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项英怀疑妻子被捕后出卖瞿秋白 愤而杀妻(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30日 转载)
    
    
     1935年2月,按照中央分局书记项英的决定,瞿秋白、何叔衡、张亮、邓子恢等同志,由中共中央主席团成员、妇女部部长周月林率领,在一个警卫排护送下,向赣粤交界地区转移。就在这次转移行动中,何叔衡牺牲,四个月后,曾经以假身份骗过敌人审讯的瞿秋白、周月林、张亮,也暴露了真实身份。1935年6月18日,在福建长汀西部的罗汉岭脚下瞿秋白就义。
    
    炊烟引来敌人众人滚下山坡
    
    1935年2月,苏维埃中央分局、中央政府办事处等机关留守人员被层层包围。主力红军一时难以营救,只能分批分期突围。当时,瞿秋白身患严重的肺结核,何叔衡年逾六十,张亮(项英的妻子)怀孕六个多月。2月11日,他们一行人与中央妇女部部长周月林会合。几天后,到达长汀县四都,遇到了中共福建省省委书记兼省军区政委万永诚,由他派人护送向永定县境进发。长汀到永定有四五百里路程,并且山高路险,沿途国民党布满了层层碉堡。面对这种险境,他们装扮成贩卖香菇的客商和随行眷属,换上便装,戴着口罩,由警卫排护送至永定县。
    项英怀疑妻子被捕后出卖瞿秋白 愤而杀妻
    
    右为项英之妻张亮
    项英怀疑妻子被捕后出卖瞿秋白 愤而杀妻


    
    新四军军长项英
    
    黎明时分他们越过汀江到达了水口镇附近的小迳村,便动手做饭。炊烟引起了当地地主“义勇队”的察觉,并将情报报告给了福建地方保安十四团第二大队,敌人从三面包围过来。大家迅速向村子对面的高山转移,但是爬上山顶后却发现无路可退。大家只有抱着头,向山坡下滚去。
    
     瞿秋白冒充学生未现破绽
    
    滚下山坡后,大家走散了。周月林发现瞿秋白落在一个山洼里,正坐在乱草丛中大口喘气。周月林扶起瞿秋白,又发现躺在荒草中的张亮。于是他们三人穿过一片桦树林,潜入了茂密的草丛里,瞿秋白因为虚弱无力,立脚不稳,正巧撞在身旁的小树上。由此惊动了敌人,三人不幸被俘。
    
    在审讯前,瞿秋白要求周月林咬定自己叫陈秀英,是被红军抓去的护士。让张亮改名为周莲玉,佯装是香菇商行的老板娘。而他自己则叫林祺祥,原系上海大学学生,后至同济大学学医,因为有病去上杭疗养,途中被红军抓去。翌日审讯时,敌人没从口供中发现破绽,便将他们押往上杭县保安14团团部。
    
    战斗结束,国民党福建地方保安十四团特务连代理连长曾起等人发现了中枪负伤的何叔衡,他们想搜他的身,不料重伤未死的何叔衡将曾起的脚抱住,传令兵便打了他一枪,接着曾起也打了一枪。
    
    按当时国民党福建省的规定,如果俘获三名中华苏维埃中央执行委员,可得奖金四万五千元,由于曾起打死了何叔衡,所以只得到三万元,有人说:“被曾起打掉了一万五千元。”
    
    身份暴露瞿秋白遇难
    
    1935年3月9日,瞿秋白以“林祺祥”的名字写信寄往上海,通过周建人转给鲁迅、杨之华,要他们设法营救,因为有两个地下党员张亮和周月林暴露了身份,殃及了瞿秋白。但他拒绝了国民党的劝降,蒋介石下了“瞿秋白即在闽就地枪决,照相呈验”的密令。负责看押的国民党36师决定6月18日执行。
    
    17日晚,师长宋希濂特意让参谋长向贤矩提前告诉瞿秋白,瞿秋白听完之后这样说道:“我早就等着这一天,这样做才符合蒋介石其人的作为”。
    
    第二天清晨,瞿秋白起床后,自己换上了洗净的黑短褂、白中裤、黑袜、黑布鞋。梳洗后,静静地坐在桌前,点上烟,喝着茶,翻阅着唐诗,吟读、思索、挥毫,写下“夕阳明灭乱山中,落叶寒泉听不穷……”的绝命诗。整8时,36师特务连连长廖祥光进屋说:“恭贺瞿先生,今天是个好日子。”接着出示了蒋介石的“枪决令”。瞿秋白没有停笔,把诗写完后,附上跋后,起身跟着廖祥光步行到长汀中山公园拍照。他信步行至八角亭前,已见亭中放着酒菜四碟,白酒一瓶,然后他独坐其上,自斟自饮,谈笑自若。酒喝到一半,瞿秋白说:“人之公余,为小快乐;夜间安眠,为大快乐;辞世长逝,为真快乐。”酒喝完,他缓步走出中山公园,手执香烟,神色自若,沿途用俄语唱着他自己翻译的《国际歌》和《红军歌》。到了罗汉岭下,他自己找了块空地面北盘足坐下,回头看了看行刑者说:“此地甚好。”接着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共产主义万岁!”从容就义。
    
    (摘自《新闻午报》)
    
    瞿秋白的牺牲在党内引起巨大的悲痛,同时让人们疑惑:瞿秋白被捕后的头两个月,并没有暴露身份,后来是谁出卖了他?当时与瞿秋白一同突围的4个人,何叔衡当场牺牲,邓子恢突出敌人包围后,很快找到了游击队,不存在嫌疑。只有张亮与周月林这两位女同志,她们与瞿秋白一道被俘,一起关押。两个多月后,瞿秋白的身份被敌人知悉,屡次劝降不成后由蒋介石下令杀害。而张亮与周月林在关押3年后被释放。瞿秋白是被这两个女人出卖的。
    
     所谓“叛徒”被丈夫项英击毙
    
    不但一般人认为,就是张亮的丈夫项英,也这样认定,因而在怒不可遏的情况下,一枪击毙了自己的妻子。1938 年5月,被保释出狱的张亮,经过一番颇为艰难的跋涉,辗转来到了皖南泾县的新四军军部,找到了时任中共中央东南分局书记、新四军副军长的项英。面对分别3年多的妻子项英语气严厉地说:“你说,瞿秋白同志是怎样死的?是不是你和那个周月林干的?”张亮感到受了莫大的冤屈,气急之下有些结巴地回道:“怎、怎么可能?我、我……”怒气填胸的项英,看见张亮这副紧张失措的模样,心头的疑惑似乎得到证实,他拔出手枪推弹上膛,将满身行尘的张亮击倒在地。项英杀妻一事,当时并未受到追究。张亮就这么死在丈夫的枪口下,而且背着“可耻叛徒”的黑锅沉冤于世。
    
    女部长以“叛徒”之名被捕
    
    1955 年6月18日,瞿秋白的遗骸从长汀罗汉岭的盘龙冈取出,安葬在八宝山革命公墓。瞿秋白夫人杨之华,向中央要求缉拿出卖瞿秋白的叛徒。有关部门很快成立了专案小组。因为张亮1938 年在皖南被项英击毙,专案小组把目光对准周月林。周月林1922 年曾被党组织派往苏联海参崴党校学习,1931 年9月回国来到瑞金,几年后被任命为中央政府妇女部长。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周月林的丈夫留下来协助项英、陈毅的工作,周月林也随同留下来。主力红军前脚离开中央苏区,敌军就从四面八方向苏区腹地推进。中央分局、中央政府办事处等机关留下来的16000 余人,被敌人层层围困。中央分局决定派出一个警卫排,护送患肺病的瞿秋白和年过60的何叔衡离开瑞金,突围出去。同行的还有邓子恢,已经怀孕的项英之妻张亮和周月林。8天之后,这支小队伍到达长汀县四都,在汤屋遇到了中共福建省委书记兼省军区政委万永诚,由他派人护送向永定县境进发。行至梅坑,被敌人发现包围。何叔衡牺牲、邓子恢突走,瞿秋白与张亮、周月林同时被俘。1955 年8月24日,上海市公安局接到上级命令,迅速将周月林逮捕。被关押了10年后,直到1965 年12月,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正式刑事判决,以“出卖党的领导人”的罪名,判处周月林12年徒刑。鉴于“罪行重大”,她刑满后继续被关押在狱。
    
    谁是真正的叛徒
    
    几十年来,周月林一直思索:到底是谁暴露了“林祺祥”的真实身份。1935 年2月17日,周月林等人偕同瞿秋白在汤屋碰到了中共福建省委书记兼省军区政委万永诚。万永诚让瞿秋白等人扮成被俘的红军,由穿上国民党军服的军区特务连一个排,“押送”着走出了敌人的封锁线。2月21日,他们进入了上杭县的梅坑。半夜村口忽然响起了枪声,排长传令战士们截住敌人,要瞿秋白等人赶紧向村后的山上撤。瞿秋白等人登上这座山头,才知道陷入了绝境。望着背面陡峭的山势,不知谁喊了一句“滚下去吧”,人们没有犹豫,都双手抱头地朝山下滚去。滚到了山脚下的周月林,张目四望寻找伙伴,看见了跌坐在乱草中的瞿秋白。两人走不多远,又发现了张亮。3人走下山脚,打算在草丛中隐藏起来,却被抄过来的敌人抓住。3个人偷偷地商议了应对敌人审讯的办法。周月林假称叫陈秀英,是被红军抓去当护士的。张亮则自称周莲玉,是香菇商行的老板娘,瞿秋白叫林祺祥,有病来上杭疗养,被红军抓去不到一个月。
    
    翌日上午,敌人在营部对他们加以审问,3人按照商议好的应对,没有露出破绽,敌人只对他们加以一般的关押。3月9日,瞿秋白以“林祺祥”的名字写信寄往上海,通过周建人转给鲁迅、杨之华,要他们设法营救。时上杭县城有个姓赵的糖果店老板新近丧偶,看中了张亮的人品,也不嫌她怀有身孕,欲娶为妻室,便花钱将张亮保释出来。周月林也逢上了一个机会,因她自供给红军当过护士,恰好有一个李营长的堂弟媳妇将要分娩,周便被保出去护理产妇。想不到两个月后,她们又同时被敌人抓到上杭监狱,直到审讯的时候她们才得知,敌人已发现了瞿秋白的身份,将他转押长汀国民党军三十六师师部了。其实真正出卖瞿秋自的是另一个女人----万永诚的妻子徐氏。
    
     2月21日,瞿秋白等人遇到万永诚,徐氏知道其中有瞿秋白。4月10日,万永诚指挥人们在山里与敌周旋,坚持了两天,最后在战斗中牺牲,万妻被俘,熬不过酷刑,供出了瞿秋白曾在汤屋住了两晚,然后向上杭水田镇赶去的情况。敌人根据徐氏提供的情况,不费力地从被俘人员中找到了有气质特征的瞿秋白,为进一步证实,又让被俘的、曾当过收发员的郑大鹏在暗处指认,证实“林祺祥”确系共产党的前“魁首”瞿秋白。张亮、周月林与瞿秋白同行,敌人判断她们也非一般人,遂对重新收监的张、周二人加以严审。最后,上杭国民党当局以“共匪坚定分子”的罪名,对张亮、周月林各判处10年徒刑。
    
    沉冤终于昭雪
    
    在国民党龙岩监狱中,周月林为张亮接生了一个男孩,两人带着这个孩子,在铁窗里艰难地熬过了3个春秋。1938 年5月的一天,周月林突然得到通知,有人保释她和张亮出狱。原来,周月林丈夫的故人陈士明,时在闽西龙岩国民党党部担任要职。他利用国共业已合作、保释共产党人方便得多的有利时机,疏通关系,将周月林、张亮两人保释出狱,并资助她俩离开闽南。出狱的周月林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党的组织。可是过去的老关系早已中断,茫茫人海中她无法寻觅,迫于生计,周月林嫁给了一个贫穷的船工。周月林过着平凡的生活,命运却洞开了厄难的大门,1955 年8月24日,一副锃亮的手铐戴到了她的手上。20多年的服刑生涯,并没有使周月林精神崩溃。她在劳改农场提出了不知道多少次的申诉。
    
    有关部门根据申诉进行了认真核查。结果,在国民党当年的一张报纸上,发现了“赤共闽省书记之妻投诚,供出匪魁瞿秋白之身份”的报道。这一发现与党史部门新近掌握的郑大鹏暗中指认的资料结合起来,形成了有力证据,推翻了原来的“两个女人出卖瞿秋白”之说。至此,事件水落石出,真相大白:出卖瞿秋白的叛徒首先是万永诚的妻子,再一个就是郑大鹏。1979 年11月15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宣布撤销对周月林的原判,予以无罪释放。1980 年3月,山西省委组织部给周月林落实政策,按1925 年参加革命给她办理了离休手续。
     来源:凤凰网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悬案:少帅也是中共党员?(图)
  • 中共一项最高秘密—— 张学良中共党员身份揭秘(图)
  • 共党间谍损失最惨的一次——鲜为人知的“北京特科”
  • 铁流:中共党内最大的右派—沙文汉和他夫人陈修良
  • 中华民国总统告中共党人书/蒋中正
  • 当代中国政治人物活辞典 司马璐还中共党史真面目
  • 共党食言抗战之始末
  • 中共党报猛批湖北石首政府新闻发布语焉不详
  • 中共党报竟然公开抨击官员“八股调”
  • 毁共党形象着,正是党员本身!(图)
  • 中共党校副校长写小说揭露官场潜规则
  • 杭州市纪委书记放言:共党太大 反腐基无可能
  • 共党“忘祖”南京70余座烈士墓因征地被平(图)
  • 中共党员横行国企天津女子打工受辱(系列跟踪报道之二)
  • 南京:中共党员周久耕局长涉贪200万
  • 中共党员横行国企天津女子打工受辱(系列跟踪报道之一)
  • 内蒙古通辽市中共党委门牌被焚烧
  • 中共党内的“三权分立”
  • 中共党报再发“皇甫平”文章,谈“新的思想解放”
  • 中共党员、副局长为娶情人 两次雇凶杀妻
  • 上海中共党员龚文英质疑国企改革是强盗和有组织鲸吞行为——兼致中共十七大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
  • 中共党员五年增加642万 占全国人口5.4%
  • 中共党史专家王年一因大面积脑梗抢救无效去世
  • 中共党校成了跑官要官及行贿受贿的场所
  • 中共党报呼吁扩大公民政治参与 拓宽民主渠道
  • 中共党中的问题
  • 中共党员媒体“替谁说话”背后的官场逻辑
  • 张博树:纪念耀邦,推进转型——论中共党内民主派的历史角色
  • 赵丽君:今天郭泉判刑,明天共党倒台!
  • 王工:中共党员、八十岁北京老律师王工申请兼为中国国民党党员
  • 上海中共党员颜芬兰致胡锦涛的退党申明
  • 中共党报文章:对网络不利言论 官员打击属违法
  • 真相很诡异,人民很虚妄,共党很乱伦 /韩雪飞
  • 阿衍:谈中国过渡政府第一次涂抹中共党委牌子成功的公告
  • 上海中共党员颜芬兰向海内外急切求救:因奥运遭暴力被关精神病院!/上海维权
  • 给中共党魁胡锦涛及贵州省委书记石宗源的公开信/廖双元
  • 廖双元 :余秋雨对共党的“忠诚”
  • 说给那些普通的中共党员,你该清醒了/跛坡
  • 大地震来临:假救灾真虐民共党中军无人性
  • 悲哉,奥运圣火被作祭祀共党幽灵的大香烛/阮杰
  • 中共党魁要求台湾独立/汪一华
  • 爱国不是爱共党
  • 上海中共党员颜芬兰致信胡锦涛主席/上海维权 (图)
  • 上海中共党员郑蓓蓓致信胡锦涛主席/上海维权(图)
  • 上海中共党员龚文英致十一届全国两会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质疑国企改革是强盗和有组织鲸吞行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