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四份相关的材料:与外蒙古有关(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18日 转载)
    
    一、一段历史,1920年代
    
    
    孙中山与弹劾G党案
    
    (作者:杨奎松)
    
    知道孙中山内心的信念与愿望,就不难了解他在面对愈演愈烈的国共两党纠纷时为何会采取调和的立场了。事实上,无论是鲍罗廷,还是陈独秀,也越来越清楚地注意到孙中山其实并非他们所认为的那种左派。随着各地国共两党之间的组织人事纠纷越来越多,特别是5月31日苏联外交全权代表加拉罕不顾国民党人的一再抗议,坚持与北京政府正式签订《中俄解决悬案大纲》,相互承认对方为合法政府之后,鲍罗廷更明显地看出孙中山与G产党人距离之大。因为,无论是就苏联政府正式承认北京政府的问题,还是就苏联与北京政府围绕外蒙古地位问题的讨论,国共两党所表现出来的态度都完全相反。中G当时基本上以苏联的立场为立场,支持苏联承认北京政府为中国的中央政府,认为外蒙古人民有实行民族自决的权利;而国民党人却多半持激烈的批评态度,强烈不满苏联一面支持广州政府,一面却承认北京政府为中国的中央政府,不满苏联继续在外蒙古驻兵和享有特权,更不要说允许蒙古人民自治或自决了。
    
    尤其让鲍罗廷感到不安的是,围绕《中俄解决悬案大纲》的签订所发生的一系列国民党人公开抨击苏联政府的言论,其实是得到孙中山某种程度的认可的。当身为国民党员的李大钊等共产党人,公开向北京政府请愿,要求正式承认苏联并支持苏军驻兵外蒙古的消息传出,孙中山明显地表示了不满。4月,国民党员孙镜亚为此检控李大钊等"违反党纪承认北京政府",孙中山明确批示:"着中央执行委员会查明有无其事,另行酌夺。"而对朱和中上书批评上海《民国日报》和《新青年》等在中苏条约及外蒙古问题上宣传共产党的主张,"出言不慎,招惹是非,影响本党甚巨",孙更是严厉批示:"着中央执行委员会严颁纪律,禁止本党各报之狂妄。"转见李云汉《从容共到清党》(2),台北及人书局,1987,第300~302页。
    
      孙中山的态度明显地鼓舞了过去因怀疑共产党人而受到压制的国民党老党员们。邓泽如迅速致函上海谢持,转达这一消息,并提议利用上海远离广州,"工于规避"的条件,深入调查李大钊等"不守党义事"转见谢幼田《联俄容共与西山会议》(上),香港集成图书公司,2001,第142页。。上海老党员因此积极搜集证据,终于在5月间从谢持由巴黎返国的女婿手里得到《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二次大会议决案及宣言》一份,内中可以看出,共产党人确是以党团的方式在国民党内存在,并且有试图左右国民党政策和扩大自己组织的某种意图。内称:
    
      本团团员加入国民党,当受本团各级执行委员会之指挥,但本团之各级执行委员会,当受中国共产党及其各级执行委员会对于团员加入国民党问题之种种指挥。本团团员在国民党中:(一)应赞助中国共产党党员之主张,与其言语行动完全一致;(二)本团应保存本团独立的严密的组织。
    
      ……
    
      我们加入国民党,但仍旧保存我们的组织,并须努力从各工人团体中,从国民党左派中吸收真有阶级觉悟的革命分子,渐渐扩大我们的组织,谨严我们的纪律,以立强大的群众共产党之基础。
    
    全文链接:http://book.ifeng.com/section.php?book_id=638&id=43001
    
    二、一张收条,1930年代
    
    四份相关的材料:与外蒙古有关shack.us/img149/8941/200941710613387.jpg
    
    三、一组电报,1940年代
    
    斯大林与毛泽东关于外蒙古问题的电报资料(1945年)
    
    ——摘自人民出版社82年版《斯大林年谱》及79年版《斯大林文集》
    
    6月18日
    
    化名达维卡夫,致电中共中央及毛泽东,告之中共,苏联近期将对日宣战,要求中共做好军队的休整。同时表示,苏联政府正式邀请重庆政府就对日作战、战后蒙古地区问题举行高级别会谈。
    
    7月1日
    
    电贺中共建党纪念日。通报6月30日与重庆政府代表宋子文的接触情况。表示,依据雅尔塔协约,要求承认蒙古独立,借此保护苏联的远东利益。
    
    7月7日
    
    设宴招待乔巴山一行。斯大林介绍了2日下午与宋子文进行正式会谈的内容及6日中共的回电。回电中表示,“感谢苏联党的贺电。支持苏联党和斯大林同志对战后中国国内问题的建议,支持苏联党和斯大林同志关于外蒙古战后地位问题的看法,支持蒙古党和人民要求摆脱大汉族反动统治、寻求民族独立的正当要求,支持蒙古人民革命党和蒙古人民共和国参加战后组织的正当要求”。
    
    8月13日
    
    化名达维卡夫,致电中共中央及毛泽东,告之中共,应对中国国内由重庆政府背后支持的反蒙古独立现状运动,组织反运动,揭露重庆国民党政府大汉族主义反动本质,迫使国民党方面同意该意见,有利响应苏联与重庆政府正式签约。
    
    8月19日
    
    回电中共中央,对16日祝贺日本无条件投降的贺电表示感谢。同意中国党对蒙古问题的建议,要求作好战后对占领区附近地区及东北地区接收的准备。16日中共中央致电苏联党和政府,祝贺对日作战胜利、日本无条件投降,建议加速蒙古采取正式行动的速度。
    
    四、一封贺信,1950年代
    
    四份相关的材料:与外蒙古有关shack.us/img220/8206/200941710531129.jpg
    
    PS:其他两份文件―
    
    二战以后,中苏两国签订过两份“友好条约”,一个是1945年中华民国政府和苏联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另一个是195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苏联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
    
    为了便于对照,现将这两份文件拆开,将相同的条文排在一起。
    ■表示中华民国政府1945年签订的条约,★表示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1950年签订的条约。
    
    一、有关外蒙古:
    
     ■苏联承认中国对蒙古的宗主国地位;苏联必须在1950年内撤走在外蒙古境内的所有驻军。苏联同意中国政府对蒙古的驻军,但其驻军不能用来反对苏联。苏联强烈要求25年以内中国政府同意外蒙古举行公民表决,由联合国监督表决的公平性。
    
     ■中华民国政府声明对外蒙古有不可争辩的主权,中国政府1950年10月10日恢复对外蒙古驻军,用于保护领土完整,不用于反对苏联,在同一时间实行蒙古高度自治。中华民国政府同意100年以内让外蒙古人民举行公民表决,由联合国监督表决的公平性。公民表决的先决条件是1911年被苏联用武力驱逐出去的原外蒙各族居民迁回原地,参于投票。中国政府认为,公民表决是决定自治,不是决定独立。
    
     ■双方同意就蒙古问题继续进行谈判。双方同意就东蒙问题继续进行谈判。
    
     ★中华人民共和国无条件承认外蒙古独立,取消国民政府关于外蒙的不平等条约并愿意根据联合国民族居住权原则把南京政府用武力霸占的外蒙领土还给外蒙。
    
    二、有关海参威与江北六十四屯等:
    
     ■苏联同意无条件撤走苏联驻东三省所有武装力量。同意中国政府恢复原殖民地大连主权。
    
     ■苏联承认中国对海参威的主权,苏联同意在50年以内撤走苏联驻海参威所有武装力量。
    
     ■中国政府将在1995年恢复对海参威的主权,对苏联免税。
    
     ■双方同意就海参威问题继续进行谈判。
    
     ■苏联承认江北六十四屯为中国领土。
    
     ■苏联承认图门江出海口是中国主权。
    
     ■中国声明图门江出海口是中国主权,为了中苏友好,图门江对苏联开放。
    
     ★中华人民共和国承认海参威(包括海参威所辖的郊区)是苏联固有领土。
    
     ★中华人民共和国承认江北六十四屯为苏联领土。
    
     ★中华人民共和国承认图门江出海口是苏联主权;“新疆北郊”是苏联领土。
    
     ★承认清政府关于大连的协定,承认苏联在大连地区的特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欢迎苏联在新疆,东北,内蒙驻军,兄弟互助关系。
    
    三、有关乌苏里江流域:
    
     ■中苏两国一致同意江面主权中苏各二分之一。
    
     ★乌苏里江流域靠苏方三分之二属于苏联主权,靠中方三分之一属中国主权。
    
    三、其它:
    
     ■中国政府保留继续废除不平等条约的权力。
    
     ■苏联拒绝中国对科叶岛的主权要求,但愿意同中国政府就所有领土纠纷进行谈判。
    
     ★中华人民共和国停止1945年以来南京政府所有索土要求;承认清朝政府代表1850年以来所有领土条约。
    
     ★苏联政府欢迎中华人民共和国关于领土的声明。
    http://blog.cat898.com/boke.asp?twokeqi.showtopic.61278.html
    
    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对内蒙古人民宣言
    
    一九三五年十二月二十日
      
        亲爱的内蒙古全体民众们!现在我们是处在全世界大变动的关头。你们还是甘受日本帝国主义及中国军阀的宰割,作他们的炮灰而趋灭亡;还是乘机奋起,努力图强,以争得至尊的蒙古民族在全世界民族中享有完全平等的地位?二者必居其一,望速择之。野心勃勃、凶焰逼人的日本帝国主义,欲占领全中国,必先占领满蒙,欲称霸于全世界,必先占领全中国,这个野蛮计划,现在已逐步实现,首受其害者,为东三省、华北五省的民众和内蒙古的整个民族。狡猾卑鄙、口蜜腹剑的日本强盗,正在用各种欺骗手段,假借《大蒙古主义》,来达到占领蒙古的整个土地财富,奴役整个内蒙古人民的目的,它准备把你们的土地作战场,人民当炮灰,以达到它进攻中国苏维埃人民共和国,进攻外蒙古人民共和国及苏联,并最后消灭蒙古民族的目的。不信,请看朝鲜、台湾、东三省的人民,不能用自己的语言文字,不能有居住、行动、耕种、牧畜的种种自由,一切政治经济的权限,完全操在日本倭奴之手。再看日本帝国主义者在察哈尔的军事布防与军事设备,及兴安总署与其他的一切阴谋,便可以了然内蒙古民族达到了空前未有的危机。何况还有恬不知耻以蒋介石为首的中国军阀,不独自命为宗主国,更进而把内蒙古整个的区域划为行省,驱逐蒙古民族于黄河以南,阴山以北,更时常指使井岳秀、高石秀等小军阀,不断的占蒙古民族的牧地、盐池,企图逐渐消灭蒙古民族,作日本帝国主义的清道夫,加速内蒙古民族之灭亡。
      
        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与所有的英勇红军,在数年来的英勇战斗,无数次的给日本帝国主义与蒋介石军阀以严重的打击。中国红军已经成为不可战胜的力量。特别是英勇的中央红军,经过二万五千里的长征,突破了全世界的行军记录,胜利的达到了北上抗日预定的计划。中国红军战斗的目的,不仅是把全中华民族从帝国主义与军阀的压迫之下解放出来,同样的要为解放其他的弱小民族而斗争,首先就是要帮助解决内蒙古民族的问题。我们认为只有我们同内蒙古民族共同奋斗,才能很快的打倒我们共同的敌人,日本帝国主义及蒋介石;同时相信,内蒙古民族只有与我们共同战斗,才能保存成吉思汗时代的光荣,避免民族的灭亡,走上民族复兴的道路,而获得如土耳其、波兰、乌克兰、高加索等民族一样的独立与自由。因此,本政府向你们宣言:
      
        (一)认为原来内蒙六盟,二十四部,四十九旗,察哈尔土默特二部,及宁夏三特旗之全域,无论是已改县治或为草地,均应归还内蒙人民,作为内蒙古民族之领土,取消热、察、绥三行省之名称与实际行政组织,其他任何民族不得占领或借辞剥夺内蒙古民族之土地。
      
        (二)我们认为内蒙古人民自己才有权利解决自己内部的一切问题,谁也没有权利用暴力去干涉内蒙古民族的生活习惯、宗教道德以及其他的一切权利。同时,内蒙古民族可以从心所欲的组织起来,它有权按自主的原则,组织自己的生活,建立自己的政府,有权与其他的民族结成联邦的关系,也有权完全分离起来。总之,民族是至尊的,同时,一切民族都是平等的。
      
        (三)凡是内蒙古区域的汉、回、藏、满等民族,应根据民族平等的原则,发展民主主义,使这些民族与蒙古人民受同等的待遇,并有应用自己的语言文字及信仰与居住等的自由。
      
        (四)首先将井岳秀所占领的把兔湾,与高石秀所占的区域及两个盐池,交还内蒙人民,并将长城附近,如宁条梁、安边、定边等地划为商业区域,以发展你我双方间的贸易。
      
        (五)我们的工农红军游击队或其他的武装队伍,绝对没有向草地进攻的企图,但你们亦不要允许中国军阀或日本帝国主义的军队,经过草地来向我们进攻,来加速你们自己的灭亡。我们愿意彼此缔结攻守同盟去打倒我们共同的敌人。
      
        总之,只要你们真认识到蒙古民族解放的必要,不愿做亡国奴,有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与蒋介石等中国军阀的决心,那不管你们的领导者是王公贵族或平民,我们都可以给你们以善意的实力的援助。蒙古民族素以饶勇善战见称于世,我们相信你们若一旦自觉的组织起来,进行民族革命战争,驱逐日本帝国主义与中国军阀于内蒙古领域以外,则谁敢谓成吉思汗之子孙为可欺也。请为熟思,并望互派代表以建伟业,则不胜幸甚!谨此宣言。
      
         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
      
         主席 毛泽东
    
    http://blog.cat898.com/boke.asp?twokeqi.showtopic.5806.html
    
    >>>>>>>>>>>>>>>>>>>>>>>>>>>>>>>>>>>>>>>>>>>>>
    
    郭沫若:我们应该怎样认识外蒙古独立?
    
    (人民日报1950年)
    
    这些歪曲中的另一个例子是关于外蒙古的独立的。在这一点上我想多说几句。反动分子企图煽动某些中国人的大汉族主义的感情,反对外蒙古人民建立自主的人民国家。但是请问。外蒙古附属于中国的时候,中国人对于外蒙古人民究竟给了些什么福利呢?难道不是某些中国的侵略主义者,派兵攻入外蒙古,在政治经济方面压迫外蒙古人民,这才激起外蒙古人民脱离中国而独立的要求吗?我们自己在封建主义与帝国主义双重压迫之下差不多不能自保,难道一定要强迫外蒙古人民跟着我们殉葬吗?我们在双重压迫之下,稍微有点觉悟的人便知道要求解放,难道外蒙古人民就不应该有点觉悟,不应该有解放的要求吗?
    
    认真说,倒是外蒙古人民比我们争气些,比我们觉悟的早,比我们更清醒地能和社会主义地苏联做朋友,因而得到了帮助,而比我们早解放了。我们假如是站在大公无私地立场,我们倒应该向外蒙古人民告罪、向外蒙古人民致敬、向外蒙古人民学习地。更那里有什么理由跟在美帝国主义和蒋介石反动地后面,来对苏联“愤慨”呢?再请问,由于外蒙古的独立,在苏联方面究竟得到了些什么呢?岂不是和我们一样,仅仅得到了一个邻邦?
    
    问题应该是——外蒙古脱离了我们之后,外蒙古人民是不是更加幸福了?事实告诉我们,外蒙古人民是更加幸福了。前几年国民党政府派到库仑去监视公民投票的一位姓包的,事毕回重庆,曾经在报上发过谈话。“库仑街头差不多每家人家都有了无线电。”这是国民党说的话,而且是有报可查的。在得到解放之后,外蒙古人民的生活和生产不是都已经充分地提高了吗?
    
    人民中国和人民蒙古今后应该是亲密的兄弟,我们不能够固执着那种宗主和藩属的落后观念了。那是丝毫也不足引为光荣的!
    
    今年四月,我们中国代表团到欧洲去,在捷克的布拉格参加拥护世界和平大会的时候, 外蒙古代表团的团长齐登巴而先生,曾经为我们革命战争的辉煌胜利向我们致敬。他说:“日本帝国主义在远东称霸的时候,蒙古人民是寝息不安的,今天民主中国做了东方的盟主,我们蒙古人民就可以放心了。”
    
    请看看蒙古朋友们的这种坦白的风度吧。难道我们不应该有同样坦白的气概吗?
    
    以上文字摘自郭沫若《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四周年纪念日在北京新华广播电台对全国的广播》
    
    >>>>>>>>>>>>>>>>>>>>>>>>>>>>>>>>>>>>>>>>>>>>>
    
    蒙古人民共和国大人民呼拉尔主席团主席 扎·桑布同志:蒙古人民共和国总理 尤·泽登巴尔同志: 蒙古人民共和国外交部长 巴·贾尔卡赛汗同志:
    
    值此蒙古人民共和国成立三十周年纪念之际,我们代表中国人民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谨向全体蒙古人民、蒙古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你们表示衷心的祝贺。
    
    三十年前,蒙古人民在蒙古人民革命党的领导下以英勇的斗争彻底推翻了反动的封建统治,建立了人民民主的国家。由于蒙古人民的不懈努力和苏联无私的援助,蒙古人民已永远摆脱了贫困和落後,走上了经济繁荣和文化发展的光辉道路。中国人民深为蒙古人民的辉煌成就感到欢欣鼓舞。 祝蒙古人民在建设社会主义和保卫世界和平的事业中获得更大的胜利。
    
    
    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 
    
    毛泽东
    
    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长 
    
    刘少奇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兼外交部长  
    
    周恩来
    
    一九五四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根据一九五四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人民日报》刊印。
    作者:二可器  来源:独立评论 _(博讯记者:远望)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修正历史错误挑战胸襟和智慧:谁修理了蒋经国的权威?
  • 难解的历史迷团:毛泽东穿睡衣进军营究竟讲了些什么?
  • 西藏在历史上对中土发动的一次兵患
  • 民主协商建国的历史回顾
  • 翻看八九年剪报,历史上的罪恶不能遗忘
  • 尘封历史:川军抗日最惨烈 阵亡64万多人 (图)
  • 回首一页尘封的历史:修补伤痕务实开创两岸合作 
  • 从红色高棉看中国外交历史
  • 惨遭毁容和辱尸——慈禧墓被盗历史真相 (图)
  • 关于1950年代苏联援华贷款的历史真相 (图)
  • 台湾二二八:真相必须还原恩仇还给历史
  • 历史上中共一号机密背后的故事
  • 历史回眸:中军进西藏 (图)
  • 历史的评价毛泽东/林山
  • 史学:林学研究的两个历史方向
  • 谁是中国历史上最具有魅力的女人?
  • 历史真相是什么?口述史VS.老舍差点获诺贝尔奖
  • 你没听过的荒唐历史:新中国成立以来称帝者一览
  • 历史沧桑:国民党军队拍摄的淮海战役老照片(图)
  • 历史见证:1989年国家领导人都做了什么 (图)
  • 权力书写历史,六四历史的薪火如何相传?
  • 《人民日报》称:政党制度一党专制被历史所抛弃!
  • 中国历史教科书避谈六四 被斥犯罪/VOA
  • 峡江最有历史价值的周瑜练兵楼被拆,呼吁问罪当事人
  • 高干女爆出与中国政府相反的西藏历史 (图)
  • 最新统计显示:广东去年结婚离婚率均创历史新高
  • 西藏对话:香格里拉幻想,历史、现实和未来 (图)
  • 乌鲁木齐"春分"暴雪降水量达27.8毫米创历史极值
  • 西方人对于东方的恐惧的历史根源
  • 中军正在挺进,达赖不得不逃亡——西藏问题历史背景 (图)
  • 从一个普通藏人的经历看50年前的历史
  • 青铜兽首拍卖:历史是非和法律公正
  • 历史如何记载改革开放三十年的“成果”?/许建德(图)
  • 西藏墨脱县将结束不通公路的历史
  • 国际笔会狱委关于维吾尔历史学者拖乎提.吐尼雅孜获释的紧急行动通报
  • 韩寒:历史上最爱放烟花的办公室主任,烧了央视
  • 中国现历史罕见旱情 全国近四成冬小麦遭受旱灾(图)
  • 张清扬:中国北方大旱突破历史记录
  • 历史一刻:陈云林江丙坤签署两会协议 (图)
  • 盛雪:永远的记忆 历史的传承
  • 【历史见证】 “六·四”杂忆
  • 新青年学会四君被审判的历史意义
  • 国家合久必分的历史阶段已经结束了/王大豪
  • 张博树:纪念耀邦,推进转型——论中共党内民主派的历史角色
  • 国家善用政策乃解决经租房历史问题之必需
  • 鲁扬:暴行岂能掩盖历史真相?!
  • 鲁扬:殴打孙文广的暴行岂能掩盖历史真相?!
  • 袁庾华重庆大学讲座简讯—新中国历史若干热点问题
  • 鲁扬:中国实现民主政治制度必经的三大历史时段
  • 再探:八九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历史教训
  • 康北霍尔人的来源及历史演变蠡测/曾现江
  • 读王明珂《华夏边缘:历史记忆与族群认同》/罗丰
  • 如何揭露历史真相:看德国人如何反思自己历史
  • 贺卫方:揭露历史真相会带来何等的后果
  • 邓小平"历史问题宜粗不宜细"思想遗害无穷/李悔之
  • 外交休兵:两岸外交官"汉贼不两立"走入历史
  • 仁学和符号学的历史交迁——论东方智慧和西方理论的辩证互动/李幼蒸
  • 历史的终结/刘小枫
  • 草原政权的“正统观念”与历史记忆/胡鸿
  • 从历史的角度看当代行政区划层级与幅员改革之必行/李晓杰
  • 王晴佳:中国文明有历史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