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毛泽东仇恨科学,害死大科学家、大教育家饶毓泰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16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李凌
     (博讯 boxun.com)

     听说六十周年大庆还要坚持“伟大的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我闻之万分愤慨不得不写出此文。毛泽东是个天字第一号的杀人犯,血债垒垒的希特勒。邓小平的女儿毛毛著的《我的父亲邓小平“文革”岁月》第94—95页中有这么一段如泣如诉的记载:
    
     “北京大学,这所中国最著名的学府,竟然变成了法西斯的集中营,变成了血腥暴徒们施虐的场所。在这里,不知有多少人被冤、被屈、被整、被迫害,不知有多少人在武斗、批斗、刑讯中致残、致死。一位教师不堪受侮辱被虐待,自觉生不如死,竟然一次不成二次,二次不成三次,三次不成四次,跳楼、服药、割腕、卧轨、触电什么方法都用过了,反复自杀。一位反对聂元梓的学生,被用钉子钉穿膝盖骨、用竹签刺进十指指甲缝、用钳子钳断手的指骨,还把人装进麻袋中从楼梯上往下踢,被毒刑拷打得奄奄一息。原北大校党委书记、校长陆平被用钢丝缠捆着两只手的大拇指,吊在天花板上逼供刑讯,让其承认是“假党员”、“叛徒”。著名哲学家冯定也被逼得三次自杀。以上这些,仅是例举。“文革”期间,在北大,武斗中打死三人,教职员工和学生被迫害致死六十余人,其中包括著名历史学家翦伯赞、著名物理学家饶毓泰等诸多享有盛誉的一级教授。”(以上文字抄自邓小平的女儿毛毛著的《我的父亲邓小平“文革”岁月》第94—95页),
    
     此文提到的饶毓泰教授是我的老师,1937年10月至1949少年1月担任西南联大的物理系主任。他出生于1891年,青年时期,他目睹我国因科学不发达所以受到列强欺负,遂决心走科学救国的道路。1913年,赴美国留学,在芝加哥大学获得学士学位后,赴普林斯顿大学学习,获得博士学位。1922年回国。当时,国内各大学开设物理学的不多,他为了培养物理学人才,毅然决定在南开大学创办物理系,后任理学院院长,当时,物理系只有陈礼先生,教电工,兼管实验室,其它课程都由饶先生担任。南开的物理系培养出吴大猷,郑华炽等大科学家。1929年10月饶先生离开南开,赴德国做科研工作,在波茨坦天文学物理学研究室研究原子光谱的斯塔克效应,1932年发表有关论文,同年回国,在北大任物理系主任。1937年抗战爆发,南开与北大、饶先生继续任物理系主任。当时,联大师生,生活十分艰苦,经常是食不裹腹,衣不遮体,特别是仪器设备十分缺少,但物理系为了保证教学质量,坚持正常实习,每周一次。为避免日军空袭,他们把贵重仪器搬到离昆明城十多里地的大普吉农村,需要实习时再搬到昆明,用完后再搬回去。有的仪器放在大铁桶内,埋在地下,用的时候取出来,用完后再放入大铁桶埋起来,可见艰苦决非一般。物理系还办了一个金工车间,有车床,铣床,这个金工车间,为实验室生产零配件和简单的设备,这样,学生既有理论知识,又能锻炼实际操作的能力。当时,联大大师云集,既有享誉国内外的老专家,又有甘愿放弃国外优越条件,回国培养人才的年青学者,(如物理系的王竹溪先生)他们带来国际的最新的科研成果,和国际先进的科研发明的信息。所以,当时联大的教学水平一般能接近国际水平。
    
     由于躲避日本轰炸,许多教授都搬到离昆明十多二十多里地的农村去住,又为节省开支,每次上下课都舍不得坐马车,往返昆明都是步行,这样虽很辛苦,但为了培养人才,教授们都是甘心情愿。
    
     当时联大物理系的教师都是一时俊彦,如理学院院长叶企孙,周培源,越忠尧,朱物华,霍秉权,吴大猷,吴有训,张文裕,任之恭,王竹溪等。饶先生除担任系主任的繁重工作外,还讲授近代物理、光学、光之电磁理论等课程,他讲课内容充实,条理分明,既谆谆善诱,又严格要求。使学生深受教益。
    
     在许多大师的精心培育下,再加上学生们刻苦努力,物理系人材辈出,从1938——1946年,物理系本科毕业生共131人,其中,15人后来被评为科学院院士和工程院院士,其比例之高实属罕见,他们是:黄昆、胡宁、陈芳允、张恩虬、李整武、应崇福、戴传曾、李荫远、萧健、徐叙容、邓稼先、朱光亚、黄祖洽、李德平和高鼎三。其他一些毕业生和学生后来也在国防科学、高等院校等不同的科研领域任学科带头人和行政领导人,为国家作出了突出贡献。
    
     在1999年建国50周年大庆前夕,中央隆重表彰并授予功勋奖章给研制“两弹一星”的23位无勋中,有7位是在西南联大毕业或学习,工作过的。他们是:陈芳允、郭永怀、王希季、邓稼先、朱光亚、屠守锷、杨嘉墀。其中有4位从北大、联大物理系毕业,都是饶先生的学生。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的两位诺贝尔物理学奖金获得者,杨振宁和李政道也都来自西南联大物理系。2001年起国家颁发最高科技奖,到2007年获奖的共有12人,其中有四人是西南联大学生,其中黄昆是物理系毕业生。其他三人是刘东生、叶笃正、吴征镒。
    
     联大物理系教学质量高,所开课程几乎涉及近代物理的各个领域,因而可以说,教学质量是一流的。杨振宁回忆联大时曾说:他是在那里受到了良好的本科生和研究生教育,直到1944年取得硕士学位,……课程都非常有系统,而且都有充分的准备,内容都极深入。
    
     1946年5月4日,联大结束,三校师生分别回平津复校,饶先生回到北大。北平解放前夕,他看到国民党贪污腐败,必然跨台,所以决心留在北平,等待解放。当时北大的校长胡适是饶先生在中国公学时的同学,两人关系较好,但饶先生不听胡适的劝告,决心留下,不跟胡到台湾,他还劝别的教授留下,迎接解放。新中国成立后,他看到祖国欣欣向荣,深受鼓舞,他爱社会主义祖国,他年高多病,医生只允许他半天工作,但他不顾医生的的劝告,日以继夜的整理资料编写讲义,为学生讲课,开设了原子光谱、光的电磁理论、气体导电基本过程等课程,为培养年青人沤心沥血。但正在这个时候,文革兴起,使他受尽凌辱,他以死抗争,在1968年10月16日上吊自杀,另一位大科学家大教育家西南联大理学院院长叶企孙,也在文革中被迫害至死。毛泽东和他的徒子徒孙们如此摧残人才,实在令人痛心。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汪东兴眼中只有毛泽东一人而已(图)
  • 毛泽东:将来的事由将来的人决定
  • 外婆贺子珍与毛泽东生了10个孩子仍孤独一世 (图)
  • 生死关口:毛泽东生命中的三个“9月9日”
  • 中国首颗原子弹爆炸 毛泽东问:是真的核爆炸?(图)
  • 朱佳木:回顾毛泽东一生的决策
  • 《毛泽东的艰难决策》:同国民党彻底决裂(图)
  • 毛泽东与周恩来的最后一次握手:两人慢慢地伸手
  • 毛泽东访苏铁路安保:铁轨中惊现手榴弹
  • 人头价码:共军元帅,谁与毛泽东同级?
  • 毛泽东雪茄的那些破事儿/姚小远
  • 毛泽东的晚年困境与文革之发动/范书林
  • 毛泽东究竟有什么功绩呢?
  • 毛泽东的虎威
  • 毛泽东与蒋介石/杨奎松
  • 毛泽东会见金日成两次用英语 喜欢向美国人秀英文
  • 毛泽东跳舞最爱《浏阳河》(图)
  • 希特勒与毛泽东 /吴维 (图)
  • 毛泽东的消费取向与一般人很不相同
  • 毛泽东曾孙长沙橘子洲头诵读《沁园春》
  • 郑州人民纪念毛泽东遭到驱赶(图)
  • 美国禁书竟然是这样描写毛泽东 (图)
  • 毛泽东去世日纪念堂排长队,不乏外国人(图)
  • 严家祺:毛泽东时代中国不是警察国家
  • 扮演毛泽东的演员接连横祸死亡
  • 上海世博:工人正将隧道出入口的毛泽东拆下来(图)
  • 毛泽东思想学习小组会临时负责人 赵东民 被刑事拘留
  • 毛泽东曾经畅游的湘江沦为下水道
  • 毛泽东黄金专机模型亮相北京(图)
  • 湖南起草“毛泽东像”地方标准
  • 毛泽东专用特供烟解密
  • 薄熙来重提毛泽东的“历史周期率”
  • 毛新宇:毛泽东三大开创贡献
  • 改革30年垮了30座大桥,毛泽东留下的“危桥”爆破不倒
  • 毛新宇踏上“毛泽东小道”
  • 把毛泽东误作通缉犯:中国媒体出大错(图)
  • “人民网”通缉毛泽东
  • 葛丽英宣传毛泽东思想被拘
  • 毛泽东石膏像成神-求海外华人管一管这缺德事/余明
  • 毛泽东去世三十周年:苦涩的笑话/彭小明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中国利益遭叛卖 毛泽东愤怒呐喊
  • 毛泽东的后遗症­——贪污腐败/黄天罡
  • 杨恒均: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
  • 批评崇拜毛泽东的草根民众和年轻人果真是“脑子进水”?/李悔之
  • 岩石/驳黎阳《如何看待毛泽东时代》之十
  • 周恩来弑了林彪,毛泽东又弑了周恩来/李扬
  • 赵本山与毛泽东/杨新贵
  • 对照蒋介石 看看毛泽东
  • 铁流:毛泽东又灭了一枝政治香火
  • 千古暴君毛泽东 /戴传熹
  • 比较另类,看建国前一位知识分子怎样描写毛泽东
  • 毛泽东之毒/盐巴
  • “治国就是治吏”毛泽东未能 当权派未为/梁晓宇
  • 这笔卖国账,必须算到毛泽东头上!
  • 毛泽东号召全民学雷锋,目的何在?
  • 毛泽东是不是中华民族最大的卖国贼?
  • 反对拘留纪念毛泽东的平民/胡星斗
  • 信力建:毛泽东信仰与中国式不高兴
  • 权贵官僚之外,哪管洪水滔天—评葛丽英祭奠毛泽东被抓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