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毛泽东侃侃而谈 细数自己可能的五种死法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月23日 转载)
    
    来源:人民网   
     (博讯 boxun.com)

     毛泽东侃侃而谈,细讲自己可能有5种死法:一是被敌人开枪打死;二是坐飞机摔死;三是坐火车翻车而死;四是游泳时被水淹死;五是生病被细菌杀死。扳着指头一一道完,毛泽东笑着说:“这5条,我都已经准备了。”
      毛泽东是功勋卓著、令人敬仰乃至曾被欢呼为“万寿无疆”的一代伟人。对此,毛泽东总是那么理智、冷静而从容。他一生尊崇辩证唯物主义,多次坦然地谈到自己的生死观,体现了一个伟大的唯物主义者无所畏惧的乐观主义精神和博大的胸怀。
      1961年,英国陆军元帅蒙哥马利第二次访问中国,受到了热烈欢迎。毛泽东盛情款待,安排、引领他到新中国的许多地方走访、考察,并且与他多次亲切交谈。
      时年68岁的毛泽东问蒙哥马利:“元帅今年多大岁数?”
      “74岁。” “哦,过了73岁了,咱们都老喽。”
      蒙哥马利说:“主席先生,你的共和国成立了12年,从战争的废墟上建立起了新的国家,你显然还有许多事情要做。你的人民需要你,你必须有健康的身体和充沛的精力来领导这个国家。”
      毛泽东点燃一支烟,慢悠悠地吸着,望着远方沉思而语:“中国有句俗话,‘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叫自己去’,如果闯过了这两个年头,就可以活到100岁。”
      蒙哥马利很新奇地看着毛泽东,对此迷惑不解。
      毛泽东看到对方的神情,明白这是东西方文化差异造成的,他诙谐地笑着说:“我们说的阎王,就是你们说的上帝。我只有一个五年计划,到时候我就去见我的上帝了。我的上帝是马克思。”毛泽东的意思很清楚,是说他只能活到73岁。
      蒙哥马利有点激动地说:“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访问,我感到中国人民需要你,你不能离他们而去,你至少应该活到84岁。”
      毛泽东挥了挥手,哈哈一笑,说:“不行!我有很多事情要同马克思讨论,在这里再呆4年已经足够了!”
      蒙哥马利也用同样幽默的口吻说:“要是我知道马克思在哪里,我要告诉他,中国人民需要你,你不能到他那里去。我得同他谈谈这个问题!”
      在座的人都笑了。毛泽东笑得最开心。
      9月24日这一天,正是中国的传统节日中秋节。凌晨5时左右,陪同蒙哥马利的浦寿昌从睡梦中被叫醒,说是主席改变了计划,决定当天下午再同蒙哥马利会谈一次,并共进午餐。
      这个消息使蒙哥马利喜出望外,高兴地连声说:“OK!OK!”
      这次计划外的谈话是从下午2时30分开始的。两人谈得更加深入,就领袖的魅力、权威及与他所领导的人民的关系等交换了看法。其中,毛泽东谈到了自己的接班人问题。
      蒙哥马利顺着话题问毛泽东:“我认识世界各国的领导人,我注意到他们很不愿意说明他们的继承人是谁,比如像麦克米伦、戴高乐等等。主席现在是否已经明确,你的继承人是谁?”
      毛泽东很坦然地毫不犹豫地回答说:“很清楚,是刘少奇,他是我们党的第一副主席。我死后,就是他。”
      蒙哥马利又问:“刘少奇之后是周恩来吗?”
      毛泽东说:“刘少奇之后的事我不管……”
      蒙哥马利见毛泽东谈及自己的身后事如此认真、坦率,充满敬意地说:“中国现在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很需要主席。你现在不能离开这艘船放下不管。”
      毛泽东笑着说:“暂时不离,将来学丘吉尔的办法。”他沉吟片刻,然后说:“我随时准备灭亡。” 说完,自己先开怀大笑了。
      接下来,毛泽东侃侃而谈,细讲自己可能有5种死法:一是被敌人开枪打死;二是坐飞机摔死;三是坐火车翻车而死;四是游泳时被水淹死;五是生病被细菌杀死。
      扳着指头一一道完,毛泽东笑着说:“这5条,我都已经准备了。”毛泽东还风趣地说:“人死后最好火葬,把骨灰丢到海里去喂鱼,鱼虾会感谢不尽呢。”
      蒙哥马利被毛泽东震动了,要不是亲眼所见,亲耳所听,他怎能想像得出一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的领袖对生死看得如此透彻。
     毛泽东沉吟一下,讲出自己的看法:“在革命队伍里必要的追悼会还是要开的,这也是为了寄托哀思。这不像老百姓那样办红白喜事,那么热闹。不过,你的问题我可以考虑一下。”
      “主席,您是不是觉得这个想法不对?”
      “我还要想想。作为政策,还要考虑。”毛泽东继续抽烟,沉思了一会儿,他突然冒出一句,“我死的时候你不要在我跟前。”
      吴旭君先是对这句突如其来的不可思议的话大吃一惊,然后笑笑说:“您别开玩笑了,假如真有那么一天,我怎么会不在您身边呢?我要做好防病工作,您得了小病我及时给您治疗护理,不让您得大病。”
      “不,我死的时候一定不要你在我跟前。”毛泽东坚定地说,“我母亲死前我对她说,我不忍心看她痛苦的样子,我想让她给我留下一个美好的印象,我要离开一下。母亲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她同意了。所以直到现在,我脑子里的母亲形象都是健康、美好的,像她活着时一样。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不让你在我跟前了吧。我要给你一个完美的印象,不让你看见我的痛苦。”
      吴旭君会意地点点头,随后,提议说:“咱们别老说死的事吧。”
      毛泽东却固执地说:“我这个人就这么怪,别人越要回避的事,我越要挑起来说。在战争中我有好多次都要死了,可我还是没死。人们都说我命大,可我不信,我相信辩证法。辩证法告诉我们,有生就有死,有胜利也有失败,有正确也有错误,有前进也有后退。冬天过去就是春天,夏天热完了就到了秋天等等。你都不研究这些呀?”
      吴旭君说:“我们研究的范围比较窄,不像主席说的这么广泛。确切地说,我们更多的研究人的生、老、病、死。在医学方面有的还落后于其他学科。虽然生、老、病、死只有四个字,可是在这个范畴内还有许许多多微妙复杂、无穷无尽的问题。比如,如何提高优生率,怎么样防老、减缓衰老过程,对疑难、不治之症怎么样找出一个预防治疗措施,如何降低死亡率……这些问题都需要继续研究,有待解决。”
      听完吴旭君的话,毛泽东舒心地笑了。他掐灭烟头,说:“讲得不错嘛。你承认生、老、病、死是生命在不同时期的表现。那好,按这个科学规律,我和罗荣桓同志一样也会死的,而且死了要火化,你信不信?”
      面对这么突兀而来的提问,吴旭君没有一点思想准备,一下子呆住了,好久没说话。
      毛泽东发现对方半天没反应,奇怪地问:“你怎么了?”
      “主席,咱们不要谈这个问题,换个话题吧。”
      毛泽东认真起来,用肯定的语气说:“你不要回避问题喽。话题不能换,而且我还要对你把这个问题讲透。给你一点儿思想准备的时间,我书架上有本《形式逻辑学》,你拿去读,明天我们再接着谈。”
      谈话就这样结束了。吴旭君从毛泽东的书架上找到那本《形式逻辑学》,告辞出来。一回到休息室,她就带着问题专心读起来,以应付毛泽东关于生死问题的“考试”。毛泽东说话从来是算数的,你休想打马虎眼。
      翌日,吴旭君陪毛泽东吃过第一顿饭后已是下午。
      他们离开饭桌,一坐到沙发上,毛泽东就发问了:“你的书看得怎么样了,我们接着昨天的谈。”
      吴旭君如实告诉主席:“这本书的页数不算多,我都看完了,我觉得自己得了消化不良症,有的问题似懂非懂。”
      毛泽东单刀直入,像个严格的老师似的问:“形式逻辑讲的是什么?”
      吴旭君把准备好的几段有关形式逻辑的定义背给毛泽东听。
      毛泽东听完后满意地颔首,继续一脸严肃地说:“那你就根据概念、判断、推理举个例子,考考你学过的东西会不会用。”
      吴旭君没料到毛泽东会提这样的问题,想了一下说:“所有的金属都是导电体,铜是金属,所以铜是能导电的。”
    毛泽东又点点头,脸上浮起一丝微笑,说:“讲得不错。你再联系我们昨天谈的问题举个例子。”
      吴旭君想,自己从来没把毛主席与死联系起来想过,自己的工作是保证他健康、长寿。另外,从感情上讲,也根本不愿他死,中国太需要他了。她觉得自己在这个问题上无法运用残酷的“形式逻辑”来进行判断推理,所以她直率地说:“昨天谈的事我举不出例子。”
      毛泽东看着她为难的样子,以和缓的口气说:“那好,让我替你举个例子吧。”说着,他有些得意地扳着手指头,坦坦荡荡地说,“人都是要死的,这是个概念。根据概念,然后你做出判断:毛泽东是人,看来这个判断是正确的。那么,根据判断你再去推理,所以,毛泽东是会死的。”
      毛泽东接着说:“我设想过,我的死法不外乎有五种。两年前在武汉见蒙哥马利时我也对他讲过……”略微停顿片刻,毛泽东笑着说:“中央给我立了一条规矩,不许我坐飞机。我想,我以后还会坐。总之,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请自己去啰。”说完,毛泽东开心地哈哈大笑起来。
      吴旭君听了这些话,觉得心里沉甸甸的,一点儿也笑不起来,她说:“咱们能不能不说这些不吉利的话?”
      “你这个人呀,还有点迷信呢。”毛泽东指着吴旭君的鼻子说,“你是个搞自然科学的,应该懂得自然规律的严肃性。”毛泽东背着手慢慢踱了几步,继续按着他的思路往深里说下去,“我死了,可以开个庆祝会。你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最好穿颜色鲜艳的红衣服或花衣服,要兴高采烈、满面春风地参加庆祝会,然后你就大大方方地上台去讲话。”
      吴旭君茫然地问:“讲什么?”
      “你就讲:同志们,今天我们这个大会是个胜利的大会。毛泽东死了。我们大家来庆祝辩证法的胜利。他死得好。如果不死人,从孔夫子到现在地球就装不下了,新陈代谢嘛!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这是事物发展的规律。”停了一会儿,毛泽东既风趣又认真地说:“我在世时吃鱼比较多,我死后把我火化,骨灰撒到长江里喂鱼。你就对鱼说:鱼儿呀,毛泽东给你们赔不是来了。他生前吃了你们,现在你们吃他吧,吃肥了好去为人民服务。这就叫物质不灭定律。”
      “不能,万万不能。”吴旭君连连摇头说,“平时我一切都听您的,这件事不能听,我也不干!”
      毛泽东不再笑了,脸上现出不高兴的神情。他说:“你在我身边工作了这么久,离我又这么近,都不能理解我呀。我主张实行火葬,我自己当然也不能例外,我在协议上签了名的。”
      吴旭君惊奇地问:“您还订了什么协议,跟谁订的?”
      “和中央的同志们,在怀仁堂签的名,不信你去查。照此办理大有好处,留下我的遗体会增加人民的负担啊。”
      事后,吴旭君才知道的确有这么一份实行火葬的倡议书,毛泽东第一个签了名,日期是1956年4月27日,签名的还有其他中央领导及党内外同志136人。
     尾声
      1976年9月9日,世纪伟人毛泽东与世长辞。
      第二年,毛主席纪念堂建成,毛泽东的遗体一直用特殊方法精心保存在纪念堂里,供中外人民瞻仰。按说这种做法是不符合毛泽东本人的意愿的。那么,到底如何看待这件事呢?邓小平在1980年8月21日和23日在意大利记者奥琳埃娜·法拉奇采访时的回答,就是极好的解释。
      邓小平说:“粉碎‘四人帮’后,建毛主席纪念堂,应该说,那是违反毛主席自己的意愿的。50年代,毛主席提议所有的人死后都火化,只留骨灰,不留遗体,并且不建坟墓。毛主席是第一个签名的,我们都签了名,中央的高级干部、全国的高级干部差不多都签了名。现在签名册还在。粉碎‘四人帮’以后做的这些事,都是从为了求得比较稳定这么一个思想考虑的。”
      奥琳埃娜·法拉奇问:“那么,毛主席纪念堂不久是否将要拆掉?”
      邓小平说:“我不赞成把它改掉。已经有了的把它改变,就不见得妥当。建是不妥当的,如果改变,人们就要议论纷纷。现在世界上都在猜测我们要毁掉纪念堂。我们没有这个想法。”
      吴旭君对毛泽东的生死观一辈子都记忆犹新。她回忆说:“他(毛泽东)曾经说过,他不要我看见他死时的痛苦样子。1976年他逝世时,我已经离开他身边一年多了,虽然在他逝世前一年我还常去看他,并跟他共同度过了他最后一个春节,但他的确没让我看见他与世辞别的样子。正像他所说的,他要留给我一个完美的印象。的确,毛主席在我心中永远是一位杰出的伟人、慈祥的老人,让人敬爱的师长、父辈。他超人的智慧、忘我的工作热情、幽默的话语、和蔼可亲的待人、美好善良的形象永远留在我心中。他生前和死后都实现了自己的诺言。他晚年时同衰老、重病进行了顽强的斗争。1976年9月9日他终于得到了解脱。他和我谈过的‘生死观’的观点我早已接受。每逢他生日,也包括他的祭日,我都穿着鲜艳的花衣服或红衣服,怀念他,让他看到,我是在履行诺言。如今,人们更多地接受了辩证法的思想,他一定会含笑九泉。”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毛泽东的乞丐经历 (图)
  • 毛泽东改情诗之谜:对初恋情人念念不忘五十年?
  • 大饥荒四千万人饿死时毛泽东的菜单 (图)
  • 1953年毛泽东劝贺子珍再婚 贺:一生只爱一人 (图)
  • 毛泽东提倡“堆山工程”:大搞人造山防苏联 (图)
  • 毛泽东像与私情/焦国标
  • 毛泽东一生四次婚姻,咋没有过离婚手续? /秦全耀(图)
  • 毛泽东蒋介石居然有共同遗愿
  • 美国历史频道:揭秘毛泽东五集视频/陈凯博客
  • 以战止战 毛泽东指着地图上的印度:扫了它!(图)
  • 毛泽东爱看李小龙电影
  • 毛泽东也爱打麻将 为清理想问题思路(图)
  • 毛泽东的美国黑人粉丝:获语录最后一个签名(图)
  • 盘点毛泽东身边N个特殊服务的“秘密小组”(图)
  • 潜伏在毛泽东身边的间谍:潜入延安成毛秘书(图)
  • 毛泽东江青罕见结婚照公开(图)
  • 毛泽东去世后 贺子珍怒骂江青连哭几天(图)
  • 揭秘:毛泽东给不同女性写下六首诗词始末(图)
  • 张玉凤谈毛泽东最后生活 喜诵悲凉《枯树赋》(图)
  • 王怀祖--晚年被中共遗忘的毛泽东翻译/ 朱光 (图)
  • 中国最大的违章建筑毛泽东纪念堂即将拆迁/博讯独家简讯
  • 实拍:访民纪念毛泽东——和假毛泽东合影 (图)
  • 毛泽东诞辰日进京上海访民多人被拘留
  • 石家庄毛泽东像26日遭泼墨(图)
  • 山东人民怀念毛泽东(图)
  • 毛泽东女儿李讷在郑州出席“东方红”主题书法展
  • 毛新宇携妻儿献花篮纪念毛泽东诞辰117周年
  • 毛泽东诞辰日,北京数千访民发起纪念活动/视频(图)
  • 访民酝酿毛泽东诞辰日到天安门(图)
  • “新”毛泽东再现 周建国接班饰演
  • 洪深:凤凰网披露中共默认周恩来实为毛泽东师爷
  • 毛新宇评价毛泽东和他的三位夫人
  • 解龙将军:忽必烈及其继承人毛泽东是盗墓的先锋队
  • 朱廓亮:羊城晚报揭露毛泽东喊“人民万岁”是谎言
  • 毛泽东秘书李锐力挺温家宝政改言论
  • 福建访民毛文超挂毛泽东像上访25年无果(图)
  • 辛子陵:“老虎到处跑” 人们就怀念毛(毛泽东)
  • 毛新宇:爷爷毛泽东比孙子兵法水平高多了(图)
  • 毛泽东石膏像成神-求海外华人管一管这缺德事/余明
  • 毛泽东去世三十周年:苦涩的笑话/彭小明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孔子和平奖与毛泽东:我赞成秦始皇/古德明
  • 毛泽东发起的上山下乡运动包藏着镇压的杀机/潘鸣啸
  • 钉穿毛泽东头像/焦国标
  • 毛泽东天安门画像与纪念堂是非法的/高洪明
  • 李长军等:我们大家都来拆毁毛泽东纪念碑吧
  • 认识毛泽东——对毛泽东“为人民服务”的解读/萧明
  • 说一点毛泽东和苏加诺/淳于雁
  • 毛泽东再受捧的玄机/张华
  • 胡锦涛复辟毛泽东的外交思想造成外交困境应主动辞职/刘丹
  • 读《毛泽东最后的革命》的感想
  • 胡星斗:毛泽东及其教训
  • 没有毛泽东头像的硬币在长沙被拒绝使用(图)
  • 茅于轼:把毛泽东还原成人--读《红太阳的陨落》
  • 辛子陵:位卑未敢忘忧国――第一个因反对毛泽东暴政而退党的人
  • 毛泽东和胡锦涛的“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张轶东
  • 刘逸明:毛泽东最爱看什么书?
  • 反视——当代艺术中的毛泽东/大雄
  • 刘少奇冲毛泽东嚷:饿死这么多人历史写上你我
  • 毛泽东与苏联签定“丧权辱国”条约/解龙将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