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韩丁,毛泽东的鞍前马后的西方傻瓜(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17日 转载)
    
    来源:《观察》
     作者:Benjamin Harris 翻译:杨莉藜/照片中的人物就是已故的韩丁(William Hinton),一位毛主义者。毛泽东的鞍前马后有一帮为其驱驰的西方傻瓜,韩丁和埃德加•斯诺、安娜•路易斯•斯特朗当为其中的翘楚。
    韩丁,毛泽东的鞍前马后的西方傻瓜(组图)
    
    韩丁活着的时候,对宣扬马克思主义的刊物《每月评论》赞助有加,这本杂志也投桃报李,给他做了不少宣传。韩丁去世时,《每月评论》刊发了一篇讣闻,说青年时代的韩丁读了大作家斯诺的《红星照耀中国》,这本编年史式的著作“改变了他的生活”----事实上,斯诺的著作不过是拿非虚拟的笔法写的一部虚拟作品罢了。《每月评论》还说,这本书把韩丁从一个“和平主义者变成了马克思主义者”。细心的读者不难发现《每月评论》措辞中的二元对立----一端的和平主义者相对另一端的马克思主义者。
    
    不管是泛泛而论,或是拿韩丁做个案研究,《每月评论》的措辞都称得上是一语中的。毛泽东主义及其追随者在1949年建政后对中国人民肆意杀戮,大跃进夺去了约三千万人的生命,文革,按照毛泽东的点尸体的算法,也至少死了三百万。韩丁却一直在为这些屠杀大唱赞歌。
    
    1972年,韩丁在中国写作了《大转折》一书,为文革叫好,只遗憾这场革命没有达到所有的既定目标,还喜不自胜地预言中国将来需要很多次这样的文化革命。
    
    等到共产党大头儿一命呜呼,邓小平着手结束对中国人的大杀戮,带领中国走上了当今的惊人的经济复苏道路,韩丁先生又在跟他气味相投的刊物《每月评论》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搜索枯肠地找出他能想得出的最具诅咒性的词语谴责邓的改革,说邓把中国“从社会主义道路拖回到资本主义道路。”
    
    1993年毛泽东的100岁冥诞,韩丁和别的一些遗老遗少到北京聚会以示庆贺。据《卫报》上刊登的韩丁的悼文称,韩丁鱼跃到前台,扯起喉咙唱了首怀念往日的好日子很怀旧的歌。大概在场的其他人也都眼泪汪汪。
    韩丁,毛泽东的鞍前马后的西方傻瓜(组图)


    
    图:卡玛. 辛顿(Carma Hinton),是韩丁的千金
    
    上面我云里雾里地写了这么多,跟现在的中国能靠上什么边儿呢?且慢。上文的左侧的照片是卡玛. 辛顿(Carma Hinton),是韩丁的千金。卡玛继承了韩家拿虚拟作品当纪实作品写的家风,制作了宣传纪录片《八九点钟的太阳》。制片的资金是通过国家人文基金会(National Endowment for the Humanities)和美国公共广播公司(PBS)从你我这样的纳税人的口袋里掏去的。
    
    我纳闷这两个机构是怎么负责质量管理的?这个影片分明就是在为文革做宣传。卡玛的简历里一定也写着她的父亲就是韩丁。即使没有写,花不上半秒的工夫也能从网上google出她的来龙去脉。
    
    韩丁先生在中国曾经居住过并在他的小说《翻身》中加以描述的村庄叫作长弓(Longbow)。卡玛电影的制片公司也叫长弓。韩丁先生生前欢天喜地地为那个人类历史上最血腥、最变态的王朝大唱赞歌,现在他的女儿粉墨登场,捧着顶帽子向纳税人讨钱,制作一部电影为文革唱赞歌。他们到底要干什么?
    
    难道说国家人文基金会和美国公共广播公司的负责任者没有注意到片中的一些受访者----全都是过去的红卫兵----全被遮掩了面部?难道他们是黑手党的告密者?那些负责任者为什么不问问这样做有必要吗?
    
    制作组的人员马戈•埃德勒(Margot Adler)是,至少看起来是,一位真正的记者。当她读到电影脚本,看到导演竟然让宋彬彬一个劲儿地说个没完,还嘻嘻哈哈,毫无道理地否认一切,她心里在想些什么?她那受过记者训练的头脑难道没有意识到“天哪!这里有点儿不对劲儿”?她又怎么可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儿?
    
    美国国会是哪一位在负责国家人文基金会和美国公共广播公司的相关事务?他们知道《八九点钟的太阳》已经引起了人们的义愤吗?
    
    在批准向卡玛•辛顿支付大额赞助之前,难道谁都没有想到让她来拍这样一部片子,最终产品会有那么点儿……带有……偏见?
    
    也许我们可以在这里预告一下:受国家人文基金会和美国公共广播公司资助的下一个影片是描写墨索里尼的纪录片《正点火车》,影片是对法西斯时代的意大利生活的感人回顾。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