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文化大革命”和非理性的毛泽东:“人民”情结和“帝王”幻境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月13日 转载)
    
    来源:《当代中国研究》
     (续前)三、毛泽东的政治幻想:左右毛主义的重要因素 (博讯 boxun.com)

    
    缺乏想象力的领袖人物很难开拓新的局面,取得划时代的成就;但沉溺于幻想中的领袖可能把国家作为巨大的实验室,使整个民族陷入灾难之中。不幸的是,毛泽东正属于后者。很多晚年毛泽东的研究者在解释他的错误时,常常把缘由归结为毛的“理想主义”。但是他们忽略了一点,理想不同于幻想,不符合客观实际和社会规律的理想只能是空想和幻想。幻想是人抓住现存或历史上某些事物的某些方面,对它们进行观念的加工,用观念的联系代替事物之间客观的、真实的联系,把这些个别的方面加以夸大而虚构出来的东西。毛泽东的问题很大程度上与他的空想主义和幻想主义有关。如果说1958年“大跃进”中毛试图通过“一天等于20年”、“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等荒唐的口号来“赶英超美”、“跑步进入共产主义”,这反映了他在经济建设中游离现实、陷入梦幻的空想主义,那么,他发动“文革”时,企图通过在上层建筑领域内的“不断革命”和“斗私批修”来促进生产力的快速发展,建成一个反修防修的社会主义社会,则突出地表现了幻想对其政治实践的影响。
    
    从心理学角度来分析,在人类的正常生活中,幻想具有缺失补偿的积极作用,是一种正常的精神现象。但是,当一个人把幻想一味当作现实,便可能被视为一种精神病症。在晚年毛泽东的日常生活中,不难发现他常常沉溺于幻想之中。据他的卫士长李银桥回忆:1958年,毛泽东到上海。市委负责人为毛安排文娱活动,征求他的意见。毛泽东想了想说:还是看场“白蛇传”吧。演出时,“毛泽东是很容易入戏的,用现在的话讲,叫‘进入角色’。一支烟没吸完,便拧熄了,目不转睛地盯看台上的演员。……然而,这毕竟是一出悲剧。当金山寺那个老和尚法海一出场,毛泽东的脸色立刻阴沉下来,甚至浮现出一种紧张的恐慌。他嘴唇微微张开,下唇时而轻轻抽动一下,齿间磨响几声,似乎要将那老和尚咬两口”;“毛泽东终于忘乎所以地哭出了声,那是一种颤抖的抽泣声,并且毫无顾忌地擦泪水,擤鼻涕。到了这步田地,我也只好顺其自然。我只盼戏快些完,事实上快完了,法海开始将白娘子镇压到雷峰塔下……就在镇压的那一刻,惊人之举发生了:毛泽东突然愤怒地拍‘案’而起,他的大手拍在沙发扶手上,一下子立起身:‘不革命行吗?不造反行吗?’……在他立起身那一刻,裤子一下子脱落下来,一直落到脚面。”戏剧闭幕后,“全场的鼓掌声终于将他唤醒。他稍一怔,也跟着鼓起了掌”。但是,在闭幕后接见演员时,“他是用两只手同‘青蛇’握手,用一只手同‘许仙’和‘白蛇’握手。他没有理睬那个倒霉的老和尚‘法海’……”[61]这一观剧细节显示,毛很容易进入戏中的虚拟世界,不仅动情大哭,还拍案而起,以致掉了裤子,大失仪态。如果说这些举止还可被理解为“进入角色”,那么,他对“反面人物”法海的仇恨,乃至于对扮演法海的演员的不理睬,便只能用他不能正常地从幻想状态中解脱出来加以解释了。
    
    如果说,毛在观剧时表现出来的幻想型行为还只涉及生活模式,那么他在政治行为和政治认知上的习惯性幻想,则可能构成对国家政治生活和社会走向的关键性影响。更值得注意的是,习惯性幻想可能无意识地支配着他的认知和行为,使他的行动偏离理性轨道。现代心理学认为:无意是对某种对象不自觉的、不由自主的反映的认识,相当于“下意识”。[62]从这个角度来分析,毛泽东的政治行动常常很明显地受潜意识和政治幻想的支配。下面试作分析。
    
    1.毛的“人民”情结和“帝王”幻境
    
    在毛泽东的潜意识里有一个深深的“人民”情结。一方面,毛以为,“人民”永远渴望着他的领导;另一方面,他又把人民视为可任意摆布的子民。因此,他有理由随时代替人民决定他们的利益,而“人民”会因为对他的依赖而紧紧跟随。当党的宣传机器把他从“人民的大救星”抬高到“万岁、万万岁”时,这种“人民”情结也脱离了理性认知,转化为毛的潜意识。他不再相信,人民可能期待别的选择;即便现实揭示出相反的情形,他的这种潜意识也不再改变,而是宁肯生活在自欺欺人的语境中。从更深层次来看,毛的“人民”情结其实不过是他的潜意识里的“帝王情结”的外化和包装而已。由于毛不便使用“帝王”话语,因此,他只能用“人民”和“人民利益”来曲折地表达自己的驭民企图;同样地,他也随时需要人民的“山呼万岁”来确认自己“君临天下”的感觉。1966年他先后8次接见上千万各地赴京的“红卫兵”,不仅仅是为了煽动这些幼稚的年青人为他“冲锋陷阵”,也是为了体验和感受对他个人的崇拜和盲从。当毛在天安门城楼上俯视广场上激动若狂、山呼万岁的百万“红卫兵”时,当天安门城楼被称为“红太阳升起的地方”时,毛的那种以“人民的天然代表”为包装的“帝王情结”,得到了充分的满足。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高官之女回忆文革 称父亲74年就报告唐山将地震 (图)
  • “文革”内蒙古流行歌曲“打倒乌兰夫”/巴雅古特
  • 文革中一打三反学习班的四十种刑罚
  • 黄梅戏著名演员严凤英文革惨死记/苏晓康(图)
  • 比武大会结下矛盾:“文革”前夜林彪迫害罗瑞卿内情(图)
  • 李辉:齐白石与中国画的文革遭际
  • 王广宇:在中央文革办事组与江青打交道
  • 文革中,毛林两家儿女职务安排有点儿意思(图)
  • “文革”前夜:“刘少奇搞“四清”令毛泽东十分不满
  • 文革五大学生领袖今昔 (图)
  • 韩平藻 余刘文:沉寂的文革青春墓地【组图】(图)
  • 文革后期四人帮要重点铲除两个老干部 (图)
  • 汪东兴:‘文革’期间的《毛选》等毛泽东没拿过一分钱
  • 韦国清南宁屠城"四.二二"全军覆没——文革秘档揭密之七(上)/小平头
  • 悲欣交集话文革:周恩来告诉我他在“文革”中为什么不愿题词
  • 文革之火是怎样在体育界燃烧起来的/佚名
  • 抗议与祭奠:卞仲耘校长文革遇难四十二周年/RFA张敏
  • 雷颐:“文革”中的三次地震
  • 唯色:大开杀戒的西藏文革(图)
  • 樵余: 重庆文革亲历者积极撰写回忆录
  • 2008年与文革有关的十件事
  • 华新民:长沙市又回到了文革时期—私房主王季勇被国安抓走了!
  • 北京“文革”档案年底公开,市民可登录查询
  • 北京年底前将向社会开放文革期间档案
  • “文革”成西北影视城新卖点:悲剧当玩笑 (图)
  • 刘少奇之女刘亭亭忆文革:一家4人惨死6人坐牢(图)
  • 文革时被判“强奸犯” 上访37年八旬老人终获清白 (图)
  • 反腐败的比较:“文革”前反腐查处10万余人 老干部也不姑息
  • 樵余: 重庆文革墓群近30年简况
  • 文革研究者交流的电子刊物-《记忆》创刊号出刊
  • 文革异见者“李一哲集团”露面粤党报高调报道
  • 结束文革惊天一举:华国锋走入历史
  • 文革时造的“危桥”380公斤炸药都炸不倒 (图)
  • 奥运将近,"文革产"访民肖昌海在武汉又遭秘密关押
  • 余秋雨“文革”年谱/古远清
  • 梁中堂教授:计划生育政策表明文革仍在进行!
  • 全国唯一幸存的文革武斗死难者陵园旁的特殊聚会
  • 文革冤案:赵云庚大学时期因一首诗被按强奸案迫害(图)
  • 甘肃庆阳:重演“文革”闹剧——主管处长的舅舅秘密优先拿到国有资产?/肖石
  • “文革”闹剧还在上演-甘肃庆阳大搞“人人过关”
  • 我从文革中得到什么?
  • 文革记忆:政权残暴折射出民族的劣根与愚昧(图)
  • 全面认识文革中的"红卫兵"/陈益南
  • 金庸小说的“文革”意识
  • 「文革」還會再現嗎?/李大同
  • 重估天安门升旗和文革毛像复原重庆的中国元素/亚笛多星
  • 重庆严打:打的是草民贪官?还是文革机器的翻新牌?/亚笛多星
  • hwx拍案惊奇之2: 文革竟然是蚊子发动(图)
  • 史学:从文革中的恩恩怨怨说开去
  • 在文革的评价上不存在普世价值
  • 见证红海洋——文革的翻版/中直
  • 不要抱着文革遗风“爱国” /Unknow
  • 警惕:借“藏独”的尸,还“文革”的魂
  • 台湾怎会有“文革”?——评一个不伦比喻/张成觉
  • 文革祭
  • 方影竹:右派大校蔡铁根 赤胆沦为文革鬼
  • 近期出现“文革”和“反右”运动的可能性都不大/王书瑶
  • 要求返还我家“文革”房产的诉求/黄幼兰
  • 文革离我们到底有多远/刘放
  • 号角声声催人——读《探讨“彻底解决文革思维下经租房问题”的策论》有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