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毛泽东参加国庆阅兵:令如遇袭击“谁也不许跑”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06日 转载)
    
    来源:《党史纵览》
     毛泽东曾先后参加过的几次较有影响的阅兵盛典 (博讯 boxun.com)

    
    阅兵,是一项极其隆重的军事盛典,也是党和国家举行重大节日庆典的一种隆重仪式,某种程度上集中体现了一个政党或国家的威势和军事实力、一个民族的浩然正气。
    
    早在炮火连天的战争年代,毛泽东就先后参加过几次较有影响的阅兵:1933年8月1日在江西瑞金,中国工农红军举行了规模较大的“八一”阅兵;1944年l1月1日在延安东关飞机场,中国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南下支队(以三五九旅为主干)奉命开赴抗日前线时举行了阅兵;1949年3月25日,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等中央领导同志从河北平山县西柏坡抵达北平时,为迎接毛泽东和党中央机关进京,在西苑机场进行了一次阅兵式,毛泽东与朱德、刘少奇、周恩来等人乘吉普车检阅了第四野战军一部。
    
    新中国成立后,从开国大典至1959年,每年在天安门广场举行一次大规模的国庆阅兵。三年自然灾害期间的1960年9月,中共中央、国务院本着厉行节约、勤俭建国的方针,决定改革国庆典礼制度,实行“五年一小庆、十年一大庆,逢大庆举行阅兵”。毛泽东曾多次于国庆日在天安门前阅兵。当年的人民解放军官兵都把能到天安门前接受毛主席检阅作为最大的幸福,而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检阅部队的镜头也定格在亿万中国人民的记忆中。
    
    在毛泽东出席的多次国庆阅兵盛会上,人们看到和记着的都是毛泽东笑容可掬的模样,实际上,毛泽东的心情并不总是那么舒畅、乐观,他的思想无时不被新中国的处境和发展所遇到的困难和挫折所左右,他的心中始终盛满了对中国前途命运的思虑。可以说,毛泽东参加的时空跨越近30年的数次阅兵,就像晴雨表,鲜明地反映了毛泽东心系民族解放与人民幸福的可贵情愫。
    
    毛泽东笑称,敌机炸弹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阅兵庆典大会补献了礼炮
    
    1931年11月7日,是一个在中国革命史上尤其是中国工农红军史上极富意义的一天。这天,由工农兵当家作主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即将在世界的东方诞生,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瑞金隆重召开。来自闽西、赣东北、湘赣、湘鄂西、琼崖、中央苏区等根据地的红军部队,以及在国民党统治区的全国总工会、全国海员总工会的610名代表出席了大会。7日早上,首先在叶坪广场上举行隆重的阅兵典礼。
    
    东方熹微,层林尽染。红军阅兵广场上人声鼎沸,口令阵阵。为避免敌机轰炸,庆祝“一苏大会”召开的红军阅兵典礼选在清晨隆重举行。
    
    一个个整齐的方队,排列在红军阅兵广场。红三军、红四军、红七军、红十二军和红三军团各派出一个建制营,由各军首长率领接受检阅。红军学校学员由校长萧劲光率领受阅。接受检阅的还有瑞金的赤卫队,他们排在红军队伍后面。
    
    
    
    中国工农红军正式举行阅兵典礼,这是第一次。
    
    受阅的指战员们格外激动,他们决心将工农红军的风采在这次阅兵中充分展现出来。
    
    晨曦中,毛泽东与朱德、彭德怀、项英、任弼时、王稼祥、邓发、周以栗、叶剑英、张鼎丞、曾山等红军将领,迈着稳健的步子依次登上检阅台。参加“一苏大会”的代表和瑞金县前来观礼的群众,也早已站立在检阅台两侧等候。百名号手立在检阅台前,他们手中的铜号被擦得锃亮耀目。项英宣布:“第一次全国工农兵代表大会阅兵典礼开始!”随即,百名号手吹起嘹亮的集合号。雄壮的号声冲破云霄。
    
    阅兵总指挥彭德怀在各红军方队前巡视一遍后,跑步来到检阅台前:“报告总司令、总政委:阅兵总指挥彭德怀率部队接受检阅,请指示!”
    
    
    
    
    
    
    全场又是一阵热烈的欢呼声。毛泽东起立,向大家热烈鼓掌。他振臂高呼:“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万岁!”
    
    “万岁!”“万岁!”代表们跟着一起高呼……
    
    
    
    红军首次庆祝建军节时为避敌机突袭,毛泽东等决定阅兵典礼在黎明前举行
    
    1933年8月1日,中革军委在瑞金县大埔桥红场举行盛大阅兵典礼,以纪念中国工农红军成立6周年。这是红军第一次庆祝建军节。考虑到当时正处于盛夏酷暑,同时为避免国民党军飞机的突袭,决定阅兵典礼在黎明前举行。
    
    这一天凌晨3点多钟,东方还没有发亮,数千只火把就把炮兵射击场的四周照得通亮。参加阅兵典礼的,有临时中央负责人博古、临时中央政府主席毛泽东,还有党政军领导干部、各界代表。他们陆续走上主席台,项英作为主管军队工作的中革军委代主席也早早来到这里。参观的群众也陆续来到广场的四周。接受检阅的中央警卫师又称工人师,这支以工人为主组成的队伍和红军学校的学员,全副武装,早已排列整齐。
    
    首先,是庄严雄壮的阅兵式。清晨4点,阅兵典礼正式开始。军乐奏起,礼炮齐鸣。在震天动地的礼炮声中,在悠扬激昂的军乐声中,项英代表中革军委,将绣有“八一”字样的军旗授予中央警卫师和红军学校。他随后走下主席台,跨上战马,在中革军委另两位负责人毛泽东、朱德的陪同下,策马而行,检阅了排列长达600多米长的雄壮队伍。受检阅的红军指战员,庄严地行注目礼,不断地呼喊口号。欢呼声、口号声响彻云霄。
    
    
    
    检阅部队之后,项英走上主席台发表讲话。他指出:中国工农红军是从南昌暴动开始的,是在斗争中逐渐成长起来的。今年的“八一”,正是帝国主义新的强盗战争危险极度紧张的时候,正是日本帝国主义大规模的侵略中国、中国国民党公开出卖东三省、热河及华北的时候,也是全国人民反国民党运动高涨、苏维埃运动与革命战争取得伟大胜利的时候,有着重要的意义。他接着说:在这个光辉的日子里,给中央警卫师和红军学校授予光荣的军旗,其他的红军团以上单位也将授予军旗。他希望红军各部队高举军旗,勇往直前地去打击敌人;他希望红军学校高举军旗,培养出大批的红军干部,带领红色战斗员去消灭敌人。
    
    第二项便是宣誓。在这次阅兵过程中,项英还带领受检阅的红军指战员,庄严地朗读了红军誓词。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向新成立的红军工人师和少共国际师发出奔赴前线英勇杀敌的战斗命令,工人师和少共国际师组成两块方阵,指战员高举拳头进行宣誓。
    
    第三项是授旗授奖。中革军委领导分别给各红军学校授校旗,给红军各团队授战旗,向功勋卓著的红军指挥员颁发红星奖章。
    
    这次“八一”阅兵典礼,最后举行的是分列式。此时,天已大亮。中央政府和各组织代表致祝词,分列式随之开始。红军方队在一面面战旗引领下阔步通过检阅台,战士们一面高呼着口号、一面向检阅台上的首长行注目礼。受阅的部队,迈着整齐的步伐,抬着大炮、扛着机关枪或步枪,雄赳赳地通过主席台。毛泽东与项英、博古等领导人一起,不时地向受阅的红军指战员招手致意。长长的受阅队伍从检阅台前整整走了一个多小时。坚定的步伐踢落晨雾,踏碎尘土,震荡、撼动着这个令人难忘的清晨。
    
    
    当8月1日这一天的太阳从东方冉冉升起、阳光普照大地时,红军历史上又一次庄严隆重的阅兵典礼胜利结束。
    
    检阅南下支队时,毛泽东勉励“用最大的毅力去克服困难……忠实地为人民服务!”
    
    1944年11月1日,天气晴朗,凉风习习。南下支队举行隆重的誓师出征阅兵式。
    
    原来,抗日战争进入第七个年头的1944年,日军在中国战场以及太平洋战场节节败退。为加快我国抗日战争的胜利进程,中共中央、毛泽东分析了当时的形势,研究决定在巩固和发展华北、华中等抗日根据地的同时,抽调部分主力向华南地区发展。南下部队主力来自当时担任延安卫戍任务、正在南泥湾屯垦的八路军第三五九旅。由三五九旅抽调主力3800人,再由中央组织部选调一批工作干部,加上被护送的900余名南方干部,组成了约5000人的部队,简称“南下支队”,正式番号“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独立第一游击支队”。王震任司令员,王首道任政治委员,王恩茂任副政治委员。
    
    此次南下的目的是护送干部挺进华南,会合东江纵队开辟湘粤桂边的五岭抗日根据地,把华中和华南联系起来。这样,在日本军队退到山东等地沿海地区时,就可以配合全国各战场的强大反攻,收复失地。在抗战胜利后,如果蒋介石发动内战,也能进退有据,牵制其南方一线。这天上午,延安东关飞机场早早就已站满了身穿灰布军装、精神抖擞的八路军战士,他们是三五九旅南下支队的全体指战员,正在等待毛泽东、朱德、任弼时等中央领导人前来检阅。这简陋的机场坐落在延安城的东关外,一边紧依着清凉山,一边靠着延河滩,本来是一座临时机场,后来经过延安军民的拓宽和加固,变得更加开阔了。
    
    
    不一会儿,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等中央领导在王震的陪同下,健步走来,神采奕奕地一一检阅了英气勃发的南下支队。
    
    在这次誓师出征阅兵式上,毛泽东还专门作了重要讲话。他勉励部队说:“你们这次到南方去,到敌人的后方去插旗帜,开辟新的敌后抗日根据地,这是一个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你们的前途是光明的,但也会遇到很多困难。这一回你们是去长征的,一直到湖南、广东,要准备饿肚子,没有房子住,生病受伤没有人抬担架。你们要用最大的毅力去克服困难,上下一心团结一致,要像‘王者之师’那样,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真正做到纪律严明,秋毫无犯。要同群众打成一片,忠实地为人民服务!”“只要你们能像松树和柳树一样,保持坚定的原则性和灵活的机动性,就一定能取得胜利!……”
    
    毛泽东的讲话,掀起了誓师阅兵仪式的高潮。即将南征的战士们深受鼓舞,个个热血沸腾,斗志昂扬。
    
    最后,毛泽东衷心祝愿全体指战员“身体健康,并取得远征的胜利”。
    
    接着,王震带领全体将士向党中央和毛泽东等庄严宣誓:“我们是人民的军队,我们是为了解放千百万华南的人民而南征。我们要严格遵守革命纪律,爱护人民,保护人民,紧密团结,克服困难,英勇作战,用我们的血和肉,献给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
    
    11月9日,南下支队离开延安南行。1945年,在湖北省大悟山与新四军第五师会师,随后继续南下,转战于鄂南、湖北和赣西北,建立了湘鄂赣抗日根据地;8月,部队抵达赣南、粤北,四处出击,打击日伪敌军,收复失地。9月,中共中央从日本投降后的新的实际出发,令其北返。10月,南下支队回到鄂豫皖地区,与新四军第五师、豫西支队合编为中原军区,继而转战鄂北、豫南。
    
    
    当这一威武雄壮的坦克队通过天安门前时,城楼上的毛泽东取下手中的帽子,向战车方队不停地挥舞着。
    
    与此同时,由新中国第一代飞行员驾驶的14架战斗机、轰炸机、教练机,分别以三机和双机编队,飞过天安门广场上空。顿时,天上地下浑然一体,形成了立体阅兵方阵。广场上的人们兴奋得欢呼起来了:“飞机,我们的飞机!”
    
    在天安门城楼上,毛泽东也仰望着高空,高兴地举起左手,手心朝向天空,用力地挥动着。
    
    在整个阅兵式中,全场掌声像波浪一样,一个高潮接着一个高潮。
    
    
    看着受阅的三军部队井然有序地一个一个通过了天安门前,毛泽东脸上的表情忽然凝重起来。毛泽东此刻的心情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又愉快又不愉快”。他后来解释道:“中国解放我是很高兴的,但是总觉得中国的问题还没有完全解决,因为中国很落后,很穷,一穷二白。”
    
    毛泽东看到,在天安门广场参加检阅的装备有日制九七式“老头坦克”、150毫米“花炮”、德制七九步枪、捷克式轻机枪……这些受阅的“万国牌”武器出自十几个国家,多是别国淘汰的旧品。检阅途中有一辆装甲车驶到天安门西侧,还因机械故障熄了火,多亏后面装甲车里的战士急中生智,开上前去把开不动的装甲车顶到西长安街上。城楼上的毛泽东对眼前的这一情景看得清清楚楚,不过,他没有责怪任何人,因为他知道,这就是我军手中最好的装备。
    
    据毛泽东的卫士长李银桥等人后来回忆,当时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足足站了6个小时,没有休息过片刻。当新组建的人民解放军空军战机飞过天安门广场上空的时候,天安门广场和城楼上长时间地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与欢呼声,千千万万的人们群情振奋,阅兵达到了最高潮,这时毛泽东的脸上才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阅兵式进行了近3个小时,结束时天色已晚。这时,长安街上华灯齐放,群众游行开始了。毛泽东一直精神十分饱满地站立在天安门城楼上,与广大群众共享着这欢庆的美好时刻,直到晚上9点25分游行结束。回到中南海住地,毛泽东对身边卫士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胜利来之不易!”这句蕴含深刻内容的话在这天晚上他连续说了多遍。
    
    国庆一周年阅兵时毛泽东心情并不轻松,他半诙谐半认真地对周围的人说:“如果真遇到打炮,谁也不许跑。”
    
    1950年10月1日,毛泽东又一次登上天安门城楼,第二次检阅了国庆阅兵队伍。当时,人民解放军的武器还没有来得及换装,参加阅兵的部队只是换上了新军装和大檐帽,所携带的仍是战争年代缴获的各式轻兵器。比较引人注目的是人民解放军骑兵部队驾驭的1900匹白马以6路纵队通过天安门广场。
    
    这次阅兵,毛泽东的心情并不轻松,因为当时国内外形势都十分严峻。朝鲜战局由于半个月前美军实现了仁川登陆而迅速恶化。炮火眼看就要烧到鸭绿江边了,新生的共和国的安全受到了严重威胁。就在国庆这一天,毛泽东收到了朝鲜领导人发来的请求中国出兵救援的信。而此时,国内残余反动势力也开始蠢蠢欲动。国庆节前不久,北京市公安局报告,破获了一起国外特务图谋在国庆庆典时炮轰天安门的案件,并搜到一门解放前遗留下的旧迫击炮。
    
    
    可是,在过去革命战争中便有“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气概的毛泽东,此时虽然日夜思考对策,却仍镇定自若。
    
    在上天安门城楼前,毛泽东半诙谐半认真地对周围的人说:“如果真遇到打炮,谁也不许跑。”毛泽东的这句话五味俱全,耐人寻味。
    
    检阅结束之后,毛泽东回到中南海颐年堂住所,随即召开关于是否出兵朝鲜的会议。经过多少个彻夜不眠的讨论,10月中旬,毛泽东果断作出了震惊世界的出兵抗美援朝的决策。
    
    
    国庆5周年时毛泽东心情比较愉快,与他一起阅兵的外国元首有金日成和赫鲁晓夫
    
    1954年国庆阅兵是在全国转入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新时期、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刚刚结束的形势下举行的。
    
    毛泽东任命杨成武为国庆阅兵总指挥。受阅部队共有10384人。此次阅兵与开国大典阅兵相比,在部队编成和武器装备等方面都发生了较大变化。开国大典的受阅部队主要由陆军编成,海军和空军数量很少。而这次的受阅部队由诸军兵种编成,反映出海军、空军和陆军特种兵的迅速发展。开国大典受阅部队的武器装备是杂式的,型号、口径、出产国籍不统一,而这次受阅部队的武器装备则基本上是苏式的。航空兵由三机按三角形编队,从几个机场起飞,要求低空、小间距、逐队跟进,准时到达指定空域。通过天安门广场的高度为600米,航速每小时为400至650公里,这对中国年轻的飞行部队来说是一个严峻的考验。
    
    10月1日上午10时,北京市长彭真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第五周年国庆典礼开始!
    
    国防部长彭德怀在阅兵总指挥杨成武陪同下,乘敞篷汽车检阅部队。接着,分列式开始。
    
    站在检阅台上的毛泽东放眼展望新中国成立5年来发展壮大了的各兵种受阅部队,内心难抑无限感慨……这时,只见军事学院的学员方队最先列队进入天安门广场。跟进的是步兵学校、炮兵学校、工兵学校、坦克学校、航空学校、海军学校等方队。水兵方队在院校方队之后进入广场。接着,公安部队和步兵师各个方队相继通过天安门广场。这是由一支手枪方队、冲锋枪方队和步枪方队组成的队伍。在步兵方队后面的骑兵受阅部队,来自内蒙古草原,功臣模范占50%。他们共编成6个方队,每个方队都骑着毛色相同的军马,侧面看,骑兵和战马各成一直线,队形整齐。三*摩托车团、摩托步兵团、伞兵部队、炮兵部队、坦克部队依次通过天安门广场。行进在炮兵师前面的是120毫米重迫击炮方队,跟进的依次是57毫米反坦克炮、76.2毫米野炮、122毫米榴弹炮、132毫米火箭炮、探照灯、37毫米高炮、85毫米高炮、155.2毫米加农榴弹炮、ИC-2号重型坦克、T-34中型坦克和122毫米自行火炮方队。
    
    每当一列列队伍走近检阅台,毛泽东都情不自禁地微笑着向他们招手致意。
    
    在炮兵部队通过检阅台前的同时,航空兵受阅部队飞临天安门广场上空。飞在前面的,是由1架图-4重型轰炸机和2架米格-15比斯型歼击机护航的带队机群,接着是4个轰炸机团和2个歼击机团。受阅的航空兵由111架作战飞机编成。
    
    毛泽东扬头望向展翅翱翔在蓝天上的“雄鹰”队列时,笑得更加开心了。
    
    整个阅兵历时63分钟。
    
    
    国庆节当天,与毛泽东一起阅兵的外国元首有金日成和赫鲁晓夫。已经解密的苏联档案证明,苏联最初确定的代表团团长是部长会议副主席米高扬。此时苏联党内正围绕继承人的问题展开激烈斗争,为得到中共支持,赫鲁晓夫积极推动向中国提供大量经济和军事援助,并决定亲自带团来华。他带来的礼物除了从旅顺提前撤军,还把对华援建项目增加了15项,一共156项。
    
    
    国庆10周年阅兵庆典空前隆重,可毛泽东并不很愉快……他下定决心,要自力更生搞出原子弹
    
    1959年10月1日,迎来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周年的大喜日子。为此,中共中央邀请苏联等11个社会主义国家领导人率领的党政代表团和日本、印度等60个国家的共产党代表团参加中国国庆活动。这次国庆阅兵的规模远远超过了此前任何一次国庆阅兵。
    
    这天上午10时,北京天安门广场红旗招展,人山人海,群情振奋。国务院副总理兼国防部长林彪在阅兵总指挥杨勇陪同下检阅各部队。这次阅兵与5周年国庆阅兵相比,受阅武器装备基本上是国产的,标志着中国军队建设取得了巨大成就。在大大拓宽了的天安门广场上,15个徒步方队、14个车辆方队和6个空中梯队组成的阅兵队伍共11018人接受了毛泽东等的检阅。受阅部队官兵身着新式军服,佩戴军衔,英姿飒爽。
    
    第一个通过天安门广场的是军事学院方队,之后依次为水兵方队、步兵方队、空降兵方队和由144门各种口径火炮组成的7个炮兵方队、由99辆坦克和自行火炮组成的装甲兵方队。同时,由155架喷气式轰炸机和歼击机组成的空军空中梯队飞过天安门广场上空。整个阅兵历时58分钟。 最令人兴奋的是,人民解放军“五”字开头的新式武器──56式冲锋枪、56式半自动步枪、59式坦克、歼5型歼击机等新式武器纷纷亮相,这些武器基本都是中国自行生产的。不过,在世界范围内,此时一国国防科技实力强弱的主要标志已不再是新型坦克和喷气式歼击机,而是美苏英等国已经装备的核武器和远程导弹。
    
    在阅兵时,毛泽东与时任苏共中央总书记的赫鲁晓夫并排站在天安门城楼上。从彩色纪录片中可以看出,毛泽东虽然偶有笑容挂在脸上,却比较勉强,看得出并非全是发自内心深处的笑意。
    
    庆典空前隆重,毛泽东的心情却不很愉快。原来,这时候,一方面中国国内经济正处于十分困难时期,而另一方面原本答应给予中国核武器技术援助的苏联却突然变卦。这一年6月,苏联通知中国,在核武器技术援助方面要“推迟两年”。
    
    而就在这次国庆阅兵的时候,赫鲁晓夫在天安门城楼上对毛泽东说准备撤回在华专家,并不再提供核技术帮助。城楼上的毛泽东听到这话,只是淡淡地回答了一句“那也好”,随后便同身边的另一位外宾胡志明谈笑去了,似乎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其实,毛泽东已经下定决心,中国要自力更生搞出原子弹。他随后在一次党内会议上说道:“赫鲁晓夫不给我们尖端技术,极好。如果给了,这个账是很难还的。”
    
    此后,由于我国国庆典礼制度的变化等原因,毛泽东再也没有登上天安门城楼进行阅兵,国庆10周年阅兵也就成了毛泽东辉煌政治生涯中的最后一次阅兵。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外国“军事精英”摩拳擦掌 将赴京观察国庆阅兵
  • 胡锦涛亲审国庆阅兵方案要折腾超历次水平
  • 国庆60周年,胡锦涛亲审大阅兵方案:超越历次国庆阅兵
  • 学者批评中共国庆阅兵是“陋习”
  • 港媒称国庆阅兵各方队人员将于春节前后投入训
  • 国庆阅兵方队选拔完毕 全部身着07式新军服 (图)
  • 国庆阅兵应增加老兵方队/朱和平
  • 北京的《炎黄春秋》杂志劝当局停止国庆阅兵/RFA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