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张国焘晚年在加拿大的幸福生活冻死是谣传(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2月27日 转载)
    
    来源:凤凰网 
    
     张国焘晚年在加拿大的幸福生活冻死是谣传
     张国焘晚年在加拿大的幸福生活冻死是谣传


    大陆从没有过任何一个记者进行过采访报道,不知何时对于张国焘的死却有了这样的描述“1979年12月3日,一个风雪交加的冬夜,天气异常寒冷,在加拿大多伦多一家老人病院的病床上,一位老人忍受着严寒的侵袭。身边没有护士,也没有亲人。他就这样凄惨地客死异国他乡。他,就是中国现代史和中共党史上的一位特殊人物,中共创始人之一,中共一大13位代表之一,中共早期的主要领导人之一,后来另立“中央”与党中央分庭抗礼,最后投向国民党怀抱进行反共的张国焘。”
    几乎所有中国人都认为张国焘的晚年贫寒就像“卖火柴的小女孩”一样是被活活冻死的。老秦说难道加拿大这个国家就是个“万恶的旧社会”?
    和晚年张国焘很熟的著名史学家司马璐先生曾证实,加拿大是个很富足的国度,每个人都有生活无忧的保证。他承认张国焘很失落,但一点都不穷,所谓“冻死”是不存在的。如果一旦被冻死,多伦多的这家老人院将面临倒闭和巨额赔偿。别忘了加拿大不是前苏联,是个典型的民主国家,连时任总理特鲁多都在众目暌暌之下,何况个老人院。
    还有另一种不靠谱的说法张国焘夫妇在加拿大时生活很艰难。因三个儿子均无力负担他们的生活,两人于 1968 年到多伦多与儿子短住一个时期后,很快就开始领取政府养老金并靠此生活。张国焘去世后,张家无钱安葬,据有关资料,最后还是由杨子烈出面,经人求助于当年在俄国受过张国焘救助的蒋经国,蒋安排下属汇了 3500元美金,这才解了张国焘的后事之忧,使其 "死有葬身之地"。
    对于这种子虚乌有的捏造,本博秦全耀加拿大的朋友找到了墓地埋葬的原始登记材料:
    死者姓名:Kai Yin Chang ( 张恺荫)
    年 龄:(空缺)
    去世日期:1979 年12 月 3 日
    土葬日期:1979 年12 月 4 日
    如果看了这个记录,从去世到下葬只有一天之隔,所谓“无钱安葬”“到处求助”,应该是胡说八道。
    张国焘与杨子烈结婚后,育有三子张海威、张湘楚、张渝川,三位皆在美国与加拿大发展事业。一篇文章透露说,经周恩来总理特批,张湘楚50年代在广州中山医学院学医。张国焘夫妇1968年来到多伦多时,长子张海威在加拿大多伦多教数学,二儿子张湘楚在美国纽约当医生,三儿子张渝川在加拿大多伦多当工程师。张国焘夫妇虽说不上大款,儿子也不是官二代富二代什么的,但晚年生活总还是其乐融融儿孙满堂享受天伦之乐。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比在大陆被整死的刘少奇,比吞安眠药自杀的老战友陈昌浩,可以说张国焘一家过着的是幸福美满的生活。
    1976年前后,时任加拿大总理的特鲁多在多伦多开会,曾在没有预约之下特别前去探望张国焘,时间不是很长。三年后82岁的张国焘走完了他坎坷而又传奇的一生。1994年,在丈夫去世15年后,杨子烈以92岁高龄故去,二人合葬于多伦多松山墓园。河南大卫生态鼠药集团董事长朱禾丰的女儿在加拿大上学,他去过张国焘墓后对我说,与其它墓不同,张国焘墓的方向始终是向着东南方向,向着中国,向着他的家乡江西萍乡。老秦猜想,他生前一定有过叮嘱:儿啊,爹死后,将爹的坟墓向东方......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许世友将军四个谜:服张国焘却不服毛泽东?
  • 这个“阅”字暗示强烈,毛泽东的回电使张国焘大惊失色
  • 从剿共到抗日:张国焘回忆西安事变前后事(图)
  • 晚景凄凉的张国焘如何评价文革和毛泽东?(图)
  • 许世友惊呆了:张国焘坐在炕上,一手一个女文工团员 (图)
  • 张国焘晚年凄凉 客死异国
  • 梁漱溟眼中的三个共产党人:叶挺张国焘王明
  • 李德,张国焘,使末特莱笔下的党史
  • 闲谈张国焘
  • 林保华:徐向前对批判张国焘的异见
  • 朱德为何制止“兵谏”张国焘(图)
  • 中共元勋张国焘亲信陈昌浩的后半生
  • 原中央常委张国焘的人生揭密,他颇受孙中山的赏识
  • 中共元勋,原中央常委张国焘的真面目
  • 张国焘被冻死
  • 张国焘成功逃出中共统治区后与陈独秀见面
  • 陆文:张国焘逃离陕甘宁边区之原因
  • 张国焘叛逃后的生活
  • 张国焘不愿留大陆的原因及其去台湾后的遭遇
  • 毛泽东是真龙 张国焘是枭雄/孙果达
  • 周恩来跟张国焘比腿功/陆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