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中国远征军在缅甸墓地被捣毁:大体上有两种说法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14日 转载)
    
    来源:法制时报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中国军人在海外主要就是在缅甸作战。中国在缅甸、云南投入的部队高达50-60万人,而在缅甸牺牲的中国军人的精确人数却很难查到。据远征军副总司令杜聿明的估计,在第一次入缅作战中,中国远征军牺牲人数超过6万,其中有5万人是在撤退途中非战斗死亡的,特别是在供给断绝、热带疾病肆虐、自然条件极端恶劣的野人山中死亡人数最多...... (博讯 boxun.com)

    
    1942年3月,日军开始进攻大英帝国的殖民地缅甸,其主要目的是彻底切断中国唯一的一条对外接受海外抗战物资的通道----滇缅公路。为此,中国派出了最精锐的部队组成远征军入缅和英美并肩作战。但是,仓促应战的盟军仍然没有阻挡住日军的进攻而惨遭失败。希望中国继续成为抗击日军主力的美国,不惜血本开辟驼峰航线来代替滇缅公路,继续给物资匮乏的中国提供支援。但是由于空运损失巨大而且运力有限,盟军决定重新修筑一条从印度东北部的雷多小镇,穿越缅北联通滇缅公路的新公路。
    
    这样,中英美三国发动了第二次缅甸作战,败退到印度的中国军队再次进入缅甸一路驱逐日军,掩护由美中工兵和中缅印三国民工组成的筑路大军。在美军和驻扎在云南的中国另外一支部队的配合下,中国驻印军在1945年初终于打败了日军,被日军彻底封锁了长达两年的陆路通道再次被打通。后来这条公路以功勋卓著的美国将领的名字命名----史迪威公路。
    
    青山处处埋忠骨
    
    在第二次入缅作战中,有资料显示驻印军新一军牺牲的人数是2.7万,新六军牺牲的人数估计也在1万至1.5万之间。这样,中国军人在缅甸的牺牲人数就可能接近10万。
    
    在第一次入缅作战中,尽管中国军队牺牲人数最多,但是由于那时打了败仗仓皇出逃,中国人根本没有条件为牺牲的人员修建墓地。但据我所知,战后收复失地后,中国人至少在第200师作战最为激烈的同古修建了纪念碑。
    
    而在第二次入缅作战中,中国驻印军一路高歌猛进扫荡日军,驻印军在作战沿途都修建了墓地,其中最大的是在作战最激烈的缅北重镇密支那和八莫。
    
    密支那
    
    中国军人墓地现状
    
    从2002年开始,我先后4次前往密支那考察抗战的作战历史。
    
    密支那是缅甸第三大城市,这座曾经洋楼密布、充满浪漫情调的城市被战火夷为平地。为了防止日军狙击手的藏匿,盟军炸平了城市里的每一根电线杆和大树。如今,散落在伊洛瓦底江西畔的密支那仍然没有高大建筑,街道两边茂密的阔叶树像大型的遮阳伞将这座城市淹没,四周是广袤的原始森林。当年美军“GMC”卡车和“Willys”吉普车仍然在四处奔跑;战斗最激烈的密支那火车站仍然保持着原来的风貌;战后日本人修建的“慰灵碑”、“慰灵塔”随处可见,城郊有“日本人墓地”,城北江边日军最后被消灭的所谓“玉碎地”原址上,日本人建造了“慰灵牌位”和一尊巨大的睡佛庙宇。而中国远征军和美军墓地却荡然无存……
    
    调查密支那原中国军人墓地可说是一波三折。由于受到“文革”中缅两国交恶的影响,当地的华人华侨在我们前期考察时,并不敢公开向我们介绍墓地被毁的情况,更不敢带着我们实地考察。他们冒着坐牢的危险保存和记录远征军作战的资料,有的以供奉祖宗牌位为掩护,偷偷在自己家供奉远征军的灵位。随着近年来中国和平外交的成功和威信的提高,华侨谈论墓地才慢慢公开。
    
    2004年2月,在我的一再请求下,居住在密支那南郊的中国老兵李广钿的儿子才带着我来到距离他家近在咫尺的密支那第二小学门口。旁边是一条高出周边几公尺的西北―东南走向的公路,当地老百姓叫做“高埂”。后来根据这个线索,我确定这里是第五十师的墓地。
     “我是亲眼看着缅甸人在这里捣毁我们的墓地的!”当地华侨艾元昌说到这里已经泣不成声了。他说那天他刚好路过这里,看到许多和尚以及年轻人用锄头铁锹疯狂地砸碎石碑,把遗骨挖出来乱扔……
    
    他带着我和原50师师长潘裕昆将军的女婿、香港居民晏伟权先生多次专门来此祭奠。
    
    艾先生还带着我和晏先生来到密支那火车站南面一处普通的居民住宅和西北郊的华人墓地附近的密支那第二中学,这里原来分别是中国驻印军第14师和第30师的阵亡将士公墓旧址。经过和当年作战的地图比对研究,我们发现在密支那作战的中国三个墓地都是建立在这三个师作战的主要地点。现在墓地都消失了,当年墓地的大致情况也没有留下任何记录。
    
    八莫墓地被毁 孙立人仰天长叹
    
    八莫是坐落在缅甸第一大河----伊洛瓦底江畔一座美丽的小镇。清晨,穿着粉红色袈裟的尼姑队伍穿越密雾,顺着“孙立人路”、“李鸿路”(以在此作战的中国新38师将领的名字命名)沿街化缘,途中要经过仍然散发着臭气、堆放垃圾的日军地堡残骸。
    
    当年,经过腥风血雨的苦斗,收复这里的中国新38师,驱赶着日军俘虏在这里修建了阵亡将士公墓,然后把战争中损坏的双方的坦克车辆和大炮拉到一个地方堆放,形成了“战场公墓”,这两个“公墓”在缅甸的华侨心目中是非常值得骄傲的。
    
    我2000年第一次来到这里时,墓地已经变成了当地政府的会议厅了。以后我每次都要来看一看,摸一摸,转达国人对地下英烈的问候。
    
    2001年,孙立人将军的养子揭钧先生夫妇和我一同到腾冲国殇墓园,这位加拿大滑铁卢大学教授突然坐在地上痛哭起来。他说,当八莫墓地被毁的消息传到台湾被软禁的孙立人耳朵里时,将军坐卧不安,从此一到清明节,将军在特务的监视下,都要到后山去给这些“孤魂野鬼”烧纸烧钱。将军临死时,一再嘱咐后人要重新修复墓园。将军说:如果在台湾不行,那就到大陆去修复!
    
    中国军人墓地被捣毁的原因
    
    不仅密支那的中国军人墓地,而且全缅甸的中国军人墓地都惨遭彻底破坏,甚至美国墓地也是同样的命运。至于捣毁我们墓地的原因和时间说法不一,大体上有两种说法。
    
    第一种说法:1950年,中国人民解放军一路南下,盘踞在云南的国民党军部分被歼灭,部分2000余人逃往缅甸。后来缅甸政府派出万人部队试图剿灭他们,结果被他们打得大败,这些孤军后来成为了缅甸政府的心腹大患。最后,无可奈何的缅甸人只好拿在缅甸各地的远征军墓地撒气,他们派人捣毁了墓地。
    
    另外一种说法:中国爆发文化大革命时期,受到极左思潮影响的缅甸华人华侨情绪激昂,和缅甸人发生了冲突导致中缅两国交恶。这样缅甸人只好用捣毁中国军人墓地来报复。
    
    墓地不是一夜之间全部被捣毁的,华侨说捣毁墓地并不一定就是当地有意安排的,也存在着缅甸人自发行为的可能性。
    
     老兵耗尽一生 同古墓碑重建
    
    2000年12月,当我和央视编导罗巍风尘仆仆地赶到距离缅甸首都仰光以北300多公里的同古城。当年,中国骁勇善战的第200师在戴安澜将军的带领下,在这里和势头正猛的日军交战整整半月。当时国内各大报纸都用通栏标题在头版头条报道“东瓜(当时的称呼)战斗”的消息。如今那场战争的累累弹痕,仍然遗留在城墙和火车站上。
    
    华人会馆的“财神庙”的旁边,有一座刚刚修复的“中国远征军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重新屹立在了被捣毁的墓地原址上。虽然这座很不起眼的纪念碑高不过4米,占地也只有几十平方米。但是很多人相信这是迄今为止缅甸唯一存在的“中国远征军纪念碑”,有一位中国华侨老人终日厮守着这座纪念碑,他就是80多岁的杨伯方老人(已故)。
    
    这位参加过第一次入缅作战,失败后撤退到印度的老兵告诉我们,缅甸人不仅捣毁了“中国远征军200师同古会战纪念碑”,而且把华人学校也“收归国有”。从上世纪90年代起,他和其他的华人为了争取重新恢复这个纪念碑,一直进行着不懈的努力,几乎耗尽了他的所有心血和财物。
    
    就在我们赶往这里的那天早上,我们在仰光郊区一个叫做Taukkyan的地方,看到了一座气势宏伟、面积颇大的英国阵亡将士公墓。那里有6374座墓穴,墙壁上镌刻着27000多名在缅甸战役阵亡的英军士兵的名字,其中相当部分是印度、非洲、缅甸籍军人。整个墓地不仅没有遭到一丝破坏,而且有专人管理。相比之下,这个中国老兵拼出老命重新修建的中国远征军纪念碑就显得相形见绌了。作为一个中国人,我心中黯然神伤……
    
    唯一幸存的纪念碑 “六万”烛光
    
    许多中国学者和当地华侨都认为,在缅甸全境所有中国远征军阵亡将士公墓和纪念碑都遭到了彻底捣毁,无一幸免。但是,我在缅甸一个叫做果敢的地方,却看到了一尊没有遭到破坏的远征军阵亡将士纪念碑。
    
    果敢在缅甸是一个极为特殊神奇的地方,原来这里是中国的领土,逃亡缅甸曼德勒的南明小皇帝朱由榔被吴三桂杀害后,他的残兵败将隐姓埋名逃到这里定居。如今,果敢是缅甸掸邦的“第一特区”,华人华侨仍然居多,所以缅甸人不敢破坏墓地。在果敢偏僻的大水塘,一座纪念碑仍然屹立在鸦片地里,经受60多年的风风雨雨而没有坍塌。
    
    去年6月,我们再次来到密支那。曾经被我将士鲜血映红的伊洛瓦底江水在月光下静静地流淌着,大家喝着啤酒说起了野人山,说起了被捣毁的墓地和耀武扬威的日本败将的“招魂碑”,伤感和悲愤油然升起。有人说:“我们来祭奠一下我们的英灵吧!”于是,“禁令”、“忌讳”全然不顾,我们在江边点燃了烛光,中国英灵的烛光映照在伊洛瓦底江边!“六万”象征着在缅甸阵亡的中国士兵的人数。当时没有很好统计,实际上在第一次作战时,就有将近6万死难将士,而第二次缅甸作战,牺牲的士兵估计也有两万以上。
    
    今年我再到密支那,听说当地老兵华侨在曼德勒中国领事馆的支持下,多次向当地政府陈述要重修远征军墓地的愿望,艾元昌先生还带着官员走访了3处墓地旧址。当地政府也基本同意他们选址重建,但是华侨老兵又因囊中羞涩而迟迟无法动工……
    
    今年,我听说江苏的吴缘先生要到密支那接回阵亡的叔叔的遗骨,具体动身时间仍在商榷之中。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远征军:流落缅甸和云南边境的老兵们(图)
  • 流落缅甸的中国远征军:深山老林穿藤衣用弓箭(图)
  • 缅甸共产党蜕变史
  • 缅甸共产党中央51特别秘密行动组(四)
  • 缅甸共产党中央51特别秘密行动组(三)
  • 缅甸共产党中央51特别秘密行动组(二)
  • 缅甸共产党中央51特别秘密行动组(一)
  • 缅甸华人史概述 ( 2 )
  • 缅甸华人史概述(1)
  • 流落缅甸60载 远征军老兵终回到祖国 (图)
  • 落缅甸60余载 中国远征军老兵踏上回乡探亲路
  • 中国在缅甸“开辟能源通道”
  • 中国赌徒身陷缅甸赌场获救 称被警察抓很幸福(图)
  • 中国19名被骗至缅甸做人质的真实情况
  • 中国19名被骗至缅甸做人质青少年全部获释
  • 在缅甸遭绑架的19名山西青年获释(图)
  • 山西运城被骗至缅甸人员17人返乡 2人仍被困
  • 中国远征军老兵流落缅甸65载 终回故土 (图)
  • 五缅甸少女被拐卖为人妻 安徽破获跨国拐卖妇女案
  • 和缅甸一样:中国婉拒外国人救援 媒体被要求正面报道/RFI
  • 中国外交部就缅甸局势、六方会谈等答问(全文)
  • 一周新闻聚焦:缅甸“袈裟革命”,军政府开枪镇压(上)(图)
  • 中国天安门母亲就缅甸军政府血腥镇压和平示威者的严正声明
  • 安徽拐卖妇女案6名缅甸人贩被判刑(图)
  • 缅甸军政府将释放六千囚犯
  • 频频绑架孩子,对缅甸说不?!
  • 貌强:缅甸教授与书生座谈民主
  • 郭永丰:与缅甸比较中国还是进步的
  • 从缅甸风灾看人权与主权的关系
  • 中国人看缅甸:人命大如天,“政治”算个屁!
  • 杨恒均:在缅甸的废墟上思考主权和人权
  • 貌强:缅甸僧伽新年祈祷民主快来(图)
  • 貌强:温教授谈缅甸公投与大选
  • 缅甸问题以和为贵、以民为本/貌强
  • 平等、民主、发展--救缅甸
  • 缅甸掸邦掸族回顾革命史/貌强
  • 由红色高棉想到缅甸军政府/貌强
  • 缅甸掸族领袖赛万赛答缅甸文摘问/貌强
  • 缅甸僧伽与人民,是鱼水关系/貌强
  • 陈破空:物价飞涨,中国会不会重演缅甸事件?
  • 缅甸学运领袖波昂觉永垂不朽!/貌强
  • 苦修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缅甸高僧/貌强
  • 缅甸丹瑞大帝笑评东盟宪章/貌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