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列宁为何多次提出:废除沙俄不平等条约,归还中国领土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27日 转载)
    
    来源:凤凰博报
     李奉先 文. “我高我曾和我祖父,艾杀蓬蒿来此土。糖霜茗雪千亿树,岁课金银无万数……”,一首令人伤感的黄遵宪诗句,引起我的沉痛。 (博讯 boxun.com)

    
    由这首黄遵宪《台湾行》,我想起了海兰泡,想起了江东六十四屯,想起瑷珲纪念馆一幅铜雕----《痛失》­:一位母亲抱着自己可怜的女儿,尽管她的女儿是那么美丽与可爱,但她刚刚离开人世,身体余温犹在,却静静的死在母亲的怀抱……
    
    一份历史的厚重使命,一片多情的冷炼思绪,使我放下手头的工作,重新来到电脑旁,来写写我对这段历史的感想来。
    
    坦率地说,写这方面的文章,心情特沉重。这不仅因黄遵宪那滚烫的诗句。
    
    记得,在《最爱唐努乌梁海》一文,我曾用“恨不从戎,多情空谈,我为故土,一片心寒”,来表达或宣泄自己这种痛苦的心境。
    
    因之,一方面为彼时的沙皇贪婪成性而怒其无耻,一方面为晚清政府及北洋军阀等懦弱内耗而怒其不争。
    
    这里,我们必须区别开,割占中国领土的始作俑者是沙俄时期的沙皇政府,而接连炮制侵华事件的也是沙皇及其“效仿者”的历代坚持沙文主义的若干“沙皇”人氏,绝不是列宁等辈和普通的俄罗斯人民。
    
    事实上,被为誉“开眼世界第一人”的民族英雄林则徐,早在新疆就预言“俄罗斯将是中国未来之大敌,百余年来从未变更也”,后来接连不断发生的事情,终不幸言中,而历史老人是最可靠的事件见证人……
    
    虽然这一段历史,已经随时间的推移,逐步成之既定的事实,但却成了中国人心中无法挥之而去的阴影。
    
    毛泽东对中国领土无端被苏俄沙文主义者更是怒不可遏。在珍宝岛矛盾升级之前,1964年7月10日,毛泽东在接见日本社会党人士佐佐木更三等人时,毫不客气地提出:
    
    大约一百年以前,贝加尔湖以东地区才成为俄国领土,于是,海参崴、伯力、堪察加等地却也就是苏联领土了。这是什么道理?沙皇政府这笔账我们还没有算!
    
    中国领导人苦痛如此,列宁对沙皇行径亦是忍无可忍。但内地有学者指出,苏维埃早期领导层之所以抛出归还中国领土,无非是国际共产主义思想使然。”笔者不反对列宁采取这一亲华动作,可能是出于国际主义立场,但笔者更倾向于超脱意识形态的列宁,是出于公平正义的角度来采取归还中国领土的动作。
    
    为此,笔者翻阅了不少列宁原著及其相关历史文献,来解读列宁个人的真实想法。
    
    需要指出:本文落墨点是,列宁多次提出“废除沙俄时期与中国签订的一切不平等条约,归还中国领土”,这是历史事实!决不能因时光的流逝而淡化或抹杀列宁对中国主权的同情与关注。本文就历史事实逐条概述:
    
    1.列宁始终认为:“沙皇政府与中国签定的条约是非法而无效的”。这种主张,我们可从1919年7月25日《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政府对中国人民和中国南北政府的宣言》(通称《加拉罕第一次对华宣言》)找出原话。《宣言》中还明确写道:
    
    “苏维埃政府决定把沙皇政府从中国人民那里掠夺的或与日本人、协约国共同掠夺的一切中国领土交还给中国人民。”
    
    2.1920年9月27日,苏俄《加拉罕第二次规划宣言》第一条再次强调:
    
    “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政府正式宣布:‘以前俄国历届政府同中国定立的一切条约全部无效,放弃以前夺取中国的一切领土和中国境内的一切俄国租界,并将沙俄政府和俄国资本家阶级从中国夺得的一切,都无偿地永久归还中国。’”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一个平凡的伟人:今天俄罗斯人这样纪念列宁 (图)
  • 历史疑案:列宁是德国间谍
  • 列宁遇刺之谜:凶手竟然是个女瞎子
  • 贪污赌博权钱交易-列宁时期令人惊异的腐败现象
  • 列宁时期的苏联,腐败现象令人惊异
  • 列宁时期的苏联,腐败现象令人惊异
  • 谁杀了列宁?女刺客被焚尸灭迹 (图)
  • 列宁创立的共产国际组织
  • 台独起源於共产党──从列宁民族自决论到台共纲领
  • 胡锦涛坐在列宁课桌:据我所知托尔斯泰没拿到毕业证(图)
  • 张一兵:从《回到马克思》到《回到列宁》
  • 列宁时期党内民主是如何被破坏的/尹彦
  • 吴云龙:批判列宁的'马克思主义'
  • 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的床事/芦紫
  • 人性未泯的列宁信徒——再谈赫鲁晓夫/张成觉
  • 北京官派学者以庸俗化的列宁主义反对列宁
  • 郭知熠不懂尼采发疯是因为和列宁一样患有梅毒/刘书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