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文革ABC之七:红卫兵/更的的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18日 来稿)
    
红卫兵

     (博讯 boxun.com)

    红卫兵是造反派的一部分,红卫兵就是一代和现在一样的大中学生。
    
    当时的学生几乎都是红卫兵,就像如今都是共青团员一样。不能加入是很丢人的事情,那怕自己成立一个红卫兵组织。怎么可以不积极参加运动呢?
    
    大部分学校最早的红卫兵组织成立是工作组或者文革领导小组批准的。文革领导小组是有当时的学校领导(一般是书记)、教师和红卫兵代表参与的,红卫兵组织是在工作组和文革领导小组领导下开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譬如,首批去北京串联的红卫兵是需要工作组或者文革领导小组批准的。
    
    后来他们从北京取经回来,翻脸就把工作组赶走了,而且把学校领导一律当作走资派批斗,认为执行的是资产阶级教育路线。因为北京就是这么做的。
    
    开始的“自来红”红卫兵是黑字兵,袖套上的“红卫兵”三个字是黑的,俗称黑字兵。“自来红”的意思就是家庭出身为工人、贫下中农、革命干部、革命军人等等,家庭出身就是指娘老子在1949年前后从事的职业。
    
    城市里从来没有评定过成分,也就是按照娘老子从事的职业、混饭吃的手段,自己给自己评定的。因为稀里糊涂,所以稀里糊涂,一家三代以至亲亲眷眷的职业,哪能那么单纯革命呢?于是也就这样稀里糊涂了。
    
    给人打上一个政治印记,把人民人为地撕裂开来,亲疏有别,这都是政治的必须。
    
    红卫兵的外围组织是“红旗兵”,红旗兵的构成一般是出身为中农、自由职业者、手工业者等等,红旗兵受黑字红卫兵领导。
    
    得益于丝网应刷技术的进步,后来袖套上的字就是黄色的了,比起黑字来好看美观了不少。黑字“红卫兵”和后来的黄字“红卫兵”又被称作三字兵。
    
    因为后来随着工作组的检讨、撤走,学校文革领导小组形同虚设,学生们没了管束。既然造反,你造得我也造得。各种红卫兵组织如雨后春笋般诞生、割据,一般的组织名称不再是单纯的“红卫兵”,前面加了种种定语、后面延长了主语来加以细分,比如毛泽东思想红卫兵总司令部,红卫兵井冈山兵团,红卫兵八一八造反大队等等。但是,主语里一般还是离不开“红卫兵”或者“红色造反”等等界定。“红旗兵”则一个也没有。
    
    三字兵和后起的红卫兵,因为在文化大革命初期的割裂,或者是屁股决定脑袋,虽然都自称红卫兵,事实上他们革命的大方向并不大一样。
    
    三字兵认为自己是既得利益者(虽然口粮不多一两,工资不多一元,但是他们向上的通道却人为规定得比别人宽一些,比如升学、参军、入党做官等等),所以基本上不认同什么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他们的斗争矛头主要指向是牛鬼蛇神,他们坚信1957年的经验教训,他们相信无产阶级专政和阶级斗争的基本路线在文化大革命后不会改变。
    
    最最要紧的是,他们坚持相信:党的领导就是各级党委的领导。
    
    他们认为“共产党的干部犯错误,你高兴什么?”,他们很有信心地等待着秋后算帐。
    
    当他们的这个基本理念遭到挑战,特别是上海一月革命夺权以后,“上海人民公社”成立,这就是右派翻天。他们相信“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于是,全国大规模武斗开始。
    
    后起的红卫兵中有一部分都是运动初期的受压者,他们则希望通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证明自己才是真正的革命者。所以他们既然已经被迫裹胁着起来革命,他们没有退路,必须把这场革命进行到底。他们把斗争矛头对准的除了牛鬼蛇神、主要还是“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和“走资派”,因为这是这次运动的重点。所以后来也必然走向武斗的战场,所以后来他们没有好果子吃。
    
    虽然两大派的口号是一样的,两大派的行为分界是十分明确的:那就是反不反当地或本单位的党委。
    
    因为有了这个基本的不同,就有所谓挑动群众斗群众,其实不挑动也会斗的。
    
    所以,这场革命的开始三个月为后来两大派的形成奠定了基础。也可能,两大派的形成起于更早,说起来理由更复杂。虽然两派都是向无产阶级司令部效忠邀宠,但是红五类看起来是自己人。自己人和非自己人总归不一样,自己人更加讨欢喜。
    
    其实,认真说起来,现在又何尝没有两大派呢?八十年代贴上标签的“歌德派”和“缺德派”,如今稀里糊涂的“左派”和右派,其内在都是一脉相承的。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文革ABC之六/更的的
  • 文革ABC之五/更的的
  • 文革ABC(1-4)//更的的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