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决战高丽半岛——记朝鲜战争第五次战役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18日 转载)
    
     决战高丽半岛——记朝鲜战争第五次战役
     (博讯 boxun.com)

     一、引言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高丽半岛乃不祥之半岛,自古以来,战火不绝,并且跟中原天朝密不可分。或为对手,或为盟友。或鲜血结冤仇,或热血凝友谊。恩恩怨怨,是是非非,莫衷一是,尤其是公元1950年6月,半岛又大动干戈,重烧漫天战火。起因乃金—李两王为争夺三千里江山之皇冠,展开殊死搏斗。本来别人兄弟相争,不关我华夏什事,但由于复杂之国际政治原因,使我刚夺得天下之雄师劲旅未来得及休整,便再次卷进战争旋涡。结果在冰天雪地、崇山峻岭间鏖战三年,数百万志愿大军,总减员达百万余人(1)。且毫无战争成果,战线仍回到金—李二王相争之起点。以至我当今朝野,为此争执不休。
     有说此战显我天朝神威,扬我民族志气,洗却百年耻辱,又护卫我华夏疆域,打得好!有说此战夸大危机,欺骗民众,实则受他人唆使,做马前走卒金牌打手,除捞点军火装备,倒是劳民伤财,夺我军元气,导致闭关锁国,外交孤立,误了发展之大好时机。打得糟!
     前一种观点在闭关锁国之时,民众得不到真实资讯,故皆信之。后一种观点源自改革开放之后,真实资讯纷至沓来,国人在研判之余,始知先前悉被误导。乃恍然大悟之果。
     此次高丽战火燃烧三年,我志愿大军前后和联合国军打了五次大战,N次小战。尤其是百万大军相互厮杀之第五次战役后。导致交战各方面对现实,最终罢战三八线。
     今作本文,乃概述现代高丽半岛之决战——第五次战役,
     正是:高丽半岛起狼烟,中华男儿热血横。是非功过争无尽,吾今述史盼妙评。
    
    
    
     二、刀兵相向古战场
    
    ………………………………为节约网友时间,删除这段内容
    ……………………看完这段历史,网友们自可明白中朝历史真相。
     正是:自古高丽战火多,少为盟友多为仇。仅有壬辰卫国战。堪称兄弟驱倭寇。
    
    
    三、现代狼烟起因
    
    
     1950年6月25日四时,金王日成依仗苏式T34坦克之铁甲以及中国慷慨赠送三个身经百战之虎狼之师,祭起二战时希魔闪电战法宝,向李王承晚统治之南方扑去。半岛血流成河之刀兵劫由此开始。
    
    
     1950年6月25日四时,金王日成依仗苏式T34坦克之铁甲以及中国慷慨赠送三个身经百战之虎狼之师,祭起二战时希魔闪电战法宝,向李王承晚统治之南方扑去。半岛血流成河之刀兵劫由此开始。
    
    
     金王日成开战顺利,仗着苏俄千辆钢甲战车和七万四野百战雄兵,打得李王承晚丢盔卸甲,狼狈南窜。金王乘胜追击,迫近釜山,眼看江山就要一统,高丽王冠就要摘下。岂知惹恼了李王盟友,大洋彼岸之西夷——美利坚。
     美利坚乃老牌帝国,世界超强,人口二亿,工业强盛,军力雄厚。其军队在世界一战、二战均所向披靡,战果赫赫——灭希魔,亡日寇。战争经验与手段无人可及。彼时,美军一面帮李王在釜山巩固防御,一面派能征惯战之老帅麦克阿瑟率兵仁川登陆,从而腰斩了金王的统一大业。与此同时,由于迁怒中国暗中相助金王、与对手——斯魔(斯大林)暗通款曲,遂悍然出兵台湾海峡,搅黄了中华天子毛泽东一统中华之美梦
     老麦得势后不给金王喘息之机会,挥兵鸭绿江。欲将金王部队赶尽杀绝,而后仿效日本,在高丽半岛建立一个民主社会。岂知这一来又惹恼了共和中华开国太祖毛泽东。此公熟读四书五经,古代通史,帝王将相传记。对军事战略尤其精通。唯独对西方民主嗤之以鼻!“卧榻之旁,岂容西夷酣睡”?于是他在苏俄大魔头斯大林怂恿下,召集文臣武将议兵,商讨出征高丽。
     岂料殿上反战声一片。有谓我天朝刚刚定基,宜休养生息,不便刀兵;有谓时间仓促,出兵多有不利;有谓美夷世界超强,我小米步枪,不可与之争锋。有谓从长远计,宜保持中立,日后好左右逢源,获取本朝最大利益……反对呼声最高者为周恩来、林彪、聂荣臻、高岗等重臣。
     太祖不悦,遂急电召远在西北之彭大将军德怀。火速来京议事。
     德怀不知就里,怀揣建设蓝图赴京,意欲和太祖共商建设大计。岂知面见太祖方知:共和天朝欲兴兵高丽。委其为征东大元帅,询其有所虑乎?
    
    
     德怀问,主席意下如何?太祖作凄然状曰:“看着别人国破家亡,吾心中委实不忍,望卿为我分忧”!闻此言,德怀豪情倍增,概然道:“君言恰合臣意,要打宜速,西夷百年来欺人太甚,今正乃吾天朝扬威之时。大不了,权当我共和国号晚立数年而已矣!”
     太祖闻言大喜,遂先发兵十万,着德怀统领,打着志愿旗号,出兵高丽。百万大军随后跟进。务求把西夷美帝赶下大海。建立一个鲜红之太阳高丽附属国。
     太祖此举乃图以吾中华之雄兵扬威世界,同时向斯大林表功,向共产阵营报喜,然后堂而皇之地坐上该阵营之第二把虎头交椅。
     正是:七万虎狼赠平壤,闪电出击收河山,美夷登陆斩美梦,汉兵驰援“金太阳”。
    
    
    四、五次战役前的数次交锋
    
    
     彭帅统领大军过江后,运用兵圣“出其不意,攻其无备”之古训,不宣而战,突然袭击,把高唱凯歌前进之美韩军队打得晕头转向。不知所以。此乃所谓抗美援朝第一次战役。
    
    
     打完此役,彭帅命令部队快速撤退,让开大路,占领两厢。同时释俘弃物,示弱诱敌,隐蔽待战。
     骄横之老麦吃了暗亏仍不以为然,认为华夏之师最多只有义勇军七万,意图乃防御性质,遂命军队继续进攻。
     这次,彭帅胃口大张。除了伏兵廿七万于西线,另急调华东劲旅九兵团(三个军共计十五万余人)于东线伏击美夷陆战一师。他利用麦帅骄傲自大,不明敌情之弱点。悄然布阵形同口袋,准备一举歼灭美夷军队几个师。
     但万万不曾料到,在国内被围后之前朝蒋军往往由虎变羊,束手待毙。而在朝鲜被围之美军却如公牛发威。倚仗强大空中利器之掩护火力,在口袋阵中左冲右突。把个结结实实之口袋撞得稀烂后,虽然遍体鳞伤,却安然扬长而去。
     是役,不仅未能歼灭美军几个师,连一个整团也不曾歼灭。反而我中华劲旅,各路悉遭重创。尤其是南国九兵团健儿,在冰天雪地之中,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又遭西洋利器——飞机重炮之狂轰猛炸。伤亡惨重,后五个月不能再参战,而参战之后,战力亦大不如前,可谓元气大伤矣!
     不过无论如何,志愿大军不宣而战还是偷偷摸摸打赢了两次战役。不仅帮金王日成收复失地,夺回平壤,还在全世界面前着实抖了威风一把。恰在此时,联合国有个十三国提案,要求各方在原三八线就地停战火,止兵戈,开始和平谈判。
    
    
     望着远遁之美利坚公牛,遭受重创之彭帅已无力再追,他致电中华天子,谓可以考虑停火提案。但太祖泽东此时已经被胜利冲昏头脑,他吸着烟呵呵一笑,对金王日成说:“既然美国人敢于诉诸武力,那么志愿军就要奉陪到底。打第一次战役,打第二次战役,胜利了,但还不够。还要接着打,你敢越过三八线北进,我为什么不能越过三八线南进?”金王日成喜笑颜开,忙不迭地回答:“对,要乘胜前进。”
     一次和平之机会就这样断送了!
     彭帅之部队被打惨了,并且后勤保障是个大问题。,他提出需要休整三个月。并提出志愿大军不越过三八线之考虑。但是太祖回电明确指出:一定要越过三八线,向南打。
     彭帅无奈,只得组织第三次战役。1950年12月31日,中华志愿大军发动了第三次进攻。倒也成功地夺取了汉城。但前锋到达三七线后。彭帅突然下令停止进攻,志愿大军之前进步伐遂戛然而止。对于为何突然停止进攻,彭帅德怀如此说:“我打了一辈子仗,从来没有害怕过,可当志愿军打过三八线,一直打到三七线的时候,我环顾前后左右,确实非常害怕。当时倒不是考虑我个人的安危,而是眼看着几十万中朝军队处在敌人攻势的情况下,真是害怕得很。我几天几夜睡不好,总想如何摆脱这个困境。我军打到三七线后已向南推进了几百公里,本来后方的物资供应线就很难维持,这时敌人又派飞机对我军运输线猛烈轰炸,使志愿军的各种物资、粮食弹药的供应十分困难。空中有敌人飞机炸,地面对着美军的坦克大炮,左右沿海是美军的舰队,敌人不下船就可以把炮弹打过来。加之时值寒冬腊月,到处冰天雪地,战士们吃不饱穿不暖,非战斗减员日益增多。在这种严重的情况下,志愿军随时有遭厄运的可能。我不能把几十万军队的生命当儿戏,所以必须坚决地停下”
     应该说,彭帅德怀作为军事家之嗅觉非常灵敏,难能可贵。
     是役,中华志愿大军靠偷袭赢得初期之胜利已臻顶峰,接下来,就开始走下坡路了。
    
    
     中国志愿大军之灾难乃在西夷大将沃克因车祸身亡、接任者——世界二战骁雄李奇微到来之后降临。
     此公诡诈多谋,素有虎将之风。单凭他胸前永远悬挂之两颗甜瓜手雷。就非同凡响。他在阅完作战日志后。顿时明白志愿大军之死穴,那就是因为后勤保障太弱乃形成之所谓“礼拜攻势”。而且此公治军手段泼辣,雷厉风行,上任三天,撤将整兵。顿时士气高涨。战力大增。尤其是此公发明之“磁性战术”(2),更使志愿大军头疼不已。此战术后来使志愿大军伤亡惨重,乃至战争结束,仍未曾破解。盖此公之战术,乃暗合用兵之道也。
     在彭帅于1950年12月31日发动第三次战役之始,西夷新军酋李奇微便命部队大步撤退,每夜退三十公里,坦克环形防御,等志愿大军劳顿一夜,刚抵达两军接触地时,天上飞机、地上火炮朝志愿大军猛袭。如此七天过后,庙算我志愿大军几近弹尽粮绝,遂于公元1951年1月8日,命第八集团军发动接触性试探进攻。先乃“狼狗行动”,再接“霹雳行动”,三接“围捕行动”,均实施“磁性战术”。使志愿大军伤亡巨大,处境危急。面临前所未有之困境。
     彭帅于1月25日急电毛泽东,说明前线紧急,拟后撤数十公里。但毛泽东之回电让彭帅大吃一惊:“我军必须立即发起第四次战役,以歼灭二万至三万美李军占领大田安东之线以北区域为目标……”。
     军事必须为政治服务,军事家必须听政治家的。无奈,彭帅德怀不得不提前于2月11日发动了第四次战役。向三六线之大田、安东进攻。
     这次战役打得很勉强很窝囊,连大田、安东之影子也未见着。虽然在横城取得小胜,但在砥平里却以人海战术对火海战术吃了大亏,数千视死如归之中华好儿郎长眠战场——令笔者至今痛心不已。接着李奇微之“屠夫行动”“撕裂者行动”频频展开。志愿大军节节败退,伤亡惨重,多年征战之基层战斗精锐损失大半。而李王承晚之南高丽军于3月14日重新夺回汉城。3月31日,西夷联合国诸军占领“爱达荷线”,收复了所有的失地。但刁狠之李将军还趁热打了一把铁,发动“狂暴行动”,向堪萨斯线全力攻击,夺取后继续前攻,于4月19日占领了“犹他线”,至此,志愿大军所得全部战果尽数吐出。
    
    
     曾蔑视十三国提案不屑停火之中华天子毛泽东不仅此时脸上无光。心中更添巨大疼痛——在志愿大军总部欲镀军神金光之太子毛岸英被西夷之飞行利器炸死。
     正是:不宣而战摸过江,突然袭击战超强,初占便宜后失利。赔了爱子又折兵。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