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1989年彭冲同邓小平、李鹏斗法(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20日 转载)
      明鏡編者按:第十一屆中央政治局中央書記處書記,第五屆、六屆、七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彭沖因病於10月18日逝世,享年96歲。
    
      彭沖,1915出生,福建漳州人。1976年粉碎「四人幫」後,擔任中共上海市委第三書記、上海市革命委員會第二副主任、上海市政治協商會議主席。1977年擔任中共上海市委第一書記、上海市市長,同年8月被選為中共十一屆中央政治局委員。1980年2月在中共十一屆五中全會上被選為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1983年6月被選為六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和六屆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主任委員。1988年4月,繼續被選為七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
    
      就在彭沖擔任全國人大副委員長期間,震驚世界的學潮爆發了。原中共中央農村政策研究室研究員姚監復在《外參》雜誌第三期發表長文,披露了萬里、彭沖等爲首的人大常委會抵制戒嚴的維法鬥爭。現分篇予以轉載如下。
    
      《李鵬六四日記》證實,1989年4、5月人大常委會萬里委員長、彭沖副委員長兼秘書長,根據憲法賦予人大的權力,率領人大常委會委員及多位副委員長,反對戒嚴和軍隊進京,響應趙紫陽總書記關於民主、法制的號召,要求召開人大常委會,討論學潮問題。胡績偉等人大常委要求召開人大常委會,撤銷李鵬簽發的北京部分地區戒嚴的命令。
      李鵬在日記中透露,鄧小平、李鵬對全國人大常委會依法維權、抵制戒嚴的做法十分惱火,認為是干擾:鄧小平“決心大軍進城後,再開政治局擴大會議才有把握”。因此,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歷史上,文革後一場“黨大還是憲法大”的理論鬥爭,在實際政治生活中轉化成“戒嚴與反戒嚴”的鬥爭。全國人大是最高權力機構,還是中共政治局常委、軍委主席是關係中國命運的最後決策者?萬里、彭沖、胡績偉等大人物及高瑜、曹思源、羅點點等小人物,1989年在這場維護憲法權威的合法的、和平方式的議會鬥爭中,發揮了重要作用,使鄧小平、李先念、李鵬這些掌握黨政軍大權的大領導驚慌失措、恐慌至極,高喊:“要害是奪權”,不惜調集五萬大軍進駐人民大會堂及周圍,對付人大常委會,唯恐萬里回京召集原定於6月20日召開的人大常委會。
      李鵬日記中比較詳細記錄了全國人大常委會抵制戒嚴的護法鬥爭情況,以及鄧小平、李鵬採取的對策。1989年全國人大常委會特別是彭沖抵制戒嚴的鬥爭,是一場在民主與法制軌道上進行的英勇的充滿智慧的合理、合法、合情的鬥爭。在20萬大軍面前,這場鬥爭沒有取得勝利,是必然的;但是,這場鬥爭的經驗與教訓值得總結,有利於推進中國民主化、法制化的逐步前進。現根據《李鵬六四日記》揭露的材料,談幾點粗淺的看法,供參考。(此文只就李鵬日記中的記錄做點分析,談些觀點。不代表同意和肯定李鵬日記的完整性、真實性與準確性。)
       《李鵬日記VS.趙紫陽錄音》一書,將趙紫陽錄音回憶錄《改革歷程》、杜導正《趙紫陽還說過什麽?》、張良《中國六四真相》,與李鵬《六四日記:關鍵時刻》中對“六四”主要人物的不同敘述和評價,集中並列,以作對比,讀者可以從中辨明真假,透視中共高層錯綜複雜的矛盾。
       李鵬危言聳聽的文革思維
    
      一、趙紫陽、萬里、彭沖建議由全國人大常委會組織審查腐敗問題。李鵬反對,認為提高透明度要在黨的領導下進行。李鵬認為,這是全國人大常委會要奪中共中央常委權的信號。
      李鵬5月8日日記透露,8日下午趙紫陽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趙紫陽說,現在關鍵是提高透明度,一切問題都是因為缺乏透明度而產生的,學生提的腐敗問題多是謠傳。他主張把康華、中信等五大公司交人大常委會組織審查。”李鵬說:“提高透明度也要在黨的領導下進行。”李鵬5月10日日記透露,趙紫陽主持政治局全體會議,趙紫陽提出處理當前局勢的四條意見,包括抓廉政措施,審查五大公司,並交人大審查。萬里說,人大要組成廉政委員會。李鵬反對,認為:“趙紫陽的意見,常委都沒有討論過,紫陽講話不能代表常委。”趙紫陽建議,得到了人大委員長萬里的支持,同意人大擔負此項任務。這顯示了趙紫陽、萬里要求在民主、法制的基礎上處理腐敗問題,發揮人大的最高權力機構的作用。而李鵬堅持黨領導一切的觀點。
      李鵬5月10日的日記透露了危言聳聽的文革思維:“紫陽講話是通過新聞開放進一步煽動動亂。把對動亂的處置權由黨中央轉到全國人大常委會,已顯露出要奪中央常委權的端倪,這是一個危險的信號。”李鵬純粹是接過林彪的政變經,繼承張春橋的奪權口號,誣陷趙紫陽的講話是人大常委會要奪黨中央常委權的“危險信號”。李鵬似乎已預謀,他自己將是新的總書記,才怕人大常委奪權;而正在總書記任上的趙紫陽希望人大常委會發揮作用共渡難關。這可能是1989年5月3日趙紫陽夜訪萬里家,兩人取得一致意見,提出處理腐敗問題的重要一招。結果,遭到李鵬的阻擾、破壞。
    
    
1989年彭冲同邓小平、李鹏斗法

     1984年,鄧小平和彭沖(中)、韋國清(左)交談。
    
      萬里及彭沖抵制鄧小平李鵬
    
      二、萬里及彭沖等人大副委員長發揮人大的最高權力機構的作用,抵制鄧小平、李鵬的戒嚴調兵,進行了勇敢、堅毅、合情合理的合法鬥爭。
      據《李鵬六四日記》,5月10日下午,不顧李鵬的反對,萬里主持召開全國人大委員長會議。會議決定:“6月20日在北京召開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八次會議,聽取國務院關於學生遊行示威和罷課問題的彙報,還要審議《遊行示威法》和清理整頓公司的彙報。”這顯示了萬里決心發揮全國人大在關鍵時刻的最高權力機構的作用,要國務院“彙報”學潮問題、腐敗問題的整頓工作。“審議”遊行示威法,明顯地把李鵬置於被審議、審查的被告地位。因此,李鵬忿忿不平地寫道:“本來按照正常的運作程序,人大常委會的議程,應首先由人大常委的中共黨組提交中共政治局常委審議、通過之後,再由人大常委黨組作為議案提交委員長會議決定。這體現了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地位,也合乎民主的原則。”李鵬表明了他這個常委要“審議”人大黨組報告,而不是人大“審議”總理李鵬的心態。
    
      (作者姚監復為原中共中央農村政策研究室研究員。《外參》第3期,未完待續)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彭冲同志逝世
  • 个人崇拜与1959年庐山会议毛彭冲突/何云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