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张铚秀回忆周恩来、陈毅、粟裕等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26日 转载)
    
    周恩来
     (博讯 boxun.com)

      站在山顶上看一看周围
    
      “七七”事变后,抗大学员纷纷要求奔赴抗战第一线。1937年10月底,在校学员陆续被分配到全国各个抗日战场。当时叶挺、项英来到延安,为组建新四军要一批战斗骨干到江南,组织上考虑到张铚秀是从湘赣苏区来的,对南方情况比较熟悉,决定分配他到新四军去工作。就这样,张铚秀结束了在抗大的学员生活,奔赴南方抗日战场。
    
      从延安到新四军驻地途经西安八路军办事处,张铚秀受到了周恩来副主席的亲切接见。
    
      张老回忆说:周副主席给我们讲了当时的形势,特别要求我们要学会从全局考虑问题。周副主席用生动地比喻说,每个同学都是在一个山沟里,或是一座小山头上工作,但你要想法站在山顶上看一看周围。这样,你的心里就豁然开朗了,就知道你那个小山沟、小山头同整个大山河流的关系了。他要求我们到敌后开展抗日统一战线的工作,要有全局观念,坚持走群众路线,站在中国四万万人民的立场上,就像站在高山上一样,就知道做什么,怎么做了。周副主席深入浅出的谈话,当时虽然印象很强烈,但真正的理解,还是在以后复杂的斗争中。在实践中,我逐渐理解了从全局出发考虑问题的重大意义。因为抗日民族解放斗争的任务,的确给我们带来了许多新情况新问题,怎样巩固自己和坚持党的绝对领导,怎样保持红军的光荣传统,怎样在斗争中团结一切抗日力量,推动过去的敌人国民党共同抗日,等等,都是需要我们从全局上去考虑和对待的重大问题。
    
      听君一席言,胜读十年书。老将军动情地说,这次当面聆听周恩来的教诲,对我一生都产生了重要的影响。上个世纪 80年代,昆明军区撤销。作为军区司令员,将军率先垂范,正确对待个人的进退去留,坚决服从中央军委的命令。他在昆明军区最后一次师以上干部大会上提出从自己做起,做到“三不”:不伸手、不干扰、不麻烦。将军的胸怀和风采在部队官兵中受到广泛赞誉。
    
      陈毅
    
      把党的需要看得高于一切
    
      老将军说,在南昌八路军办事处,我见到了陈毅。他紧紧地和我握手,对我说:“张铚秀同志,你们辛苦了!你们经过二万五千里长征,又回到南方来参加组建新四军,真不容易啊,热烈欢迎你们!”我连忙说:“陈司令员,我记得我们离开苏区时,你是江西省军区司令员。你同许多老同志,南方8省健儿,坚持游击战争,也很辛苦!”陈毅同志谦和地说:“我们要比长征的同志好一点,虽然很艰苦,但总还各自有块小根据地,但是已经七零八落了。”
    
      陈毅
    
      同志和蔼可亲,平易近人,我的拘束没有了。当他问到长征中的许多情况时,我都尽自己所知作了回答,并转述了在延安和西安时,听到毛主席、周副主席演讲和谈话的精神。陈毅同志听了很高兴。乘着这个机会,我请求他尽快给我分配工作。他笑了笑,诙谐地说:“如今我还是个‘空军’司令,能把你分配到哪里去呢?” 接着他问我:“听你的口音是个‘老表’嘛。”我说,我是江西永新县人。陈毅同志果断地说道:“那就打回老家去!”我一时还没有理解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陈毅同志就开导我说,介绍信上是要给你分配团一级的工作职务,可是眼下不行!你就回家乡去,到谭余保同志活动的湘赣游击区,扩大抗日人民武装力量,动员组织青年参军,拉起50个人,你当连长;拉起100人,当营长;动员300以上,当团长。暂时动员不起来,你就给谭余保同志当参谋。他还说,“谭余保是位好同志,前些时候,我上山去给他传达党中央关于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精神,他长期蹲在山里头,同外界隔绝,不了解形势发展,所以,不相信我说的话,把我捆绑起来,还拿烟锅头敲我的脑壳。经过做工作,他的思想通了。现在可积极哩!你就到他那里去吧,帮助他收拢和扩大游击队,把部队整顿好。”我向陈毅同志表示说,湘赣地区是我生长的地方,我从小就在山上打柴割草,当少先队员时,就为苏维埃政府站岗、放哨,那一带人熟地熟,领导交给我的任务,就是革命的需要,无论什么工作我都尽力去完成。陈毅同志听后,高兴地拍着我的肩头说:“这种想法好,我们共产党人,从来都是把党的需要看得高于一切。没有这一条怎么领导群众进行革命斗争呢?”陈毅当即叫来一位同志给我当交通,领我进山。从此,我就走上了抗日第一线。
    
      粟裕
    
      凡事都要考虑到政治
    
      1938年4月,张铚秀就和粟裕相识。当时,新四军在南昌宣告成立不久,陈毅同志派张铚秀到即将组建的新四军挺进江南先遣支队当参谋,而粟裕就在那里任司令员兼政委。
    
      张老回忆说,这年5月12日拂晓,粟司令员命令我带侦察员摸清敌情,以便部队通过封锁线。完成任务后,我将情况报告司令员后,他说很好,接着问我:“张参谋,敌人铁甲车开来,在比较远的地方能发现吗?”我说:“不知道怎么发现。”粟司令员便走近铁轨,蹲下去用耳朵贴在铁轨上,又用手轻轻地抚摸着,说道:这样做,如果有铁甲车,你在较远的地方,就可以听到铁轨上传来的声响……粟司令员亲自指挥部队,并告诉同志们注意过铁路时可能遇到敌人的铁甲车。铁甲车上探照灯很亮,照得四周像白天一样,如果碰到铁甲车,就地卧倒不要动,这样敌人就看不到我们了。当晚,我们顺利地通过了那段敌人的封锁线。对此,我心悦诚服,心想有这样好的领导指挥,还有什么艰难险阻能挡住我们?
    
      粟裕
    
      不仅指挥作战有方,而且善于从政治上考虑问题。他告诫我们,凡事都要考虑到政治,军事斗争必须服从政治大局。他处理的一件事,至今我记忆犹新:1938年6月17 日,粟裕带我们先遣支队在卫岗伏击日军,获得全胜。战斗结束后,国民党战区的一个游击司令部派来两个人,向我们要日本步枪两支、手枪1支、军刀1把、望远镜1具、军大衣1件、军帽1顶、皮鞋1双等。甚至要用1挺机枪换1支日本步枪。粟司令员不同意交换,他对来人说:“你们要,我们可以送给你们,只要第3战区长官司令部打个收条给我们。”这两人走后,我们问粟司令员,“人家出高价同我们交换,赚钱的生意你不做,还要白送给他们。”他笑眯眯地说:“你们都是小傻瓜,如果按来人的意思做了,我们就上当了。国民党得到这些日本武器装备,就可以拍出照片,到处吹牛皮,说这仗是他们打的。”经粟裕同志的指点,我们才真正领悟了其中的道理。
    
      最后,张老将军欣然命笔,题写了“牢记历史开创未来”八个大字。他告诉记者说,“我十分爱看《解放军报》,希望通过我们这份权威报纸告诉年轻官兵,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我们永远不能忘记党的领导,不能忘记老一辈革命家,不能忘记人民的利益,不能忘记牺牲的先烈,不能忘记艰苦奋斗的优良传统。”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