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文革ABC之五/更的的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14日 转载)
    首发
    “四大”
     (博讯 boxun.com)

    “四大”就是,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
    
    “大鸣大放”这两个“大”是没有任何实质意义的,几乎是形容词。就是说,让你们表达,允许你们表达。这本来就是人的基本权利,用不着什么人来恩赐。
    
    怎样表达呢?通过大字报和大辩论。
    
    “ 大字报”是一种书面表达,相当于今天网络上的帖子。写了稿子,誊写在白纸上,然后择地张贴,过往人等仰首拜读,此谓之大字报。
    
    但是,因为其传播的困难,所以读者群极少,传播空间狭窄。即使通过当时所有的传播手段,比如转抄、誊印、播送、口耳相传等等,还是远远不及英特网之万一的。
    
    当然,如果英特网被封锁成了局域网,那也是作用有限的。
    
    即使如此,大字报也绝对不是什么都可以信口道来的。这个碰不得的大禁区,是中国人自然做梦也明白:念念不忘阶级斗争;念念不忘无产阶级专政;念念不忘突出政治;念念不忘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
    
    大字报为什么会受到今人的怀念?因为现在还是没有别的途径可以反映民怨。当时情况和如今相比没有英特网,更加没有其它平台可以反映民怨。虽然网络其实没多少大用。
    
    1949年以后的17年,实际上官民矛盾已经积累到很激烈的地步。所以,文革开始风起云涌遮天蔽日的大字报,揭露的也都是和基层官员之间的民生矛盾,尤其是贪污腐化、打击报复、欺压平民、为政不公等等。至于什么马列主义、修正主义,大方向路线上的事情,老百姓从来不懂,至今也不知道有谁真懂。
    
    “大辩论”是一种理论上的四大之一,实际上没有可操作性。
    
    第一, 没有仲裁,无所谓对错。
    
    第二, 大家都是务虚,大家都用似懂非懂的理论作为辩论的武器。而所谓的揭
    发,都是工作组或者其他什么有选择地透露的,老百姓谁知道哪一个是叛徒、内奸或者哪一个出身地主、资本家?
    
    第三, 世界上的人哪里会在辩论中服输呢?只要看看今天的网络就明白了,哪
    一次辩论不是以问候对方女性亲属而吵得不可开交。
    
    第四, 没有彼此认同的同一个价值观,没有接近的逻辑思维方式,主要是根本
    就从来不打算在辩论中寻找正确或者逼近事实,纯是名词之争。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吵什么吵?革命时期,日新月异,哪里有这许多闲心情来做口舌之争?
    
    于是,武器的批判必然代替批判的武器,拿起笔做刀枪还不如干脆拿起刀枪吧。更何况枪枝弹药是有人提供的,于是乒乒乓乓放枪,杀得红了眼,不要太爽啊。
    
    想不到的是现在有人居然怀念四大,要求还我四大。除了象征意义,什么四大,一大也不大,一点用也没有的。
    
    没有法制、没有权力的制衡,白纸上写几个黑字,真的就能把人“打倒”?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文革中反对陪舞的女演员:我听毛主席对我讲,这是工作需要
  • 刘少奇儿子回忆:父母文革时被人拳打脚踢 (图)
  • 结怨江青叶群 “赤崽”肖华文革失踪
  • 美军战俘扎根中国 文革时多次要加入中国国籍
  • 剧照中的江青、文革中江青 更多罕见照片暴光 (图)
  • 文革后期我与四川省委书记赵紫阳的交往/孙振
  • 广西文革武斗实录 惨景仍历历在目
  • 李江琳:文革中的大昭寺
  • 王明最后24年:赴苏联仍领全部工资 文革父亲被鞭尸
  • 林彪不惜一死粉碎文革
  • 痛心:文革中红卫兵砸毁曲阜孔子故居全过程 (图)
  • 写错一个字,要了一条命——“文革”噩梦
  • 戚本禹在文革中做的一件好事
  • 莫高窟何以躲过“文革”劫难
  • 死於文革的中國生物學老祖宗胡先驌(图)
  • 晚景凄凉的张国焘如何评价文革和毛泽东?(图)
  • 文革中贺龙的女儿称她老子为“贺贼”/贺捷生
  • 高官之女回忆文革 称父亲74年就报告唐山将地震 (图)
  • “文革”内蒙古流行歌曲“打倒乌兰夫”/巴雅古特
  • 党史出版物触碰文革题材 引发广泛反响
  • 文革前后的秦城监狱:曾炒鸡蛋带蛋壳(图)
  • 不知道文革的,看看这个——习近平考察河南大学纪实
  • 李世华:我文革中卧轨自杀的两位同学 (图)
  • 文革隐蔽山区30年评剧演员不知世事
  • 西藏地区的监控和迫害程度为文革后所仅见
  • 凯撒的面具:人肉搜索,网路文革或庶民问责
  • 周东澎:成都部分当年风云人物座谈文革史
  • 朱廓亮:李克强广东行显示中国新闻报道倒退到文革
  • 为什么要彻底否定“文革”?/周孝正
  • 樵余: 重庆文革亲历者积极撰写回忆录
  • 2008年与文革有关的十件事
  • 华新民:长沙市又回到了文革时期—私房主王季勇被国安抓走了!
  • 北京“文革”档案年底公开,市民可登录查询
  • 北京年底前将向社会开放文革期间档案
  • “文革”成西北影视城新卖点:悲剧当玩笑 (图)
  • 刘少奇之女刘亭亭忆文革:一家4人惨死6人坐牢(图)
  • 文革时被判“强奸犯” 上访37年八旬老人终获清白 (图)
  • 反腐败的比较:“文革”前反腐查处10万余人 老干部也不姑息
  • 甘肃庆阳:重演“文革”闹剧——主管处长的舅舅秘密优先拿到国有资产?/肖石
  • “文革”闹剧还在上演-甘肃庆阳大搞“人人过关”
  • 我从文革中得到什么?
  • 文革ABC(1-4)//更的的
  • 季羡林的文革遭遇
  • 文革期间发生的灭佛报应事实
  • 文革与个人恩怨/茅家琦
  • “娘希匹”和“省军级”——文革读书记/朱学勤
  • 沉浮在“文革”中的中央委员
  • “文革”文人自杀方式的意蕴/张绪山
  • 何蜀:简述中共在文革中的“领导核心”作用—以重庆市为例
  • 正自正---文革中一个/严家伟
  • 班禅喇嘛文革黑狱十年
  • 毛泽东的“文革”取法于雍正的“文字狱”/刘梦溪
  • 红卫兵在“文革”中何止毁灭了千件“兽首”?/李悔之
  • 司马牛读书记--文革纪事
  • 亲历文革:京郊的一次武斗事件/林晰
  • “文革”时期中国人怎样活下去/祝勇
  • 在“文革”初期的狂热动乱中/龚英辅
  • 求助:文革冤案
  • 冯骥才《文革进入了我们的血液》的读后感/曹瑞涛
  • 文革记忆:政权残暴折射出民族的劣根与愚昧(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