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靖国神社中的“军国之女”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9月12日 转载)
    
    (童华奇发表于《军事参谋》杂志)
     (博讯 boxun.com)

      一、助纣为虐的“大日本国防妇人会”
    
      “你们的夫君已化作靖国之神。殉国英烈虽死犹生。你们仍然一如既往地在家里全心全意地为国抚育英雄后代,平凡而伟大,是全体日本妇女的榜样,也是将为万世所景仰的伟大楷模……”(东条英机1944年《致靖国之妻》)。
    
      1931年冬天的一个寒夜,大阪一位刚做新娘的少妇井上千代子悄悄地用小刀刎颈而死。她的死竟然起到了划时代的作用,日本历史上最大的“妇女组织”??“大日本国防妇人会”产生了。“我们日本妇女,必须敬神、崇主、奉诏、为皇国无私奉公”(《大日本妇人会纲领》1942年)。
    
      与侵略战争相始终的“大日本国防妇人会”,是产生于军国主义母体的一个怪物,它几乎是一夜之间就成为举世罕见的全国性“妇女组织”。在战争中,它像病菌一样在日本迅速孳生繁衍,短短十年内其成员由40人猛增至1000万人。它为虎作伥,充当法西斯主义、军国主义的帮凶,有效地协助了日本军队遂行侵略战争。
    
      如果日本女人不去充当那个受害后作恶的“伥鬼”,日本法西斯之“虎”也不会有如此大的能量,点燃“一亿颗火球”(一亿日本国民)。因此,“大日本国防妇人会”就是日本女性主动地助纣为虐的体现。
    
      二、“昭和烈女”与刽子手
    
      “大日本国防妇人会”的成立,一个叫井上千代子的少妇,竟起到了意想不到的作用。
    
      1931年冬天,日军占领了了中国东北。此时,侵华日军中的大孤步兵第37联队的井上清一中尉新婚燕尔,正在大阪家中休假度蜜月。两情缱绻、佳期如梦、春宵恨短井上清一乐极忘归,烽火连天的满洲战场被抛到了脑后。可归期已至,军令如山不可违逆。眼看鸳梦难续,井上清一在蜜月的最后两天终日落落寡欢,他突然产生了厌战思想。要不是战争,他就能与娇妻永远厮守在一起,就不会再有生离与死别……这一切,新娘千代子都默默地看在眼里。
    
      这个看起来娇小柔弱的女人却一直在悄悄准备着一个惊天动地的“壮举”。就在井上清一行将归、出征中国的前夜,21岁的井上千代子躺在丈夫身边悄悄地用小刀切开了自己的喉管。由于她不谙此举,这个残酷的举动持续了很长时间,而她始终一声不吭,直到黎明前才默默地死去,鲜血溢满了榻榻米。在神龛前,千代子留下了一封题为“军人妻子之鉴”的长长的遗书。
    
      字迹娟秀的遗书洋洋万言,大意即是说她是以死言志,为了大日本帝国圣战的胜利,为了激励丈夫英勇征战,为了不拖累丈夫以绝其后顾之忧,她只有一死尽责了。次日清晨,井上清一才发现身边妻子仍余温的尸体。阅毕遗书,井上清一未掉一滴眼泪,默默地收拾起行装,将妻子的后事托付于家人,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家门,在大阪港上驶往中国的军舰。
    
      事件发生后,日本舆论媒介如苍蝇见血般叮住不放,喋喋不休地加以渲染,一夜之间,千代子成为“发扬日本妇德的光辉典范”,《偕行》以通栏标题称赞井上千代子为“昭和之烈女”,称千代子之死使得“出征将士的士气大受鼓舞”、“所有皇国军人为之感动”。
    
      两家会社以惊人的速度在极短的时间内竟相将其事迹拍成电影,在全国上映,并将影片空运到侵华战争的前线在军人中间上映。皇后陛下还驾临“昭和烈女”井上千代子的“遗德显彰会”。于是44岁的大阪主妇安田夫人以此“御国之行为”为契机,发起组织“国防妇人会”,而这位发起人安田夫人就是井上清一和千代子的媒人。
    
      “昭和之烈女”千代子的丈夫井上清一果真斗志更加昂扬,他成为中国战场上最凶残的日军指挥官,指挥部下残酷地虐杀中国人,万为双手沾满中国人鲜血的刽子手。1932年9月,日军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平顶山惨案”,其罪魁祸首,就是这个井上清一,他是辽宁抚顺日军守备队的指挥官。
    
      平顶山位于抚顺市南面,全村有800多间房子,3000多居民。1932年“九·一八”事变一周年前夕,以梁竭夫为首的辽宁民众抗日救国自卫军袭击了日本霸占经营的抚顺煤矿,击毙了日本矿长渡边宽一、自卫团长平岛善长和劳务糸佐弥作等几个日本人,并烧毁了杨柏堡炭所的6所仓库。9月16日,关东军抚顺守备队在井上清一、川上岸、小川一郎的指挥下,包围了平顶山。日军挨家挨户地把居民全部赶出,连七八十岁的老人和襁褓中婴儿都被横拉竖拽地拖走,一些缠足的老太太和行动迟缓的老弱病残,被当场刺死。日军佯称要让居民集中照相。
    
      午后一点多钟,全村3000多人全部被赶到平顶山南面的一块草坪上,西面是断崖陡壁,北面是日本人的奶牛饲养场的铁丝网,草坪四周高处架着眼6台蒙着黑布的照相机。正当人们惊魂未定的时候,蒙在照相机上的黑布同时被揭开来,原来是6挺重机枪!井上清一一声令下,机枪、步枪猛烈扫射,平顶山村民血肉横飞,一排一排的人倒在血泊之中,积尸如垒。
    
      待人们全部倒下之后,刽子手还不罢休,挨个用刺刀刺、军刀砍、手枪打,一个士兵挑开了一个孕妇的肚子,扎出胎儿,挑在枪尖上招摇狂笑。为毁尸灭迹,井上清一命令士兵用铁钩将3000多具尸体钩到山崖下堆积起来,浇上汽油焚烧,日军还同时烧毁了平顶山全村800多间房子,一时间浓烟滚滚、火光冲天,焦臭刺鼻。最后,日军用大量炸药将西面山崖炸塌,厚厚的山石掩埋了这个屠声。若干年过后,中国政府挖开了这个杀人场,当年未烧尽的累累白骨还保留着当时的惨状。
    
      千代子的死,的确使他丈夫“斗志昂扬”,井上清一将自己的一腔怨愤发泄到无辜的中国平民头上。然而就是这个刽子手,当时却成为不少日本少女心目中的偶像。
    
      1932年1月28日,日军大规模进攻中国上海。2月20日,日本海军陆战队进攻庙行,三个日军士兵抱着炸弹扑向铁丝网,用身体炸开了铁丝网,打开了突破口。这就是所谓的“炸弹三勇士”。消息传到日本,日本国民的战争狂热又被煽动起来,三天之内,四家电影公司争先恐后地拍摄了有关的故事电影,一星期之后就开始在日本全国上映,短短时间,竟摄制了100多部“炸弹三勇士”的电影,这也堪称世界电影史上的奇观。
    
      “炸弹三勇士”在日本国内到处由“国防妇人会”发起组织街村葬礼,会员们走家串户到处宣传“三勇士”的“英雄事迹”,还由“妇人会”募捐竖立了“勇士”的铜像,文部省还将“三勇士”写进了教科书。向国民灌输这种渗透着封建“武士道”精神的军国主义思想,是“国防妇人会”的重要任务。
    
      上千万为人母、为人妻的日本妇女成为当时日本所称的“军国之母”、“军国之妻”和“靖国之妻”(战死军人的未亡人)。
    
      历史不会忘记,在东京,当日本“皇军”攻克中国首都南京进行血腥屠城之际,上百万东京 男女为庆祝“圣战”胜利举行了盛大的提灯游行;而在中国首都进行“百人斩”杀人竞赛的两个刽子手向井、野田居然成为万千上万日本少女心中的偶像,在柏林,数百万狂热的雅利安人同时向头号罪犯希特勒举起如林的右臂……“枪炮声在远方回响,鸟虫噤若寒蝉,和风带着血腥,芳草染着血迹。”??《日本妇人从军歌》,创作于中日甲午战争时期的明治27年(1894)。从1894年??1945年半个世纪中,这支歌一直是日本妇女最爱唱的歌曲。血雨腥风、淋腥沐血的战争场景,在军国主义时代,成了美的极至,这反映了日本在那个疯狂年代,国民集团心理的倒错。
    
      在日本“圣战”感召下,日本女性积淀了潜意识底层的所谓“尚武”精神,又沉渣泛起,“大东亚圣战”也成了日本女人自身迷乱或不可抗拒的冲动源泉。虽然日本传统的社会意识决定女人不能成为真正的军人,但几乎日本所有的主妇都加入了“大日本国防妇人会”。
    
      成千上万的女性主动或被迫充当了“从军看护妇”、“从军慰安妇”、“女子挺身队”队员和“满蒙开拓团”团员,一些人还志愿充当了“帝国之花”??女间谍。她们直接走上了侵略战争的战场!
    
      三、靖国神社中的“军国之女”
    
      位于东京千代田区九段孤的靖国神社,始建于1869年。从昭和12年(1937年)到今天的半个多世纪中,它一直香火不断、参拜者门。在“大东亚圣战”期间,它成了全体日本人灵魂的最后归宿。侵略战争营造了靖国神社香火旺盛的世俗殿堂。那里供奉了246万个“殉国英烈”的亡灵,他们是从日本内战、中日甲午战争、日俄战争直到“大东亚圣占”中为日本帝国捐躯的“英烈”,其中包括战后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处以绞弄的甲级战犯东条英机、广田弘毅等战争狂人。
    
      靖国神社合祀的246万个亡灵中,有57000多是女性,她们大多是“大东亚圣战”中志愿为天皇捐躯的“昭和之烈女”。历史的尘埃,已掩去了她们牌位上的灵光,关于她们的一切已成为一团历史的迷雾。由于日本社会妇女服务的绝对卑贱,在战争中无谓捐躯的绝大部分女性却没有资格进入靖国神社这个“灵魂的天堂”,她们只能永远成为游荡在异国他乡的孤魂野鬼。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日本人可以参拜靖国神社,中国人无权向人民英雄纪念碑献花圈
  • 日本靖国神社的牌位有多少是假的?/梁达
  • 靖国神社/西风独自凉
  • 纪录电影《靖国神社》为何迟迟不能在中国公映?/李缨
  • 靖国神社和松本楼 / 闾丘露薇
  • 《靖国神社》观后感/夏一凡
  • 崇义:罗马教皇出手救靖国神社
  • 鲁克:从小泉纯一郎参拜靖国神社说起
  • "神道"文化决定日本民族一定要参拜靖国神社/曾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