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从“逃亡”说开去:吾尔开希到香港的第二天我就知道了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17日 转载)
    
    来源:《极光》电子报
     彭明敏教授的新书“逃亡”,很有吸引力,所以一口气把它看完。彭教授的“自由的滋味”也在不久前重新出版,那是他对自己大半生的叙述。彭教授曾在1963年被评上“十大杰出青年”,深受“层峰”的“赏识”,但是并没有因为名利而放弃他的理念,不久就因为与谢聪敏、魏廷朝发表“台湾人民自救宣言”而被捕。这段历史虽然许多人知道,但是对曾经执政的民进党来说,如何抗拒名利的诱惑仍然有其现实意义。而“逃亡”则补上他被特赦以后,再次抵制当局的拉拢,最后在严密监控下如何逃亡的故事。看了除了对国民党的白色恐怖有进一步的认识外,也有许多其他感想。 (博讯 boxun.com)

    
    彭教授在他的“自序”中说明,为何1984年出版“自由的滋味”时没有协商逃亡的过程,一直到现在才披露详细情况,其一是过早的披露会让国民党可以更有效阻挡与他有相同命运而需要逃亡的人士,其二是有的相关人士不愿意曝光。彭教授严守政治道德的规范值得尊敬。
    
    今年正好是北京六四屠杀20周年。20年前这个时候,八九民运的一些领袖也相继逃到香港。当时我在香港和一些与民运有密切关系的中国人士有接触,所以吾尔开希等民运领袖到香港的第二天我就知道了。当时在香港有许多专栏的我,就是考虑还会有一些人会陆续逃到香港,所以没有追求“独家”曝光这些消息。但是记得最后还是被美联社曝光了,于是好多媒体争相报导,甚至去挖掘逃亡通道,所以当时我在明报写了一篇希望媒体为了逃亡者的安全而自我克制,当然,没有人理睬我的呼吁。
    
    当时暴露这些情况,也使港英政府相当为难,因为中国政府立刻向港府施加压力。记得有一次是严家其夫妇过来了,亚洲电视新闻部找我要我核实他的笔迹,我说不认得他的笔迹,但是可以介绍当时在中文大学访问的金观涛夫妇,他们应该可以认得严的笔迹。严家其很感谢香港人的支援,但是他也遵守原则,在没有离开香港前,不暴露他已经到了香港,避免港府为难。
    
    这点赢得我对他的尊敬。
    
    当时还有两个在香港的中国人士找我,要求协助政治庇护,我只能转给支联会去处理,他们都成功的到了法国。九七年后我在美国参加的一次民运活动中,有一位也在场,他也知道我在场,但是我已经忘掉他的模样,他就是没有与我打招呼,非常奇怪。当时还有一个自称是刘宾雁的朋友,拿了一批六四屠杀的血腥照片在香港到处活动,因为表现可疑,经不起核实,引起我们的警惕,后来他自己去了法国,但没有打入民运队伍。
    
    当年的逃亡者,有些还坚持自己的理念,有的则已经不配有民运人士的称号,有的根本就是国安部门派出混进来的,如今有的已经回国高升了。这些让我多认识了一些政治的复杂性。但是对每个人来说,不就是对政治理念与人格品行的考验吗?有多少人能像彭明敏教授在几十年之后,还无愧于自己的一生,无愧于协助自己逃亡的团体与民众?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