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揭秘:慈禧有多少种残忍的杀人方法?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21日 转载)
    
    来源:中华网
     (博讯 boxun.com)

    慈禧在清洗之后更加收回权力紧握手中,本来想要废立,让另一个小孩当大阿哥,无奈外国人明确反对,于是只好让光绪帝当影子皇帝。这是慈禧无可选择的选择,是一种权宜之计。
    
    从此把中国的改良、开放,同国际国内的改革潮流彻底拉开,在荒谬封闭式独裁奴役制度的原有基础之上,建构成她的开放式奴役制度的慈禧帝国。
    
    这就是中国民众的命运悲剧。
    
    慈禧当政出于偶然。世上偶然之事正多。
    
    只因孝贞后无子,咸丰皇帝又极度陷于声色犬马,他长期住在圆明园,想方设法从民间购置女人。
    
    先是征选满女能汉语及能唱吴曲的。在桐荫深处发现那拉氏(慈禧)。慈禧的父亲曾经在广东、安徽做官,所以她懂得南方的习俗。选中后不久即生下载淳(后为同治皇帝)。
    
    不久咸丰帝又钟情别的女人,渐渐厌烦慈禧。
    
    咸丰帝大肆宣淫,而备受冷落的慈禧对其他得宠女人恨之入骨。
    
    而咸丰帝纵情声色,染上恶疾。
    
    慈禧寂寞无聊,乃练习绘画,很有成绩,后来听政,竟以其绘画当高级礼品赐给大臣。她的兰竹画得很好,草书也写得不错,这些都得益于失宠期间的修炼。蚌病成珠的文艺规律,在她这里竟也一样起作用。
    
    并不是她对自己的后半生胸有成竹,一意打算后来的弄权。其实在失宠期间,她的心情黯淡已极。曾对左右心腹说,她的后半生就靠画画打发生涯了。
    
    但她的天性是不甘寂寞。有一个不得宠幸的小女人,穷居无聊,顺道坐在一个内侍的屋子里,被她发现,立马命人抓捕,将这女郎和内侍面对面绑在一起。二人本不认识,此时自然极口呼冤。慈禧不管不顾,将那女郎脱成一丝不挂的裸体,拳打脚踢,羞辱万状,仍不遂意,又将她绑在柱子上肆意侮辱。最后用灌水的手段将其残杀。
    
    其变态心理一至于此。
    
    开倒车的总舵手
    
    后来咸丰帝得知慈禧的烂事儿,更对其讨厌到极点,干脆不和她往来。到了英法联军进攻北京,逃到热河。他前脚走,慈禧后脚跟去。咸丰帝病重,乃由她主内政。
    
     咸丰帝死前,对其变态心理大有防备,曾召孝贞后说,那拉氏绝不可信,如遇大事,由你决断。“彼果安分无过,自当始终曲全恩礼。若其失行彰著,汝即可召集廷臣,将朕此旨宣示:立即赐死,以杜后患”(许指严《十叶野闻》)。
    
    但是孝贞后为人柔弱,完全不具备制约慈禧的手腕。
    
    慈禧想要垂帘听政时,肃顺还敢和她作对,起到一定的监察作用。肃顺一死,慈禧就更加嚣张了。
    
    同治帝不到二十岁就死了,他从小就喜欢冶游嬉戏,稍长热衷吃花酒。他死前头发脱落,实因梅毒病至晚期。
    
    同治帝死了,清廷措手不及,乃由慈禧下手诏迎载湉入宫继位,这时载湉还是一个小孩,入宫时还在轿子中酣睡。
    
    慈禧开始为修复圆明园囤积资金,贿赂之门大开,二十年前后得两亿多。当时清廷编练海军正起劲,她想,海军何以需此巨款,不如移作建园之用。又有内臣献计说是圆明园太远且荒芜,不如环绕昆明湖建颐和之园。结果修建颐和园的费用,比预算的修复圆明园的更为巨大。1900年庚子之变时,园中大量金银财宝,为日军掠夺一空,以巨船运回彼国。
    
    到了热河之变,咸丰帝死后,那拉氏母以子贵,和她的侄子荣禄等人设计,诛杀肃顺、端华,排除异己,而成垂帘之局。孝贞后虽然地位尊崇在慈禧之上,但无实权。只有感叹忧伤而已。
    
    慈安衣饰简朴,一如寒素,事事退让;慈禧则奢糜成性,且喜着戏装,太监安德海乘机攫取巨利,怂恿慈禧搭建戏园,广征南北名伶。
    
    
    本来慈安等人欲立恭亲王之子来继同治留下的空位,但慈禧瞩意他的侄子,醇亲王之子载湉,即光绪帝。光绪帝既立,慈禧权力达到顶峰。
    
    这时她已窥见并掌握慈安的柔懦,更加的得寸进尺。因处理安德海事,她采用离间手段,将恭亲王从慈安心腹收到自己门下。
    
    光绪六年东陵致祭,慈禧不顾礼仪,跑到前面和慈安并驾。慈安斥之,以为咸丰帝在世时,彼本不过一嫔妃,乃在寝陵之地,稠人广众之前,厉声争执起来。
    
    光绪七年,慈安辇过某殿,慈禧手下的总管太监李莲英正在玩猎鹰,对慈安过来,根本置若罔闻。慈安大怒,禁不住说: “二百年祖训安在?竟败于竖子之手……”
    
    慈安找慈禧理论,慈禧竟扭头不顾,意甚轻蔑。
    
    心狠手辣无休止的攻击与突袭
    
    慈禧成天和戏子谈天、宴乐,或则称病不视朝,慈安忍让大度,有事乃屈尊前往慈禧住处就商。某一天去得很早,慈禧猝不及防,“侍御皆出不意,慈安亦摇手禁勿声。将履寝室,帘幕沉沉,似闻气息如乳腥。既入,慈禧横卧榻上,一男子似伶人服装者,为之抚肤捶腰,意甚狎亵。慈安本不易怒,至是不觉义愤填膺……”(《十叶野闻》)慈禧被抓了现场,当下俯地叩首,痛哭流涕,表示痛改前非。慈安当下将伶人赐死。此事是这个被赐死的金姓伶人的后代泄露。
    
     慈安以为此事她不处理慈禧,慈禧当感恩戴德;而慈禧杀机已沸,只佯装平静。慈安本喜小食点心,慈禧窥之在心,乃托言民间贡献精美食品,求太后品尝。方食毕,恰值召见军机之期,遂出坐朝,觐见者为恭亲王奕暗杀慈安,恐人疑己,慈禧又伪造慈安遗诏,惟妙惟肖地模仿慈安的口吻,把话扯远,巧妙撇清。
    
    慈禧一介女流,颠倒人际关系,城府深不可测。许指严先生说:“慈禧操纵大臣,善用其门户水火,两相仇隙,得于其间实施作用,其最著者即离间孙毓汶与翁同龢。”
    
    慈禧对大员,尤其是身边的近臣,往往先放纵其干坏事,将其把柄捏在手中,加以威胁,旨在从精神上打垮,让其感到绝望,然后再予以宽大营救,此时大员只有感恩戴德,为其前驱。利用人性的弱点把人玩于掌股之间,慈禧的这套魔术手法可谓玩得炉火纯青。
    
    她的武器花样百出
    
    慈禧的毒药,就是她杀人武器的一种,品种既多,用法也怪,跟她的残忍本性息息相关。对于她的敌人,她必然是睚眦必报,宫人侍者,凡有失宠者,也多受其荼毒。
    
    宫内储蓄多种毒药,毒性渗透方式不一。有的是长效的,服下后数年才死,有的是口唇触之即亡,而且毫无伤痕。就是鸩毒砒霜,跟这些毒药比起来也算小儿科。
    
    有一个刘太监,得宠在李莲英之前,后来李莲英百般乖巧,大施谄媚,将刘太监的势力打掉,而他自己鸠占鹊巢,狐媚于慈禧之前。他又设计将刘太监置于慈禧对立面,慈禧便要将其杀戮。刘氏战栗,求获全尸。慈禧冷笑,命其入屋,招呼众侍女前来,说是将有一出活剧,百年难见,让众人看好。但见她娴熟打开玻璃柜,揭开包裹,检视良久,取一小瓶,高仅寸许,倾药粉入酒中,令人持与刘太监饮。刘氏得药谢恩服下,即安卧榻上。慈禧这时说,你们要细致观察,西洋最新奇技,也没有如此巧妙的。
    
    过了一会儿,众人奉命入内观看,却发现屋中空无一人,刘氏已不知到哪里去了。侍者吓得大哭。忽然一女子在榻上一角发现一小人,缩小如初生婴儿,只有一尺来长,已经僵硬,但无遇毒状。这些人吓得抖索不止,也有因此致病终生残疾者。慈禧看到她们的恐惧,狂笑不已。许指严先生在《十叶野闻》中深有感慨,他说:“甚哉!慈禧其残忍乃过于吕雉、武曌者。”
    
    慈禧所宠溺的李莲英,本是直隶河间府的社会无赖,自小在江湖浪荡,干些偷鸡摸狗、投机倒把的勾当。因与内监沈兰玉相识,得以梳头手艺为慈禧看中而入宫,孝贞后去世,慈禧肆无忌惮,李莲英由梳头房晋为总管,权倾朝野,营私纳贿,无恶不作。就是张荫桓这样的大员也要在他面前低头。
    
    当其四十寿辰的时候,慈禧赐给他的珍品、蟒缎、福寿字等,竟和大员同等规格。“内自军机,外自督抚,无不有庆祝之礼。赃私之积,以千万计。孝钦后殂后,摄政王载沣,亦涎其蓄,而思所以攫之,不意又为隆裕后所庇,卒不能遂。迨其病卒,饰终之典,等于元勋。罪浮于安德海,而结果大异,亦有幸有不幸尔 ”(《奴才小史》)。
    
    慈禧榻上乱天下的生涯,是她冷酷而兼放纵的生命的一个重要环节。
    
    在社会关系所允许的范围内,人的情欲和性欲对社会历史的影响可谓巨大。重要的社会关系,对处于社会峰端的铁腕人物的影响往往至巨至深。古代政闱中,君王因私人情欲的原因、荒淫败道而直接导致国家衰亡,或因专宠后妃造成后宫干政,陷整个王朝于混乱中,此类实例不胜枚举。
    
    需要指出的是,慈禧对自己放荡的私生活的态度是极端虚伪的。一方面,她在性关系方面极端放纵,肆无忌惮;另一方面,她又要欺世盗名,维持她至高无上的光辉形象。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慈禧有多少种残忍的杀人方法?
  • 慈禧 时代之谬/张宏杰
  • 惨遭毁容和辱尸——慈禧墓被盗历史真相 (图)
  • 曹汝霖为慈禧讲立宪/李兴濂
  • 故宫研究员:是袁世凯杀了光绪和慈禧
  • 慈禧皇太后生于何处
  • 外国人的回忆:慈禧太后掌权前的中国社会(图)
  • 中国海军和慈禧太后的颐和园(2)
  • 中国海军和慈禧太后的颐和园(1)
  • 唐德刚:中国海军和慈禧太后的颐和园
  • 邓南:中共中央领导的食谱来自慈禧太后(特供系列)
  • 访慈禧亲兄弟的四世孙那根正:评价慈禧应客观
  • 慈禧太后六十大寿的欢与不欢/李平
  • 新中国60周年 慈禧的阴魂仍在京城飘荡
  • 慈禧太后是垂帘听政的凶手
  • 中国需要甘地、曼德拉,不要慈禧、孙中山/信力建
  • 请胡锦涛学习慈禧太后,大赦杨佳/比藉华人 忻俭忠 中国民主党党员〉
  • 慈禧太后的“四个不能变”
  • 腐败曾经亡国一次!看看慈禧太后的糜烂生活(图)
  • 心胸不如慈禧老娘们的胡锦涛/翟羽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