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杨杰:文革中为写五个字而送命的王绪祥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09日 转载)
      王绪祥是我小学的同学。当时我们同在保山县一小读书,我在一班,他在二班。他的个性与我不同,我是属于那种比较调皮的学生;而他从小就是那种听话的乖孩子,在家听大人的话,在学校听老师的话。他的性格温和,与同学相处很融洽,学习成绩又好,是他们二班的班长。小学毕业时我们又一起考入保山一中,他在初中86班,我在87班,与我还是一墙之隔。到初中又是班委、劳动委员。他身材高大,比我大了整整一号,干起劳动来一个顶仨。
    
       从小学到初中,他一直都是学生的榜样和标兵,无论评选什么奖项他都是不二的人选。我们那时的学生,学习好的调皮捣蛋,老实听话的在学习上又不怎么样。像他这样品学兼优的实在太少,人们形容像他这样的好学生是打着灯笼也难找,老师们都很器重他,他一直都是老师的好帮手。同学们尊重和信服他,他在学生中威信很高。 (博讯 boxun.com)

       他的父亲是上海人,多年前从上海到保山定居,是保山最有名的裁缝。过去哪家有一点好布,有喜庆婚事要做体面一点的衣服,就一定要找他去裁缝。那时最好的布料是毛呢,做毛呢衣服就成了王师傅的专利,非他莫属。可能是因为从过去的大都市来的人,虽然没有多少资本,也没有剥削过什么人,就是因为裁剪手艺精湛,从事裁缝工作,兼营布匹销售,在解放后划定成分时就被定为工商业兼资本家。
     在当时的政治气气候条件下,学校中盛行唯家庭成分论。而他的家庭成分是工商业兼资本家,就是这个所谓的“家庭成分”,不仅给他和他的家人带来不尽的烦恼,后来更是给他带来灭顶之灾。
       一九六六年五月,毛主席在北京发动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北京作为文革的发源地,伟大领袖毛主席所在的地方,自然就成为全国各地文革运动的风向标。文化大革命运动从最初的文学评论界批判《海瑞罢官》、打倒“三家村”等学术领域逐步向其它方面漫延。1966年7月,北京的一部分干部子女提出来一个口号: “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挑动一部分学生欺压另一部分所谓“出身不好”的学生。北京工业大学的一个叫谭力夫的干部子弟再把它“发扬光大”为 “谭氏理论”的反动血统论。在这种理论的指导下,在全国的学生中掀起了一股以家庭出身划分“红五类”和“黑五类”的运动。他们说“红五类”是社会主义的苗,“黑五类”是资本主义的草,要让这些“黑五类”子女背叛自己的家庭,站到革命路线一边来。这股邪恶之风给所谓出身不好的学生造成极大的思想负担,背上了“出身不好”的沉重的思想包袱,这对当时年龄还小,心理承受能力还很差的所谓“黑五类”学生造成严重的心理伤害。
    
      这股反动血统论迅速从北京漫延到地处边疆的保山,王绪祥在学生中首当其冲受到严重的冲击。入团问题上他第一次受到沉重的打击。当时学校在学生中发展共青团员,王绪祥作为一个优秀的学生代表,早就是共青团组织的发展对象,如果不是文化大革命,他极有可能就是初中生的的第一批共青团员。在当时反动血统论肆虐的政治氛围下,他当然也就不可能加入他一直向往的共青团组织了。这也是给他心理上的另一次沉重的打击。除此之外,他还得受“红五类”在其它方面的歧视和打击,更让他受不了。
    
      1966年8月18日,文革进行得如火如荼,伟大领袖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第一次接见百万红卫兵小将,被接见过的红卫兵小将感到无限幸福,无限光荣。毛主席还通过报纸和电台说这才是第一次,今后还要分期分批地接见红卫兵。这样,就在全国各地的学校中掀起了一股推选“赴京代表”,进北京迎接毛主席接见的风潮。
    
      王绪祥从小学起一直就是优秀学生的代名词,无论什么样的选举,只要他参选,他都会以绝对的优势当选,而在选举赴京代表的这件事上却让他再一次受到沉重的打击。由于这时反动血统论正在盛行,他出身不好,属于“黑五类”,在当时的政治形势下,他不仅没有当选“赴京代表”的可能,“红五类”学生们还要要求他背叛自己的家庭站到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一边来。
    
      他不明白,自己生长在新中国,成长在红旗下,从小就在毛主席“好好学习,天天向上”题词的激励下努力学习,一直是大家公认的标兵。为什么要为这么一个他毫无所知的“家庭出身”承担这么沉重的后果。他的“资本家”爷爷他连见都没有见过,更没有从他们那里得到过任何好处,怎么就该为他们的过去来还债。他想向尊敬的老师诉说一下心中的委曲,但这时老师们也面临着被批斗的局面,人人自危,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还有谁能帮他解开这心中的疙瘩。王绪祥想来想去,但无论怎么想他都想不出个合理的解释来。他在实在想不通的情况下就采取了一个不适当的行动来发泄心中的委曲和怨恨。
    
      学校校园里有个储水池,水池下面砌了多个水龙头,让学生洗碗、洗脸、洗脚用。那几天在学校干活的工人在水池边堆了一堆石灰,准备用来粉刷墙壁,就堆放在水池的旁边。有一天心情极为郁闷的王绪祥吃完饭之后,到水池去洗碗。看到周围没有别的人,就拿起一块石灰在水池旁边的水泥路面上写下了“打倒毛主席”五个字后离去。
    
      很快就有人发现了这条“反动标语”并迅速报告了学校领导,再上报到公安机关,公安机关很快就来人侦察。公安机关让我们每个在校的老师、学生、工友都书写了“打倒走资派,保卫毛主席”这样的字样,其中包含了“打倒毛主席”的字样,然后交到公安机关核对“反动标语”的笔迹。这个案情并不复杂,侦破这个案子不需要多少技术含量,“公、检、法”的人没有费多大的周折就完成了,王绪祥被捉拿归案,关进了监狱。因为他书写了侮辱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反动标语,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送去劳改队劳改。没有过多长时间,学校就就接到公安机关的通知,说王绪祥在狱中病死了。一个曾经的优秀生,就在监狱中结束了他年轻宝贵的生命。他是我们保山一中第一个在文革中死亡的学生。
    
      不过后来关于他的死因有不同的说法,因为他从小就有一个强健的体魄,大家都不相信他是在监狱中病死的。后来有一种广为流传的说法,说他是在监狱中被毒打致死的,这种说法也没有得到权威方面的证实。他的真实死因家人可能会知道,但碍于可以理解的原因也不外传,所以大家就不得而知了。总之,一条鲜活的生命就因为年轻人一时的冲动之举就殒灭了。
    
    
      这件事在今天思索起来,他的行动并不值得赞扬,也没有人寻求为他平反。但是,他毕竟是在那么一个疯狂的年代出的事,即便有错也不至于获罪入狱,即便有罪也罪不致死。作为一个同龄人和同学,我为他的遭遇感到痛心疾首,也有一些为他不平。作为那个疯狂年代的过来人,我自己也经受过他所受到的精神上的伤害,我也曾经为自己受到这种无端的伤害而想不通,所以我理解他当时内心的痛苦,虽然我并不赞成他的行动。
    
      后记:回忆这样的事真让人伤感,不过这就是历史,就是那不堪回首的历史中的事实,我还是加回忆并把它记录下来,以免让它湮没在众多的历史事件之中。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地主阶级的孝子贤孙--邓小平(文革关于邓小平家族的材料)
  • 文革“忠”字牌斗“黑帮”
  • 故宫文革荒唐事 清朝绵甲变棉被
  • 江泽民在文革中遭迫害较轻(图)
  • 文革打疯逼疯人事例/邓小军
  • 文革大串联交通拥挤远超春运/梅桑榆
  • 文革时期乡村残酷的批斗会/梅桑榆
  • 紅線女避談文革樣板戲/水橫舟
  • 梅桑榆:文革时期乡村可怕的告密风(图)
  • 文革时候中学生是怎样批斗老师的?
  • 师大女附中初三学生闻佳的文革冤案:私刑折磨,残害致死
  • 李讷在文革中犯有严重错误
  • 文革期间的天津钢厂“7.28武斗”/李建华
  • 文革元年我第一次见到的“牛鬼蛇神”游街/李建华
  • 荒唐文革期间的“核战争防御术”/李建华
  • 罕见文革高清彩照(图)
  • 毛泽东的晚年困境与文革之发动/范书林
  • 文革时期女红卫兵故事
  •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七/文革後中學生是怎樣上山下鄉的 /更的的
  • 88岁文物专家上书总理 90年代文物破坏堪比文革
  • 胡适亲属用事实揭露余秋雨在文革中的劣迹/胡子暄
  • 城市私有土地在“文革”中的波折
  • 通海大地震40年:文革中鲜为人知的万人浩劫 (图)
  • 蔡小琴:拆迁运动犹如文革十年浩劫
  • “文革文件”成为玉铁高速路建设中的“拦路虎”
  • 中国网络“严打”做法如同文革,“横尸遍野”(图)
  • 张朴探访大名赫赫的聂元梓,揭文革内幕.(图)
  • 文革故事:向胡锦涛做出承诺 女大学生弃高薪支教
  • 政府打压维权 又见文革景象(图)
  • 周恩来因文革少活十年 憧憬退休生活: 演戏写小说 (图)
  • 方影竹:新“文革”起步重庆 薄熙来夺权先声(图)
  • 党史出版物触碰文革题材 引发广泛反响
  • 文革前后的秦城监狱:曾炒鸡蛋带蛋壳(图)
  • 不知道文革的,看看这个——习近平考察河南大学纪实
  • 李世华:我文革中卧轨自杀的两位同学 (图)
  • 文革隐蔽山区30年评剧演员不知世事
  • 西藏地区的监控和迫害程度为文革后所仅见
  • 凯撒的面具:人肉搜索,网路文革或庶民问责
  • 否定"文革"的摘桃派就是中共第三代领导人(一)/上海郑恩宠
  • 文革给我造成一生的惨痛/毋秀玲
  • 甘肃庆阳:重演“文革”闹剧——主管处长的舅舅秘密优先拿到国有资产?/肖石
  • “文革”闹剧还在上演-甘肃庆阳大搞“人人过关”
  • 我从文革中得到什么?
  • 文革是纯真年代么/马自军(图)
  • 德国马克:梅宁华是文革余孽
  • 汪华斌:否定下岗比否定文革更有现实意义
  • 上海世博会与文革博物馆/欧阳南山
  • 老人忆文革接受走资派再教育/赵兹
  • 民粹主义和文革阴影下的重庆
  • 草鱼子:民粹主义和文革阴影下的重庆
  • 十年文革与十年互联网:我们向何处去?
  • 谎言破产:文革中抢救刘少奇纪实
  • “文革”的政治思想根源——史华慈论卢梭、孟子与毛泽东/萧延中
  • 毛泽东复辟家天下,以文革告终--六十年中国之一
  • 中国影视有文革禁忌但《复兴之路》不避文革
  • 为陈水扁说几句公道话--他像极了文革时的刘少奇
  • 王樂泉六六年文革開始時入黨,沒提受過正規教育/練乙錚
  •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五/用什麼方法來儘量廓清文革和上山下鄉/更的的
  •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六/文革中的中學紅衛兵
  • 文革ABC二十九/红卫兵和所谓“愤青”
  • 文革ABC二十七/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会不会重来/更的的
  • 文革ABC二十六/再说无限崇拜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