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贺龙“摊牌”令林彪不寒而栗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02日 转载)
    
    来源:《贺龙的非常之路》
     林彪本想通过他精心导演对贺龙的诬告,迫使贺龙就范。岂知贺龙软硬不吃。
    
    1966年,空军、海军、总参、装甲兵、北京军区等单位的10余封写有“绝密”字样的诬告贺龙的信,先后由林彪转送到毛泽东那里。毛泽东知道林彪把这些诬告贺龙的信件转给他的用意,而这时他对贺龙的方针是“一批二保”,因而决定找贺龙谈一谈。
    
贺龙“摊牌”令林彪不寒而栗

    
    9月5日上午,贺龙应毛泽东之约,乘车来到中南海游泳池。
    
    毛泽东同贺龙闲聊了一会儿,便从茶几上拈起刚翻看的那份材料,向贺龙递了过去。那是吴法宪对贺龙的一封诬告信。贺龙平静地看完信,把它放到茶几上,请示道:“我要不要找吴法宪他们谈谈?”
    
    “有什么好谈的,你不要找他们。你不要紧张,我做你的保皇派!”停了片刻,毛泽东接着说:“我对你是了解的,我对你还是过去的三条:忠于党、忠于人民,对敌斗争狠,能联系群众。”毛泽东这番话,使身处逆境中的贺龙感到无比温暖。
    
    随后,毛泽东转换了话题。在不知不觉中他们已谈到正午,贺龙便起身辞谢。
    
    9月9日晚,毛泽东又让秘书给贺龙打电话说:“经过和林彪还有几位老同志做工作,问题已经解决了。你可以登门拜访,征求一下有关同志的意见。”
    
    贺龙没有想到,就在他同毛泽东谈话3天后,林彪于9月8日在人民大会堂新疆厅开了一个军委常委扩大会,也称“小型打招呼会”。林彪在会上对贺龙大肆进行诬蔑和攻击。他说:“今天谈谈贺龙同志的问题,在主席那里谈了两次……主席的意思,要在高级干部中打个招呼,找各位元帅谈一谈。”
    
    “在空军大闹要搞掉吴法宪,就是他贺龙煽动的。搞掉吴法宪,替成钧开路。”
    
    “海军贺龙想扶苏振华,搞掉王宏坤,李作鹏、张秀川……”
    
    “材料很多了,总参、空军、海军、工程兵、政治学院、国防工办、公安部、卫生部,到处发现他伸手夺权……”
    
    与会者听了林彪这个讲话,绝大多数感到突然和惊讶,更使他们想不到的是,林彪所说毛泽东看到关于贺龙的材料,其实都是他亲自叫吴法宪等亲信写的诬告信,真正是贼喊捉贼。
    
    10日上午,贺龙按毛主席指示来到人民大会堂浙江厅拜访林彪,征求他的意见。
    
    听到贺龙要来拜访,可把作贼心虚的林彪、叶群吓坏了。
    
    叶群说:“首长8日召开军委常委会,就贺龙问题打了招呼,能有不透风的墙吗?贺龙想见首长,准是为这件事来的。他一定恨死首长,宋治国说,贺龙有小手枪,如果他带了枪来,首长就会有危险……”于是叶群如临大敌,带着几个拿着子弹上了膛手枪的卫士,埋伏在大厅的帷幕后面。
    
    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贺龙走进浙江厅,两人在沙发上坐下,寒暄过后,贺龙把来意说明,他诚恳地说:“林总,我今天来想听听你对我有什么意见?”
    
    “要说有吧,也只那么一点点,就是,你的问题可大可小,主要的是今后要注意一个问题,支持谁,反对谁。”
    
    林彪既然已把问题挑明,亮出了他的底牌,贺龙自然要给予明确的回答。他想起过去毛泽东同他谈起对林彪的看法,想起他用卑鄙的手段搞倒了罗瑞卿,现在又搞到了自己的头上,贺龙笑了笑,坦然地说:“谁反对党中央、毛主席,我就反对谁;谁拥护党中央、毛主席,我就支持谁!”
    
    贺龙的话,击中了林彪一直讳莫如深的心病:每到革命转折关头,总是同毛泽东不合拍。所以,贺龙的话虽然没有点破,但使林彪不寒而栗。
    
    贺龙同林彪这次谈话,表面气氛相当平静,但他们终于面对面地最后摊了牌。林彪本想通过他精心导演对贺龙的诬告,在得到毛泽东的支持下,迫使贺龙就范。岂知贺龙软硬不吃。此刻,林彪终于明白,要想让贺龙支持自己,跟着自己走是绝对不可能的,就变本加厉地策划种种迫害贺龙的阴谋活动。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贺龙女儿批贺龙的大字报:后母薛明(贺龙现妻)对我倍加歧视
  • 林彪的心病:他究竟被贺龙抓住了什么把柄?
  • 周恩来贺龙带假面具参加晚会的珍贵照片曝光 (图)
  • 文革中贺龙的女儿称她老子为“贺贼”/贺捷生
  • 周恩来苦撑危局:为保贺龙数次秘密搬家
  • 为逃避通缉 贺龙儿女隐姓埋名海上逃亡40天(图)
  • 贺龙女儿,政协委员贺捷生抱怨书贵(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