区党政负责人和群众团体的领导人,向他们个别打招呼。
      1971年1月,被林彪严密控制的北京军区改组;4月,中央派人参加军委办事组,林彪一伙在军内的一统天下被打破;4月中旬,批陈(伯达)整风汇报会召开,“四大金刚”和叶群的检讨及毛泽东的批语在会上散发;5月下旬,《毛主席会见美国记者斯诺的谈话》在各级领导干部中逐层传达;7月1日,《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和《红旗》杂志“两报一刊”同时发表文章,告诫全党警惕“现在正睡在我们身边的赫鲁晓夫那样的人物”。7月底,毛泽东向政治局推荐了一本晚清小说《何典》,特别指出了书中四句话,明眼人一看便知此中内涵。
      说嘴郎中无好药,死病无药医,药医不死病,一双空手见阎王。
      在毛泽东稳扎稳打、步步紧逼的攻势下,林彪集团的处境日艰,地位日下,实力大减,终日如坐针毡。他们明白:“毛泽东要摊牌。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揭40年前全国招特种兵:实为林彪儿子选妃
·林彪婚姻揭秘:为他苦等40年的女人是谁?
·江青秘书口述:文革责任推给她和林彪担不起 (图)
·林彪准儿媳在纽约细说林彪出逃经过
·毛泽东倚重粟裕超过林彪
·张宁:在林彪出逃之后自己被软禁的经历
·原副总参谋长之子:林彪三大罪状是历史误会(图)
·旷世之迷:当年林彪头颅被克格勃割走(图)
·服务员披露林彪家庭生活内幕 叶群:我守活寡(图)
·解密:1971年谁向毛泽东报告林彪可能要跑
·坠机之后:林彪叶群头颅被克格勃带回苏联
·蒋介石三次欲提拔林彪却食言!
·林彪前妻张梅和长女林晓霖
·林彪“九一三事件”后中蒙遗体交涉始末
·林彪这次即席发言,何以令毛泽东“总觉得不安”?
·毛泽东的國家主席人選:董必武、陳永貴或林彪(图)
·法定接班人林彪为何急着当国家主席?
·林彪政變幕後的秘密︰一本書污染了半個地球
·林彪:从龙之臣 身不由己(图)
·中共秘而不宣:林彪的黑匣子已经拿回来了!
·国共两党抗战将领文物在京展出 林彪之女出席(图)
·林彪元帅1966年5月18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的著名讲话
·将领后代相聚抗战馆 林彪之女林豆豆露面(图)
·林彪心腹李作鹏葬礼 胡锦涛命令停止(图)
·林彪集团主犯李作鹏将军3日清晨逝世 (图)
·官方介绍华国锋生平:林彪不再是“反革命”/柳扶風
·林彪故乡湖北英山沙湾河村污染受害农户呼吁书
·袁新民:莎翁《麦克白斯》与林彪之死
·再谈林彪争当国家主席/郭知熠
·周恩来弑了林彪,毛泽东又弑了周恩来/李扬
·谁是林彪案中的007?!有人将“571纪要”放现场?/史学
·无产者林彪正传/陈行之
·刘梦溪:林彪和叶廷同样死于“飞行暗杀行动”
·论为“林彪翻案”
·清理林彪派系:张廷发、许世友公报私仇的丑恶面目/潘涌
·张宁作证:毛泽东设计陷害林彪
· 罗瑞卿要与林彪当面对质 周恩来:太天真
·刘自立:林彪富歇异同论
·再谈林彪研究——是给政治结论下注脚还是研究历史?/寒竹
·寒竹:为林彪翻案是一种变态的“文革病”
·林彪是中共内最无耻的趋炎附势之徒/亦文
·胡平:"惜乎不中秦皇帝"——重审林彪罪案
·白色恐怖的感觉:林彪诞辰百年,夜访林家大湾/林复
·林彪家乡“戒严”目击记/秋石客(图)
·林彪死亡之谜:折戟沉沙话战神/张成觉
·令狐冲:林彪“九一三”的问题,当前首先是“彻底搞清事实真相”!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