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蒋介石错误指挥导致南京保卫战变成南京大屠杀/郭汝瑰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01日 来稿)
     1937年12月,日军发动南京大屠杀,三十万人被无辜夺去生命,这其中也包括有数万曾手握武器的中国军人。这些军人没有在战场上阵亡,却死于屠刀之下,缘何如此?这一切都应归因于1937年12月12日南京保卫战最后那场失败的撤退行动。此次撤退由于大批国军高级将领提前逃跑,守军司令唐生智撤退安排怀有私心以及部分部队提前撤退,导致守军在撤退中几乎完全丧失指挥,陷入极度混乱。10万守军大部因此也没有成功突围,而是在彻底绝望后被日军成批俘虏。首都保卫战最后以这样的方式落下帷幕。
    
     本专题绝大部份文字出自由郭汝瑰和黄玉章主编的《中国抗日战争正面战场作战记》。郭汝瑰(1907年9月15日-1997年10月23日),又名郭汝桂,中国重庆铜梁县人,曾为民国时期国军中将。郭汝瑰1926年考入广州黄埔军校第五期学习,此后他历经十年先后在黄埔军校、日本士官学校、陆军大学学习,接受了全面的军事教育。1937年5月郭汝瑰担任国民革命军第18军第14师参谋长。抗战爆发后,郭汝瑰随所在部队参加淞沪会战和南京保卫战,经历了南京战役全过程,并在前线与日军的战斗中表现较为优秀。此后他又参加武汉会战和长沙第三次会战,因表现优秀逐步升迁。抗战结束后他又历任国军徐州司令部参谋长、国军第22兵团司令、并两次出任国民党国防部作战厅厅长。1949年12月,郭汝瑰在宜宾率领第72军起义。1997年郭汝瑰因车祸去世。 (博讯 boxun.com)

    
    
     1937年12月1日,日本大本营下达《大陆命第八号命令》:“华中方面军司令官须与海军协同,攻占敌国首都南京”(选自江苏古籍出版社:《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图集》)
    
    
     1937 年11月,国民革命军在淞沪会战中失利,上海被日本占领。中国方面就此开始准备在上海以西仅300余千米的首都南京的保卫作战。1937年12月1日,日本大本营下达了《大陆命令第八号》“命令:华中方面军司令官须与海军协同,攻克敌国首都南京”,这标志着南京保卫战正式开始。南京保卫战打响后,蒋介石先后调集15个师10余万人参与南京守城战。然而此时参与南京作战的国军各部队不管是兵员素质还是士气已与淞沪会战之时不能相提并论,部队战斗力严重下滑。南京保卫战开始后,日军三路进攻势如破竹,南京外围战略要地相继失陷。很快日军就突破南京外围一线防御阵地。12月9日,日军进抵南京城下,并用飞机向城中投撒日“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松井石根致中国守军的最后通牒,进行劝降。(
    
    
     以下开始除图片的文字图注和评论部分文字外,其它皆为《中国抗日战争正面战场作战记》中原文)
    
    
     南京卫戍司令唐生智对对松井的最后通牒置之不理,并于当日下达了“卫参作字第36号”命令作为回答。内容为:
    
     “本军目下占领复廓阵地为固守南京之最后战斗,各部队应以与阵地共存亡之决心尽力固守,决不许轻弃寸土、摇动全军,若有不遵命令擅自后移,定遵委座命令,按连坐法从严办理。(2) 各军所得船只,一律缴交运输司令部保管,不准私自扣留,着派第78军军长宋希濂负责指挥。沿江宪、警严禁部队散兵私自乘船渡江,违者即行拘捕严办。倘敢抗拒,以武力制止。”企图以“破釜沉舟”的精神背水死战。
    
     12月10日,日军见中国军队拒绝投降,遂向雨花台、通济门、光华门、紫金山第3峰等阵地发起全面进攻,战况较9日更为激烈。特别是城东南方面,因复廓阵地已基本丧失,日军直接进攻城垣,所以形势尤为严峻。卫戍司令部急令第83军的第156师增援光华门、通济门城垣的守备,并于城内各要点赶筑准备巷战的预备工事,同时将第66军由大水关、燕子矶调入城内,部署于中山门及玄武门内构筑工事,准备巷战;另以刚刚由镇江撤入南京城内的第103师及第112师由教导总队总队长桂永清指挥,负责中山门附近城垣及紫金山阵地的守备。当夜,第156师选派小分队坠城而下,将潜伏城门洞中的少数日军全部歼灭。雨花台方面,日军2个师团主力和步、炮、坦克及航空兵协同攻击,将第88师右翼第一线阵地全部摧毁。残部退守第二线阵地。当晚,日军第18师团占领了芜湖。
    
     12月11日,日军第16师团猛攻紫金山南北的中国军队阵地。紫金山及其以南地区,教导总队坚决抗击。激战终日,日军毫无进展,惟其右翼部队攻占了第2军团防守的杨坊山、银孔山阵地,进至尧化门附近。日“上海派遣军”为使其第16师团进攻容易及适时切断守军的东退道路,又从正在镇江等船渡江的第13师团中调山田支队(第13师团兵步第103旅团长山田指挥的步兵3个大队、山炮兵1个大队),从第16师团右翼加入战斗,向乌龙山、幕府山炮台进攻。日军第10军的第114师团及第6师团主力继续攻击雨花台。第88师的第二线阵地又被摧毁,守军被迫据守核心阵地。日军第114师团右翼部队开始攻击中华门,城门被炮火击毁。少数日军一度突入城内,但被第88师据守城垣的部队歼灭。日军第6师团左翼部队之一部沿长江东岸北进,在上新河击退宪兵教导2团的1个营,占领了水西门外的棉花堤阵地。日军国崎支队在当涂北慈湖附近渡过长江,沿西岸北进,向浦口运动。占领芜湖的日军第18师团因转用于杭州方面,不再参加进攻南京的作战。
    
    
     南京保卫战期间,蒋介石所在的武汉大本营对南京的战况也极为关注,每日均有询问及指示的电报,当蒋介石发现撤至南京部队的战斗力及士气已远不如淞沪作战,南京外围主阵地带仅防守两三天即告失守,而复廓阵地立足未稳即在主要方向上又被敌突破、迫逼城垣时深感形势严峻;当得知当涂附近已有日军渡江时,更感局势危急。
    
     为避免南京守军被敌围歼,蒋介石于11日中午考虑令南京守军撤退,遂令时在江北的顾祝同以电话转告南京卫戍司令唐生智。顾要唐当晚渡江北上,令守军相机突围。唐生智由于自己曾力主固守,现在若突然先行撤走,怕今后责任难负,因而要求必须先向守军将领传达清楚最高统帅的意图后方能撤离。
    
    
     当晚,蒋介石致电唐生智:“如情势不能久持时,可相机撤退,以图整理而期反攻。”
    
    
     唐生智于当夜与罗卓英、刘兴两副司令长官及周参谋长研究后,决定于14日夜开始撤退。遂于12日凌晨2时许召集参谋人员制订撤退计划及命令。
    
    
     侵入南京郊外的日军坦克车队(选自江苏古籍出版社:《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图集》)
    
    
     日军炮兵炮轰光华门(选自江苏古籍出版社:《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图集》)
    
    
     1937年12月12日,日军第六师团先头部队长谷川部队在南京中华门外准备总攻击的一刻。
    
    
     首次参战的川军5个师为保卫南京外围,在广德、泗安一线集结,准备阻击日寇。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和杀人者的口述
  • 南京大屠杀71周年 悼遇难同胞 (图)
  •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赴日控诉暴行 曾亲睹表姐遭辱
  • 南京大屠杀历史又添新证(图)
  • 南京大屠杀:中国政府沈默数十年
  • 南京大屠杀最新照片(图)
  • 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 勿忘南京大屠杀/曾慧燕
  • 南京大屠杀事件元凶:松井石根
  • 首份中国人记载南京大屠杀的日记公开(图)
  • 彻底检证南京大屠杀 (第一章)
  • 南京大屠杀战犯庭审纪实
  • 南京大屠杀“最大的元凶”何以逃脱极刑?(图)
  •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夏淑琴收到31.5万赔偿金
  • 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获赠800余件文物
  • 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获赠八百余件文物(图)
  • 一周新闻聚焦:纪念南京大屠杀,我们应该反思什么?(图)
  • 《张纯如——南京大屠杀》南京试映
  • 纪念南京大屠杀,网民发出不同呼声
  • 杨振宁夫妇悼念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 (图)
  • 中国谨慎纪念南京大屠杀70年(图)
  • 中国隆重纪念南京大屠杀70周年(组图)(图)
  • 中国媒体低调报导纪念南京大屠杀
  • 南京大屠杀纪念日前中国发行史料
  • 日本学者首次在国内披露6张南京大屠杀新照片 (图)
  •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在日本胜诉 告慰30万亡灵 (图)
  • 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对“《南京梦魇》导演乔瑟夫公开信”的公开答复
  •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仅存400人 无医保看贵难
  • 中日双方在北京协商南京大屠杀死亡人数
  • 南京大屠杀纪念馆长:记住历史但不要记住仇恨 (图)
  • 乱世奸雄毛泽东岂有王者风范——纪念南京大屠杀70周年/解龙将军
  • 朱学勤:我們該如何紀念南京大屠杀
  • 读懂了计划生育国策,我不再为南京大屠杀难过!
  • 不堪提起的沉重——纪念南京大屠杀两题/郁申树
  • 天涯冉云飞:民族的多重耻辱:纪念南京大屠杀七十周年
  • 《产经新闻》公开否认南京大屠杀(图)
  • 南京大屠杀,我们的悲愤从何而来?/杨恒均
  • 紀念南京大屠杀70周年 日本罪行鐵証如山/林偉棠(图)
  • 寒山:南京大屠杀为什么曾经被忽视?
  • 杨恒均: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1、2、3)
  • 济南水灾让我想起了南京大屠杀/杨恒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