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从胡乔木的一封信,看当年是不是饿死过人!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27日 转载)
     胡乔木给毛泽东的一封信(一九六一年四月十四日)
    
     主席: (博讯 boxun.com)

      送上调查组关于解决食堂问题的报告一份,请审阅。另送上韶山公社讨论六十条情况简报一份,韶西大队杨家生产队食堂分伙后情况一份和毛华初同志访问东塘生产队材料一份。关于韶山公社的一些情况,请毛华初同志面报。
    
      韶山大队准备在后天(四月十六日)召开代表大会,讨论食堂、山林、房屋、包产等问题。韶山大队因原来包产较高,经社员讨论后提出包产增百分之二,即亩产由原包的五百三十一斤增包至五百四十一点六斤,公社党委已同意,将在这次代表大会上正式决定。
    
      昨天我和王力同志、毛华初同志、省农业办公室贺炳贤同志等人去了一趟湘乡县委 。 我们原听说邻近韶山的原东郊公社现龙洞公社死人情况严重(从一九五八年十月到一九六一年三月,三个大队死七百零七人,占现有人口百分之十三点五),拟去该处调查。结果因为道路不便,临时到原东郊公社现陈康公社的捕香大队、七星大队、水底大队、石匠大队的几个生产队看了一下,发现这几个大队的情况也很严重,捕香和石匠两大队三年来死亡率都达百分之二十左右。据县委说,全县三年约死三万人,去年约死二万人,而以去年年底最为严重。全县病人在去年年底达七万人,现已减至一万余,但我们去的地方,有些生产队病情尚未停止。经过彻底整风的地方,群众敢于讲话,气氛较好,倒是一类二类的队,因为没有整风,现在问题反而多些。全县粮食都由大队而不由小队保管和加工(据说邵阳全区从一九五八年以来就这么办),对于社员安排口粮和发展养猪都很不利。这一点我们提出意见后,地县委同志都表示同意立即改变。去年年终决算应分给社员的工资和应退赔的实物现金发得都很少,县委已决定最近加以解决。未整过风的社队,县委也准备在插秧后着手整风。湘乡原被认为一类县,从我们所看到和听到的问题说来,其严重不下于湘潭,而在去年年底大量死人这一点上还有过之。但是只要把问题揭开,发动群众认真整风,也是完全可以较快地扭转局面的。
    
      毛华初同志回省开会,同时向省委报告韶山和湘乡的一些情况,预备过两天还回来。如有指示,希望能告诉他转告。
      敬礼
                            胡乔木
                           四月十四日
    录自《建国以来重要文献选编》第十四册(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中共中央文献出版社,1997年1月,北京第一版)第3O1-302页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三年大饥荒饿死多少中国人?(图)
  • 历史回顾:二、大跃进/大饥荒/大革命—档案库节目回放
  • 这事,发生在大饥荒期间,与上海和陈云有关/吴晓波
  • 令人震惊的国家统计局造假:篡改大饥荒时期的人口数字/岩石(图)
  • 内容翔实、震惊!纵论三年大饥荒大死亡/岩石(图)
  • 杨继绳:《墓碑——中国六十年代大饥荒纪实》
  • 《墓碑——中国六十年代大饥荒纪实》/杨继绳
  • 肆虐的年代—荥经59年我生产队大饥荒记实
  • 1921苏联大饥荒:美总统亲自抓救援,高尔基盛赞华盛顿(图)
  • 推荐《墓碑——中国六十年代大饥荒纪实》
  • 沉重的墓碑:读杨继绳《墓碑》60年代大饥荒纪实/刘放
  • 1949之后:大跃进与大饥荒
  • 四川原高官曝大饥荒真相:川饿死1000万人
  • 左祸肆虐的年代—59年我们生产队大饥荒记实
  • 50年代末大饥荒惊人记实:杀人割肉煮食
  • 三年大饥荒时毛泽东花12万美元买李宗仁的假古董值吗?
  • 高华:大饥荒中的“粮食食用增量法”与代食品
  • 震惊!周恩来在大饥荒时大量出口粮食,用外汇购买黄金
  • 大饥荒中惨烈惊人的一幕活话剧
  • 《揭秘:1930年美国大饥荒至少饿死800万人》一文系造假新闻
  • 寒山:从“丰碑”到墓碑 —《大跃进--大饥荒:历史和比较视野下的史实和思辩》评介
  • 严家伟: 大饥荒岁月里的悲惨故事
  • 陈奎德:问责:大饥荒与毛泽东之责
  • 胡平:推荐《中国大饥荒档案》网站
  • 胡平:中国大饥荒研究的奠基之作―推荐丁抒先生《人祸》
  • 大跃进大饥荒50年---信息核实学的审视/taodax
  • 胡平:大饥荒年代中国农民为什么不造反?
  • “鬼佬”论“饿鬼”:老外揭中国大饥荒之秘/凌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