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内情:共军为何要引进苏-27战机?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17日 转载)
    
    来源:环球网
     徐秉君/1956年7月19日,中国制造的第一架喷气式歼击机----歼-5成功飞上蓝天,也开启了中国航空人的梦想:企盼我国航空业能跻身世界先进行列。可是,由于冷战时期西方敌对势力的封锁、“文革”十年的干扰破坏,飞机研制工作耽误了宝贵的时间,和别国差距越拉越大。到1980年代,美国、苏联等国相继完成了第三代战机的更新换代,而我们仍然是第二代战机,整整落后了一代。在严峻的形势下,借助军事合作,中国航空人终于飞出了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长空利剑”----第三代战机。 (博讯 boxun.com)

    
    新形势下的军事合作
    
    进入20世纪80年代末期,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和经济建设的发展,中国的综合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这一时期,正是解放军军事装备进入跨越式发展的实施阶段。特别是在集中力量发展空军装备上,上下都已经形成共识,但在如何发展上却有几种不同的意见。最后中央军委采用了坚持两条腿走路的意见。一方面引进部分国外先进飞机和先进技术,在此基础上,尽快消化吸收新技术并加速国产化的进程。同时还要坚持独立自主、积极吸收先进的技术成果,继续自行研制我们自己的飞机,以避免将来受制于人。
    
    这是一个历史性机遇。几代航空人早就企盼着我们自己的航空业能跻身于世界先进行列。可是,由于种种原因,飞机的研制工作几起几落,耽误了宝贵的时间,使差距越拉越大。到 1980年代,美国、苏联等国都相继完成了第三代战机的更新换代。如果我们再不迎头赶上,可能又会滑落到被动和落后挨打的老路上去。
    
    尽管世界风云变幻,但历史还是赐予了我们一个相对稳定的和平发展时期。随着国际形势的变化,中国和苏联在20世纪80年代末恢复和实现了两国关系的正常化,为两国之间的军事技术合作创造了有利条件。随后,中苏军事技术合作启动。1990年5月31日至6月14日,中央军委副主席刘华清率中国代表团访问了苏联,就中苏两国政府间军事技术合作问题进行了会谈。这次访问,是中苏军队高层领导中断来往三十多年后的第一次交往。
    
    在这次访问中,举行了中苏政府间军事技术合作混合委员会第一次会议。苏联方面给予了高度重视,出乎中方意料地派出了强大阵容参加会议:军事工业问题国家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及副主席、航空工业部部长、通用机械工业部部长、国家计委第一副主席、外经贸部副部长、外交部副部长和武装力量副总参谋长等高级别领导人。由此可见,苏联方面对加强两国的军事技术合作是高度重视的。
    
    会谈气氛非常友好,并取得了富有建设性的成果。会谈后,中苏两国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政府关于军事技术合作的协定》和《中苏政府间军事技术合作混合委员会第一次会议纪要》,标志着中苏两国之间的军事技术合作正式开始。
    
    同年10月25日,苏联部长会议副主席兼部长会议军事工业问题国家委员会主席别洛乌索夫,应邀率苏联政府代表团访华。这次访问,主要是举行中苏政府间军事技术合作混合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并对具体开展军事技术方面的合作与交流举行会谈。通过几次会谈,就中方购买苏-27飞机问题的意见终于达成一致。11 月1日上午,双方顺利签署了《中苏政府间军事技术合作混合委员会第二次会议纪要》。第二次混合委员会取得了令双方都满意的结果。
    
    
    当飞机稳稳落地后,俄方教官投来钦佩的眼神并伸出大拇指连连夸奖。接着他又问付国祥飞了多少时间和多少机型。付国祥说已飞了2000多小时,能飞12 种机型。俄教官会意地笑了,言外之意是难怪没能难住你。他拍拍付国祥的肩膀说:“军人的共同之处就在于珍视自己的荣誉。”付国祥回敬道:“这是军人的骄傲,但表达方式却不尽相同。”俄教官歉意地笑着与他握手言和,此后他们便成了好朋友。
    
    中国第三代战机首飞成功
    
    1998年末的一天,随着一颗绿色信号弹划向湛蓝的晴空,一架国产新型战机昂首呼啸直射蓝天……全国人民的目光都聚焦在这里。只见新型战机忽而急速跃升,忽而小半径盘旋,忽而一个漂亮“S”形机动,使现场观摩的人目不暇接,激动万分;紧接着又是一个低空大速度,扣人心弦;低空小速度,又宛如一只大风筝展现在人们面前,使大家紧悬的心得到片刻的舒缓;最后一个动作是空中紧急放油,一条银色的航迹宛如一条美丽的缎带悬挂在蓝天……
    
    一个新的奇迹产生了。在仅仅几年的时间内,经过各级卓有成效的组织领导、科研人员的刻苦攻关、一线工人的无私奉献、试飞人员的顽强拼搏,我国便诞生了自己生产的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新一代战机。它的诞生,标志着我国的国防力量已实现质的飞跃,这对维护世界和平、保持地区稳定、加快实现祖国统一的进程,都将产生深远的影响。
    
    几天之后,沈阳飞机工业集团公司举行了隆重的首飞庆典,中央军委副主席张万年、迟浩田,中央军委委员王瑞林、曹刚川等领导同志,亲临沈飞参加首飞庆典,并观看了国家重点工程新一代重型歼击机的飞行表演。驾驶新型战机进行飞行演示的,是首席试飞员付国祥大队长。
    
    “军委首长:国家重点工程首架战机试飞完毕,各项性能指标完全达到设计要求,请指示。”付国祥怀着激动的心情,用洪亮清脆的嗓音,向军委首长报告了新型战机首飞成功的喜讯。
    
    在庆典会上,中央军委副主席、国防部长迟浩田上将宣读了国务院、中央军委发给中国航空工业总公司的贺信。共和国不会忘记,为了早日飞出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长空利剑”,付国祥和他的战友们,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代价。在改装过程中,他们分秒必争赶进度,为了按时出国进行新机改装,一门外语的飞行专业术语,他们仅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给以攻克。这期间,他们对自己实行严格的全封闭管理,突击强化训练,在最短的时间内,按计划高质量地完成了理论改装。在飞行改装过程中,由于国际政治环境的影响,给改装训练带来难以想象的困难。时间压缩、科目也相应压缩,这势必影响改装训练的质量。但是试飞员们心里最清楚,无论怎样压缩,质量不能打折扣。按规定,新型战机的飞行员需要带飞完成20个训练起落才能放单飞。而他们仅带飞了6个起落,便成功地放了单飞。新一代战机正是在他们的顽强拼搏下诞生了。
    
    跨越时空的握手
    
    20世纪50年代初,为了建立一支强大的空军,国家成立了航空工业局,并于1951年6月29日将空军所属的东北修理总厂第五厂改为沈阳飞机厂。至此,新中国第一代航空工业建设者在这里开始谱写沈飞历史的第一篇章。1953年5月,沈阳飞机厂被列为国家第一个“五年计划”156项重点项目之一。
    
    1956年7月19日,是共和国航空史上一个永载史册的日子。这一天,中国制造的第一架喷气式歼击机----歼-5成功飞上蓝天,从而使中国的航空工业一跃跨进了喷气技术时代。而后,沈阳飞机厂仅用20年的时间,又先后创造了新中国航空史上的诸多第一:第一架喷气式教练机、第一架超音速歼击机、第一架2倍音速歼击机、第一架高空高速歼击机等相继研制成功。
    
    进入20世纪80年代以后,中国航空工业又进入了一个重要的发展时期。随着歼-8系列机型的研制成功,标志着中国国防实力有了大幅度的提升。
    
    跨入新世纪后,新型飞机装备的研制又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今天的中国不仅有了能够适应现代化战争的新一代作战平台,而且还研制出了一部分具有独立知识产权的配套装备,进而使新一代的战斗机如虎添翼,跨进了世界先进水平的行列。
    
    2001年6月29日,迎来了沈阳飞机工业集团公司建厂50周年纪念日。这天上午,沈飞举行了隆重的纪念活动。中央军委和各总部首长,国防科工委、中国航空第一集团公司及地方领导,以及不同时期的飞机专家、试飞英雄、科技人员等代表都参加了这个具有历史意义的纪念活动。
    
    在大会主席台上,坐着一位特殊嘉宾,他就是新中国第一位喷气式歼击机试飞员吴克明,也是中国空军第一支试飞部队的首任大队长。当谈到当年首飞我国第一架喷气式歼击机的情形时,这位老前辈仍然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1956年7月19日,不仅是我难忘的日子,更是我们中国航空史上一个难忘的日子。”那一天,年轻的吴克明带着党和人民的嘱托,跨进了“中0101”飞机的座舱。随着一声令下,他驾驶着新中国自己制造的第一架喷气式战斗机呼啸升空,完成了新中国的一个历史性飞跃。
    
    隆重而热烈的纪念活动又把人们拉回到现实。人群中忽然有人喊道:“快看呀,飞行表演的编队飞过来了!”这是空军试飞部队为纪念“中国歼击机摇篮”建厂 50周年,结合训练专门举行的一场飞行表演。试飞员驾驶的是我国不同时期生产的歼击机。试飞部队特意选择了沈飞公司不同时期生产的、目前还有少量在飞的几种老机型歼-6、歼-7、歼-8等,和最新一代战机组成了一个跨时代的特殊编队。当不同时代的战斗机群编队风驰电掣般飞临会场上空时,整个会场都沸腾了。
    
    当第一代试飞英雄吴克明的手和新一代战机首席试飞员付国祥的手紧紧握在一起时,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俩身上,这一握手不仅见证了新中国航空力量壮大的历程,而且还象征着一种历史性的承接,这既是一次历史性的握手,更是一次跨越时空的握手……(摘自《党史博览》2008年第4期)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