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土改打死、逼死多少人/姚治邦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9日 转载)
        一九四九年上半年,共产党和国民党的内战进入了决战时刻,国民党节节败退,百万人民解放军以雷霆万钧之势渡过长江,开始解放华东的最后征程。
        二月中旬,浦东人民解放总队发布十大行动纲领,号召浦东人民维护治安、保卫工厂、仓库和物资,迎接大上海的解放。在硝烟弥漫、战争来临的情况下,老百姓惊惶失措、仓促逃命,我们全家随同成千上万居民逃难到乡下。
         五月上旬,人民解放军对上海进行了战略包围,五月十三日解放了金山县城,十四日解放了奉贤县城和南汇县城,十五日又解放了川沙县城。 (博讯 boxun.com)

        五月十六日,解放军和国民党部队在周浦镇展开了剧烈交战。国民党青年军利用浦建公司的钢筋水泥碉堡和大济桥西堍一家蛋行的楼上作为机枪的火力点,向解放军进行猛烈的扫射。人民解放军对据点的顽敌发动了凌厉的攻势,终于攻克了敌军的全部据点,一举俘虏了少将司令耿子仁等敌人近两千三百人;在这场著名的 “周浦解放之战”中,有一百多名解放军官兵献身。
        五月二十五日,人民解放军向国民党在上海盘踞的最后据点高桥地区发起总攻,击毙了国民党军队两千六百余人,俘一万五千余人,至此上海全境解放。
        周浦镇解放后,我们从乡下又回到镇上。我经常观看大人们游行,许多人排着队,一面敲着锣鼓、扭着秧歌,一面喊着口号,非常热闹。我感受到,这是人民群众对解放军的欢迎,对新政权的拥护,对新中国的热爱和期望。
        七月下旬,六号强台风伴随着强暴雨、大潮侵袭南汇、川沙、崇明等县,风力达到十二级。南汇县境内年久失修的海塘被冲垮,千余人被凶猛的海潮冲走和淹死。当时正值汛期,又遇暴雨,全县被淹农田有十多万亩,冲坍房屋一万八千多间,淹死牲畜不计其数,灾情十分严重。
        南汇县人民政府新上任的牟能县长率机关干部深入灾区,抢救围困在水中的灾民,动员灾民排水补种杂粮,帮助灾民自救度荒;政府组织了和部队官兵和几万民工修复海塘。政府还发出号召,动员各界人士向灾区人民捐钱、捐物。我父亲也通过周浦工商联向灾区捐送了粮食和衣被。
        与此同时,新政权在农村废除了保甲制,实行村组制,普遍建立共产党的基层组织,把共产党的权力全面延伸到乡村社会的每个角落。新政权还开展了“清匪反霸”斗争,以肃清国民党的残余势力。接着,在南汇县农村实行“减租减息”和开展反“黑田”(瞒报的土地)斗争。当时,不少地主、富农,隐匿田产,对抗土改,把土地分散,或采取有田无赋、田多赋少等手法瞒报田亩,政府发动农民群众,责令地主、富农清理地籍,核实田亩,全县共查出“黑田”三万多亩。这样,政府也掌握了农村各阶层占有土地的状况,为土地改革作了准备。
       南汇县处于东海之滨,当年全县有可耕田近八十万亩,每户农民平均占有土地九亩左右,是个人少地多的县。
      一九五○年,南汇县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土地改革运动,进行民主革命。在人民政府的领导下,无田及少田的农民被组织起来,成立了农会,成为新政权依靠的对象。运动开始前,进行了土地的造册、登记。土地改革运动历时半年多,期间出现了三个高潮:第一个高潮是划分阶级,评定成份。先是评定地主、富农的成份,然后在农民中评出贫农、雇农、中农等成份,采取自报公议,举手表决,逐个评定,张榜公布,三榜定案。第二个高潮是没收地主土地、财产。农会派出由贫苦农民参加的没收小组,负责没收地主财产。将没收来的地主的土地插上白旗,将没收来的地主的粮食、耕畜、浮财及多余房屋,分别加锁贴封条。然后农会用诉苦会和公审会的形式,对地主、富农进行清算、斗争,对地主、富农进行报复、声讨,对地主、富农进行羞辱、报仇,在拳头和鞭子的淫威之下,地主只有认罪、服罪。第三个高潮是分配胜利果实,制定分配方案。先是烧毁地主、富农原来的地契,继而公布分田榜,再召开分田插标大会,农民敲锣打鼓到田头“插牌定田”,最后到场头分配没收来的地主、富农的粮食、财物。
       南汇县在这场土改运动中,农会把地主、富农的近三十万亩土地和无数财产无偿分配给五万多户农民,让无地或少地的农民实现了“耕者有其田”的宿愿。
       在土地改革的同时,政府还没收了农村中的祠堂、庙宇、寺院、教堂、学校和社会团体所占有的土地,没收了工商业者的土地,也没收了其他公地。
      南汇县在这次土地改革运动中,评定阶级成分,基本上是以拥有土地和财产的数量作依据,同时也酌情考虑农户人口的多少:一般来说,凡是农户的土地少于二亩五分的被评为贫农、二亩五分到十亩之间的是中农,十到三十亩的评为小土地出租,接近三十亩或者三十亩以上的是富农,一百亩以上的则被评为地主。在土地改革中,人均土地多于五亩的农户绝大多数被评为富农,人均土地多于二十五亩的农户绝大多数被评为地主。土改改革运动开始后,一些地主、富农把金银珠宝隐藏了起来,于是人民政府发动农民从稻堆里、庭院里、地洞里,甚至从夹墙里、粪坑里挖出地主、富农埋藏的“浮财”,有的地主、富农把财物隐藏到亲戚、子女、朋友、佃户处,最后也被农会追缴回来。
       那一年,全县人口三十九万人,九万多户,共评出了地主一千八百多户、富农三千一百多户。
       土地改革后,农民分到了土地、分到了牲口、分到了房子、分到了粮食,个个欢天喜地;政府盼发了新的土地、房产证,农民有了属于自己的私有财产。新的土地证、房产证上写明,此土地和房屋宅基地归某某所有,是某某的私有财产,可以转让买卖交易。
      在轰轰烈烈的土地改革中,我们学校的小礼堂成为贫苦农民斗争地主的场所。在寒冷的天气中,农会把全乡的地主、富农集中到小礼堂,身上只让穿单衣单裤,在台上跪成一排,接受农民的控诉、审问和皮鞭的抽打。有一次,我看到跪着的一个女地主,竟是我家的一个姓王的亲戚,在我的印象里,她为人慈祥,待人亲善,想不到成为地主而遭受斗争。邻居和亲戚经常带来一些令我们惊恐的消息:青浦县龙固区的农民出于仇恨,活生生打死地主十五名;浦东不少地方,也打死和处决了不少地主和富农;有的地方搞所谓“村村流血”,对地主、富农进行了残酷斗争。
       后来有专家说,在这场严酷的暴力运动中,全中国被政府处死、被农民打死、被运动逼死的地主、富农达几十万人。
      土地改革显示了新政权强大的力量,它把“财主人家”的土地、生产资料和财物分配给了“穷人家”。这种让穷人们不劳而获的刼富济贫革命,使中国农村的传统思想、传统道德、传统观念受到了严重挑战:依靠勤奋干活来养家糊口、依靠勤劳致富来安居乐业、依靠勤俭持家来兴业置产的千年世道一下子变掉了。如今新的世道是“做穷人光荣、越穷越光荣”:穷人不再卑微、不再可欺、不再可怜,穷人变成非常牛气、非常荣耀了;富人不再高贵、不再风光、不再可敬,富人变成非常可耻、非常可恨了;穷人们笑歪了嘴,富人们哭丧了脸;穷人们上了天堂,富人们下了地狱。农村原来的一些名门望族、士绅、善人和殷实人家,由于他们的土地、家产被查抄、被没收、被侵吞,一亱之间从天堂堕入地狱,沦为新政权专政的对象,他们在经济上成为一无所有的穷光蛋,在政治上成为被限制人身自由、被剥夺民主权利、被群众管制劳动的贱民。
      土地改革运动后,穷人翻了身,富人遭了殃。“财主人家”的财富被强取豪夺、被洗劫一空,中国农村的经济遭受了重创。中国农村存在有几千年的乡绅人家被消灭了,地主阶级被消灭了,中国的农村再也找不到一个富人。土地改革从根本上动摇了中国农民对财产权的信心,挖掉了中国农民政治权利的财产权基础。
      在土地改革期间,祖母和乡亲的大人多次叹息着告诉我们:“大多数财主人家的家产和田地是他们祖祖辈辈含辛茹苦、祖祖辈辈省吃俭用,好不容易才积聚起来的!”祖母还告诉我一个小故事:周浦农村有一位财主,家里拥有一百来亩良田和十多间房子,平时的生活节俭得让人不可思议,被人称为“守财奴”;农忙时只请几位帮工,家人和帮工每天都要十几个小时下田做农活;秋收时要把田里掉在地上的粮食全部拣干净;全家人一年到头只是过年、过节才吃肉。有一次,女主人为了让孩子吃顿馄饨,想了一个妙招:下午四点来钟,女主人抓了几把豆子,撒在财主回家的路上;然后急忙在家里和面粉、裹馄饨、吃馄饨,前后只用了一个多小时。这位财主在回家途中,看到有撒落在路上的豆子,就一颗颗地拣起来,等回到家里,母子俩早已吃完这顿美餐了。
       那时候的宣传工作声势浩大,在新婚姻法宣传、抗美援朝运动中,我们小学生都参加了游行。
      新政权的成立,父亲表示拥护,他对母亲说:“战祸连年、民不聊生的苦日子结束了,从今以后可以过上安定的日子了!”为此,父亲积极参加了共产党组织的各种活动,并成为镇工商界的一名积极分子。在举办庆祝活动或游行时,父亲还带头领喊口号。据说,他曾被推选为周浦镇工商业联合会筹备委员会委员。
      新中国成立后不久,政府号召人民不要信教,做无神论者。共产党认为佛教和道教是宣扬封建迷信,基督教和天主教是帝国主义在中国的代理人,封建会道门组织是国民党特务及地主、富农、反革命分子操纵的工具。于是,新政权强行取缔了所有的宗教及会道门组织,让几十万僧尼还俗,强制集中学习和强迫参加劳动;让几百万教徒、帮会成员到政府登记、交待罪行、悔过自新,并成为被打击、被专政的对象;不少宗教头面人物被关押、被枪杀,大多数寺庙经书被焚毁、建筑物被移作他用。
      宗教是一种社会历史文化现象,也是一种精神风俗。信仰是心灵和精神的寄托,言论是感情和思想的表达。“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是人类的基本人权,也是现代文明的两大要素。新政权的做法,严重打击了信神向善、遵法守纪、服务社会、济世度人的广大教徒,同时也剥夺了千百年来老百姓一直享有的宗教信仰自由。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1949之后:土改何以要杀人?
  • 土改受害者孙如勋/廖亦武
  • 一平:土改奠定极权中国
  • 廖亦武:流沙河说土改(图)
  • 土改受害者孙大川、陈秀英/廖亦武
  • 土改受害者董存英一家(上) 廖亦武(四川)
  • 陈沅森:谈谈“土改”“杀地主”
  • 1951年花桥乡土改运动记实
  • 辛灏年:不堪回首的土改和镇反运动
  • 土改与夺权
  • 地富子女「反攻倒算」--大陆涌现众多否定土改事件
  • 土改使农民失去自由--我在四川的见闻与体验
  • 广东土改村村见血----陶铸推行残暴土改政策
  • 回顾中共的土改和镇反运动
  • 铁流:重走“土改”路
  • 大陆学者对浙江“土改”嗤之以鼻
  • 浙江率先推行再土改确定流转制度
  • 生不逢时的中国“新土改”政策(图)
  • 中国学者:大陆应借镜台湾三次土改经验
  • 中国颁农村土改新政,允土地自由流转和从严征用(图)
  • 新土改:18亿亩耕地底线六目标分部细化(图)
  • 一周新闻聚焦:舆论激辩“新土改”
  • 中国推动新“土改” 土地私有化是条危险之途?(图)(图)
  • 中南海新土改:耕者可卖其田?
  • 专家存质疑 引世人瞩目:中国政府将出台新土改?(图)
  • 中国“新土改”不会是“一剂猛药”
  • 新土改应确保土地流转的主体是农民
  • 学者忧中国土改 走菲律宾的失败路
  • 三中全会推「新土改」?农民卖地后,还能剩什么? (图)
  • 胡锦涛定调新“土改”:允许流转土地经营权
  • 奥运结束, 平反土改发起人中直(谭松年)的赴港通行证尝未归还
  • 中国土改运动受害者要求平反
  • 大地之主平反土改行动致人权观察的公开信
  • 譚松年:呼籲藝術團體與其合作將土改搬上舞臺, 扭轉地主醜惡形象
  • 胡扯,不能使土改合法化!/谭松年
  • 关于战后中共和平土改的尝试与可能问题/杨奎松
  • 股改与土改的共同特征/张开平
  • 土改后的富农:从保存、限制到消灭/王瑞芳
  • 平反土改实质是护法民主/中直
  • 新土改:中国特色的土地兼并/管见
  • 农村土改“一转就灵”?
  • 中国新土改恐要“吃了吐”中共内部分歧在哪?(图)
  • 元首逗农:凤阳宣言频受狙 土改星箭点不射/亚笛多星
  • 張英:避免地方金權豪奪——台灣兩次土改的啟示
  • 農村土改會令中國走菲律賓之路 ?/張華
  • 新土改走向何处/翟明磊
  • 新土改可千万别瞎摸石头了/王怀钦
  • 新土改:败家子倾家荡产的最后赌注——写在十七届三中全会之后/陈永苗
  • 刘路:谁是“新土改”的受益者?
  • 田连华:探中共新土改的缘由和用意
  • 中国新土改面临9种选择:人人都可做地主?
  • “新土改”缺乏法理依据/中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