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俄共史上的“共妻”现象 列宁因梅毒去世?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23日 转载)
    
    外界一直传风儿,苏联的缔造者列宁同志在其生命最后的十几年中被梅毒折磨。最近一项回顾诊断证实了这一猜想,革命领袖的私生活因而再成话题。
     (博讯 boxun.com)

    在二零零五年六月份的《欧洲神经学学报》(The European Journal of Neurology)上,三位以色列医师参考历史资料,得出了这一可能诊断。
    
    研究显示列宁同志在领导1917年的10月革命之前,就在欧洲被感染了这一性病。在红色政权建立不久,梅毒就开始在他的健康中占了上风,并终于在1924年要了他的命。
    
    这些历史资料包括列宁同志在欧洲和苏联的治疗医生的记载、列宁同志的健康状况材料及被研究者称为“政治宣传”的验尸报告。“如果你消去列宁的名字,而把其症状拿给任何一位精通传染病的神经学家看,他会说,‘梅毒’。”研究者之一的精神病医生勒纳(Vladimir Lerner)对纽约时报记者说。
    
    
    53岁的列宁同志是在与一古怪病症作战后死去的,其死因有不同说法,包括脑瘀血、中风、梅毒、精疲力尽或脑动脉硬化等。梅毒诊断的困难在于其症状与其它疾病有共同之处,首先以一疼痛溃疡出现, 然后传播到身体各部, 包括大脑,发烧、发疹随后而来。此后,梅毒会不定期地袭击病人,症状可能非常严厉,包括头疼、胃痛、肌肉或关节痛。到十几年后的晚期, 病人可能体验情绪波动、突发创造性、消沉和痴呆,心血管损伤可能导致麻痹、动脉瘤或中风。直到青霉素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出现, 梅毒是不治之症。
    
    
    列宁同志在10月革命后所作的大量文件,被认为与梅毒引起的突发创造性相吻合的表现。列宁同志的病症很大程度模仿了梅毒, 在去世前几个月,他被偶尔的抽风、剧烈头疼、恶心、失眠和局部麻痹折磨。他曾接受过梅毒专用药-洒尔佛散(Salvarsan)的治疗。
    
    
    党的领袖的健康状况一直是头号国家机密,人民往往在他们的“公仆”死后很久才被告知其“鞠躬尽瘁”的消息,至于死因,可能永远都是谜。
    
    
    共产革命史上的“共妻”现象
    
    随著九十年代苏联的解体和苏共档案的公开,人们才了解到被掩盖了大半个世纪的一些苏共领袖们私生活秘密和共产革命历史上确实存在的“共妻”现象。十月革命时期践踏性道德的行为比比皆是,两性关系的基本规范荡然无存。
    
    
    1990 年第十期俄国《祖国》杂志对俄共初期的共妻现象曾有全面揭露:在布尔甚维克控制的地区,有“公有化”资产阶级妇女的行为。一九一八年三月,叶卡捷琳娜堡公有化妇女的行为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当地布尔什维克组织在苏维埃消息报公布命令并在大街上张贴:“十六至二十五岁的妇女必须接受公有化。革命者如果需要行使这个命令给予的权利,可向相应的革命机关说明。”在城市公园的一次围猎行动中,四个姑娘当场就被强奸,有二十五个被送往波罗斯登的司令部,另有一些被送往布尔什维克占据的旅店,悉数被强奸。一些女孩的命运很悲惨,她们被折磨后被杀害,尸体扔进河里。一个五年级(小学)的女生连续十二个昼夜被红军轮奸,然后被绑在树上,用火折磨她。她最终被枪杀。
    
    
    曾有报导说,当时中学生卖淫现象严重,世界著名社会学家沙乐金在1920年写道:共青团在少年的卖淫事业中起了极大的作用,在俱乐部招牌下,每一个学校都设立了卖淫场所。对位于圣彼得堡附近沙皇村两所中学所作的调查发现,所有的孩子都有性病。少女参与色情商业交易,介入了有权势革命者的私生活。
    
    
    从共产运动的发展史来看,列宁同志因染性病去世不足为奇,而以后的部分党的领袖将这一“光荣传统”发扬光大亦是必然。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别人都穿着列宁装,只有她穿旗袍——张爱玲解放后在上海(图)
  • 1967莫斯科红场事件:中国留学生拜谒列宁墓被殴
  • 列宁为何多次提出:废除沙俄不平等条约,归还中国领土
  • 一个平凡的伟人:今天俄罗斯人这样纪念列宁 (图)
  • 历史疑案:列宁是德国间谍
  • 列宁遇刺之谜:凶手竟然是个女瞎子
  • 贪污赌博权钱交易-列宁时期令人惊异的腐败现象
  • 列宁时期的苏联,腐败现象令人惊异
  • 列宁时期的苏联,腐败现象令人惊异
  • 谁杀了列宁?女刺客被焚尸灭迹 (图)
  • 列宁创立的共产国际组织
  • 台独起源於共产党──从列宁民族自决论到台共纲领
  • 胡锦涛坐在列宁课桌:据我所知托尔斯泰没拿到毕业证(图)
  • 列宁的梅毒和克林顿的婚外情
  • 五四运动90周年:中国误搭列宁列车
  • 谢盛友:列宁主义是梅毒患者的癔语
  • 列宁与残忍的斯大林是一丘之貉/林子明
  • 张一兵:从《回到马克思》到《回到列宁》
  • 列宁时期党内民主是如何被破坏的/尹彦
  • 吴云龙:批判列宁的'马克思主义'
  • 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的床事/芦紫
  • 人性未泯的列宁信徒——再谈赫鲁晓夫/张成觉
  • 北京官派学者以庸俗化的列宁主义反对列宁
  • 郭知熠不懂尼采发疯是因为和列宁一样患有梅毒/刘书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